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无人海域中, 浪潮久久不息。然而不管他们折腾出多大的动静, 都不会有多少人知道。阿尔法星本就是无生命的星球,被改建适合人类居住,海中只有一些养殖的水草和因为基因缺失而早就不知道属于哪个品种的养殖鱼类, 半死不活地在水里游着。

    祁岚进入海中后, 立刻松开了杨晓天和逃生舱,彻底失去了意识。

    祁岚预计自己能够支撑30秒, 可这30秒完全是在透支体力下预测出的时间, 到后期, 祁岚根本是只靠着一股韧劲儿撑着,因此一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就可以晕倒了。

    当然,如果他只有自己, 或者身边的同伴不是杨晓天,祁岚可能还会撑着一口气, 等到上岸再昏倒。可他身边陪着的人是杨晓天, 他能够放心晕倒。

    将逃生舱驶入无人海域是他们一开始就商量好的,这毕竟只是一个逃生舱, 他们想要回帝都星的话,必须要小型宇宙飞船或者是能够承受得住空间跳跃的战舰, 并且从阿尔法星际港的空间基站偷渡,才能回到帝都星。这个时候逃生舱就不能要了, 他们必须弃掉逃生舱。

    但是逃生舱一旦没有藏好, 被人发现就危险了。虽然他们现在还不确定这颗星球是否被祁成占领了, 但是凡事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将逃生舱沉入海底,那可真是不知道多少年才会有人发现它了。

    逃生舱是密闭的,没有水进入。但是他们在不断下沉,沉得太深这个逃生舱绝对承受不了海底巨大的压力。能量还剩下一点点,杨晓天迅速打开逃生舱的漂浮模式,争取一点时间,以免他们太快沉入海底,到时候真的上不来岸了。

    探索了一下附近最近的海岸,杨晓天控制逃生舱向那个海岸飘去。能量不知还能支撑多久,不过能飘多远就飘多远吧,这样他们还能少游一会。

    在靠近海岸线三公里的地方,逃生舱彻底没了能量。杨晓天迅速抱着祁岚冲出逃生舱,没有能量又打开门进了海水的逃生舱缓缓沉入海底,结束了它的使命。

    它只是一架普通又简单的逃生舱,却在两个主人的驾驶下,有了救援舰、宇宙飞船、疾速飞车等种种功能,现在的它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但是它大概是历史上经历最丰富多彩的逃生舱了。

    杨晓天扶着祁岚进入海中,他会游泳,但是水平相当一般,没错,就是传说中的狗刨。本来水平就一般了,还得背着一个人,一路上杨晓天游得很辛苦。

    好在祁岚昏迷的时候,杨晓天就立刻将最后几个营养剂全都给祁岚补上了,祁岚没有受伤,他只是能量耗尽脱力了。在身体慢慢吸收了营养剂后,又被泡在水里后,很快就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睁开眼的祁岚发现自己被人拖着在海中飘,飘得速度非常非常之慢,他定睛看去,只见杨晓天拽着自己在海中努力地游……刨着,好在杨晓天是一只手拽着祁岚,另外一只手在刨,看着不是特别明显,祁岚只是觉得他带着一个人游得好辛苦。

    “晓天,”祁岚试着去掉姓氏称呼杨晓天,脸微微一红,但是心里感觉特别好,他又重复了一下杨晓天的名字,“晓天,我醒了,可以自己游,你放开手,不然太辛苦了。”

    杨晓天确定祁岚现在真的没什么事情后,便松开了手。毕竟按照他的游泳水平,要是一直拽着祁岚这么游下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岸边呢。

    祁岚身体还算好,水的浮力又能减轻他很多负担,他游得很快,只是游了一会儿,就发现杨晓天跟不上自己了。于是他回头一看,就看见杨晓天头和尾巴露在水面上,双手有规律地努力捣水,后腿向后用力蹬,一点一点慢慢往前刨。

    “哈哈哈哈哈哈!”祁岚看着慢慢刨向自己的杨晓天,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你的游泳姿势……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现世报来得很快,祁岚立刻呛了水,咸涩的海水很难喝,他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杨晓天也是有脾气的,他没理会呛水狂咳嗽的祁岚,像龟兔赛跑中的乌龟君一样慢慢从祁岚身边刨过去,笔直向岸边前进,完全不想搭理祁岚。

    咳了一阵祁岚见杨晓天耳朵都耷拉了下来,知道他不开心,立刻快速追上去,一把拉住杨晓天的手臂说:“这样太慢了,我带着你。”

    谁知杨晓天根本不想理祁岚,就算是狗狗,也是有自尊心有脾气的。被关在笼子里它们不开心,被拴上绳子它们难受,见不到主人它们会食欲不振,时间久了还会得抑郁症呢!狗狗其实也是骄傲的生物,只是它们太爱人类,闹脾气也不会闹太久,而且根本不记仇。

    见杨晓天扬起小鼻子的样子,祁岚心里一软,立刻柔声道:“是我不对,我、我刚学游泳的时候,特别难看。不信我给你学啊。”

    说完立刻蠢蠢地在水中拍起来,双手和头用力往上伸,腿无力地蹬着,口中还喊着:“救命、救命、救命啊~”

    哪还有最初见面时那英俊冷酷的样子,湿哒哒的头发贴在脸上,要多蠢有多蠢。

    杨晓天本来也不是记仇的人,见他这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耳朵也又抬起来。现在祁岚观察杨晓天的情绪一般都靠耳朵,见耳朵又竖起来,心里松了口气,游到杨晓天身边说:“以后有时间,教你游泳。你这么聪明,学什么都能一点就透举一反三,肯定一学就会,到时候估计比我游的还好呢。”

    杨晓天瞧了祁岚一眼,听到祁岚夸他聪明,耳朵得意地抖了抖,昂着头继续努力往前刨。

    祁岚看后面又偷偷笑了一会儿,嘴里还低声叨念着“怎么越看越可爱”,却不知道他的笑声和喃喃自语全都被前面的杨晓天听到了。杨晓天本来想生气来着,不过听到祁岚好像不是在嘲笑他,便决定大方地原谅他。

    祁岚又看了一会儿杨晓天,把他狗刨的样子偷偷藏在脑海中确定自己不会忘记后,就游到杨晓天身边,再一次拉住他的手说:“我们快一点到岸边,我血冷这种温暖没什么关系,但是你体温高,不能长时间泡在水里。”

    说罢搂住杨晓天的腰,托着他迅速游向海岸,长长的双腿此时好像鱼尾一样在水中摆来摆去。

    他游泳的样子确实漂亮。杨晓天想起自己刚才的动作,脸微微一红,偷偷地学起祁岚的动作来。这么一来,他们行进的速度就快了许多,很快便上岸了。

    这个海岸是杨晓天挑的,自然不是孤岛,而是一个有人居住的海岛。现代社会飞艇已经是家家户户必备的交通工具了,杨晓天家那么穷,他都能每天开自动飞艇去上班。像帝都星那样人口密集的地方,就算有飞艇也会因为交通管制而不方便出行,帝都星的人大部分都会选择坐公交,只有一些可以使用特殊航道的人才会自己驾驶飞艇。但是像阿尔法星和半月港所在的星球就不一样了,都是帝国边境,虽然星际港人多,但是固定居住人口很少,家家户户都可以驾驶飞艇随便走。在交通便利的情况下,住在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反正星球内不管去哪儿开飞艇都是几分钟的事。

    像这样环境好、僻静的海岛,居住的人还是不少的,商业区虽然不算太发达,但是该有的东西也都能买到。

    杨晓天的衣服是可变幻的,他迅速变出帽子将耳朵挡住,又把尾巴塞进衣服里。虽然有点难受,但总比被人看到强。

    看到杨晓天将耳朵尾巴藏住,祁岚其实是挺失望的。有这样尖尖的耳朵多好,杨晓天是高兴还是沮丧,是生气还是开怀,他只要看耳朵就一清二楚了。而且耳朵还经常动来动去,那么可爱,这样藏起来,他以后就看不到了。还有那条总是摇摇晃晃勾引他去摸的尾巴,那么喜欢动的尾巴,就这样藏在腰带里不难受吗?

    尽管心中失落,但祁岚清楚这是必须做的,便强忍着不舍,看到杨晓天变成了一个穿着连帽衣的大男孩。

    两人晒干衣服,找个没人的地方商议对策。

    “我觉得我们凡事都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祁岚分析道,“如果这颗星球真的像我们猜的那样是祁成的大本营,那么他是有权利在星球范围内通缉我的……不对,我是皇太子,他不能通缉我,却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让人寻找我,毕竟我现在是失踪。所以我不能直接露脸,至于你,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你的容貌。我建议我们这么做,我先隐身偷一艘飞艇,当然不会亏待店主的,事后我会补偿他的。

    等我们抢了飞艇后,就想办法潜入星际港,利用空间基站回到帝都星,这样就可以联络上帝国了!”

    “不用那么麻烦。”杨晓天说道,他伸出自己的手腕道,“阿尔法星有信号啊,我们可以用个人终端联络家里人了。”

    祁岚:“……”

    在原始星没信号久了,把这件事都给忘了!

    不过祁岚是没办法使用个人终端的,艾德拉帝国的个人终端有着高度保密措施,本人如果不开放权限的话,就算是国会帝王都无法追踪到个人终端。但是一旦使用个人终端登录星网或者联系他人,就有可能被追踪到。如果祁成占领了阿尔法星球,那么祁岚登录星网或者使用军用网络,他一定能够察觉到。杨晓天此时也不能使用,因为他们并不清楚祁成是不是知道杨晓天的存在。

    可是,他们可以找别人借呀。

    这里又不是没有人烟的原始星,随便就可以借到个人终端的。

    但是,在公历时代,手机丢了或者没电了借手机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星历时代的艾德拉帝国,个人终端都是芯片植入,然后用腕表接收信号。你可以说你腕表丢了借一下腕表,但是个人终端是不可能丢的。

    “这个我有办法。”皇太子胸有成竹地说道。

    话音刚落,他的右手就看不见了。芯片一般植入在右手臂上,一旦肢体残疾,那么就有可能出现没有个人终端的情况了。

    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脸,祁岚的脸太有辨识度,很容易被认出来。两人又都不会化妆,没办法改变一下祁岚的容貌。

    “这个……”杨晓天想了想后道,“换一个办法试试吧。”

    说罢他握住祁岚的手问道:“你能不能在自己隐身的同时,只让我的右臂看起来像消失的样子?”

    这个对祁岚来说真是小事,于是祁岚和杨晓天的右臂都没有了,这一点给了祁岚启发,杨晓天的耳朵和尾巴也看不见了,这样就完全不怕见人了。

    当然,如果祁成已经知道杨晓天的存在并且也通缉了他的话,那就会变得十分被动。可是无论如何,他们都要试一试。

    因为如果求人借个人终端,求到的人未必能够认出杨晓天。可是一旦使用个人终端,就会一下子被发现并且定位。求人的话,就算被认出也被举报了,他们还是有足够的时间躲入人群中,让祁成根本找无可找。

    不管怎样,还是杨晓天露脸比较好一些。而且祁岚一身帝国第一集团军的黑色龙纹服,可杨晓天的海关特制可变幻的衣服,想一想都知道谁露脸比较好。

    杨晓天将衣服撕了一下,让自己看得更形象一些,紧接着蹲守在某个无人贩售机附近,等待有人来。

    他们运气是真的,只等了一会儿,就有人降落在附近,是个年轻男人。但是这年头人人都不显老,不跟你说真实年龄,谁也不知道他是十七八还是七八十。这男人的飞艇是帝国最新限量款,阿尔法星根本没有卖的,只有帝都星有贩售。而星球内的物流或者是快递非常便宜,但是星球间的物流就很昂贵了。从这艘飞艇就能看出来,这个男人非富即贵。

    杨晓天也没想太多,看到他只有一个人,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上前了。

    他捂着手臂一脸惨兮兮的样子说道:“能借我个人终端吗?我需要联络一下家人。”

    杨晓天是不会说谎的,让他再说得天花乱坠他根本做不到,只能简单地对这人说了句可怜巴巴的话。

    倪浩森是是从帝都星来到阿尔法星谈生意的,本来他不想来到这个偏僻的星球,希望在星网上交易。不过第一次合作,还是当面交谈比较好。更何况他这一次是为了开发阿尔法星的海洋资源,必须亲自来当地查看阿尔法星的海底是否真的如对方公司老板所说的那么资源丰富。

    身为帝国富豪榜排名第一的大富豪,倪董事长是个低调却又讲究排场的场面人。低调是指媒体很少报道他,他也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有什么场面活都让秘书报道了,他本人的真面目几乎没有在星网上出现过,这份神秘感让帝国不少人成为他的粉丝,大家都在猜测我们的帝国首富到底是长了一张外星人脸还是帅得惨绝人寰,大部分粉丝认为,倪浩森一定是丑的天怒人怨,所以才无论如何都不敢出现在人前的。这种说法极有可能是激将法,就是为了让倪浩森露脸的,可惜我们的倪董非常冷静理智,从来没有因为这种言论而曝光自己的容貌,这让星网上说倪董是个丑逼的言论更加疯狂了。而事实上,在星际世界哪有丑的人,倪浩森就算再丑,进行一下微整形也会变得非常好看,哪有真正丑的人,网友们也不过在比倪浩森露脸而已。

    实际上倪浩森其实是个非常英俊的男人,就算站在帅哥美女遍地的娱乐圈里,他的气场都十分强大,属于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他的类型。最重要的是他还很年轻,今年才56岁,只不过比兰德尔大三岁,是个年轻的钻石王老五。

    而讲究排场是说倪浩森非常注重生活质量,不过无论走到哪里,哪怕是最偏僻最贫穷的地方,他都能想办法让自己过上最舒适的生活。毕竟是帝国首富,这年头有钱什么都能做到,地方再遥远,只要自己的私人宇宙飞船足够大,那么带上一艘刚刚入手目前还很喜欢的限量版飞艇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倪浩森有个众所周知的爱好,他是个疯狂爱狗的狗爹。要知道这年头狗狗可是国家特级保护动物,都必须养在动物园里的,个人想看一眼狗狗,都得隔着野生动物园的保护玻璃。毕竟狗狗是非常脆弱的生物,想要养一条狗,需要无数的人力物力才行。

    然而倪浩森,他居然个人拥有一条狗!这就相当于公历时代21世纪的华国有人养了一只大熊猫当宠物一样啊!这简直太让人羡慕了,居然可以每天都抚摸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之一,不愧是首富,就连宠物都是特级的!

    倪浩森爱狗如命,出门也必须带着自己家的狗狗。于是就出现看管不力,狗狗跑走,倪浩森开车飞艇去找狗,找到狗后倪浩森很渴很饿,因为出门急也没在飞艇里放食物,于是刚好附近有个自动贩售机,他就决定去买点食物,然后再带着狗回家。

    刚好他找到的那个自动贩售机,就是杨晓天蹲守的自动贩售机。顺便值得一提的是,杨晓天他们所处的这个岛屿,是倪浩森为了谈生意和勘察附近海域专门买下来的,虽然这里是阿尔法星的地盘,但是整片海域和岛屿都已经被倪浩森买下来的,无论是阿尔法星的政府部门还是军部还是帝国皇帝,都无权随便进入这片海域,因为这是倪浩森的私人领地。

    唔……杨晓天随便找个岛屿就是个人领地,就算祁成占领了整个阿尔法星都无权过问这片地区,他们的运气也是相当好的了。

    倪浩森本来哄自己的狗狗哄了好久,才好说好商量让它乖乖在飞艇中等自己。谁知道他前脚下了飞艇,狗狗后脚就跳下来跟着,还摇晃着尾巴抬头看他,那湿漉漉的小眼神让倪浩森根本就无法拒绝,这么可爱的生物,谁能忍心拒绝他!

    而下一秒,他就在自动贩售机前,遇到了此生见过的最可爱的人。

    倪浩森刚刚到自动贩售机前,眼前就不知道哪儿冒出来个英俊好看的小伙子,他全身的衣服和头发都湿透了,手臂还没有了,向倪浩森求助,希望能借用一下他的个人终端,他好联络家里人。

    倪浩森是什么人?帝国首富!他的个人终端是随便借的吗?当然不是,而且他的个人终端号码是特级保密的,就算是阿尔法星的行政长官,都没有权利观测他的个人终端信号。这种近乎于国际一级机密的东西,怎么能轻易借给一个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就算这个人没有手臂,看起来十分需要帮助,以倪浩森的经历而言,这也不算什么,更可怜的他都见过。这些人不是意外知道他的容貌后故意搭讪的,就是敌对企业或者敌人之类派来接近他的。

    于是倪浩森冷冰冰地拒绝道:“不借,没兴趣。”

    说完他看都没看杨晓天一眼,笔直地走向自动贩售机打算买食物。谁知道才走出几步,就走不动了,被狗绳给牵住了(在倪浩森这里,一般狗绳都不是牵狗的,是牵倪浩森的)。倪浩森回头一看,自家狗狗居然亲近地对着那个断臂年轻人摇尾巴。年轻人看到狗狗后,蹲下身伸出那只还完好的手,狗狗低头舔了舔断臂人的手心。断臂人开心地笑了,伸手摸了摸自家狗狗的脑袋和耳朵,狗狗开心地“汪”了一声,中气十足的样子,完全没有平时跟自己在一起时死气沉沉的样子。

    倪浩森立刻走回来,将自家狗狗抱在怀里,警惕地瞪着杨晓天道:“王冠是我的狗,你想对它做什么?”

    倪浩森抱着的这条狗就是典型的大黄狗,因为喜欢它的毛色,倪浩森给它起名叫做王冠,用来赞赏它那一身高贵的黄。

    杨晓天其实挺着急借个人终端的,但是在这个世界中,他第一次遇到自己的同类,实在是有些激动,并且很开心。他说道:“它叫王冠吗?这名字好适合它。我刚刚没有对它做什么,只是它在告诉我,它好喜欢自己的主人,告诉我你对它有多好,它有多幸福。”

    套路,全都是套路!冷静睿智的内心告诉倪浩森,这都是为了接近他的手段。可是……

    “真的吗?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倪浩森一边撸狗毛,一边笑着说道。他一直以为王冠不怎么喜欢自己呢,总是无精打采的样子,听到有人这么说,哪怕是假话他也开心。

    所谓狗爹,对于狗狗的感情永远是先于理智行动的。

    “当然是!”杨晓天诚恳地点头,它们狗狗有自己独特的交流方式,尽管不是语言,王冠却依然能够把自己的意思传达给杨晓天,“不过……王冠今年多大了?”

    “十岁了。”倪浩森见王冠有些挣扎,便将狗狗放到地上,眼见着一落地王冠就奔着杨晓天跑过去,他嫉妒的眼睛都直了,却必须保持着一副非常冷静自持的样子,其实他内心是很煎熬的。

    “十岁啊……”杨晓天微微皱眉,看着走向自己的老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想要伸出双手去拥抱自己即将寿终正寝的同类,拽了一下手,却被祁岚捏了下。

    一旁隐身的祁岚都快急死了,由于倪浩森比较低调,祁岚也不是关注社会时事的人,他并不太清楚首富倪浩森长什么样子,这些事情以后他会学,目前祁岚只需要在军队建功立业就好。他现在只知道杨晓天不顾正事,跟一个路人聊了起来。这个人不借他们个人终端那就赶快去找下一个人就好了,何必跟他寒暄,看这人一脸冷漠和防备的样子,再怎么聊天都不可能借给他们。而且那条狗……祁岚是专门去过帝国动物园和狗狗直接接触的,说实话,王冠已经老了,毛发也稀疏,狗也不精神,真的不算什么漂亮的狗了,同祁岚见过的动物园中被打理得干干净净狗差远了。

    他使劲捏杨晓天,而杨晓天却像是毫无知觉一般,他蹲下身单手搂住了王冠的脖子,亲了亲它的额头。

    王冠将下巴搭在杨晓天的肩膀上,仔细嗅着他身上的气味。

    是同类的,却又不是同类的,王冠鼻子里发出疑惑的呜声,杨晓天笑着用脸蹭了蹭王冠毛绒绒的脸蛋,王冠则是用鼻子碰碰杨晓天的脖子。

    祁岚倪浩森:“……”

    他们两个心思都很复杂,可是眼前这一幕实在太温馨,让人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这一人一犬的交流。

    和王冠亲近一会后,杨晓天有些悲伤地说:“王冠老了,狗的寿命只有十多岁,帝国的狗狗因为祖辈基因受损,都是用克隆技术人工创造出来的,它们没有母乳喂养,没有好的基因底子,能够活十年,已经是极限了。”

    倪浩森心里一惊,蹲下身也摸了摸王冠的头,不管杨晓天是不是故意接近他的人,将自己的心事分享给对方:“我知道,它已经很老了。”

    “你不知道,”杨晓天看着王冠,决定将它的心意告诉它的主人,有些时候,他真的十分感谢自己掌握了语言这个交流的手段,能够顺利与人类交流,“王冠的器官都开始衰竭了,它每天都很痛苦,一点都不想动,只想安静地趴着。可是你一看到它无精打采的样子就会担心,它为了不让你担心,每次在你面前,都会忍着痛苦表现出一副很雀跃的样子。”

    “是这样吗?”倪浩森一脸心疼地看着王冠,手颤抖着抚摸了它的身体。

    “还有,它最近是不是总乱跑,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杨晓天含着泪问道。

    “是……为什么会这样?”此时倪浩森已经忘记了心中的怀疑,一心只想知道王冠的想法。

    “因为它快死了,”杨晓天的眼泪滑落下来,他哽咽地说道,“狗狗一旦死了,最不希望主人看到自己的尸体。它们一来不希望主人为自己伤心,二来也不想给主人添麻烦。王冠感觉到自己的寿命快要到尽头,一直在想办法离开,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静静地等待死亡。可是每一次离开,你都能找到它,王冠只能撑着一口气活着,虽然很痛苦,却还是想让你看到它最快乐最精神的样子。”

    王冠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杨晓天的话,不过从他们对话开始,王冠扑到了倪浩森的怀中,用头依恋地蹭着他的胸口。

    “我……”倪浩森的眼中也闪着泪光,他咬了咬牙,声音依旧沉静,却带着无限的哀痛,“我十年将王冠带回到身边,不管我是开心还是难过,它都静静地陪着我,从来都不离开。帝国的人都说我有钱任性能养得起国家特级保护动物,十分的壕。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不是因为它珍贵才养的,我只是……”

    只是那一天在动物园参观时,看到和几个兄弟姐妹一起玩耍的王冠,就无法移开视线了。

    只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你,就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这么说,你可能不会懂吧。”倪浩森苦笑了一下,“我就伸出手,王冠舔了舔我的指尖,我就觉得,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养它。”

    “我懂。”杨晓天点点头,“一样的,王冠也很喜欢你,那一天,它一定是感觉到了你的善意和视线,才会鼓起勇气走过去亲近你。”

    “谢谢你……”倪浩森抱紧王冠,抚摸着它已经不再旺盛的毛发,低声说,“不管你是不是故意来接近我骗我的人,我都要谢谢你,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认可王冠。”

    就算是国家特级保护动物,人们还都是会用差别眼光来看他。只有眼前这个年轻人,他一直在替王冠说话,哪怕他是编的,倪浩森也愿意相信,王冠就是这样想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呀,”杨晓天含着泪笑了笑,他对王冠道,“王冠,你说是不是?”

    “汪!”王冠回应道。

    倪浩森惊讶地看着他们俩,这一问一汪,好像王冠真的能听懂杨晓天说的话。

    “它懂的,”杨晓天说道,“你每一次对它说话,王冠是不是都仰着头瞪着眼睛努力听?那是因为,它喜欢你,渴望与你交流,所以要努力听懂你说的话。”

    “是吗,王冠?”倪浩森低头道,“你喜欢我,就汪一声,不喜欢我,就汪两声。”

    “汪!”王冠坚定地汪了声,完全没有发出第二声。

    倪浩森开心地亲了亲王冠。

    就算你已经老去,无法再继续陪我走下去,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生命的尽头。

    “我把个人终端借你。”倪浩森说道,“你打过电话后,跟我回去,我让人处理你的手臂,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受伤的?”

    “这……”杨晓天垂下头,不敢去直视倪浩森的眼睛,他握紧拳头,好像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

    祁岚:“……”

    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虽然第六感没有杨晓天那么强大,但是祁岚的感觉也是正确的。预感升起的下一秒,杨晓天就松开了手,他一松开祁岚,隐身的能力就消失了,杨晓天的右手出现在倪浩森面前,耳朵也立了起来。

    倪浩森:“……”

    “祁岚,你也不要隐身了,”杨晓天转头看向祁岚道,“我觉得我不能骗他,骗王冠的主人。”

    祁岚:“……”

    还能说什么呢?现身吧,大不了,抢了飞艇就跑嘛。

    艺高人胆大的祁岚也露出身形,他可比倪浩森出名多了,遇袭失踪的皇太子,整个阿尔法星到处都是祁岚的立体投影,祁成号召全星球人一起寻找皇太子呢!

    倪浩森:“……”

    “倪董你好,我是祁岚。”祁岚对倪浩森伸出手,虽然一开始没认出他,但是在见到王冠后,祁岚也就想起来了,毕竟帝国能够养得起国家特级保护动物的,也就倪浩森一个人。

    “我可以看一下你的个人终端吗?”倪浩森没有回握祁岚,而时怀疑地问道,毕竟这年头想要整形太容易了。

    “不行,”祁岚干脆地拒绝,“我现在在被人追杀,这个人极有可能监控了整个阿尔法星的星网和信号,一旦我使用个人终端联网,那么就会被他发现。抱歉,我无法让你验证我的身份。而我们也不想要做什么,只希望能够借用一个安全的个人终端,联络帝都星,告诉他们我在这里。”

    倪浩森看了一会儿祁岚,又转向杨晓天,盯着他脑袋上的耳朵问道:“你呢,你又是谁?耳朵怎么回事?”

    杨晓天真诚地回答道:“我叫杨晓天,是半月港派来护送祁岚回帝都星的职工。耳朵是因为,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产生了不可逆的返祖现象,先是嗅觉听觉异常灵敏,接着耳朵和尾巴长了出来。我有一种感觉,大概过不了多久,我可能就会返祖成为狗狗,还是德国牧羊犬,俗称的狼狗。”

    祁岚倪浩森:“……”

    这段话信息太多,他们需要消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