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 14 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他的声音清晰地传到外面的人耳朵里,让兰德尔微微一愣。

    祁成当年有一个私人护卫队,护卫队中的人因为十分崇拜祁成,便将自己的编号改成祁姓加上天干地支,并且以此为名。因为只是一种编号,有点像古早历史中的大家族的暗卫或者贴身护卫一样,所以并没有人在意他们刻意将姓氏改为同皇族一样。

    可是二十年前真正拥有祁丁茂这个名字的人,现在怎么也不可能只有三十岁。而通过刚才杨晓天的话,可以证明祁丁茂对自己这个名字非常自豪,自豪到不容质疑的程度。

    海关稽查队的人个个都是精英,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祁丁茂本人的信息,连3d投影照片都找到了。在兰德尔的示意下,他们将投影照片放了出来,通过透明的墙壁,祁丁茂看到了这张照片,瞳孔放大,目不转睛地望着照片上的人,眼睛一刻都不肯移开。

    成功了!这个人的心中终于出现了缝隙!只要这一点点在意,海关稽查队的审讯人员就能够想办法突破他的心理防线,得到正确的信息。尽管祁成已经逃脱了,但是现在皇帝祁桓已经下定全力追捕祁成,那么哪怕只能从祁丁茂口中挖掘出一丁点祁成的消息,对于帝**队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

    到这里就足够了,不需要杨晓天再以身犯险了。杨晓天的耳垂上带着一个通讯器,兰德尔对他说:“你可以回来了。”

    可是杨晓天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专注地望着祁丁茂。

    身为警犬,杨晓天是应该执行主人的命令的。可是来到这个世界后,他第一个认定的主人是母亲赵钰,而赵钰在这大半年中教导杨晓天的都是“你要为自己考虑”“你要学会关心你自己”“妈妈最爱你,只要你过得好,妈妈就好”“妈妈最相信晓天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等等,要改变过去数年的教导很难,可是他现在最听的还是赵钰的话,在兰德尔与赵钰的命令相悖时,他优先选择的一定是赵钰的。

    而赵钰让他听从本心,所以此刻杨晓天优先执行了母亲的命令,没有离开祁丁茂。

    什么原因都没有,他只是本能地觉得,祁丁茂现在不适合一个人待着,他需要陪伴。哪怕祁丁茂什么都没说,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可是狗狗总是本能地能够感觉到人类的情绪,是好意的还是恶意的,是喜欢的还是厌恶的,是充足的还是孤单的。

    现在的祁丁茂,散发出了极为孤单的气息。

    如果是从前的话,杨晓天一定会将下巴搭在祁丁茂的大腿上,抬起一双善解人意的眼望着他,不发出任何声音,只等待孤单的祁丁茂回头看他一眼,摸摸他的头,那时候他就会舒服滴缩起自己的耳朵,人类欣慰的抚摸总是让杨晓天眷恋。

    但是现在他是人,趴在床上将下巴垫在祁丁茂的大腿上怎么看怎么奇怪,就算杨晓天再没人类常识也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于是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伸出右前爪,搭在了祁丁茂的手背上。

    祁丁茂手背上的皮肤微微一缩,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人类可以完美地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不让自己示弱,可是肌肉的条件反射是不可控的,祁丁茂不得已地让杨晓天感受到了自己激荡的内心。

    杨晓天扭过头与他一起看向那个3d投影,他仔细观察了一阵,歪歪头道:“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

    有兰德尔实况转播第一手消息的杨晓天,早就知道这是祁丁茂本尊了。

    似乎是身边的人太过乖巧,似乎是因为覆盖着自己的那只手太过温暖,也似乎是知道祁成已经成功逃离艾德拉帝国现在是完全安全的,祁丁茂一直紧绷的弦终于微微松动了,他低声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是呀,我继承了他的名字,可是却完全没有继承他的容貌。”

    3d投影中的祁丁茂相貌普通,身高有190,全身上下比例相当完美,是黄种人最完美的体格。而现在的祁丁茂身高足有260,肌肉强健得几乎要绽开皮肤,容貌却是很英俊,跟3d投影中的那个祁丁茂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眼睛一模一样。”杨晓天观察了一会儿照片和实物后说道。

    其实一点都不像,身为假克沙星人的祁丁茂的瞳孔是紫色的,艾德拉帝国的人血统再怎么特殊,都没有紫色瞳孔。可在杨晓天眼中 ,这两双眼睛就是惊人的神似,一模一样的专注于执着。

    “是吗?”祁丁茂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总算有像的地方了,他是我的亲生父亲,我却跟他一点都不像。不过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眼睛像的话,那别的地方不像也没关系的。”

    他一脸眷恋地望着投影,眼睛都舍不得离开。兰德尔见他这副模样,对下属示意了一下,稽查队的人便将投影关掉了。祁丁茂立刻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那个投影,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到,只能无力地看着那个身影就此消失在他眼前。

    看不到3d投影,他便将视线转向杨晓天。祁丁茂从进入这个禁闭室开始,就从未想过说一个字,哪怕是再重的酷刑,再可怕的心灵折磨,他都有承受得住的自信。可是没想到这个当初抓住自己的人一进门,只说了一句话,他就忍不住将自己内心深处藏得最深的秘密泄露了一点点。这个人时帝国海关的人,他太可怕了,简直就是心灵捕手。这个人留不得,他要将想办法将这个人的信息传递出去,他一定要……

    然而当视线触及那双漂亮又清澈的眼时,祁丁茂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受过专业训练,见识过各种可怕的嘴脸,却从未见过这么干净的眼睛,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忍不住泄露秘密了。

    换成任何一个人,哪怕他同杨晓天说同样的话,祁丁茂都不会说话,因为这种不过心的话语都是表演,是打动不了人心的。可是杨晓天的每一个字都透着真诚,只有真诚的心,才能打开封闭的心门。在这种时刻,技巧永远都无法达到目的,只有真心才能换真心。

    “谢谢你。”祁丁茂突然开口道。

    哪怕他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秘密,却还是不得不感谢杨晓天。因为他,他才能看到自己父亲的身影。

    至此,一切都明了了。稽查队的人甚至都不需要问,就知道祁丁茂的身世。

    这一定是一个继承父业的孩子,他跟随着父亲成为了祁成的亲卫队,甚至自愿成为实验体,并且在经受过基因实验后,依旧对祁成忠心不二。这种忠诚是令稽查队费解的,崇尚自由崇尚血脉的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自甘堕落到这个程度。

    然而杨晓天懂,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忠诚两个字所背负的含义。

    于是他问道:“你做的,一直都是你认为最正确的事情对吗?”

    杨晓天问得认真,祁丁茂答得也认真:“是的。”

    “对祁成是正确的,对艾德拉帝国呢?”这是杨晓天最想问的。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祁丁茂的回答,他们也想知道,身为人类,祁丁茂为什么会甘心去做基因实验。

    “也是正确的。”这一次祁丁茂多说了几句话,他视线扫过杨晓天,甚至扫过在透明墙外所有等待审问自己的人,用一种极为宽容甚至可以说是甘愿牺牲的目光看了看他们,才说道,“祁成殿下也好,我也罢,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艾德拉帝国,为了人类。”

    他的眼睛在说,纵使千万人阻挡,只有有信念,我也能孤独前行。

    到这里,杨晓天知道他没有任何话可以问了。祁丁茂的信仰太过坚定,没有人能够动摇。杨晓天觉得,不管稽查队的人怎么用心理手段去动摇他的内心,祁丁茂都不会吐出任何有关祁成的信息。

    一个人,如果有着至高无上信仰,那么他就是无坚不摧的,信仰与他同在,并且让他能够抵挡得住所有狂风骤雨。

    于是杨晓天站起身,将前爪搭在祁丁茂的肩膀上,开口道:“我相信你。”

    不是相信祁丁茂的信仰,也不是相信他所认定的祁成,而是相信祁丁茂对人类的热爱。那是一种纵然全天下人都误解我,看不起我,我依然能够保持本心对你们好的一种心态,他相信这种心态。

    这种大道理杨晓天不会说,但是他心里是清楚的。

    祁丁茂竟然也是明白他话语中的含义的。

    两人只见过三次面,三次都在对立的立场上,还发生过冲突。可是此时,祁丁茂发自内心地觉得,整个帝国能够理解他,理解他们堕星人的,就只有眼前这个大男孩儿了。

    于是他张开双臂,带着绝望和感谢,拥抱了杨晓天。

    杨晓天闭上眼睛,享受来到这个世界后,来自他最喜欢的人类的第一个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