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星际稽查官 青色羽翼 > 26.第 26 章
    杨晓天很快就画出了阿尔法星球星际港的扫描范围图, 尽管他不是科班生,在培训学校学习的也只是一些安检的程序, 对于这些内容本应该不是特别了解。但兰德尔一直致力于将杨晓天培养成一名优秀的稽查官,在杨晓天跟着他的时候, 夏普督察利用职务的便利, 真是教了杨晓天好多海关大学学生读一辈子书都学不到的东西。而杨晓天又是个勤劳朴实肯学习的孩子, 加上自从变成人后, 学习能力和记忆力都达到一个巅峰, 短短数月就学会了相当多的知识。

    阿尔法星球的扫描系统因为地理、环境、人文都因素与半月港的有所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杨晓天只是观察了这颗星球的地表图、星球外的卫星图,就绘出了一份范围图。

    收起光笔, 杨晓天回头看了祁岚一眼。尽管祁岚不是他的主人, 但是狗狗嘛, 完成一项任务,总是要跟身边的人撒撒娇,要个表扬什么的,这已经啸天的习惯了。其实很多时候他已经不在意那个了,但是啸天后来发现, 自己这么做会让主人很开心, 还能得到挠挠下巴的奖励, 所以久而久之, 他也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回头得意地看祁岚, 根本就是条件反射。

    看着画完图后的杨晓天眼睛亮亮的,耳朵兴奋地立起来,尾巴还快乐地摆来摆去——

    祁岚:“……”

    杨晓天,他真的不是在勾引他吗?

    尽管有些阴谋论的皇太子十分怀疑杨晓天的目的,但还是被他可爱的样子萌得生活不能自理,好容易才恢复神智,一把抓住杨晓天那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很诱人的尾巴,一脸严肃道:“别晃了,头晕。”

    没有得到表扬的杨晓天耳朵瞬间就耷拉下来,头也转了回去,不再看祁岚。

    祁岚:“……”

    耳朵、耳朵别垂下来呀,竖起来多好看!怎么就突然心情不好,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心中一片焦虑的祁岚眼睛突然瞥到光屏上的图,瞬间无师自通地悟了。他松开杨晓天的尾巴,拍拍他的肩膀,语气满是赞叹道:“你从来没来过阿尔法星,也没在海关大学进行过正统的学习,居然就能画出阿尔法星际港的扫描范围图,还画的这么全面准确,简直就是太厉害了!你真是天才,真无法想象你居然只有十九岁。天哪,你要是去进修然后再在海关部门历练几年,整个帝国海关最厉害的稽查官就是你啦!”

    从来都是口是心非认为全天下我第一的皇太子,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番话的,尽管他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很少直接说出来,现在说完脸都红了,不敢正眼看杨晓天,只能用余光偷偷瞄他。

    而杨晓天是真吃这套,他尾巴立刻晃悠了起来,耳朵也开心地起来,还高兴地抖了抖,又转过头看着祁岚开心地笑。

    祁岚:“……”

    谁来救救他吧,他现在每天处于心脏病发的状态,冷血动物每天体温这么高真的好吗?别看他现在体温才34度,但是对于他的体质来说,已经是高烧了!

    平复了一会儿心情,祁岚才有心情去看杨晓天画的范围图,他仔细观察了一番后指着某处道:“这里明明是信号最强的地方,为什么你要建议我们从这里潜入阿尔法星球?”

    杨晓天拿起笔,在光图上又添加了几颗行星,他画技一般,每个星球就是一个圆圈,不过位置画得很正确。

    “看到这几颗行星了吗?它们每天都在围绕着阿尔法星公转,而且同阿尔法星的距离非常近。”杨晓天慢慢地画了几个星球的公转路线图,继续道,“看到了吗?每天下午四点左右,这几颗星球就会将阿尔法星包围,而此时星球间的磁场会变成这样,看出什么不同了吗?”

    杨晓天的几个图画的有些乱并且重叠,好在光图的优点是透明且层次分明,祁岚很清楚地看到,按照杨晓天这个磁场分布图,每到下午四点的时候,阿尔法星球信号最强的位置,就会被各个星球的磁场完全覆盖住,彻底屏蔽了信号!

    “原来是这样!”祁岚一拍大腿道,“所以我们只要再等……三个小时,阿尔法星的大门就对我们敞开了是吗?”

    “夏普督察曾对我讲过,这个星球磁场问题,是现在海关科研方面一直要攻克的问题,可是始终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不过阿尔法星的星际港应该也知道这个问题所在,每天下午四点的时候,应该会派人守在这里的地面一个小时左右,以免有人趁着这个薄弱点偷渡。”

    “但是我们在闯入的时候,任何仪器都检测不到逃生舱。而在即将降落的时候,在进入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前,我只要使用隐身的能力让逃生舱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并且在靠近降落点时迅速驾驶逃生舱离开有人守候的降落地点,不需要太远,只要个二三十公里就行,是不是?”祁岚问道。

    “没错,”杨晓天点点头,还是有些担忧地问祁岚,“在马上要降落的是改变路线,硬生生在半空中滑行二三十公里是很危险的事情。此时逃生舱已经做好了降落准备,所有的能源全部用来对抗重力加速度,此时滑行十分危险。而且滑行时还有可能遇到星球上的飞艇或者海关巡逻艇,他们当然看不见你,但是你要一边减缓重力加速度影响,一边滑行,一边躲开按照航道飞行的交通工具,这样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听到他的担忧,祁岚得意地扬起下巴,笑道:“知道你面前的是谁吗?星网上小型战舰驾驶排名第一的狂澜就是我。”

    杨晓天:“……谁?”

    来到这个世界,他不是在培训学校学习,就是跟着兰德尔学习,偶尔回家还要陪妈妈,哪有时间上星网玩游戏?

    祁岚:“……”

    简直尴尬好吗,还等着看杨晓天一脸崇拜地望着自己呢。现在的年轻人不都应该每天都泡在网上不爱学习吗?为什么这个才十九岁的孩子就跑出来工作一年了,而且还不上网玩游戏?

    尴尬的同时又莫名觉得有点心疼……

    于是祁岚说道:“哦,就是一个全真模拟游戏,会模仿各种危险的情况考验玩家的驾驶技术,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带你玩,我可是排行榜第一的车神!”

    “谢谢。”杨晓天微笑了一下,又对祁岚说,“既然你有把握,那就好好休息一下,等四点,我们就开始行动。”

    “好!”祁岚握住杨晓天的手,仿佛这样能够给他无穷的动力。

    此时此刻,祁岚必须要承认,如果流落未知星域的是他自己,他真的很难活下来。身边有这样一个坚定又冷静的大男孩,他真的不孤单。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了无穷的动力。

    -

    半月港,关务督察办公室。

    “阿尔法星的海关关务督察来访?”兰德尔看着接待部送来的传讯,“来学习半月港的先进技术,好加强阿尔法星际港的海关防御系统?”

    他关闭个人终端,陷入了沉思中。

    他的副手威利·沃尔特接到消息后,立刻来到兰德尔的办公室,问道:“为什么阿尔法星的人要来参观半月港?要是平时来很正常,可是半月港刚刚犯了两个大错,祁成的越狱与半月港无关,虽然帝国集团军的失联也与半月港无关,可是因为人们的连坐想法,我们在星际港圈子已经快成为笑柄了,哪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来参观半月港?”

    这一次来访,确实疑点重重,兰德尔在接到消息的瞬间,就产生了怀疑。

    “威利,”兰德尔打开星图对他说道,“阿尔法星的位置,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帝国刚刚发生一件大事,民众可能还被隐瞒着,但是像他们这样跟事件有间接关系的星际港高层人员,都是清楚这件事的。威利只扫了一眼星图,就立刻道:“在太子殿下被袭击的地点附近。”

    “没错,”兰德尔点点头道,“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祁成这段时间一直潜伏在帝国内足足两个月之久,他待在哪里?另外,已经出了银河系的帝国集团军,怎么会在短短两天之内就出现在帝国的另外一个边境处?银河系很大,任何一艘飞船,哪怕是超光速飞船,都无法达到这个速度。”

    “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通过空间基站进行空间跳跃。”威利不愧是兰德尔的最佳搭档,夏普督察只是一开口,威利就立刻猜到他在想什么,“而阿尔法星际港,可是有空间基站的。”

    宇宙实在太过大,星球之间的距离动不动就用光年来计算距离,不管人们的飞船速度有多快,都不可能在宇宙中畅游。因为就算人类能够将机械的速度提升到极致,坐在飞船中的人,也会因为无法承受这个速度而猝死。所以这个时候,想要探索宇宙,不仅仅需要超高速的飞船,还需要能够进行空间跳转的空间基站。

    空间基站每天的维护费用,所需能量都是十分庞大的,半月港空间基站维护一天所需要的费用,相当于整个半月港职工一年工资的总和,所以帝国并不是每个星球都有星际港,一般在一个小星系中,只有一个空间基站。而阿尔法星际港,刚好是那附近星系中最大的星际港,有着边缘地区的空间基站。

    如果想要迅速从银河系的一头到另外一头,只能通过半月港空间基站到阿尔法空间基站。

    这样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帝国集团军全部失踪,他们本以为自己将会出现在银河系外的星际公用空间基站上,谁知道直接落入对方的陷阱中。这种空间跳转,只要祁成在阿尔法星做好准备,帝国集团军相当于整个掉进敌人的陷阱中,如果此时集团军中如果还有祁成的内应的话,那么祁成真的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歼灭三个集团军。

    “这些我早都猜到了,可是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明白,”兰德尔皱眉道,“每次空间跳转的时候,空间基站都需要进行无数次测算,确保空间跳转没有任何失误。哪怕坐标轴小数点后十几位数出现偏差,都有可能让飞船直接跳转到某个黑洞前面。帝国集团军跳转之前,半月港技术人员已经做过无数次确认,我在最后安检登机前,也亲自去看了坐标位置,到那个时候为止还没有一点问题,他们怎么会突然跳转到阿尔法星?”

    “空间基站的站长,有权利在最后时刻进行最后校正。”威利说道。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兰德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们这个帝国,到底被祁成入侵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这件事真的不能细想,因为一旦细想,你会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空间基站的站长尼克是兰德尔多年的老朋友,他们一起从海关大学毕业,选择了不同的行业,又在半月港重遇,再一次成为搭档。两个人关系非常好,如果连他都成了帝国的叛徒,那么兰德尔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了。

    “不管我们这边究竟是谁出了问题,不过阿尔法星球那边,一定是整个星际港都出事了。”威利知道兰德尔不愿意怀疑尼克,转移话题道,“甚至有可能连驻扎军队都有事了。”

    “这就是我一直奇怪的事情了,”兰德尔奇道,“从半年前祁丁茂的事件开始,跟我们打交道的祁成都是心机缜密的,直到祁岚他们被伏击,我们才知道祁成一直藏在帝国内而不是早就去了堕星。这么一个算无遗策的人,阿尔法一定是他经营了很久的基地,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地让我们猜到他们在帝国的大本营在哪里?这根本不像是祁成的风格。这件事我能够猜到,国会那边也一定想到了,只是不知道祁成的兵力到底有多少,又有多少后手,所以一直按兵不动罢了。既然如此,祁成为什么还不舍弃阿尔法星?他已经快成为困兽了。”

    “祁成的心思凭我们是猜不到的,”几次交锋威利已经彻底服了祁成,他说道,“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想想要如何应付阿尔法星际港的人吧。”

    “通知星际港附近驻军,另外将这件事以及我们的推测上报国会,同时密报祁桓陛下。”兰德尔道,“不知道祁成还有多少后手,我们需要做好两手准备,不能只相信国会。”

    海关是隶属于国会的部门,按照规定海关的所有消息应该是先上报国会再由国会告知祁桓。不过在特殊时期,海关有越过国会直接联络帝王的方法,只是非紧急时刻是不能使用这种手段的,否则星际港的关务督察会被撤职。

    在兰德尔看来,现在已经是最紧急时刻了。

    祁桓第一时间收到兰德尔发出的消息,关闭个人终端后,他静静闭上了眼睛。

    正如兰德尔所说,这些事情他也早就想到了,并且早就盯上了阿尔法星。去寻找祁岚的队伍中,不仅有搜救队和星域开发队,还有藏在星域开发队中的帝国特种战士和空间基站技术员。两个队伍不能藏太多人,于是祁桓选择了奇袭。

    搜救队和星域开发队确实是在认真地寻找祁岚,但是这么大费周章,就算他是帝王,他要找的是皇太子,国会也不可能让他这么任性。不过说到祁成,那么不管是军部、国会还有皇室都能够一致对外,务必要将祁成缉拿归案。这个时候,以寻找祁岚为借口麻痹祁成的警惕性,将搜救队与星域开发队的大本营安置在阿尔法星,看准机会一举拿下空间基站。

    拿下空间基站的同时就向帝国传讯,而一直驻守在帝都星星际港的帝国第二、四集团军在收到信号后,会第一时间赶到阿尔法星。

    第二、第四集团军的装备是帝国最先进的,他们又采用奇袭的方式,活捉祁成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样一来,寻找祁岚也有了充分的借口和资源。

    不愧是当年带领人类赢取了第一次基因战争胜利,并且建立了帝国的祁严的后代,皇室的这些人,每一个人的心眼都是九曲十八弯的,哪怕是比祁成差一点的祁桓,谋略方面也是分毫不差,否则也不可能协调军部与国会,成为在民主的基础上,帝国的真正的统治者。

    只是祁桓能够想到这么多,祁成难道不能吗?

    帝国皇帝深深地忧虑着。

    他确定祁成这一次一定是因为某个失误而不小心暴露了他的大本营,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向来缜密的祁成会出这样的错误,但是这是他们的机会。哪怕知道有可能是陷阱,也要抓住这次机会。否则一旦给祁成时间逃走东山再起,帝国就真的危险了。

    于是祁桓越过国会与军部直接给兰德尔下令,不管阿尔法星际港的人是什么目的,只要他们一抵达半月港,就立刻缉拿归案。不管这些人是清白还是帮凶,哪怕没有证据,也要抓住他们审问,绝对不能有半点留守。

    而且驻扎在半月港空间基站的人,不管有没有嫌疑,全部都要控制起来,这次行动绝对不容出错!

    接到祁桓命令的兰德尔第一时间封锁了半月港的空间基站,控制住技术人员,尤其是软禁了站长尼克。所有驻扎在半月港的战士全部埋伏在空间基站附近,只等阿尔法星的人一到,就立刻开始行动。

    帝国几乎布下了天罗地网,而远在阿尔法星的祁成,能够想不到这些事情吗?

    不,他想到了。

    这些天祁成一直待在谈烨然的医疗舱旁边,谈烨然受伤太严重,被“火种”自毁的威力伤的险些灰飞烟灭。还好祁成比帝国任何人都了解这个战舰自毁的功能,自己穿上机甲,抢在“火种”彻底自爆之前,将已经七窍流血全身裂开的谈烨然带回了战舰。

    帝国有着远超公历时代的医疗水平,祁成立刻保住了谈烨然的性命。只是他受伤太重,起码要恢复三年,才能彻底复原。而且在战斗中,谈烨然受到爆炸的影响,现在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中,只能靠着医疗舱续命,过了将近三个月都没能醒来。

    望着曾经一起长大的好友,一同上学的同学,一起上战场的兄弟,祁成的心情很复杂。

    他是爱着帝国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帝国变得更好,让帝国拥有更强大的力量,让帝国的人民可以不再惧怕外星的基因侵略。

    已经数千年了,人类一直采用着严格的基因检查手段,不让任何基因外流,可是这同公历时代的闭关锁国有什么区别呢?

    为什么其他星系的人就不需要这么做,他们就可以大大方方地与帝国人交流,而帝国人却连去外星系旅行都不敢呢?

    因为那些其他星系的人,基因等级高,根本不畏惧基因入侵;同样也因为现在的帝国人,在宇宙中根本没有任何竞争力。

    他们太孱弱了,想要在宇宙中立稳脚跟,只是闭关锁国是不够的,他们需要更强大的基因。为此,很多实验是必要的。人类需要进化,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只要有时间,人类是能够进化到足以适应这个宇宙的。可是从猿到人用了多久?等待人类自然进化又需要多久?

    帝国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如果真的死等下去的话,人类只怕早就成为其他星系的人生养的工具了。

    为了让帝国人民有更强的力量,他愿意做任何事,也希望自己曾经的伙伴能够认同自己。

    只是二十年前时间太紧急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对身边的人解释,就被捕了。现在他有机会与谈烨然面对面,自然希望这个他最重要的朋友站在他的阵营。正因为此,祁成才冒着风险去救了谈烨然。

    而现在……

    “到底是什么出了错呢?”祁成坐在医疗舱旁边自言自语。

    按照他的设定,他应该是能够直接抓捕祁岚,并且击毙所有企图将消息传出去的逃生舱的。然后他会俘虏谈烨然,将他们都带回阿尔法星,一点一点告诉谈烨然自己的想法,相信老友是会理解他的。

    可是偏偏出了差错,一切都没有按照既定的轨迹发展,导致他现在陷入被动的局面。祁桓只怕早就怀疑阿尔法星了,一直蛰伏着就是为了找机会抓捕他。

    偏偏为了抓到祁岚,祁成暂时还不能离开星际港,他需要时间。

    正因此,才将人派到半月港,就是等着帝国的人抓到他们,然后想尽办法审问出一些他们早就推测出来的信息,再将一些错误的信息塞到这些消息中告诉他们。

    这是祁成的拿手好戏。

    可到底是谁逼得他不得不使用这种拖延时间的手段?祁成心中很疑惑。

    按照计划,以祁岚的能力和对自己的执着,他应该是会在所有人都发现不了的情况下登上去往堕星的战舰。到时候,祁岚就会同被传送到阿尔法星的三个集团军一起被抓到。

    可是祁岚没有登上战舰,而是中途被人发现了。半月港究竟是靠着什么发现祁岚的,只有几个在与他交战时阵亡的战士和第一集团军将军知道,然而这位将军是最固执也最忠诚的人,到现在都没有开口,就是不肯说出当天发生的事情。

    为了得到祁岚,祁成不得不临时改变策略,改为伏击回到帝都的祁岚。偏偏又一次失败了,因为一个逃生舱,一个极有可能是从半月港中途上船的人。

    祁成不相信偶然,他有理由分析,这个人同发现祁岚的,是同一个人。

    因此,他派人去半月港调查这个人的信息。阿尔法星际港赴半月港学习的人只是个幌子,是为了吸引帝国和半月港的视线,真正的间谍早就潜入半月港调查了。

    祁成不断根据情况调整策略,布下天罗地网等祁岚自投罗网。可是这一次能够这么顺利吗?这一次祁岚会直接在阿尔法星球降落然而被逮捕吗?这一次,祁成并不是那么确定了。

    当时祁岚可是被逃生舱中的人救走的,那人头也不回地冲进未知星域的果断让祁成暗暗佩服。那的确是能够逃出他追击的唯一一条路,可是谁能有这样的勇气?至少祁成自己,不到关键时刻,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出那么果断的选择。

    事不过三,如果这一次他还是无法抓住祁岚……

    那么祁成就不得不承认,他遇到了自己宿命中的敌人。让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一定会与他不死不休。

    -

    已经成为三方势力焦点的祁岚和杨晓天对此一无所知,他们耐心地等到四点到来,两人对视一眼互相点点头,祁岚一只手握住杨晓天的手,另外一只手单手控制逃生舱。

    等抵达地面的瞬间,单单让逃生舱隐身是不行,杨晓天也必须暂时隐身。

    祁岚是通过对外周光线的控制让自己能够隐身的,他的隐身能力很熟练,一天所有时间都在隐身中都没有关系。可是带着另外一个人一起隐身,还有一个足以容纳两个人的小型逃生舱,他还第一次。祁岚根据自己的能力估算,自己也就只能撑住30秒,30秒过后,逃生舱会立刻现形。

    从阿尔法星的大气层进入星球到降落起码需要五分钟,祁岚支撑不了这么长时间,所以他们需要找到这个薄弱点才能顺利偷渡进来。

    祁岚不仅要驾驶逃生舱,还要使用能力,还要把握好时间,在逃生舱在巡逻舰的视线范围内的瞬间隐身,并且迅速在30秒内控制逃生舱滑行二三十公里,彻底躲开巡逻范围,并且在急速前行时还要躲开普通私家飞艇和巡逻艇,还需要快速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降落。

    这么多事情,这么可怕的能量负担,只有30秒的时间。

    四点到来前,祁岚握住杨晓天的那只手满是冷汗,这是身为冷血动物的他从来没出过的事情。

    杨晓天感受到祁岚的紧张,每次出大任务的时候,主人也是相当紧张的,啸天知道,他不是怕失败,而是害怕无法承担失败的后果。那个时候,啸天好想开口安慰主人,可是却因为不会说话,只能同样紧张地陪在主人身边。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拥有语言能力。

    于是杨晓天回握住祁岚的手问道:“如果中途就被发现了怎么办?”

    祁岚已经很紧张了,杨晓天还问这种问题,他本应该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在那瞬间,祁岚脑海中脑补了那个画面,于是他瞬间作出反应,立刻冷静地回答道:“做最坏的打算,祁成每天都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抓我,但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这些战士的警惕性不可能有那么强,要反应过来最起码需要2-3秒的时间。只要我们不慌,合理利用这段时间,就可以丢弃逃生舱,带着你抢一艘巡逻艇逃走。逃出包围圈就立刻抛弃巡逻艇,隐身躲入人群中。大隐隐于市,祁成不可能在星球内部大肆搜查,进入人群他就找不到隐身的我们了。丢弃逃生舱后,只带着你一个人隐身,应该不会耗费太多能量,起码可以支撑一到两个小时,够了。”

    “既然这样,有什么怕的?”杨晓天笑着问道。

    对啊,有什么怕的。祁岚转头凝视着杨晓天的双眼,第一次,他在这双平时只能看到萌、纯洁、可爱的眼睛肿,看到了生死与共。

    刚才祁岚所做的所有推测中,完全没有考虑到杨晓天能否跟得上他的动作的想法,因为他知道,杨晓天一定能够跟得上。这个男孩可能会害怕打雷,害怕火光,害怕孤单,但它从未怕过战斗。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里,祁岚清楚,杨晓天会是你最好的搭档。

    有这样一个搭档,他们就算遇到再凶险的情况,都能及时想到对策。这不仅仅是祁岚对自己能力的信任,还是对杨晓天的信任。

    祁成布下天罗地网杨晓天都能够带着他冲出重围,现在身在暗中的是他们,有准备的也是他们,怎么可能不成功。

    想到这里,祁成更加用力握住杨晓天的手,重重点头道:“相信我。”

    “嗯。”杨晓天用力答道。

    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想“汪”一声来表示自己内心的激动。

    再一次并肩作战的感觉,他很怀念。

    四点到了,星图上几颗行星形成了杨晓天之前绘制的图像上的形状,祁岚清楚时机到了,立刻打开推进器,以最快的速度冲入阿尔法星!

    那条会被屏蔽信号的通道非常窄,而且会随着星体的不断运转而发生细微的改变,并不是直的。好在杨晓天在这三个小时中,经过反复计算已经画出了一条轨迹,根据他的计算,只要按照条轨迹走,就不会被发现。

    杨晓天没有受过科班教育,一切都是自学,他计算出的结果未必是对的,但是这个时候,祁岚选择完全相信他。

    将自动驾驶模式改为手动,祁岚用一只手控制逃生舱,在最高速度下,做着非常微小的移动。他并不是吹的,这驾驶技术,绝对是一流的水准!

    在祁岚看来时间很长,短短几分钟他就已经大汗淋漓,可是在外人眼中几分钟很短,不过是打个哈欠溜个号的时间,祁岚就已经冲破大气层,进入阿尔法星。

    一旦进入星球,受到重力作用逃生舱将更加难以控制,在细微移动的时候还要考虑到重力加速度的问题。一般就算是高手驾驶,都需要无数次的训练才能做到在双重力的作用下做到这么细微的变换方向,可是祁岚居然一次就做到了!

    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心中不断计算着巡逻艇的望远镜可视范围。

    距离地面只有三千米了,两千五、两千、一千五、一千、九百……

    899米!

    在巡逻艇可视范围内的最后一米中,祁岚发动了隐身能力,他们消失在空中。

    此时在下面每天例行检查的巡逻队没有丝毫反应,扫描系统受到行星磁场影响失灵,他们只能靠眼睛,视线范围内又没有任何东西。

    巡逻队在地面上空三百米处来回巡逻着,隐身后,祁岚没有改变方向,而是继续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坠落,直到巡逻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祁岚的视线中时,他才立刻改变方向,在巡逻队上空三十米处开始滑行。这个距离,让逃生舱因为疾速行使产生的风刚好在巡逻队上空擦过,让他们无法感受到这股风。

    接下来就是生死时速,也是极品飞车。杨晓天眼看着外面一艘艘飞艇从自己身边飞过,而祁岚则是在这个航道中灵活地逆行着,完全没有撞到任何人,而他现在的速度,已经超过规定时速的数十倍了!

    杨晓天以前最多只坐过汽车,根本没玩过赛车。就算是玩过,也肯定没有过这样惊险刺激的经历。这一刻,他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惊心动魄。

    看着眼前那一个个似乎马上就要撞上来的飞艇,看着祁岚灵活地躲过一切,杨晓天除了感到刺激之外,竟然分毫都不害怕。

    其实他胆子很小的,怎么会不害怕呢?

    大概是因为身边这个人吧,这个人满头大汗,又因为能量耗损过多而脸色惨白,却还是冷静地严肃地控制着飞艇,他抿着嘴,表情严肃,却丝毫都没有畏惧。

    因为他,杨晓天丝毫都不觉得害怕。

    他们几乎转瞬间离开了城区,抵达阿尔法星球的无人海域,看到下方的大海,祁岚毫不犹豫地直接驾驶逃生舱坠入海中。

    无人的海面上,惊起巨大的浪花。

    他们终于顺利降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