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星际稽查官 青色羽翼 > 13.第 13 章
    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年仅五岁的祁岚究竟经历了什么,皇族传出来的消息是祁岚在被救出后便一言不发,直到十多岁的时候,才展现出惊人的智商和战斗力。他在祁成的实验室不知道接受了怎样的实验,体能和智力都异于常人,除了性格有一些别扭外,其他方面都是远超常人。

    除了祁岚外,祁成用来做人体实验的孩子都被人带走了,事实上二十年前祁成是可以逃走的,可是他为了让其他人带那些孩子走,才留下来抵挡帝国的追兵,因此被抓走的。

    没有人知道祁成到底在想什么,可是身为帝国皇位第一继承人,哪怕他再受人民爱戴,违反了国家法律也不可能再继承皇位。艾德拉帝国的人民经历过两次基因战争,曾经喜爱的物种都消失殆尽,对于这种实验最是反感,而深受人民喜爱的祁成去做这件事,更是让人难以忍受。人民曾经有多爱戴祁成,在遭到背叛后就有多仇恨他。

    军事法庭上祁成一言未发,未曾为自己辩解半句。要不是帝国早就废除了死刑,只怕他死一万次都不够的。

    祁成的刑期比皇族禁地的思科瑞特星球的寿命还要长,数十亿年的刑期让他就算是死了,骨灰都要作为星球的养分继续囚禁在这个星球上,直到星球爆炸。

    这样的结局对于艾德拉帝国的人是十分解气的,于是祁成就这样在思科瑞特星球待了足足二十年。二十年后,当帝国人民都快遗忘这个人时,祁成居然悄无声息地从监狱星球中逃了出来,并且以正当的身份通过空间基站,离开了地球。

    兰德尔本以为新型屏蔽器是其他星系的人研究出来,交给宇宙海盗专门用来对付艾德拉帝国的。但如果是祁成的人的话,那么其他星系的人就不可能了。不管做法有多偏激,祁成也不会背叛国家,让外星系的人来帮助自己,这是他的尊严和底线,多少年都不会变。

    那么这种科技只能证明一件事——当时祁成护着那些实验人员逃走是有预谋的,他相信那些人对自己的忠诚,也坚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离开监狱。

    多么可怕的人,抱着这样的信件坚持等待二十年,而他的手下又能对他忠诚二十年不动摇,祁成的号召力究竟有多么强大,人格魅力又有多厉害,这是兰德尔完全无法想象的。同杨晓天讲述了当年发生的事情后,兰德尔还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死心塌地地帮助祁成做事。”

    一直静静聆听他讲述的杨晓天此时却忍不住开口道:“因为他们都爱他。”

    杨晓天是最明白“忠诚”“不离不弃”这两个词的含义的,狗狗们永远比人类懂得如何去信赖一个人。

    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些事呢?当遭到暴力对待的时候,难道动物们就没有伤心难过的情绪吗?有的。

    作为一只警犬,缉毒虽然是主业,但是也不可能总是去查找毒品。啸天也经常被派去做其他事情,比如检查或者搜救。他会拼命努力去救陷入困境的人们,可是不管他多努力,有时候还是力不从心。而这个时候,受害者的家属会将悲伤的情绪都发泄在他们身上,哪怕是身为警犬的啸天,都有可能被踢打到。

    那个时候啸天不痛吗?不害怕吗?不悲伤吗?不内疚吗?当然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爱的人类,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都要去救的人类就这样离开了世界,他比谁都难过。遭到受害者家属的暴力对待时,他也非常痛苦,甚至一度差点得了抑郁症,被主人安抚了好久才慢慢恢复正常。

    可即使如此,下一次有人遇到危险时,他还是会奋不顾身地去营救,以至于最后挨了枪子为人类奉献到生命的尽头。

    为什么能够无怨无悔地做到这个地步呢?为什么不管遭到怎样的对待都不改初心呢?

    答案太简单了,只有一个字,就是爱。

    身为狗狗,就是这样深爱着人类,渴望着人类的爱抚和关怀,能够在主人身边陪伴到生命的尽头,这是多么开心的事情。

    所以杨晓天比任何人都理解为什么祁成的手下能够隐忍二十年去救一个人,如果换做他,他也会去救的。

    兰德尔望着杨晓天干净的双眼,深深地被其中深藏着的伟大和奉献给震惊住了。夏普代督察自认自己的思想觉悟已经是相当高了,身为半月港海关关务督察,帝国的边境线之一的海关港口的负责人,他与军队边防部门时刻紧密联系着,随时做好用血肉之躯守护帝国大门的准备。

    然而这边的这个小男孩,却愿意无怨无悔地随时为帝国捐躯。兰德尔能够在行动上做到,可是无怨无悔,他并不能完全做到。

    爱吗?是的,身在海关的每一个人,都是深爱着帝国的,愿意为这个国家奉献一切。而祁成手下的那些人,也是深爱着他,甘愿为他隐忍二十年。

    而那个假克沙人,甚至去做了临时的变性手术,将自己弄得男不男女不女的,只为了帮助祁成吸引海关的视线。

    “再去看看那个假克沙人吧。”兰德尔站起身来,“之前化验部验过他的骨龄,只有三十岁左右,二十年前才十岁。我很好奇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对祁成死心塌地,因为他极有可能没……”

    说到这里,兰德尔突然顿住了,他回头看着杨晓天,发现了自己一直忽视着的重要问题:“二十年前他才十岁……当年逃走的人里,除了被抓去做实验的孩子,其余都是成年人!”

    当然,有可能那些人逃到堕星后,又收养训练了很多孩子为他们做事。有些孩子只要从小洗脑,建立三观,就能够对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忠心不二。可是兰德尔就是有种感觉,那个假克沙人,极有可能就是当年被祁成护送走的孩子之一。

    兰德尔立刻带着杨晓天去了地下关押室,同时也通知了盖伊博士带着研究人员一起来。假克沙人身体整的很厉害,甚至用了一些改变基因的药物。盖伊博士对基因改造最有研究,只要他才能查出这人的原始基因到底属于哪个种族。

    “是地球人。”检查完毕后,盖伊博士肯定地说。

    艾德拉帝国的人母星都来自于地球,也很少与外星系的人联姻,不管现在居住在哪个星球,大家都自称为地球人。可是眼前这个假克沙人,无论从发色肤色瞳色还是身高,都看不出一点地球人的模样。仅从外貌来看,这个结果真是让人难以信服。

    “真的是这样……”兰德尔盯着审讯室中的假克沙人喃喃道,“为什么本该怨恨的实验体,会为了祁成做到这个地步呢?”

    他不理解,没有人能够理解。所以他们找不假克沙人的破绽,也无法从他口中问出什么。

    见兰德尔一脸不解,杨晓天忍不住道:“让我去问问他吧。”

    所有人都皱眉看着他,威利更是不赞同道:“专业的审讯人士都没有问出什么,你去添什么乱。而且,你竟然是想要进隔离室直接接触犯人?不行,太危险了!”

    “没事的,他就是我抓到的。”杨晓天微微仰头,他也有他的骄傲,对于自己的能力和判断力有着高度的自信。

    “打开隔离室的门。”兰德尔开口道。

    杨晓天这么谦虚乖巧的孩子,难得露出这么有信心的样子,那么他就应该相信他一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兰德尔看向杨晓天的目光从考验审视变成了喜爱和信任,他莫名地相信这孩子,因为他不是自不量力的人。

    负责人这么说话了,其他人也不能反对。打开门需要兰德尔和威利共同的虹膜扫描才能打开,他们两人一同将透明门打开,放杨晓天进去。

    门打开的瞬间,假克沙人一直毫无表情的脸微微僵硬了一下,而当杨晓天走进来后,他的僵硬化为实打实的发愣。

    要知道他同杨晓天是有点恩怨的,虽然被咬了一口,但要不是杨晓天的尽忠职守,他也没办法将视线吸引的这么彻底。实际上,他是有些感谢杨晓天的,这个认真的新手,让祁成成功地逃走了。

    杨晓天直接走到假克沙人身边盘膝坐下,先是闻了闻他的颈窝熟悉这个人的味道,然后才开口道:“我叫杨晓天,你叫什么?”

    假克沙人刚要敷衍地开口回答杨晓天的问题,就听见他继续说道:“妈妈跟我说,晓天这个名字很普通,又有点俗气。但是她起名字的时候,想到的是在童话故事中能够吞月的哮天犬。她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能够像国家特级保护动物一样,成为一个顶尖优秀被重视的人才;另外也希望我能够成为一个足以吞日月的有能力的人。这名字虽然简单,但是我很喜欢。你呢,喜欢自己的名字吗?喜欢就应该大声对别人说。”

    “喜欢,”两个月没有说话的假克沙人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他慢慢地说道,“我叫祁丁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