1.第 1 章

作品:《巫山女

    林瑶瑶不太喜欢深度睡眠,因为睡得太沉,梦得就会太真。

    颊边被裹着雨的冷风狠狠拍打着,打湿了的长发成绺地贴服在自己的额前,一时阻隔了视线。

    虽然看不见,却能热切地体会到喷薄在自己嘴角的阵阵热气。此时的她被一只冰冷的大手狠狠地钳住脖子,那种无法呼吸痛闷感迅速在整个胸腔蔓延……

    “放……放……”无论怎么挣扎启唇,她都无法顺利地发出声音,有人在自己的耳旁轻笑,更伸出另一只手,夹裹着令人发颤的阴冷,轻轻梳拢着自己长及腰际的浓密长发,下一刻,她被重物按压住了胸膛,只能无助地任凭那双大手用力将自己拖拽进一处阴暗潮湿的地穴里,在她的耳边有一阵顿挫而让人颤栗的声音说:“你……是我的,我的……”

    她感觉整个身体被拖拽入了无底深渊,那种失重的感觉激得她一下子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借着室内昏暗的微光可以看到,一只肥硕的美国短毛猫被迫从女主人高耸绵软的胸前滚落到一旁的被子里,作为害女主人做恶梦的罪魁祸首,居然还无辜地打了一个滚,翻着雪白的肚皮卖萌地喵喵叫。

    林瑶瑶伸手擦拭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抓了抓自己的短发,好笑地想着:果然是梦,要知道自己已经许久都没有留过长发。

    林瑶瑶捏住了它毛茸茸的尾巴,恶狠狠地说道:“老虎儿,下次再压着我睡觉,就给你实施减肥计划,一天只能吃三粒猫粮!”

    不过爱猫老虎儿今天能逃过一劫,因为它压醒自己实在是太及时,林瑶瑶要是再睡下去,就要迟到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对于爱赖床的青葱美少女来说,每一秒都要使用得准确高效。

    林瑶瑶一心三用,将三明治塞入嘴里的同时,飞快地用沾着水的纤长五指梳拢着乱蓬蓬的短发,并半斜着身子靠在桌子上看着电视里的早间新闻。

    祖国大地富庶丰饶,蕴含着无穷的宝藏,煤炭石油文物样样不少。一大清早,电视里便凯歌频传。

    这不!新闻里报道说在巫山绵延至武陵山地发现了一处古墓,播音员满含欣慰地笑着报导:“据有关专家估计这处古墓会有惊人的发现,一旦考证必定震惊中外……”

    林瑶瑶努力吞咽掉了嘴里的三明治,又一口干掉了半杯橙汁,可是一双微微眯起的丹凤眼却始终紧紧盯着屏幕。此时在播报员说话的同时,闪现的是巫山远景,弥漫浓雾的画面。黄云满天,看情形,是要有场风雨了……

    转眼间,电视画面一闪,又播报起了另一则新闻——一影坛新后方文珊昨天被发现在家中因为心脏病突发而意外身亡。大批影迷获悉后赶赴方文珊的别墅门外送花吊唁……

    随即电视画面里呈现出方文珊的各种生前美艳不可方物的剧照,古装汉服,旗袍卷发,或者礼服长裙,一颦一笑无不摄人心魂,加之她以作风大胆,敢爱敢恨,毫不掩饰著称,也难怪她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积累颇高的人气。

    可惜一代影后竟突然香消玉殒,走得让人猝不及防。只见有不少影迷哭得撕心裂肺,下一刻似乎要冲进别墅的大门,要与自己的偶像作最后的道别……

    林瑶瑶出神地看着屏幕上方文珊笑靥灿然的眉眼,最后将视线定在了这位大明星肩胛骨处一块如图腾般椭圆形的纹身上,那对于她来说甚是熟悉的图形,一瞬间刺得她的眼角微微有些发痒……

    当新闻再次转换到国际时事时,她终于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放弃按压头顶睡得翘起的几根头发,戴上挂在椅子边的棒球帽后,便背着背包换上鞋子出门去了。

    她在cu国际集团旗下的连锁商场实习已经有一周了,生死大限未过,万万不能迟到。

    这家甚是著名的上市公司对于旗下员工的要求也甚是详细,除了严苛的考勤制度,对于员工的妆容也是有着诸多的要求。

    从公寓的电梯间里下来时,林瑶瑶才想起自己忘了化妆……不过没关系,hold住!

    当电梯到达一楼时,她已经借着电梯门的不锈钢面的倒影再次整理了下头发,扭开唇膏飞快地在娇嫩的嘴唇上涂抹了一层橘红色的口红。

    年轻就是这么便利张扬,虽然没有来得及细细上妆,可是在娇艳红唇的映衬下,依然是明丽动人啊!

    拉紧夹克衫的拉链,略显宽大休闲的外套成功地掩饰住了她有些异常丰满的前胸,也遮盖住了前胸靠近衣领处一小块椭圆形的“纹身”,那图案竟是与方才电视里方文珊身上的颇为相似……

    林瑶瑶隔着衣服轻轻地按了按那里,然后戴好了头盔,骑上她的哈雷电动滑板车,一路绝尘驶入w城湍急的车流之中。

    cu集团是触角延伸至地产、金融以及商务餐饮物流各个领域的规模庞大的新兴财阀公司。

    虽然总部位于海外,可是最近几年因为积极在国内拓展,所以位于w城的子公司便投入巨资在位于金融圈的位置兴建了一处商业广场,集团在内地的总部就在广场最高的摩天大厦中,在寒冷的冬天,雾霾尚未消散的清晨,那高耸的大厦仿若一把巨剑直插向灰蒙蒙的天际,彰显着特立独行的硬冷……

    林瑶瑶将自己的小哈雷车停靠在了广场一边的停车场里,然后飞快跑到了位于cu集团总部对面的商场里。

    到达商场时,林瑶瑶跑到签到机前刷了脸后,看了看时间,好悬,再过一分钟便要迟到了。

    不过当她到达财会办公室时,发现大家已经开起了晨会。

    财务主任丽姐的脸却拉得老长,瞪了她一眼后,对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道:“今天美国总部会有高层来我们集团各部门巡视,希望大家把各自应该整理的账面还有文件梳拢明白,免得被临时抽检手忙脚乱,另外今天商场有促销活动,各个办公室都要抽调文员去卖场支援……林瑶瑶,你和袁晓一起去超市支援一天。

    去卖场支援是辛苦的事情,自然是各个办公室的菜鸟出马。林瑶瑶很有眼色,立刻顺从地拿着自己的水杯跟着袁晓一起出了办公室准备去卖场支援。

    不过卖场都是9点开门,所以她们俩换了制服后,倒是有点空闲到商场顶楼附设的天台休闲花园那里去“摸鱼”。

    袁晓也算是这家商场的“老人”了,她在这里工作已经有三年了,一直窝在财会室里做个小文员。对于林瑶瑶这个新晋的员工倒是很热情周到。方才不但领着她办好了员工饭卡,还带着她绕了一大圈,了解一下员工休息区的环境。

    虽然林瑶瑶来实习已经有一周了,但是一直不怎么与办公室里的人闲聊。现在得了空儿,袁晓便以老大姐的口吻,热情而八卦地询问林瑶瑶的家庭情况。

    林瑶瑶笑着说自己老家在一个偏远的村落,自己是大学在w城就读,所以毕业也留在了这里。

    平淡得略显寒酸的家事,显然并没有太多可挖掘的趣处。袁晓略带失望之余,也跟这位显然不太爱说话的新人无话可说了。

    不过,若林瑶瑶不说,还真看不出她是个农村的孩子。方才林瑶瑶穿着宽松的夹克显不出身材,现在换上了黑色的小西装包臀半长裙后,窈窕的身形便显露无疑。

    别的不说,单是那一对丰胸和两条笔直的长腿就让人移不开眼,更何况这林瑶瑶皮肤白,气质也特别好,举手投足间能看出似乎是有练过舞蹈的气韵,当清晨的阳光投射在她微微翘起的短发上时,她那白皙的皮肤似乎都发着淡淡的光。

    袁晓不由得看得有些出神,还是林瑶瑶看了看手表,开口要不要下去时,她才回过神。

    今天商场搞活动,到店的二百位客人都可以领取一瓶豆油。于是从大清早起,以大叔大妈为主的老年生力军便占据了商场的各大入口处。

    当商场开门后,排队许久的顾客们顿时如开闸洪水一般拥入商场。

    袁晓看着眼前闹腾腾的情形,不由得小声抱怨道:“营销部里难道是来了新人?搞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促销!这是要将优质顾客吓跑的节奏吗?”

    像这样的促销,放在一般的超市里还可以炒一炒人气,可是cu集团的附设的超市一向是走高端化路线,目标客户群是附近高级写字楼里的金领白领阶层,从全球各地采购的颇具特色的产品更是吸引了不少附近高档小区里来华定居的外籍人士。

    所以像这种熙攘吵闹如集市一般的“盛况”还真叫老员工难以适应。

    林瑶瑶不熟悉业务,被安排到了兑换奖品处负责点人数维持秩序。因为来领豆油的顾客实在是太多了,时不时总有人因为插排拥挤而发生口角,还总有人过来询问各种礼品卷的兑换情况。

    当然,这一切状况都是林瑶瑶要应付的。

    就在这时,从人群里挤进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老太太胳膊打着石膏,明显是受过伤的样子,可是轻伤不下火线,拿出小年轻都不如的澎湃劲头拼命向前挤,不一会就挤到了林瑶瑶面前问:“姑娘,我问一下,这领的豆油是几斤装的?”

    林瑶瑶之前见过要派发的豆油,于是说道:“是350毫升的。”

    老太太耳朵还不大灵光,不依不饶地问:“啊?多少?”

    林瑶瑶只能挑高了嗓门道:“350毫升!”

    “那是多少斤的?”老太太显然只认斤数,不认其他的容量单位。

    这样毫无沟通力可言的对话反复进行多次后,如林瑶瑶这般好脾气的也有些无奈,她觉得眼前这位老人实在是应该在家静养,为了占那点便宜,万一胳膊碰错位了真是不值当!

    于是她挑高嗓门,决定将话说得再浅显明白些:“就是比一瓶矿泉水还少一半,渴了的话,一口全喝了还都不够解渴的!婆婆,您胳膊有伤,别在这遭罪了,还是回去吧!”

    这番话果然粗浅通彻,老人家细细一想,终于舍得转身走人了。

    她的话刚说完,就觉得身后有人在用手指捅自己。等她回头一看,财务部主任丽姐正半黑着脸瞪着自己。

    在丽姐的身后,站着几位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看胸牌应该是集团的高管。

    只是林瑶瑶在看清了这几位公司的精英略微较常人高大的身形,甚为深邃的眉眼,尤其是眼中微微闪动的深蓝色的幽光时,突然呼吸一窒,条件反射地倒退了两步,然后默默低下了头。

    丽姐只以为林瑶瑶知道自己祸从口出,所以这般惶恐。她很不满意自己手下的新人给商场的活动泄气,狠狠瞪了林瑶瑶一眼后,便连忙转身笑着说道:“各位老总,卖场正在搞促销,有些嘈杂,还是到三楼的商务区去看一看吧。”

    林瑶瑶自然知道自己惹了顶头上司的不快,准备静悄悄地挪到一旁不起眼的角落里,免得碍了人眼。

    可是下一刻,有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从那几个精英里走了出来,几步来到了她的面前,一双带笑的眼眸微微弯起,笑着道:“你怎么会在这?”

    林瑶瑶也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故人,看着眼前这位颇为英俊的年青人后愣了愣,迟疑地说道:“我在这上班,真巧在这碰到了你……”

    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轻轻扫了扫他的胸膛处,却发现他并没有佩戴任何集团职位的标志胸牌。

    似乎是看出了她心底的疑问,这位叫廖敬轩的年轻人笑着说道:“我只是个实习生……中午过来找你一起吃饭?”

    虽然是在询问,可是他说完这一句后,立刻微笑着转身迈开长腿离开了,似乎不打算给林瑶瑶拒绝的机会。

    在一旁的丽姐心内却暗自抽气:那位叫廖敬轩的年轻人虽然号称是实习生,可是她看得出总部那边过来的高管们对他毕恭毕敬,一看就是有些来路的。没想到林瑶瑶这样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会与他有交集。

    于是心念流转,对待林瑶瑶的语气也和缓了许多。林瑶瑶却似乎并没有因为顶头上司的和缓而松了一口气,眉目间倒是有些微微皱起……

    当丽姐引领着一干高管,终于旋风过境般疾步离开前往别处时。林瑶瑶感觉到空气里微妙的气息渐渐消散,她则像是刚刚被蛇眼瞪过的青蛙一般,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