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星际稽查官 青色羽翼 > 17.第 17 章
    众人眼睁睁地看见杨晓天的手掌仿佛在虚空中推着什么东西,而在他的手掌到宇宙飞船门前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住,而门上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人们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仪器也没有任何反应,但是这个声音告诉大家,他们面前的的确确是有东西存在的!

    “什么人!”所有人都警惕起来,已经拿到武器的战士们纷纷举起枪对准杨晓天的手抓住的“东西”。

    “不用紧张,是我。”一个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

    而帝国集团军尤其是皇家护卫队的战士听到这个声音后,都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枪。

    只见杨晓天的手掌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团模糊的颜色,这团颜色越来越清晰,一个人形的轮廓出现在众人眼前。最终这个人慢慢地越来越清晰,看到这个人的脸,举着枪的半月港安防战士也慢慢放下了能量枪。

    “祁岚殿下。”兰德尔一语道出这人的真实身份。

    帝国皇太子祁岚,祁桓的亲生子。帝国第一集团军上校,史上最年轻的校级军官。

    “是我。”祁岚英俊的面容上没有一丝一毫被抓包的尴尬,他视线扫过依旧不放过自己的杨晓天,对兰德尔道,“不让你的人先放开我吗?”

    “晓天。”兰德尔立刻对杨晓天道,“他不是敌人。”

    杨晓天这个时候是绝对服从命令的,他松开手,对兰德尔说道:“他动过军备物资,我给那几个被动过的箱子做了标记,里面的物品和清单上一致。”

    兰德尔看向祁岚,问道:“即使是祁岚殿下也是要做检查的,请您到这边接安检,同时希望您能告诉我们,您是否像我的实习生说的一样,动过军备物资?”

    祁岚似乎不是多话的人,他的沉默寡言与兰德尔不同。兰德尔是身为半月港关务督察需要一种上位者的威严,而身为领导者说话一定要谨慎,久而久之兰德尔养成了少言的习惯。而祁岚则是从小不爱说话,很少主动与人交流,开口的时候非常少,有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听到兰德尔这么说后,祁岚便自觉地排在了正在接受检查的战士后面,同时简单地回答道:“抽查。”

    帝国集团军在出战前夕,集团军将军会吩咐手下的校级军官去抽查军备物资,看看有没有人偷工减料中饱私囊。这个抽查往往都是秘密进行的,以免有人有准备,故意将好的物资给他们抽查。

    祁岚是天生的战士,他的天赋能力比祁成还要强大。他从十岁开始就一直跟着帝国集团军征战,虽然今年只有二十五岁,却已经是十五年的老战士了。他十五岁时成为少校军官,一直负责抽查军用物资,这一次祁桓并没有命令他出战,但只要他来了,就一定要检查物资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习惯,让杨晓天提前发现了他,在今天特别警惕。否则以祁岚的能力,杨晓天真的未必发现得了他。

    “祁上校,”第一集团军的将军收到消息后立刻从飞船上下来,对祁岚道,“这一次出战你并不在名单上,不能跟着队伍出征。请你离开队伍,立刻返航,我保留追究你擅自跟着部队出征还企图偷渡半月港等罪行的权利。”

    言下之意就是你要是老老实实回去,这些事我就不上报。

    祁岚看了他一会儿,默默地推出检查队伍,似乎是放弃了。第一集团军的将军长出了一口气,心里一直提着的大石头被放了下来。这一次出征堕星,是打着剿灭星际海盗的名义的,真正的目的只有几个集团军的将军清楚,国会将这个秘密藏得很严,除了参与审讯的人员外,没有其他人知道此次出征的真正目的。

    祁成当年所做的事情曝光后,顿时臭名昭著,所有民众都在骂他。一旦被人知道祁成早就越狱逃跑了,那么民众就会对国会、帝王都产生怀疑。尽管艾德拉名为帝国,但其实十分民主。超过八成的民众投票的话,是有权罢免整个国会和帝王的。一旦祁成逃跑的消息泄露,再加上有心人煽动,民众可能会对帝国彻底失去信心。此时一旦有人煽动,那么国会也好皇室也罢,都会面临着被质疑的风险。

    将军很担心祁岚会说出这件事,这个皇太子到底在想什么,很少有人清楚。就算是同他接触时间很长的人,也只是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有领导力并且能够与战士们共进退的人,并且对祁成有着复杂感情。每一次有人提起祁成,祁岚向来没什么波澜的脸都会露出很难看的表情。刚刚进入第一集团军时,有那些对贵族有敌意的人拿祁成羞辱祁岚,最后被年仅十岁的祁岚揍得满地找牙。

    祁岚对祁成是执着的,但是这种执着究竟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连祁桓都不清楚。皇帝陛下特意对祁岚隐瞒了祁成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是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

    而且……将军一脸复杂地望着祁岚,这种全身变得透明又能够躲过检测仪器的能力,他可从未在祁岚身上见到过,他到底是因何有这种能力,有了多长时间,他都一无所知!

    然而将军疑问没有人能给他解答,一直到检查结束战舰起航,祁岚都一直安静地站在安检线的另一边,默默地注视着战舰离开,十分安分守己。

    杨晓天害怕他再一次隐身让大家都看不见,始终很警惕,直到舰队离开,半月港的空间基站关闭,不可能有人再离开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那么,”终于忙完后,兰德尔扭头对祁岚道,“请殿下在休息室稍作休息,我已经上报了皇室,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

    兰德尔很忙,他没有时间一直盯着一个离家出走的皇太子,便派了几个人名为保护实为看守地跟着祁岚。为了防止祁岚偷跑,他还留下了唯一能够察觉到祁岚位置的杨晓天,省得一转身皇太子又透明了,可没人能找到他的下落。

    本打算在被接走前偷个小型运输飞船从空间基站逃走的祁岚:“……”

    太子殿下望着一脸认真的杨晓天,终于忍不住走到他身边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靠嗅觉?他才不信自己身上有什么异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