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 12 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曾经将帝国搅得天翻地覆、差一点引起帝国内乱的祁成就这样在半月港海关的层层防护下逃跑了,并且迄今为止,兰德尔都查不出当天祁成是如何悄无声息地离开半月港的。而在特殊监狱那边也不知道祁成究竟是何时越狱的,只是在收到祁成有可能逃走的消息后,立刻提审监狱中那个“祁成”时发现,监狱中祁成早就被人调了包,调包后的人是通过整形技术将自己整得同祁成一模一样的,而他体内有屏蔽器,只要小心一些,就可以躲过基因扫描,是以祁成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监狱的,没有人知道。

    帝**队、警察、海关三个部门倾巢出动,却连祁成的行踪都查不到。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假克沙人闹事的那一天,一定是祁成离开艾德拉帝国那天。

    帝国s级要犯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逃走,而事发之后两个月自己都一无所知,这个认知让兰德尔不仅仅是失职的自责,还有一种深深的羞耻感。帝国皇帝祁桓并没有重罚半月港海关,毕竟大家都很认真在工作,没有玩忽职守,只是祁成的手段太过高明,让帝国防不胜防。不过半月港所有海关人员都被扣了一个月的工资,并且记了一个大过,关务督察兰德尔·夏普被撤职,督察的帽子被摘下来,不过由于海关缺人手,兰德尔还暂代半月港海关总负责人一职,估计等他日后将功补过后,还会再重新任职。

    就算被撤职,兰德尔也没有闲赋在家的时间,他依旧得回到半月港坐镇。只是他的气压很低,半月港每个人都不敢惹他,除了每日乖乖跟在他身边的杨晓天外,他的气场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身边三米内。

    所有人都很佩服杨晓天,居然能够无视兰德尔杀人一般的目光跟在他身边。范华阳曾趁着兰德尔午睡的时候将杨晓天拽出来问道:“你每天跟着夏普督察……夏普代督察,不害怕吗?他现在每天都摆着一张要杀人的脸,没看现在半月港辞职的人都少了吗?”

    能够让临时员工们忍着辞职的冲动继续干活,兰德尔的威慑力真是相当大了。

    杨晓天被范华阳从兰德尔的办公室叫出来,心里还惦记着兰德尔,还一步三回头地看着紧闭的办公室门。听到他这么问,便回答道:“他心情不好,有个人陪着,就算不说话也好。”

    “我没看出来,”范华阳看着杨晓天天真的大眼睛一脸绝望,“他明明是巴不得别人都不要接近他,恨不得所有人都离他远远的。”

    “不是的。”杨晓天摇摇头,很肯定地说,“虽然我做不了什么,只能陪陪他,但是应该会比他一个人好一些。”

    他现在说话已经很利索了,完全不会再结巴,也能流畅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不过他的单纯和懂事还没有变,依旧那么乖。

    范华阳叹口气,无奈道:“既然你愿意……哎呀反正你一看我,我就什么否定的话都说不出口了。总之,你小心点吧,我看你最近都瘦了。”

    “没有瘦,”杨晓天捏了捏自己的脸,“最近一直在吃你送给我的食物,都胖了不少。我在有意识地锻炼,以免自己太胖,动作会变得不灵敏。”

    身为警犬,啸天的体重也是受到严格控制的。实际上它们狗狗不能随便吃东西,每天的饮食都有严格的规定,只有在作为奖励的时候才能吃一些好吃的。一般人在突然有饮食自主权之后大都会变得贪嘴,但是杨晓天没有。他还是按照过去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过范华阳送给他的食物他也会吃,因为这是别人的心意,他不能辜负。不过每次吃多他都会去锻炼,省得变胖。

    “你知道是我送的?!”范华阳一脸喜色,莫名其妙送一个年轻人食物,还并不是恋爱感情,他自己也有些搞不懂,为了不让杨晓天误会,他一直没有说出是自己送的。于是就变成了每次看到杨晓天休息时吃自己送的东西他都很开心,可是每次一想到杨晓天并不知道是自己偷偷送的,他又很失落。他十分想要和杨晓天亲近,但并没有什么特殊目的,就是看见他开心,范华阳自己就开心了,这种感情好奇妙!

    “知道,上面有你的气味,很好闻。”杨晓天笑了笑,善意的气味对他而言都是非常美味的,这是关心的味道。

    “我体味有这么重吗?”范华阳伸出袖子还是闻,怎么也闻不到味道。

    杨晓天刚要对范华阳解释你身上没有特殊味道只是我嗅觉灵敏时,办公室里有了声音,是兰德尔醒了。杨晓天听力极佳,半月港的隔音设施非常好,可他还是能够听到房间里的声音。他隐隐有种感觉,自己的听觉嗅觉,好像比上辈子作为缉毒犬的时候还要灵敏。

    “夏普代督察醒了,我要去看看他。”杨晓天迅速与范华阳道别,走回办公室。

    留下范华阳一个人不停地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总觉得自己有异味,打算回去后立刻上星网买一些能够遮掩体味的香皂。

    走进办公室,见兰德尔已经坐在沙发上,杨晓天就像以往一样乖乖地站在沙发后面,安静得仿佛不存在一样,却让人十分舒心。

    关务督察的办公室很大,兰德尔有时候会觉得这里很空,自从有了杨晓天,他突然觉得空间小了很多,也温馨了很多。

    借着短暂的休息时候,兰德尔靠着沙发坐了一会儿,对杨晓天道:“这些天你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我,难道是怕我心情不好之下做什么冲动的事情吗?”

    杨晓天摇摇头,他的眼睛分明在说“你心情不好,一个人我会担心你”。这种关心太真诚也太纯粹,而且毫无保留,让兰德尔微微一愣。

    的确,他是心情不好的,但并不像半月港的人认为的那样,因为被撤职而迁怒手下。他一直在自责,如果那一天他再警惕一点,不仅仅是搜查去往克沙星系那艘飞船,而是搜查整个半月港所有往来的宇宙飞船,不管是载人还是载物的,都查一遍的话,一定不能让祁成逃走。这是他的失职,而这个失职,不知道会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

    兰德尔今年五十二岁,他对知道二十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也明白祁成对帝国而言有多么危险。

    而这样一个人,他竟然放走了他!

    一想到这里,兰德尔脸色骤然变得铁青。可就在这时,杨晓天从沙发后面走到他身边,在沙发旁边蹲下了。

    不是坐在沙发上,而是蹲在旁边,仰头看着兰德尔,一脸“我什么都懂我很担心你但是放心我什么都不说我就静静地陪着你”的样子。

    兰德尔不知道一个人乖巧的脸上还能读出这么多感情来,原本因为自责而引起的感情稍稍有了缓解。他看着杨晓天那有些柔软的发旋,终于忍不住,在这孩子的头上揉了揉,低声道:“蹲着多难受,坐下吧。”

    于是他就看到杨晓天一脸喜色屁颠屁颠地坐在了沙发上。

    兰德尔:“……”

    这孩子平时很稳重啊,坐个沙发而已,怎么一下子这么窃喜?

    从来没有养过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田园犬的兰德尔·夏普,永远不会明白沙发和床,尤其有人在的沙发和床,对狗狗有多大的诱惑力。

    “祁成是帝国皇帝祁桓的亲生兄长,也是当年皇位继承者呼声最大的人。他优秀强大,年仅三十多岁就立下了无数战功,是当时所有年轻人的偶像。”兰德尔突然开口,讲述起了当年的故事。

    对杨晓天说心里话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他十分安静,会让你觉得自己只是在自言自语,不用担心泄露心事。而他又是那么贴心,不管他能不能听懂你在说什么,他都会安静认真地听着,努力地理解你话语中每一个字的含义。

    “我那时也是崇拜着祁成,才加入军队的。没错,一开始我并不是海关部门的人,而是考了军校,投身部队。那个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第一军团,也就是皇家护卫队的成员,能够跟随祁成殿下披荆斩棘。那个时候不管是国会也好,还是民主投票也好,大家都希望祁成能够继承皇位。可是谁知道,就在他呼声最高的时候,他做了一件事……”

    兰德尔说到这里停下了,他的视线飘向远方,似乎在回忆着很遥远的事情。

    杨晓天没有开口询问,而是静静地看着他,无论兰德尔是否继续说下去,他都会这样等待着,聆听着。

    他是最好的心灵治愈者。

    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下,兰德尔终于继续说下去:“突然有一天,祁成被曝光在进行残忍的人体实验,而其中一个实验体,竟然是他的亲侄子,现在的帝国皇太子——祁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