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在杨晓天与祁岚荒野求生的时候, 帝都与半月港都收到了消息。

    “什么!”兰德尔接到帝都传过来的消息后, 差点拍碎了眼前的桌子。

    祁成居然没有离开帝国,而是一直潜伏在其中。而帝国却因为祁丁茂交代的情报, 派出三个集团军去攻打堕星, 可是现在三个集团军全部失联,而其中第一集团军的战舰却出现在帝国内部, 并且伏击了祁岚与谈烨然。

    在兰德尔看来,之所以会发生这些事,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半月港的失职。先是被祁丁茂体内找到的屏蔽器弄得焦头烂额, 为此不惜一切代价想要从祁丁茂口中挖出情报,谁知道情报是到手了, 他们却被这情报误导,导致一直以来都被祁成牵着鼻子走。

    才刚刚受过处分的兰德尔有些无力地坐在椅子上, 这全都是他的失职导致的,而这一次与祁成交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祁成会被称为战神,受到所有人的崇拜,这个人太可怕了, 心机也太过深沉。

    从战场逃出来的人最后只看到祁岚被光网罩住,之后的事情就不清楚了。事后帝国派兵去查看战场,在宇宙尘埃中找到了“火种”的残骸,这代表着,留在战舰中的谈烨然已经牺牲了。

    至于同他们一起逃出现在却不知踪影的杨晓天,以及被光网罩住的皇太子祁岚的下落, 幸存者都不清楚。

    兰德尔心中一片冰冷,因为他的失职,帝国损失了一艘名为“火种”的战舰,一个秘书长,一个中队的战士,一名有着优秀天赋的皇太子帝国的皇储……而他本人,失去了杨晓天这个可爱的孩子。

    他不应该同意谈烨然让杨晓天护送祁岚的,他甚至不应该让杨晓天参与到这次检查中,这样杨晓天就不会发现祁岚,也就不会跟着他们离开半月港。

    想起那个总是用透亮单纯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孩子,兰德尔就一阵揪心,他真的不想相信,杨晓天就这样死去了。现在他还压着这个消息不让任何人知道,杨晓天的母亲赵钰还以为自己儿子因为得到了帝国海关大学的推荐在参加考前集训,满怀希望地在家等儿子,丝毫都不清楚杨晓天极有可能已经牺牲了……

    一个才十九岁的孩子……

    兰德尔的手有些抖,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可是在杨晓天身上,他真的体会到了亲情。他难过不是为自己,而是心痛这样一个可爱优秀的孩子就这么……

    等等!

    兰德尔打开个人终端,仔细观察帝国传送过来的现场影像以及收集到的战舰残骸。搜救人员将所有看到的残骸全部收集到并且对其进行了检测。这些战舰有的来自于“火种”,有的是当时出击的小型战舰,战舰中还有被一击毙命的战士的尸体,但是所有残骸中,没有哪怕一个碎片是属于逃生舱的。

    换言之,当时的逃生舱全部都离开了战场,幸运地没有一个被击中。

    这怎么可能!

    如果他是祁成,一定会一网打尽,一个人都不允许逃走,却为什么会放过那几个逃生舱?除非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不得不放过那些逃生舱。可惜“火种”已毁,所有战舰的黑匣子都被人带走……

    慢着,连黑匣子都被人带走了,为什么能有这么多人逃出战场?

    当时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祁成没有办法将所有逃生舱一网打尽。是因为“火种”的自毁吗?不太可能。

    兰德尔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图片,试图在其中找到哪怕一丝一毫的证据,证明杨晓天还能活着。

    与此同时,身在帝都的祁桓也反复地看着资料,他真的不相信,祁岚就这样被抓走了,而谈烨然也这样牺牲了。

    他的儿子和他最重要的朋友、下属,就这样简单地离开了他,祁桓完全不相信这件事,他反复地看着,又将幸存者叫回来询问,试图在其中找到一线生机。

    毕竟,他们没有看到谈烨然的尸体不是吗?也没有谁真正看到了祁岚被抓走。所有的黑匣子全都被祁成带走,他想要掩饰什么呢?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想让帝国知道的?

    祁桓算是除了谈烨然之外,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祁成的人。只可惜他们与祁成的差距实在太大,就算是这么了解,祁桓还是只能在事后去分析祁成的目的,而无法在事前就洞悉祁成的目的。每一次他都只能跟在祁成后面,只能懊悔着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发现。

    根据祁桓对祁成的了解,没有击杀所有逃生舱,反而是带走了剩余战舰的黑匣子,这可以说是相当憋屈的一件事,那么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尽管祁桓不知道杨晓天的存在,但他还是像兰德尔一样,发现了唯一一个没有成功逃回帝国,却在残骸中找不到踪影的逃生舱。直觉或者说强大的分析力告诉祁桓,一切的问题都出在这个逃生舱上。而比起兰德尔,身为帝王的祁桓的权限也更大,“火种”上所有的逃生舱都是有定位系统的,只要逃生舱没有毁掉,只要它还在帝国的星图范围内,就能够找到它。

    可是没有,星图中没有这个逃生舱,残骸中也没有它的碎片。

    “如果一个逃生舱并没有坠毁,却无法在星图上找到它,这是什么原因?”祁桓问道。

    技术部的人想了想后回答道:“要么它的信号被什么屏蔽了,要么它已经不在帝国的版图上了。”

    “屏蔽信号吗?”祁桓摇摇头,根据他们的推测,祁成是利用祁岚当初在实验室留下的细胞样本为基础制作的屏蔽器,没有祁岚的细胞,屏蔽器的效果不会有这么好。祁成手头的细胞样本有限,再加上实验耗费掉的,他手中的屏蔽器也一定很有限,不然祁成早就直接进攻帝国了,不会采用潜伏这样低调的办法。也正因为此,祁成才会不惜暴露自己潜藏的力量去伏击战舰,就是为了得到祁岚的身体。在屏蔽器稀缺的情况下,祁成不会去屏蔽一个逃生舱的信号,毁了它不就得了,为什么要屏蔽。

    不在帝国版图上……祁桓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对手下道:“我要当时战场上的星图和那架失踪的逃生舱最后发出的信号。”

    因为是帝国的逃生舱,它只要启动就会向帝国发射信号,这样会方便人去救援。杨晓天乘坐的逃生舱最初定位的位置是帝都,定位的同时,逃生舱就向帝都发射了求救信号,可这信号只持续不到一分钟就消失了,从此便再也找不到它的身影。而祁成选择的战场比较偏僻,是在艾德拉帝国星图与未知星域的交界处,就因为是这样偏僻的地点,才适合伏击。

    “未知星域……”祁桓的手指在星图上划过,眼中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如果是这样,那么祁成的做法就可以解释了。

    祁成的目的就是祁岚,从祁岚身上他能够研究出很多东西,比如祁岚异能觉醒的原因,比如屏蔽器的批量生产,哪一个都需要他。如果祁成已经得到祁岚,那么他就不会大费周章去取走黑匣子。目的是祁岚的话,那么拿走战舰上黑匣子只可能是一个原因——祁成没有抓到祁岚,为了阻止帝国得到祁岚下落的信息,抢在帝国前面找到他,这才拿走了黑匣子。

    所以,现在的祁岚,必定在未知星域中!

    祁桓立刻道:“通知搜救部队以及星域开发部,立刻探索这片未知星域。安排部队保护探索队,以免在开发星域过程中遇到敌人。”

    逃生舱中的氧气和营养剂都是有限,不知道祁岚能够支撑多久,时间拖得越久,祁岚生还的可能性就越小,他们必须抓紧时间。哪怕是尸体,也不能让祁成抢先找到他!

    -

    此时祁岚与杨晓天不知道帝国和祁成双方为了找到他们已经倾尽全力,他们还在研究如何充满能量石。而在这之后四十多天,他们终于找到充能的办法,将两块能量石全部充满,可以离开这颗原始星了。

    将能量石安装在逃生舱上,祁岚打开光屏,找到之前杨晓天逃跑的路线图,顿时就震惊到了。

    “我们已经这么深入未知星域了?”祁岚道,“而且你一直走的是直线,根本就没改变过方向,你是怎么一下子就找到这颗有生命的星球的?”

    祁岚清楚帝国开发星域和在宇宙中找人的方式,为了避免迷失在未知星域中,不管是搜救还是开发,都会小心翼翼的,先在就近星球上安置补给点,了解这附近星球的运转方式,发射卫星,将这一片星域纳入帝国版图中后,再慢慢往里深入。如果是找人的话,速度会快一点,但也必须了解星体运转方式以及这附近是否有陨石群或者黑洞白洞等危险星体,这才能放手去找。

    照他们现在这个深入程度,开发星域起码要开发二十年才能找到这里,搜救的话快一点,也要三五年。

    而三五年没找到他,谁还会相信他能活着呢?

    有逃生舱的支持,最佳的搜救期是三个月,存活期是半年,半年之后找不到人,就算祁桓想找,国会也不会同意耗费那么大的资金去找一个人。如果他想获救,那估计就得等星域开发部把星图扩大到这里,才能回到帝国。那个时候他可能都六七十岁,不知道过了多久茹毛饮血的生活了。

    “你运气可真好。”震惊到最后,祁岚只能发出这样的感慨。

    谁说不是的,逃出祁成的追击就算了,还刚好找到这颗有生命的星球,逃生舱的能量只够直线行驶到这里,他又刚好直线行驶一点能量都没浪费,路上还刚好没有遇到任何危险星体,这种运气也是无人可挡了。

    正是因为杨晓天有着这样的运气,他们才能够九死一生地从祁成手下逃出来。

    杨晓天宠辱不惊地笑了笑道:“不是运气,就是感觉向这个方向走能活下来。”

    他脑袋上顶着两个毛绒绒的耳朵,显得那张年轻的脸萌得不行,偏偏还露出这种淡定的笑容,这种高度反差萌得祁岚心都发颤了。

    皇太子冷着脸伸出手,像哥们相处一样用力揽住杨晓天的肩膀,大力拍了几下后道:“看把你给嘚瑟的。”

    说完又拍拍杨晓天的头,顺便捏了一把那漂亮的尖尖的耳朵。

    杨晓天耳朵抖了抖,似乎有点不适,但是并没有阻止祁岚,而是用湿漉漉还有点委屈的眼神看了下祁岚,随后转过头去,认真看着他完全看不懂的光屏。

    祁岚被这眼神和耳朵瞬杀,转头狠狠咬了一口发涩的水果,这才冷静下来,没冲动之下扑过去亲一口杨晓天的脸蛋。

    由于一直在食用星球上的食物,他们的营养剂还有半个月的分量,足够两人回到顺利回到帝国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带了一堆易储存的食物,防止路上发生突发状况。

    启程前,祁岚对这颗救了他们的星球道:“再见,以后我还会回来的。”

    在这颗孤单的星球上,有个人一直陪着他。他们一同去寻找食物,一同探索这颗星球。疲劳时,他们躺在一起休息,醒来时,会看到一对尖尖的耳朵在自己胸口动来动去。如果说这个动物不可爱、植物难吃、能量源难找的破星球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地方,那么一定是他身边的这个人。

    因为这颗星球,是两个人独处的回忆。

    因为有着这个人,祁岚离开星球时,心中竟然升起一丝淡淡的不舍。

    回到帝国,他们就要分开了。杨晓天会回到半月港,而他则会同帝**部一起追捕祁岚,他们都会投入紧张而又忙碌的工作中。或者,杨晓天的耳朵尾巴被帝国研究院带走,想办法解决他的返祖现象……如果那样的话,祁岚决定他会跟杨晓天一起进研究院,让他们研究自己异能的秘密,省得杨晓天一个人在里面遭到不公平的待遇。

    不管怎样,他们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宁静了。

    原始星的一切种种,会变成一个短暂又美丽的梦,虽然有着孤独求生的绝望,可是却这么温馨。

    没有逃离的办法时,他们拼命寻找着出路,从未停下脚步去享受这难得的平静时光。现在要离开了,祁岚才发现,短短的两个月时间,竟然留下了这么多回忆。

    吃到苦涩果子皱眉的杨晓天,睡觉时不忘警惕耳朵时不时动几下的杨晓天,身手矫健击杀原始星生物的杨晓天,用坚定眼神看着他,告诉他一定能回去的杨晓天……

    每一个不同的面貌,汇聚成一个坚强、冷静、可爱又不失强大的大男孩,他今年只有十九岁,祁岚却能够看到他光辉的未来,他一定会成为帝国的栋梁之才,同他一起,成为帝国的新支柱。

    “杨晓天,”祁岚伸出手握住身边人的手,沉声道,“我会抓住祁成的,也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努力让帝国人民过得更好。我也不会让你成为基因研究的牺牲品,回到帝国后,你会上大学,会变成一个优秀的人,到时候,愿意为我效力吗?”

    杨晓天静静地看着祁岚,心中掀起一阵波澜。

    自从上辈子主人去世后,啸天的心中没有人能做他的主人。母亲是亲人,夏普督察是长官,可都不是他认可的能够相依为命的主人。而现在,眼前这个人,想要做他的主人,让他对他效忠,他愿意吗?

    对于狗狗来说,忠诚并不是因为它们甘愿被奴役,而是它们深深地爱着自己的主人,心甘情愿地愿意为主人的命令而压抑自己本身的**。它们可能会喜欢很多人,但是真正最爱的那一个,只有心中认可的主人。

    而祁岚,能够成为他杨晓天的主人,他生死相依的精神伴侣吗?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于是在祁岚期待的目光下,杨晓天坚定地摇摇头:“我可以执行上级下达的所有命令,可以效忠帝国的皇帝,但是不能全身心地喜欢你。”

    祁岚:“……”

    为什么他明明只是对自己未来的优秀下属伸出橄榄枝,却好像求爱被拒绝了一样?而且他现在真的很心痛,就好像失恋一样!

    “哼,说的好像我喜欢你一样,我就是问问你愿不愿意为帝国效力而已,哼!”祁岚连哼了两声,捂着滴血的心口,按下起飞的按钮,驾驶逃生舱离开原始星。

    他那一片感慨,一颗刚刚萌动的少男心,被杨晓天一句话击得粉碎,完全不想再看杨晓天一眼,就算耳朵再可爱也不想摸了。

    逃生舱缓缓起飞,离开了这颗两人相依为命的星球。

    这一次驾驶逃生舱的是祁岚,比起杨晓天,还是祁岚驾驶技术比较好。他打算按照杨晓天来时的路线原路返回,但这次不能那么快了,还得打开扫描系统,毕竟宇宙中的星体是随时运动着的,已经过去两个月,来时的路未必还能适合他们。

    杨晓天则是在他旁边密切注视着扫描影像,协助祁岚驾驶。

    只要他们离开这里,就能够回到半月港……

    真的能吗?杨晓天心中突然升起了隐忧,总觉得这一次还是没办法回到半月港。宇宙中有太多未知,他们真的能顺利回去吗?就算可以回去,他说不定还会因为耳朵和尾巴而被留在帝都研究院。

    最重要的是,杨晓天最近总觉得身上有些痒。原始星水源充足,他每天都在洗澡,不会是因为卫生问题觉得身体痒,那么是因为什么呢?想起自己尾巴长出来之前,尾椎骨的位置就很痒,耳朵长出来时,原本人类的耳朵也会非常痒。现在他全身都痒……

    杨晓天已经不敢再细想下去了,他只希望自己能够回到半月港再变成狗狗,至少盖伊博士和夏普督察还能帮他瞒着别人恢复人类的样子,要是被其他人发现……

    那种不祥预感让他心思有些慌乱,他忍不住伸手拽住祁岚的衣角,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刚刚被拒绝的祁岚冷冷地扫过抓住自己衣角的手,冷哼一声,现在害怕了知道求着他,刚才……不对,害怕?杨晓天这么冷静的人,面对祁成的战舰他没有害怕,在原始星那么绝望他没有害怕,现在能回到帝国了,他害怕什么?

    一只手操作设备,一只手握住杨晓天的手指,即使是在害怕,杨晓天的手还是要比祁岚暖,冷血动物根本无法带给他温暖。

    “别害怕,”祁岚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杨晓天垂下眼,睫毛微颤,很不安的样子。

    祁岚心疼道:“你是不是太累了?不然就躺下来睡一会儿吧,我精神好着呢。”

    他话音刚落,杨晓天就直接倒下,枕着他的腿躺下。也就是体型不搭,不然杨晓天能整个人全都缩在祁岚腿上。

    祁岚:“……”

    旁边有睡眠舱你不躺,为什么一定要躺在我的腿上啊!而且你刚刚甩了我不是吗?为什么转过头就能毫不犹豫地膝枕?

    尽管内心很纠结,但祁岚还是没有推开杨晓天,而是伸出手安抚地揉了揉他的头,顺便捏一下不断颤动的耳朵,还拍拍杨晓天的后背。

    得到安抚的啸天情绪稍微稳定下来,或许没有他想的那么可怕,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想到这里,啸天安静地闭上眼睛,睡在祁岚身边。

    -

    “帝国的搜救队已经在附近转悠快两个月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坐在医疗舱旁边,舱内是一个昏迷着的人,仔细看去,正是本应该因为“火种”自毁而灰飞烟灭的谈烨然。

    “殿下,我们一直等在这颗星球没有深入寻找,帝国搜救队找了两个月都没有找到祁岚,他是不是已经……”一身黑色制服的金发男子站在祁成身后,制服上绣着暗金色的龙纹,正是第一集团军既皇家护卫队的服装,之前祁岚在半月港被杨晓天抓到时,穿得也是这样的服装。

    “不会的,”祁成转过头,露出一张与祁岚极为相似却更加成熟英俊的脸,他眼神深邃不见底,面色沉稳,谁也无法从他脸上读出他的想法,“祁岚的生命力很强,他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

    “可是……这里是未开发星域,祁岚只有一个小小的逃生舱,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再半个月,最佳搜救期就过去了……”金发男子一脸忧虑地说道。

    “救生舱上有应急药剂,祁岚伤不重,很快就会恢复健康。他的身体能够在任何环境中存活一段时间,完全可以搜索一颗能源丰富的星球补充能量,再返回帝国。”祁成分析道,“虽然宇宙中未知的凶险很多,但祁岚的能力足以让他顺利躲过这些风险,他会返回帝国,而且为了避开我,一定会用他的能力将逃生舱的信号屏蔽。”

    “为什么要屏蔽信号?这样帝国不是找不到他了吗?”金发男子不解地问,哪有求生的人会把信号屏蔽掉,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这么做岂不是找死?

    “因为我占领的第一集团军的战舰,也能够扫描到他的信号。如果不屏蔽逃生舱信号,帝国搜救队极有可能与我一起找到他,到时候帝**队必定会与我有第二次交锋,到时候打起来,你觉得谁会赢?尤利塞斯·霍恩比。”祁成问道。

    尤利塞斯·霍恩比,在帝国大家都称呼他为霍恩比准将,是第一集团军将军手下的副手,一位相当年轻的准将,等第一集团军原本的将军退役后,他极有可能成为新的将军。他备受祁桓器重,现在却成为了祁成的心腹。

    听到祁成这么询问,尤利塞斯自豪地挺起了胸膛,大声道:“当然是殿下您能获胜。”

    “祁岚也一定这么认为。”祁成丝毫没有谦虚,也没有骄傲,他的语气十分平静,只是在陈述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实,“他不可能让帝**队因为自己而损失惨重,所以他一定会屏蔽信号,偷偷降落在最近的星球,在得到当地军队的帮助后,偷偷联系帝都,再乘坐一艘不起眼的飞船返回帝都。等他一旦回到帝都星,我就不可能再抓到他了。”

    “所以殿下您会迅速潜入距离未知星域最近的所有星球,并且暗中掌握了这颗星球的军队控制权,还假做星球还属于帝国,不间断同帝国的联系,用来麻痹帝国和祁岚。这样不管他落到哪里,都逃不出您的掌心。”听到祁成解释后,尤利塞斯一脸敬佩。

    在他眼中,祁成永远是最强大的。他仿佛会读心术一样,了解人们的想法,清楚他们下一步行动,每一次战斗,都绝对不会失败。

    祁成并没有因为尤利塞斯的恭维骄傲,脸色反而变得更加难看:“祁岚之前不就逃了。”

    祁岚逃走这件事,对于祁成来说打击真的很大。他布下天罗地网,没想到还是没有抓住祁岚,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明明祁岚已经成为他的囊中之物,谁知却还是被一个小小的逃生舱救走了。

    “查出当时驾驶那架逃生舱的人是谁了吗?”祁成决定找到这个人,总觉得如果还会出现变数,也一定在这个人身上。

    “没有。”尤利塞斯摇摇头,“所有从帝国出发的战士都会登记姓名,我们比对了战舰上的所有姓名和当然阵亡的人,潜伏在情报部的人也送来回到帝国的生还者名单,发现并没有遗落一个人,不知道哪儿冒出来一个人乘坐这个逃生舱。”

    祁成沉思片刻后道:“不是从帝国出发的,那就是同祁岚一样在半月港登上战舰的。一般就算是中途上来人,也应该有记录,至少半月港和谈烨然会向帝国发送此人的信息,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双方都隐瞒了这个人的存在,而他又恰恰带着祁岚从我眼皮下逃走……怎么回事?”

    祁成当然不是在询问尤利塞斯,而是在自言自语。他走到医疗舱旁边,看着昏迷的谈烨然,手抵在医疗舱上问道:“你做事向来稳妥,却偏偏隐瞒了一个人的存在,为什么?启动‘火种’也不是你的性格,因为就算启动了,也未必能够救下祁岚,你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却偏偏在那个时候孤注一掷,就这么信任当时驾驶逃生舱的人吗?”

    祁成摊开手掌,凝视着自己掌心的纹路。他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天才,从有记忆开始,身边所有的事情都在给他的掌控之中,从来没有遗漏过。别人都说他可怕,但在祁成眼中,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情,他并没有费什么心思。是什么人,让事情开始脱离轨迹了呢?

    无所谓。祁成缓缓变掌为拳,用力攥紧拳头。无论是谁,只要他见过这个人,知道这个存在,他就逃不出他的掌心。哪怕只是短暂的逃离,像二十年前的祁岚一样,也只是暂时的,只要他想,早晚会将这人抓回来。

    “封锁附近几颗星球上所有的星际港,一发现有逃生舱降落就立刻通知我。”要是祁岚的能力强大到可以让整个逃生舱隐身……

    祁成补充道:“让所有驻扎军队都安静潜伏,专心等待祁岚求助。”

    “是!”尤利塞斯敬了个军礼,离开医疗室去执行任务。

    所有人都认为祁成会逃出帝国,在银河系外招兵买马。可是祁成却偏偏反其道行之,在帝国的眼皮子底下暗中发展,他的战斗能力和人格魅力足够让大部分军队臣服在他脚下,很快就占领了边境的几颗星球。祁岚想要逃生的几颗星球,早就不属于艾德拉帝国了。

    而不知道这件事的祁岚,一路上躲过了正在运转的星球,还穿过一个小型的陨石群,耗费足足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抵达未知星域的边境。两块能量石的能量都快耗尽了,他必须降落并且进行补给。

    “为什么你在进入未知星域的时候,一条直线就能走这么远?”祁岚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而我驾驶逃生舱的时候,差点没被陨石撞碎?”

    杨晓天对祁岚微笑,这个时候,他除了微笑还能做什么呢?

    “好吧,你就是运气好。”祁岚打开星图,对杨晓天道,“那运气好的你告诉我,咱们去哪个星球进行补给,才能顺利回到帝都星。祁成现在一定堵在未知星域附近等着搜索逃生舱的信号,我可不打算冒着被抓的风险打开信号向帝国求助。”

    杨晓天看着星图上的几颗有星标的点,左看右看,都觉得心里毛毛的,便用力摇摇头。

    “哪个都不行?”祁岚一脸惊讶,“可是我们必须进行补给了,能量全部耗尽,难道我们接下来就要在宇宙中飘吗?”

    杨晓天用力点头,这个可以有。

    祁岚:“……”

    “你的意思是,屏蔽掉逃生舱的信号,在能量耗尽之前进入帝国星域,接着任由它在宇宙中随便飘,然后我们饿死在宇宙中?”祁岚问道。

    听他这么一描述,杨晓天也觉得这样不可行,可是他真的觉得不管去哪颗星球都有问题,总觉得有未知的凶险等着他们两个。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祁岚还是十分相信杨晓天的直觉的,毕竟第六感这种东西谁都说不准,但它确实存在。战场这种感觉往往能够救你一命,不能忽视这种危机预感。

    手指在星图上微微点了几下,祁岚果断道:“既然每一颗都危险,那么我们就不让任何人发现就好了。”

    杨晓天歪头看祁岚。

    “正常逃生舱应该降落在星球的星际港上,在星际港中接受补给,利用空间基站再度出发。如果你觉得有危险,那么这几颗星球的星际港就一定有问题,说不定还同祁成有关。我虽然能够让逃生舱在完全隐身的状态下降落,但如果是祁成的话,应该早就想到这点了。之前我的机甲险些被祁成抓到,代表着隐身他也有对策,所以不能在星际港降落。”祁岚解释道,“既然不能利用星际港,就只能偷渡了。”

    杨晓天认真地听着,听到这个建议后,他用力点点头。

    “光点头干嘛呀,怎么偷渡还得靠你呢。”祁岚对杨晓天道,“别瞪大眼睛看我,就算你眼睛很漂亮我也不会被诱惑的,我一点都不心动。半月港是帝国最大的星际港,所有星际港的防御系统都是参照半月港的标准设置的,你是半月港的员工,还跟着兰德尔实习了一段时间,对海关的安防系统很了解吧。知道怎么降落才能不被海关发现吧?”

    杨晓天:“……我是知道没错。”

    他跟着兰德尔的时候,不仅能够参与到半月港的日常事务中,还读了很多书。这些书中有星际港的防御系统和安保措施,也有一些失败或者成功的偷渡案例。兰德尔闲暇的时候还会让他思考怎么从星际港偷渡,想要抓住这些钻空子的人,自己要先了解他们的方式。

    魔高一尺,道必须要高一丈才能克制对方。

    “那就好,”祁岚点点头,指着星图上最近的一个星标道,“这是距离我们最近也是最大的阿尔法星球,星际港的位置在这里。星际港的扫描系统遍布整颗星球,我虽然可以屏蔽逃生舱的信号,也可以隐身,但是逃生舱太大,我隐身的时间不长,大概只有一瞬间,我们必须找到扫描系统最薄弱的位置,你能计算出来吗?”

    杨晓天看着阿尔法星球的全景图,沉静地点点头。

    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星际稽查官,我们要从偷渡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想要试试像大大们一样日三更,不一定能成功,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