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无论谈烨然还是祁岚都是身经百战的人,这一下重击没有让他们慌乱,而是立刻联络驾驶舱备战。谈烨然只是后备人员,没有上过前线,但祁岚不一样,他是跟着帝国集团军参加过战争的,他立刻对谈烨然道:“谈叔你去控制室指挥,我驾驶机甲迎战。”

    “不行!”谈烨然与杨晓天异口同声道。

    这个时候杨晓天插嘴是非常不明智的,但他还是抢在谈烨然前面说道:“你出去会很危险。”

    他有种感觉,这次袭击就是冲着祁岚来的,可是却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只能简单地解释一下。

    可惜谈烨然和祁岚谁都没把他当回事,两人各干各的,将杨晓天丢在了一旁,让他自由活动。

    杨晓天先是跟着祁岚去了战备舱,眼睁睁地看着他启动机甲打开舱门冲了出去,他本想也学着祁岚进入一架机甲跟出去,可是这里每架机甲都是有主的,需要识别虹膜才能启动。加上他根本没有接触过这种高科技,完全不会驾驶机甲,最后只能无奈地被卫兵带回到谈烨然身边。

    换成其他人这么添乱,谈烨然早就把人关到哪个房间里了。可是杨晓天不一样,他……他……他还是个孩子嘛。实在想不出原谅杨晓天的理由的谈烨然,最后只能用一句万能句式解决问题。反正他就是觉得把杨晓天放在自己身边比较放心,别问他为什么。

    别看谈烨然斯斯文文的样子,他其实是个优秀的指挥官。祁岚冲出战舰后,他马上派出小型战舰和机甲支援,这一次出来接祁岚,他带了一个中队出来,战力也是相当不俗的,谈烨然有信息击退袭击者。

    通过指挥室的显示屏,杨晓天第一次看到宇宙中的场景,漆黑一片的宇宙中,几艘巨大的战舰出现在他们的光屏中,这些战舰正在疯狂地向他们射击着,他们战舰的机翼不断受到重创,一个动力源已经被摧毁了。

    每一次被击中,他们都会受到巨大的冲击,不过战士们都很习惯这种情况,表情十分镇定。杨晓天是很害怕的,如果他还是啸天,肯定会被这可怕的响声吓得耷拉着耳朵躲在主人脚下。狗狗天生就是害怕火光和爆炸,啸天小的时候,烟花爆竹都能吓得他嗷嗷惨叫,现在这样近距离面对战争,别说是狗狗,就是正常人也会感到畏惧。

    即使很害怕,杨晓天还是坚定地站在谈烨然身边,他吓得脸色惨白,额头沁出汗珠,却还是咬牙站得笔直,周围正忙于战斗的战士们都没有发现他的慌乱。

    “启动备用动力源,”动力源被击中,战舰开始在虚空中颠簸,谈烨然冷静吩咐道,“工程队去修复动力源,林队长带队掩护,祁岚带队去攻击战舰,为工程队修理动力源争取时间。”

    备用动力源启动,战舰又恢复了稳定,祁岚带着几艘小型战舰灵活地躲过对方的攻击,并且不断攻击着对方的软肋,很快对方战舰也伤痕累累。

    祁岚战斗力不俗,眼看着己方占了上风,谈烨然这才缓缓松口气,仔细观察对方战舰的标志,惊讶地发现那是帝国生产的战舰类型。他立刻打开个人终端,输入了军用密码后联络上了帝都星的情报部门,谈烨然说道:“我传几张立体投影过去,查一下这几艘战舰是什么时候生产的,又分给了哪个集团军,为什么会攻击我们!”

    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紧紧抓住,关键时刻是谁添乱,谈烨然一脸烦躁地转头,看见杨晓天那张惨白的脸,便立刻将胸腔里的火气全部压下去,深吸一口气,放柔语调问道:“怎么了?”

    “我认得那艘战舰,”杨晓天的脸色愈发惨白了,他指着光屏中的一艘战舰道,“这艘战舰,之前在半月港为出征的队伍检查战备的时候,我看到这艘战舰了,这是隶属第一集团军的战舰……”

    “怎么可能……”谈烨然的脸色瞬间变得比杨晓天还白。

    谁知道下一秒他便受到了情报部门传回来的消息:“报告长官,这艘编号为lfgs2345xx的大型战舰是去年12月出厂,分配给第一集团军的战舰。这艘新型战舰性能稳定战斗力强,是目前帝国最先进的战舰之一,是第一集团军的指挥舰,艾伯特·劳森将军乘坐的战舰!这艘战舰的最后使用信息是在半月港,于40小时之前通过空间基站离开了银河系。”

    “什么!”谈烨然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变冷了,应该已经驶出银河系的战舰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眼前,祁成这一次到底又在策划什么!

    “撤离,全速撤离!”谈烨然立刻对战斗的战士们说道,“全部回到战舰中!”

    对方有备而来,他们根本不能与之对抗,只能将人全部撤回,带着战舰迅速离开想,希望他们能够逃出去。

    银河系内距离他们最近的空间基站距离这里……需要航行一个小时才行!md!谈烨然狠狠砸了一下驾驶舱,这个时间太长了,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对方选择在这里埋伏一定都是计算好的,根本就是让他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听到谈烨然的命令,战士们立刻在队友的掩护下纷纷撤回,然而已经晚了。之前一直笨拙地扫射无法射击到小型战舰和机甲的大型战舰,突然释放出一道像烟花一般的攻击,这一招极为美丽,幽暗的虚空都被它照亮变得绚丽多彩,然而在战士们眼中,这是死亡的先兆。

    仿佛天女散花一般的烟花精准地击穿了每一艘战舰,所有外出作战的战士都没有办法返回了。

    “md!”谈烨然爆了粗口,新型的战舰不仅仅武器先进,战舰中更是有着最新的追踪定位系统。这种定位系统定位别的星系的战舰可能会有点差错,可是定位自己国家的战舰,当然是百分之百准确的。之前他们根本不是躲开了攻击,而是对方在诱导他们进入自己的攻击圈,然而将之一网打尽。

    这样的战斗方法,无疑是祁成的,谈烨然完全可以确定,驾驶这艘战舰的人,是祁成本人。

    “我们错了,大错特错!”谈烨然喃喃道,“祁成根本就没有离开艾德拉帝国,在半月港的祁丁茂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以为祁成已经离开帝国两个月,让集团军迫不及待地出击,这样他就有办法直接抢夺帝国最先进的武器……”

    所有人的血液都变得冰冷,他们完全无法想象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敌人。

    祁成是当年帝国的战神,他用兵之诡让敌人根本无法预测,曾经有老一辈的元帅夸奖祁成,帝国上下五百年的所有指挥官,没有一个能够超越祁成的,简直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时隔二十年,这个神话还在帝国范围内流传着。只是现在帝国的战士大都是新入伍的,他们没有经历过祁成大杀四方的时代,认为这种说法只是夸大其词,根本不屑一顾。可是现在在战舰中的人,第一次直面到祁成的恐怖。

    祁成厉害的地方不在他的战斗力,而是他那可怕的心智。

    试问有谁能够在被帝国囚禁二十年,终于有了逃离的机会,却没有立刻离开银河系躲到安全的地方,而是潜伏在帝国中,一直等待着机会到来?

    这个布局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两个月前半月港中祁丁茂故意被捕,还是祁成谋划要逃狱的时候?还是更往前,二十年祁成自己一人抵挡追兵,换来手下全部逃离就开始了?

    他究竟向后看到了多少步,帝国的人是不是都在被他牵着鼻子走?

    谈烨然从小和祁成一起长大,对于他的恐怖比别人了解得更透彻,那时候他觉得跟随这样的一个人,一定能够带领帝国走向更光辉的未来。可是现在,当这个人成为敌人的时候,谈烨然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惧。从小到大,他下棋可是没有一次赢得了祁成的,现在,他能够赢吗?

    “祁岚没事。”在所有人的意志都被那可怕的烟花击垮时,只有杨晓天还一如既往地关注着自己的任务目标,他看着光屏中祁岚的机甲躲过了致命攻击,只是外部有些擦伤,一些错乱的线路时而冒出火花。

    “祁成——”通讯器中,大家听到祁岚痛心的吼声,只一个晃神,那架机甲在光屏中就失去了踪影。

    “祁岚隐身了……”谈烨然恢复了神智,他立刻对通讯器道,“祁岚,我知道你能听见我的声音,你听着,我们还有希望。那艘战舰是帝国最新型的战舰,它的确设备精良,但是也有弱点,刚才情报部已经将战舰的弱点传给我,我把结构图发给你,只要攻击左翼下方,就能让这艘战舰自毁。这是祁成乘坐的战舰,一旦他出事,其余战舰也会慌乱起来,到时候我们就能逃出去了!”

    谈烨然在指挥的时候,注意到杨晓天几次想要开口,但他没有给杨晓天说话的机会,而是对手下道:“带他上救生舰,你们几个,坐救生舰逃离。从刚刚开始我的个人终端就无法向外发出信息了,一定是对方屏蔽了我们的信号。你们立刻向不同方向撤离,最起码要有一个人逃出去,将消息传递给国会。告诉他们,祁成是一个怎样的敌人。”

    说完之后,谈烨然对所有部下敬了一个礼。

    留在战舰中的他,是要与祁岚共存亡了。

    所有人的心都十分沉重,他们纷纷向谈烨然敬礼,杨晓天也被人带了下去。临走前他回头看了眼谈烨然,大声说道:“谈长官,你不会有事的。”

    谈烨然回头对他笑了笑,不管怎样,他都要保护住这个孩子,杨晓天是被他牵连的,他本可以在半月港好好做他的临时雇工的。

    “这是设定按钮,这是星图,只要在星图中选择你想要去的星球,逃生舱就可以自动定位,带你去任何地方。”负责带杨晓天撤离的战士耐心地教他,“在逃生舱中,你可以选择睡眠模式,也可以保持清醒。一旦遇到攻击,逃生舱也可以反击,不过弹药储存不多,要省着用。另外,这是手动控制模式,这是推进器,逃生舱的设计以速度为主,使用推进器的话,速度是普通战舰的两到三倍,遇到紧急情况可以使用,不过非常耗能,要谨慎使用。”

    解释完毕后,那位战士将杨晓天塞进逃生舱,帮他设定了逃离方向半月港后,自己也进入了逃生舱。

    逃生舱是足以容纳两到三人的,不过战舰中的逃生舱充足,为了让他们各自逃向不同的方向分散敌人注意力,谈烨然让他们一人一个逃生舱。杨晓天坐在座位上,孤单地看着自己被战舰释放出去。

    进入星空中,漆黑一片的宇宙中,只有远方一艘中型战舰,孤零零地面对着面前几艘大型战舰的攻击。

    而为首的那艘战舰,左翼下方正在遭受着攻击。它似乎想要击毙那名攻击者,可是祁岚的隐身能力让战舰几次都无法击中祁岚。

    杨晓天在黑暗中看得格外清楚,每隔一两分钟,祁岚机甲上被擦伤的位置就会闪一下火花……

    不祥的预感再一次紧紧地揪住杨晓天的心,他不了解帝国的历史,也不知道祁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更不清楚他的目的何在,为什么要攻击他们的战舰。

    杨晓天只知道一件事,他的任务是,牢牢看住祁岚,护送他回帝都星。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

    他啸天从生到死,没有一个任务没能完成过。

    想到这里,杨晓天果断地按照方才的士兵教导的,将自动航行改为手动模式,打开推进器,不熟练地掉转方向,全速向那艘巨大的战舰冲了过去。

    而此时在指挥室的谈烨然也看到了祁岚身上那不受他隐身能力控制不断闪现的火花,整个人的血液都无法流动了。

    刚才那四散的烟花根本不是打不中祁岚,而是故意精准地只是擦伤他的机甲,就是为了定位隐身状态下的祁岚!

    祁成从一开始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将他当年最优秀的实验体祁岚带走。

    然而现在……

    眼看着大型战舰释放出一张巨大的光网,将祁岚闪现火光的位置牢牢包裹在其中,光网慢慢地收缩起来,祁岚已经成为了祁成的囊中之物,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谈烨然无力地跪在指挥台前,他彻底被算计了。

    祁成不仅了解帝国的人,更了解谈烨然的战斗方式。他设计让谈烨然一路被自己牵着鼻子走,傻乎乎地将祁岚送上门去。

    就像当年一起下棋一样,哪怕过了二十年,谈烨然还是一直在祁成的掌控之中。

    然而就在此时,光屏中突然划过一道绚丽的火光,直直地向拿到笼罩住祁岚的光网飞了过去。

    那道火光划破了谈烨然的沮丧,他迅速调整光屏的角度,看到那个小小的逃生舱,仿佛飞蛾扑火一样,一头扎在光网上,同时用力地在光网上撕扯起来。

    是杨晓天!

    谈烨然从未想过逃离,所以他将这艘战舰中最好的属于他自己的逃生舱给了杨晓天,所以他一眼就认出来,这艘能量储备最足,火力最猛速度最快的逃生舱是杨晓天驾驶的。

    所有人都逃离的时刻,皇太子被抓捕的时刻,指挥官意志被彻底瓦解的时刻,这个年仅十九岁的孩子,驾驶着一艘小小的逃生舱,企图去救人……太可笑了,根本就是送死……

    然而,看着那在光网上挣扎的身影,谈烨然觉得自己的血重新热了起来。

    大型战舰已经开始凝聚火力,想要将这只妄图撼动大树的死虫子给轻轻捏死,谈烨然绝对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他立刻接通了战舰间的联络,帝国所有的战舰都是可以内部联系的,眼前这艘也不例外。

    “祁成,”谈烨然说道,“我知道是你,也知道自己在你面前根本就像跳梁小丑,根本不可能战胜你。”

    “可是有一件事你要记住,帝国的人民不是你的提线木偶,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让你得逞。”说罢,谈烨然按下了一个按钮。

    他的战舰迅速在空中解体,每一个部位都以极快的速度向祁成所在的战舰的飞过去,包括谈烨然所在的指挥室。

    这是帝国战舰的一个自毁模式,只要开启了这个模式,战舰就爆发出极大的战斗力,可是里面的人就不可能活下来。这个模式是自第一次基因战争后开始有的,当年参与基因战争的战士们为了不成为敌人的俘虏,被人研究他们的身体,只要战斗失败就会开启自毁模式,身体被炸成宇宙中的粉尘,不让敌人得到一点点基因信息。这个设置一直沿用至今,帝国每一艘战舰上都有这个功能。

    不过谈烨然的战舰有一点点特殊,与其他战舰不同的,指挥官的战舰上,有一个小小的保护罩,是为了保护唯一一个带着情报逃走的人而留下的功能。这个保护罩是只有在战舰自毁的情况下才能够释放出来,几乎是无坚不摧,不管多可怕的攻击,保护罩都能撑个五到十分钟。

    因为这个功能,这艘战舰的名字叫做——“火种”。

    它是自古以来,皇族的战舰。

    那个小小的却又无比坚固的保护罩,牢牢地守护住了杨晓天那艘逃生舱,让战舰的攻击无法击中他。

    “谈烨然,你疯了吗!”祁成的声音终于在通讯器中响起,有些沙哑,有些熟悉,“你宁可粉身碎骨,也要保护一个……一个莫名其妙的逃生舱?哪怕你用来保护祁岚也行啊!”

    “你不懂,”因为战舰能量而全身受伤的谈烨然微笑道,“你不懂那道划破星空的火光给了我怎样的鼓舞,你不知道刚才我看到了什么。”

    那双纯粹又执着的眼睛,那固执又坚定的表情。那是无论怎样机关算尽都无法动摇的简单,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希望的纯粹。

    谈烨然突然想起杨晓天被送走之前说的话,他说自己一定会活下去。向来不喜欢说废话的大男孩,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呢?第六感那么强的他,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呢?

    那个只是战舰之间开火就吓得脸色惨白的孩子,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他孤身驾驶战舰奔向敌人的怀抱呢?

    谈烨然很想问一问杨晓天,不过想了想,又觉得根本不用问。

    其实答案很简单的,那个孩子就是一直在执行任务而已。他也是,他的任务是护送祁岚回帝都,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放弃。

    四分五裂的战舰狠狠地撞在祁成的大型战舰上,在星空中炸出无数绚烂的火花,而指挥舱就在杨晓天身边炸开,爆炸的力量撕裂的光网,让杨晓天顺利地冲了进去。

    “谈烨然!”祁成在指挥室中大声地吼道,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小的指挥舱炸开,而自己的通讯器中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大人,战舰受损严重。”手下跑过来说,“已经无法定位祁岚的和那艘救生舱的位置了。”

    祁成静静地闭上眼睛,良久后才睁开双眼道:“不是还有其他战舰吗?追!”

    “是!”

    与此同时,杨晓天终于找到了精疲力尽显现出身形的祁岚,将脱了机甲的他接入逃生舱中。

    保护罩还有一点时间,杨晓天打开推进器,全力向完全不熟悉的方向冲了出去。

    祁岚全身是伤,进入逃生舱就昏迷过去,眼角还挂着一滴水,不知是泪还是汗。杨晓天迅速为他带上睡眠装置,以保存他的体能。

    逃生舱的速度远远超过战舰的速度,在保护罩的保护下,杨晓天挡住了战舰的攻击,靠着速度在保护罩消失前逃离了战舰的攻击范围,逃生舱向不知名的远方逃离过去。

    保护罩消失的瞬间,杨晓天擦了擦已经湿成一片的脸颊,继续一路前行。

    “他们要去哪儿?”祁成打开星图,皱眉问道。

    “这个……”手下的人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他们去的地方,好像是未开发区……”

    银河系的范围十分广,虽然帝国已经进入宇宙时代很多年了,却还没有将银河系全部探索完毕。杨晓天迷迷糊糊驶向的方向,是帝国完全没有开发过的,没有星图指引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谈烨然:我死了,但是我死之前,撸过狗狗,爱过狗狗,为了保护我的狗狗死去,我觉得值!

    据说是一直被保护着的皇太子祁岚:……

    今天顺利更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