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杨晓天并没有理会祁岚,而是用力甩开他的手,按照瓶子上标着的刻度,喝下了这一天的分量。

    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有为大局着想的想法,也有他自己的私心。

    杨晓天现在是人,但上辈子是狗狗。他喜欢人类,每天只要和主人在一起就很开心,得到主人的抚摸和赞扬就比什么都幸福,可同样的,他也需要同伴,也喜欢和同伴们一起追逐玩耍。对于过去的啸天而言,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和同伴们一起执行任务,成功完成任务后,得到主人奖励地摸摸,这样就比什么都好。

    而现在这个世界,没有他的同类。

    不,是有的,那些品种比较杂生命力较强的狗狗们在动物园中,被人类好好地照顾着,保护着,却因为曾经的基因入侵失去了原有的活力和快乐,每天都蔫蔫地趴着。杨晓天在学会使用光脑后,就立刻搜索了关于狗狗的视频,全都是在动物园的层层保护下无精打采地趴着的样子,看到它们,杨晓天很难过。

    他想要同伴,想要很多嗅觉灵敏的狗狗像以前一样成为社会的一份子,协助海关、军队、公安等各个系统完成任务,像以前一样成为人类的朋友,而不是躲在动物园中被保护着被观赏着。而同样的,他也想要守住现在这具身躯,等将来真正的杨晓天回来后,还赵钰一个完好无损的儿子。

    这份属于人类的矛盾对于杨晓天而言太复杂了,他无法在这其中作出取舍。最后,他选择了相信盖伊博士的话,只要他配合实验,便既能够研究出犬类的返祖基因,又不会伤害到杨晓天的身体。既然他相信了,那么不管这其中是否有风险,他都会去做的。

    看到他毫不犹豫地喝下药剂,祁岚仿佛看到了年幼的自己,气得面瘫脸都青了。已经警告过他了,这个小职工怎么还这么固执?

    “你为什么要喝这东西?”祁岚冷着脸问道。

    杨晓天皱眉,这件事他答应过盖伊博士要保密,对外就说是为了治疗他之前受伤的大脑,可是他不愿意说谎,就只能选择沉默。

    不过还在旁边观察杨晓天的盖伊博士倒是替他回答了问题:“我知道您担心什么,您放心,我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研究人员,不会做出伤害珍贵实验体的事情,这个药剂每一个分子式我都是经过反复推演的,药性十分温和,真的没事。不过祁岚殿下……您刚才的能力,好像是能够利用自身能量去改变外界光感,这种能力,很像是历史文献上的变色龙……我能不能抽您一点血去化验?”

    盖伊博士这种一心扑在研究上的科学家,能够这么耐心同祁岚说话,自然不是因为祁岚是太子,而是刚才那隐身的能力吸引了盖伊博士的注意力。

    祁岚早就见惯了这些研究人员的嘴脸,希望你配合实验的时候就态度特别好,什么都敢拍胸脯保证。可是一旦开始实验就都变成了疯子,为了一个实验结果,什么都能做得出来。他曾经被祁成带去做秘密实验的事情全帝国的人都知道,祁岚并不在意盖伊博士说的话,而是专注地看着杨晓天。这个大男孩太傻了,像曾经的自己……

    祁岚用左手紧紧握住字自己的右手,依旧没有感觉到任何温度。除了专门为他检查身体的医生,谁也不知道皇太子祁岚其实是个冷血动物,他的血冰冷冰冷的,如果不经常晒太阳,都有可能被自己冻死。一到冬天就忍不住想冬眠,每到寒冷的季节就会去其他温暖的星球。有一次在温差大的星球演习时,他在隐身状态下被冻得睡着了,祁桓派出无数人去找他,仪器根本检测不到祁岚,他一个人在那里睡了十个月,最后醒来时,生命体征低到一定程度,差一点就死在那里。

    他已经不知道温暖是什么滋味了。

    如果祁成一直在监狱待到地老天荒,祁岚还能够保持冷静。可是现在祁成逃了出去,他一定会继续自己的计划,祁岚觉得自己必须去见祁成,告诉他,他是错的。

    而现在,又一个傻乎乎的人出现在他眼前,同盖伊博士一起不知在做什么实验。祁岚握着自己冰冷的手,清楚自己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杨晓天陷进去。

    -

    盖伊博士为杨晓天检查过身体后就离开了,出乎意料地,门打开时,被杨晓天牢牢看守着的祁岚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安分守己地待在杨晓天身边,一直到帝都星来接他的人抵达。

    “殿下……”看到祁岚,皇室的秘书长谈烨然微微有些惊讶,实际上在接到去接祁岚的通知时,他对这一次接人就不抱什么期待。以祁岚对祁成的复杂感情,以祁岚的特殊能力,他一定会想办法离开半月港的。等自己二十四小时后抵达半月港时,太子殿下只怕早就离开艾德拉帝国了。

    谁知道这一次祁岚竟然安安分分地待在半月港等他来接,谈烨然的内心是相当不解的。

    “谈叔叔,”祁岚走到谈烨然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随后朗声道,“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谈烨然用余光扫了眼杨晓天,第一次见到能够发现隐身状态下的祁岚的人,就算这一次祁岚不拜托他,他也会想办法将人带到帝都星。这样万一哪一次祁岚又跑到哪里冬眠,就有人能够找到他了。

    “殿下,我奉命带您回去,抱歉了。”谈烨然挥挥手,几个卫兵上前,给祁岚戴上了腕带。这是押送犯人时才会给他们戴上的刑具,一旦犯人有逃跑,不管逃到哪里,只要使用光脑开启腕带的警戒模式,腕带就会释放出高强度电流,将犯人击昏。而腕带上有定位,不管到逃到哪个星球,都能够定位到。

    做完这一切后,谈烨然对半月港的负责人兰德尔道:“这一次能够顺利将祁岚遣送回帝都星,多亏了半月港海关和边防战士,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只要祁岚殿下和帝国集团军无事就好。”兰德尔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用余光扫了下正傻乎乎地站在祁岚身后的杨晓天。

    盖伊博士申请进入军用通道,并且给了杨晓天一瓶据说是治疗受损大脑的药剂的事情已经传到兰德尔耳中了,他对这个药剂的用途表示怀疑。兰德尔并没有怀疑杨晓天,他只是担心这孩子这么傻,被盖伊博士以治疗为名骗了。

    “另外,”客套完毕后,谈烨然说道,“还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们。祁岚殿下的能力相信您已经知道了,我担心在回程中会有意外,他能够躲过任何设备的检测,我担心腕带无法控制住他。希望你们能够借我一个人,协助我们护送殿下回帝都星,等返回帝都星后,就会立刻将人送回来。”

    说完,谈烨然的目光放在了杨晓天身上。从接到消息后,他就一直在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居然有发现祁岚的能力,现在他终于能够直接观察杨晓天了。方才用余光观察时,只觉得是一个身姿挺拔,显然受到良好训练的军人。谁知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只是一个刚成年的大男孩,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年轻又好看,眼睛十分单纯,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这样的人的,的确是像祁岚所说一样容易被骗。

    谈烨然很欣赏杨晓天,不希望他成为实验体。艾德拉帝国在宇宙中的确面临着很大的危机,可是不能用人民的鲜血来解除。

    兰德尔皱起了眉头,他本打算马上让杨晓天停止用药,并且立刻送去检查身体的。现在杨晓天要离开半月港,一来一回怎么说也要三天,这傻孩子要是再服用三天的药,说不定会对什么有什么损害,此时他应该将杨晓天带在身边时刻看着,而不是让他去远方执行任务。

    可是这个任务只能由杨晓天来完成,无人可以替代他。

    “请给我一点时间。”最后,兰德尔这样说道。

    之后他将盖伊博士和杨晓天一同带到了办公室,门一关上,向来冷静的兰德尔便一把揪住盖伊博士的白大褂,将他重重退推到墙壁上,厉声问道:“你给我心爱的部下吃了什么东西!”

    盖伊博士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文职人员,被这么一推疼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缓了一会儿才说道:“只是治疗脑补受损……”

    兰德尔没打算听他说谎话,而是直接对杨晓天道:“你也要对我说谎吗?”

    杨晓天一直低着头,头发和耳朵都沮丧地耷拉着,听到兰德尔问话,他偷偷抬起大眼睛,一脸心虚做错事不敢见人的模样,可怜又好笑。

    兰德尔的怒气在这样的眼神下变成了心疼,他随手丢开盖伊博士,走到杨晓天身边,长叹一声道:“你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

    温热的大手抚摸着杨晓天软软的黑发,让他一直忐忑的心慢慢被安抚下来。杨晓天鼓起勇气说道:“我、我想帮上点忙。”

    “帝国和半月港不需要你这样的牺牲。”兰德尔终于忍不住,伸手抱住了这个让人心疼又喜爱的大男孩。

    怎么有这样可爱的孩子,乖得让你不知道怎么心疼好,就算偶尔不听话,也舍不得训一句!

    作者有话要说:  祁岚:赵钰、祁丁茂、兰德尔……这么多人抱过我家狗狗,身为一个攻,十分不开心!!

    之前确实忘了妈妈也抱过晓天,我晚上会改一下那里,大家不要以为是伪更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