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 28 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怎么回事?你过段时间难道还要更近一步变化?”祁岚立刻问道,这可是件大事, 杨晓天要是真的变成了狗, 那就真的不一定能变回人了。

    他现在必须立刻马上带着杨晓天去半月港找盖伊博士, 至于为什么不回帝国研究院, 自然是因为祁成。当年祁岚在发现特殊能力后,祁桓就立刻带他去了帝国研究院, 谁知道很快祁成就知道了这件事, 祁岚便在帝国研究院失踪, 被送到祁成的私人研究所。

    能够让帝国三个集团军不知所踪, 祁成这二十年在监狱里估计也没闲着,对帝国的侵入不知道有多深, 帝国研究院虽然在二十年前已经清洗过一次, 但是谁能保证那里已经没有祁成的眼线了呢?

    祁岚本来对盖伊博士印象不太好, 但是现在杨晓天已经有三个月没吃盖伊博士的药了, 但是转变却依旧在进行着。他决定相信盖伊博士的话,让他帮助杨晓天。

    但是盖伊博士曾经说过, 这种转变应该是不可逆, 他们现在还可以抑制,一旦杨晓天真的变了, 只怕就再也没有机会变成人了。

    与祁岚的反应不一样, 倪浩森先是愣了一下, 摸摸王冠的头, 随后立刻上星网搜索, 找了半天, 找到一张德牧的图片,居然是二维图片,连三维全息投影都没有。但只这一张2d图片,就能够看出德牧是一种多么漂亮的狗,虽然倪浩森眼中王冠最美,却也不得不说,从品种上看来,德牧确实比土狗长得要帅。

    “所以,你是会变成这么帅的狼狗?”倪浩森问道,他也很关心杨晓天,只是关注的点不太一样。

    “嗯,”杨晓天指指自己的耳朵,“你看,跟图片上的一模一样,应该就是会变成德牧。”

    其实杨晓天心中隐隐有感觉,自己能够返祖,大概是同灵魂穿越有关系。盖伊博士认为杨晓天的返祖现象是因为大脑被砸,被砸这一下,刺激了大脑的某个部位的觉醒,大脑皮层的觉醒刺激了下垂体分泌特殊激素,这种激素与盖伊博士一直研究的返祖药剂有异曲同工之妙,它能够刺激基因链中某段返祖基因觉醒,所以杨晓天才会从感觉开始发生变化,日后他的返祖到底能够到一个什么程度,盖伊博士也说不准。

    盖伊博士的理论很复杂,杨晓天听得模模糊糊,不过他并不认同盖伊博士关于因为头部被砸伤而刺激大脑皮层觉醒的说法,他觉得,头部被砸只是自己到这个身体的契机,真正让他发生基因变化的,应该是灵魂。

    他在半月港的这段日子,除了跟着兰德尔学习外,也跟着盖伊博士了解了很多关于脑电波的说法。迄今为止,大脑的开发依旧是科学家们最头疼的话题,关于大脑的研究也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上。这些理论中,杨晓天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最认可其中一种理论。

    这种理论认为,人类的灵魂也是脑电波的一种,是可以转移和储存的。而大脑皮层的觉醒,有一定程度上是受脑电波的影响的。

    当年的啸天,应该是在死亡时脑电波十分强烈,而且刚好说不定遇到了什么特殊时空现象,让他的脑电波能够穿越了数千年的时光,来到星际时代。而那时杨晓天的脑电波刚刚消失,他的大脑皮层吸收并且记忆了啸天的脑电波,致使啸天在杨晓天体内复活,并且还有着杨晓天的记忆,毕竟大脑是杨晓天的,曾经的记忆应该也不会消失。

    而现在主宰这具身体的脑电波毕竟是狗狗啸天的,大脑皮层在分析并且记忆这段脑电波后,开始按照啸天的脑电波开始对身体进行改造,分泌激素让属于德牧的基因片段觉醒。

    这一切的一切,应该都是狗狗啸天自己的意识能够决定的。

    按照这个理论,啸天认为自己是狗的时候,就会变成德牧。可当他认为自己应该是人的时候,极有可能也会变回来。能否做到自由转换,就看杨晓天自己了。

    当然,这个理论杨晓天目前只看到脑电波那段,比较接受自己是脑电波被杨晓天的大脑接收了。至于后面的基因转换,他还没有学习过多的理论知识,暂时推测不出来。

    不过这的确是目前最能够解释杨晓天返祖现象的理论了。

    听到杨晓天会变成德牧,倪浩森的脸色非常精彩,一会儿为自己能够看到当年有名的狗狗兴奋,一会儿又觉得这样一个年轻人变成狗好像有点太残忍,一会儿还觉得自己是个商人,应该利用这一点抓住商机……

    好几个想法来回变幻,祁岚见他脸色深沉的样子,立刻挡在杨晓天面前。他对杨晓天道:“怎么能把自己的事情就这样说出去,万一他……”

    杨晓天对人类的感情最敏感,也察觉到了倪浩森正在魔鬼与天使中挣扎。但是他没有害怕,而是看着王冠笑了。

    见到同类对自己笑,尽管王冠已经很虚弱了,还是对着杨晓天“汪”了一声。

    这一声将倪浩森从罪恶的深渊拽了出来,那瞬间,他决定帮助杨晓天。

    第一他是个有良知的人,坏事做多会遭到报应;第二他不缺钱,他已经是帝国首富了,荷包里的钱还在每分每秒地增加,真的不缺这点钱,这种研究投入大时间长收益却未必会有想象中理想,风险太大,不如眼下这些项目值钱;第三他喜欢狗。

    “你们跟我回住处,”下定决心后的倪浩森说道,“我会直接联络半月港,你觉得谁可以信得着?”

    “兰德尔·夏普,盖伊博士。”杨晓天回答道,他真的好久没有听到这两个名字了,“他们都知道我的情况,盖伊博士正在进行返祖实验,如果我真的无法再变回来,我希望他能够研究我的基因,利用返祖技术重现狗狗的基因图谱,创造出更多品种的狗狗。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一些嗅觉灵敏的狗不被关在动物园中,狗狗是喜欢人类的,为人类做事它们会很开心。如果能够让过去的一些军犬、缉毒犬、导盲犬之类的狗狗重新回到它们的岗位上,为人类为社会做奉献,它们会更加开心,因为狗一直都是人类的朋友啊。”

    这伟大的思想震惊了倪浩森和祁岚,尤其是曾经被迫做过人体实验的祁岚。

    祁岚被祁成看中做实验是因为他的特殊基因变化,在被救回之后,二十年后的今年,祁岚从来没有过想要奉献自己基因给帝国研究院做实验的想法。幼时那被做实验研究的记忆让他痛苦无比,对研究员也有本能的厌恶。可是今天,在杨晓天面前,看着那双依旧是单纯清澈却能够映出星辰大海的眼睛,他突然觉得自己太狭隘太渺小了。

    祁岚在自责,而倪浩森的想法却又不一样,他在震惊过后恢复理智,沉思一会儿道:“我当然希望能够在帝国境内到处都可以看到狗狗,王冠这些年一直很寂寞,要是有同伴陪它玩就好了。我曾经查询过公历时代的资料,那个时候好多人家都在养猫养狗,晚上下班吃过饭,他们会带着自己的宠物到外面散步。公园中到处都是玩耍的猫狗,它们在一起玩得也非常开心。如果王冠有这样的经历,会不会还能再多活几年呢?毕竟我看到以前很多狗狗都能活十四五岁呢。

    可是你自己呢?你有想过自己吗?”

    “想过,”杨晓天跟着倪浩森上了飞艇,点点头道,“我也害怕呀,我连注射营养液时都好害怕那个针头呢。可是……”

    他伸手摸了摸王冠的头,笑道:“我更希望有更多的王冠能够在野外玩耍。”

    倪浩森深深地看了杨晓天一眼,打开自己的个人终端,对秘书道:“我要联系半月港海关的最高执行长官,兰德尔·夏普代关务督察,你立刻帮我找到他的联络方式。”

    现在的个人终端都是两个人先互相扫描对方的基因信息码后加为好友后联系,也可以推荐或者通过拍摄的基因信息码来联络。可是杨晓天的个人终端现在不能动,兰德尔的个人终端号又属于国家机密,不能直接添加,要不是他们遇到的人是有钱无所不能的倪浩森,根本不可能联系上兰德尔。

    祁岚:“……”

    他再再再一次不得不说,杨晓天的运气实在是……逆天了。

    大概就算是祁成和杨晓天面对面,如果祁成想要加害杨晓天的话,都会被天上掉下来的陨石砸死吧……

    他们就这样跟着倪浩森来到了小岛上的海景公寓,这个公寓两边居然种了很多树。祁成仔细看去,这些不是现在用来美化街道的普通树木,而是已经绝迹了的南国树木,有椰子树,还有很多种植物,都是热带植物,这些都是在植物园中小心翼翼培养的植物,市面上根本见不到的国家保护植物。

    “我第一次来阿尔法星勘察的时候,就觉得这个荒无人烟的岛屿适合改成一个度假岛屿,于是就连附近海域一起买下来着手改建了。用了大概半年时间,总算像点样子,有点电影中古代景色的样子了。阿尔法星是个好地方,我以后会常来度假的。”倪浩森一脸淡定给两人介绍这里。

    祁岚杨晓天:“……”

    难怪他们两个上岛之后看到很多建筑,可是除了倪浩森以外就没见过别人,原来这是私人岛屿!

    其实私人岛屿不是什么大事,祁岚身为皇族的人,也是有自己的产业的,他还有好几颗星球呢。可是他敢打赌,他所有的星球加起来,都比不上倪浩森这一个岛值钱,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移植并且培养这么多热带植物,那得多少人力物力!

    “鲜榨果汁,”倪浩森递给杨晓天一杯果汁,“是橙汁,非常纯粹的橙子压榨的,市面上都是我刚才给祁岚那种调和而成的,只是口味相似,却根本不是原汁原味的橙汁。”

    祁岚:“……”

    狗狗其实也是爱甜食的,杨晓天上辈子就很喜欢喝果汁吃蛋糕,不过他是一个有操守的警犬,不会被美食所诱惑,所以只有在被主人表扬的时候能吃到一点,其余时候为了保持体形,他都只能吃营养狗粮。

    喝了一口果汁,虽然与记忆中的味道不太一样,但还是甜甜的很好喝,杨晓天眯着眼笑了,倪浩森看着他因为开心而抖动的耳朵,忍不住想伸手摸,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祁岚:“……”

    王冠趴在主人和杨晓天中间,觉得自己这辈子不能更幸福了,就算马上就要死去,它都是幸福死的。

    仿佛感受到它的情绪,杨晓天倒了一点橙汁在掌心上,送到王冠嘴边说道:“想吃什么就吃吧。”

    这个时候也不能再顾忌吃什么伤害身体了,王冠喜欢什么就都满足它吧。

    见王冠慢慢地伸出舌头舔舐杨晓天的手心,倪浩森露出非常悲伤的神色。王冠的寿命到了,就算他再有钱,也无法延长王冠的时间了……

    “倪先生,”杨晓天看出了倪浩森的悲伤,开口道,“我认为生命的价值不能用时间来衡量。哪怕相聚的时间只有一秒,那么这一秒,王冠就是幸福的。倪先生要是因为下一秒的不幸而错过这一秒的开心,就得不偿失了,这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没有人比杨晓天懂王冠的心,他的上辈子比王冠还要短暂,只有五年就牺牲了。可是他真的很幸福,活着的每分每秒都很充实,啸天认为他比好多人过得都幸福,至少比那天每天绞尽脑汁犯罪赚钱还要躲警察的毒贩要幸福多了。

    他能够在主人身边长大,和主人一起执行任务,最后为了保护主人而死去,比多少人庸庸碌碌地活上百年都要快乐。

    倪浩森低下头深深地凝视王冠,问道:“你也这么认为吗?王冠。”

    “汪!”王冠在回应它的主人。

    倪浩森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枉他身为帝国首富,却没有一条狗和一个年轻人想得透彻。

    倪浩森脸上的悲伤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一份释然。

    正在此时,秘书走进来,为倪浩森接通了兰德尔的个人终端。这个秘书跟了倪浩森太多年,见识过很多东西,在看到皇太子祁岚坐在沙发上时,他眼皮都没抬一下,仿佛身边坐着的只是个普通人。

    这就是专业秘书的操守!

    秘书接通的只是兰德尔的副手威利的个人终端,不知道为什么威利现在情绪很紧张,如果不是清楚联系自己的人是倪浩森的秘书,他不会接通的。当秘书表示想要联系兰德尔时,威利是拒绝的。不过秘书搬出了倪浩森本人的名头,威利便不情愿地帮秘书转接到了兰德尔的个人终端上,而秘书也把自己的个人终端转成倪浩森的,这样就不会泄露倪浩森与兰德尔本人的终端号,最终能够查到的,只有威利和秘书的。

    兰德尔的立体投影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直接开口说道:“我这里有事,时间紧迫,只要两分钟时间,倪先生有话直说,长话短说。”

    看到兰德尔的身影出现在室内,杨晓天瞳孔一缩,几乎立刻就要扑上去,一脸想念的样子。

    祁岚:“……”

    “有事的不是我,是不是给两分钟时间,你跟这个人说吧。”倪浩森简单地对兰德尔说了这句话后,就将杨晓天的形象传输到自己的个人终端上。

    兰德尔本来非常不耐烦地躲在办公室里跟倪浩森联络,他们与阿尔法星际港的人展开了激烈的交战,战况正在胶着时,居然有人要联系他,这不是添乱呢么!如果联系兰德尔的人不是倪浩森,他根本不可能同意。

    然而在看到办公室中出现的杨晓天的立体投影后,兰德尔一下子愣住了。

    “夏普督察,”杨晓天率先开口,他激动地两只手一起搓,耳朵也开心地抖啊抖的,“我是杨晓天,我现在在阿尔法星,我和太子殿下都很好,我们没事!”

    兰德尔差点伸出手去拥抱那个虚幻的立体投影,要不是他向来冷静,估计现在就已经抱上去了。好在兰德尔是个心灵强大的人,而且他立刻看到了杨晓天的耳朵和后面对着他兴奋地摇啊摇的尾巴,一脸心痛地吼道:“你的耳朵和尾巴是怎么回事?我要宰了盖伊!”

    兰德尔很少生气,自己被撤职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暴躁,现在却因为杨晓天几乎要失控,他没等杨晓天解释就继续道:“还有你们跑到阿尔法星去干什么?难道不知道那里是祁成的大本营吗?整个阿尔法星的星际港、军队、政府部门全都是祁成的人,你们在那里根本就不可能逃出来,那里是龙潭虎穴!”

    “容我插一句话,”倪浩森的声音突然响起,“我看夏普督察你一面对晓天情绪就有点激动,还是我来说吧。关于离开阿尔法星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杨晓天和祁岚完全可以跟着我走,我倒要看看,祁成敢不敢拦截我的宇宙飞船。”

    霸气的话语让所有人都被镇住了,然而倪浩森说的确实是事实。

    以他的财力,甚至能够做到很多皇室和国会都做不到的事情。祁成可以与帝国为敌,却必须要拉拢倪浩森,因为他需要他的财力支援。当然,更多的人都希望得到倪浩森的财产,可是有这么多钱的人,势必会用很多手段保护自己的财产,倪浩森的私人武装力量,也不容小觑。

    最重要的是,倪浩森有自己的空间基站。就在这附近不远的矿星,为了运输方便,他自己建立了几个小型空间基站。

    也就是说,如果倪浩森想要离开阿尔法星的话,完全可以乘坐自己的私人宇宙飞船到达矿星,然后用自己的空间基站抵达帝都星,根本不需要经过祁成的同意。至于这么私自运货合不合法的问题,人家是有运营许可证的,空间基站也有海关人员驻扎检查来往货物,当然完全合法!

    这件事兰德尔也是知道的,但问题是,倪浩森值不值得信任,尤其杨晓天的耳朵……

    冷静下来的兰德尔心疼地看着杨晓天的耳朵,柔声问道:“你这样……是返祖已经开始了吗?”

    “没错,”杨晓天点头道,“不仅是耳朵和尾巴,我感觉很快,用不了多久,我的身体也会完全转变的。我也不知道以后自己能不能变回来,可能都等不到回到半月港就发生变化了。”

    兰德尔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已经过了两分钟,他应该立刻掐断通话,离开这个房间,去外面加入战场。可是他舍不得,眼睛盯着杨晓天,根本移不开眼。

    不过杨晓天是个乖孩子,他了解兰德尔,知道他现在真的很忙,长话短说地说道:“倪先生答应帮助我们联络帝都,这样就可以送太子殿下回帝都星了。我的任务是送他回帝都星,现在终于能够顺利完成了。”

    听到他的话,祁岚和兰德尔都一愣。

    过了这么长时间,经历这么多事,有谁还记得杨晓天当初是为什么登上战舰的呢?就是为了护送逃家的太子殿下能够回到帝都星。在谈烨然带来的队伍全灭的情况下,生还者全都逃回了帝都星,只有杨晓天还记得当初的任务,驾驶着逃生舱救下祁岚,一路护送他从战场到原始星,再到阿尔法星球,现在还要通过倪浩森送他回帝都星。不管任务有多难,不管过了多久,杨晓天从未放弃过任务。

    “你……”兰德尔的声音哽咽了,哪怕他再坚强冷静,可是面对杨晓天这样的孩子,怎么会不感动,怎么会不心痛,千言万语最后只能化成一句话,“你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孩子啊……”

    听到杨晓天的年纪,倪浩森眼神微微一变,他知道杨晓天可能很年轻,但没想到这么年轻。如果倪浩森早年愿意要孩子的话,孩子可能都会比杨晓天大了。

    在公历时代,“他还是个孩子啊”这句话已经被人类讽刺个遍,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句话变成了原谅“熊孩子”的利器,不管孩子犯了多严重的错,只要一句“他还是个孩子啊”就能够被世人原谅。然而今天这句话放在杨晓天身上,只代表着一种心痛。

    他还只是个孩子,却背负了太多成人都无法背负的东西。

    可是兰德尔怎么会知道,真正的啸天只有五岁,来到这个世界也只有一年,他哪里是十九岁,而是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甚至在一年前,他连双手都不会使用,走路也只能四脚着地跑,话都说不利索。

    然而在那个时候,杨晓天就能够带着母亲逃离杨峥的魔爪。而现在,他又能够保护着太子殿下躲过整个帝国最可怕的人的追捕。

    他只是个孩子,但是他比任何人都要优秀。

    倪浩森眼中闪着震惊,祁岚的事情他大概知道一些,听了兰德尔的话之后才明白,太子殿下到底是怎么从祁成手中逃脱的,全靠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温柔的孩子。

    “可是,我好像不能回半月港了,”杨晓天觉得鼻子有点酸,他揉了揉鼻子,忍着眼泪说道,“您好不容易帮我申请了帝国海关大学,还同意资助我去上学,可是现在是不是入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妈妈那么希望他去上大学,杨晓天在知道兰德尔推荐他入学时不知道有多高兴,这样妈妈就不用总是用一脸伤心内疚的目光看着自己了。而且他也很想了解这个世界,学习了那么就,很期待去上学。在原始星的时候,一直数着日子的杨晓天就清楚入学考试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但是那个时候他们还在困境中,他不能难过不能委屈,还要继续在原始星求生。可是现在看到兰德尔,他熟悉的长辈,委屈的感情就涌上心头,他真的很想上学啊,也想一直陪着妈妈,成为一个让她骄傲的人,可是现在都不可能了。

    兰德尔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揪起来了,他说道:“不过是错过一年考试而已,你想去上学,我直接安排你中途插班进去。”

    “谢谢,”杨晓天难过地低头,继续说道,“还有妈妈,我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解释,夏普督察你能不能帮帮我……”

    说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真的好委屈,好想回家。

    “晓天,别哭……”兰德尔伸出手想要擦掉杨晓天的眼泪,可是只碰到了一片虚幻。

    “够了!”一直听着的倪浩森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拽过杨晓天,递给他一个祁岚,“你帮他擦擦眼泪,什么大事这么心烦。”

    毛巾祁岚:“……”

    “杨晓天的话说完了,我还有一点话,”倪浩森说道,“你们那个盖伊博士,我要了,跟海关的违约金有多少我帮他付。请他立刻到维斯星系就职,我私人聘请他。”

    “你的意思是……”兰德尔眼睛一亮。

    “既然盖伊博士是最了解杨晓天情况的人,而且一直致力于进行返祖实验的研究,那么身为一个商人的我,怎么放过这么有利可图的商机。我要投资,让盖伊博士研究出无数的狗,来陪我的王……来为了创造商业价值。”倪浩森一脸严肃地说。

    看到顶着狗狗耳朵的人在自己面前流泪,他怎么忍受得了。而且这件事百利而无一害,既可以让盖伊博士进行返祖实验,又可以将杨晓天的伤害控制到最小。由他全权掌控研究的进程,最多给实验室提供一些杨晓天毛发和血液,别的想要绝对不行。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护返祖后的杨晓天。帝国研究院中人员太复杂,而他的实验室,只要将人都扔在一个星球,控制交通运输和对外联络信号,那么就没有人能够泄露杨晓天的秘密。

    别问他为什么要帮助一个才第一天就认识的人,这不是因为有利可图么,这不是因为他喜欢狗么!最重要的是,一旦基因实验成功,人类最好的朋友犬类量产成功,到时候这个市场可是相当庞大的,全帝国都能有狗狗的身影,世界该多美好!

    最后,如果还能赶得及的话……说不定对这方面非常有了解的盖伊博士,能够想办法延续一下王冠的生命呢?

    怎么算,都是稳赚不赔的事情,就看半月港放不放人了。

    “好!”兰德尔非常果断地说,“等我这边事情一结束,我就立刻秘密送盖伊博士去维斯星系,晓天……就摆脱你了。”

    现在的杨晓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出现在人前,就算返祖不再继续,他也不可能顶着耳朵和尾巴去上学,必须想办法解决他的问题,只是不知道一直在研究杨晓天的盖伊博士有没有办法了。

    双方达成协议后,兰德尔最后深深地看了杨晓天一眼,就果断地关闭个人终端。

    他深吸一口气,走出办公室,威利正焦急地等在门外。

    “战况如何?”兰德尔问道。

    这种逮捕敌人的事情其实应该是驻地军队和公安部门的事情,跟兰德尔没什么关系。但是这次行动是在半月港开展的,皇帝还命令海关的战斗人员全权协助,兰德尔也是指挥官之一,战场根本离不开他。

    “敌人有备而来,我们一亮武器他们就开始抵抗。”威利立刻道,“陛下的意思,逮捕他们,从他们口中得到阿尔法星已经沦陷的证据,一得到证据,帝国第二、四集团军就会立刻进攻阿尔法星。”

    除了二四集团军,还有驻扎在阿尔法星的搜救队和星域开发队,在阿尔法星际港的人出发前往半月港时,这些人已经开始潜入阿尔法星际港了。

    “看来是需要开启最终防御系统的时候了。”兰德尔说道。

    最终防御系统是半月港的杀手锏,需要连兰德尔在内的四个半月港领导共同认证才能打开,非紧急时刻不能使用。而现在,就是紧急时刻。

    大战即将在阿尔法星展开,你们一定要在此之前离开阿尔法星啊!兰德尔再心中默默地说道。

    逮捕阿尔法星的参观团并不难,难的是在另外一边的战场。

    此时潜伏在搜救队和星域开发队中的特种战士已经趁着阿尔法星际港的重要人员全部离开而偷偷潜入人群中,他们假做乘客,打算跟着乘客混进候机室,在登上飞船之前藏在飞船外,潜入空间基站,一举夺取空间基站的控制权。

    一旦夺取后,就立刻放第二四集团军进来,届时就可以将祁成以及他在阿尔法星上的势力一网打尽了。

    他们的任务艰巨,必须完成任务。

    上船时,几个身影躲过了检查,贴着飞船外面快速向空间基站的操控室跑去。

    然而他们才刚刚到操控室门前,就立刻被人抓住了。

    祁成从操控室走出,看着这些特种兵,叹了口气道:“空间基站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可能只凭你们几个就能夺走呢。”

    祁桓还是太嫩,也太看清他了。真以为那个搜救队能够瞒得住他吗?

    执行任务的队长突然抬头道:“不,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说罢几个人齐齐咬破牙齿中藏着的□□,这种□□一入口,可以在1秒内致死,根本没有抢救的时间。

    “快走!”在队长咬牙的瞬间,祁成以常人难以匹敌的速度从空间链中取出机甲,登上机甲后,在短短一秒钟就飞出了星际港。

    “轰!”巨大的爆炸将整个空间基站炸毁。

    “祁桓,你疯了吗?”半空中的祁成怒吼道。

    他完全没有想到,祁桓居然不顾星际港中的旅客的安全,让死士去炸毁空间基站。

    这几个死士的心脏上都安装了威利极大的炸/弹,只要心脏一停止跳动,炸弹就会立刻爆炸。所以这一次的行动有两个目的,第一如果能拿下空间基站最好,如果拿不下空间基站,那就毁了他,让祁成无法快速离开阿尔法星,这样帝国集团军就放心地追击祁成。

    “殿下,”尤利塞斯的通讯传过来,“您没事吧。”

    “我没事,”祁成说道,“快去看看即将星际港的旅客有没有受伤。之前还有一艘宇宙飞船就在空间基站附近,上千名旅客等着起飞,他们没事吧。”

    “我已经看过了,他们没事。”尤利塞斯说道,“帝国皇帝和国会都不可能冒着伤害到民众的危险行动的,被炸毁的不是空间基站,而是操作室和几个没有及时逃离的工作人员。我接到传讯,去往半月港的参观团也全都被逮捕。我们现在需要修复操控室,可是能够修复的技术人员,不是被捕就是阵亡了!他们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将我们困到阿尔法星上。”

    明明情况危急,祁成却松了口气道:“出不去没事,总有办法逃离这里,只要星际港中的旅客没什么事就行。”

    不管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管他做事情的手段有多么偏激,他所在意的都只有帝国人民。

    “可是……我们怎么办?”尤利塞斯焦急道,“帝国集团军的兵力远超我们,他们如果从距离这里最近的空间基站出发的话,大概航行一个星期就可以抵达这里,不管我们怎么逃,没有空间基站都不可能躲过的。”

    “我记得……”祁成在这个时候思路特别清晰,“前几天你告诉我,倪浩森来到阿尔法星谈海域还发的事情了吧?他的企业好像是有货运的空间基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