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星际稽查官 青色羽翼 > 9.第 9 章
    “有趣吧?”见杨晓天的视线落在克沙人身上,兰德尔淡淡道,“明明是雌雄同体的克沙人,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雄性,他身上根本没有之前的雌性特征。换言之,这个人根本不是最开始入境的那位克沙人,偏偏半月港的基因检测仪器却无法查出他们的基因差别。”

    说到这里,兰德尔脸色变得很难看。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艾德拉帝国的科技在进步,可其他星系的科技也同样进步。你今天能够记录下每个旅客的基因信息,那么转头他们就能够想办法仿造基因信息,根本是防不胜防。

    见杨晓天一脸听不懂的样子,知道他没上过大学,又没有系统地学习过海关人员所需要的基本知识,兰德尔便难得地解释了一句:“根据《星际和平条约》,任何一个物种都不允主动发动基因战争,这个条约对所有参与签约的星系都有束缚力。禁止各个种族采用任何手段收集其他种族的基因样本,一旦违背这个条约,那么所有条约星系都会共同对付这个星系。艾德拉帝国一开始并不在签约星系中,不受条约保护,经历了惨痛的物种侵略后,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让银河系成为签约星系之一。但是这个条约的束缚力仅限于表面上不发动战争,每个种族都试图用各种方法得到其他种族的基因信息,好研究对方的弱点。可是表面上他们不能自己动手,就会雇佣星际海盗。

    星际海盗类似过去公历时代的雇佣兵,由多物种组成,不受物种和国家的约束,占据着一个星系,收钱办事。只要有钱,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各个星系总是叫嚷着要剿灭这伙星际海盗,可没有一个星系真正出力。一是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战斗力强大,剿灭他们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二是很多星系需要他们,暗中资助他们,也不愿让他们彻底烟消云散。

    经过审问我们查出这个假的克沙人,就是星际海盗中的人。他身上有这样一个东西,能够屏蔽所有仪器,让我们精密的仪器根本不可能发现他是假的。”

    兰德尔拿过一个透明器皿,里面装着一堆粉末。

    杨晓天习惯性地打开器皿低头嗅了嗅,记住了这个难闻的味道。

    兰德尔:“……”

    认真的模样意外地有些可爱,可是兰德尔不能容忍自己的部下傻下去,便继续说道:“这东西植入在他骨髓中,屏蔽了半月港所有的测试仪器。因为条约,我们不能采集旅客的毛发、皮屑、体/液等测试旅客的基因信息,因为这有暗中收集基因样本的嫌疑。所以我们只能够采用扫描仪器感应,然而对方已经研制出远超艾德拉帝国科技的屏蔽器,而且这种屏蔽器一旦离开植入体就会自毁,成为粉末,让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研究它、破解他。”

    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这代表着整个帝国海关的大门已经对外完全敞开,根本没有一点防御力。只要这样一个屏蔽仪器,星际海盗以及背后支援他们这项技术的国家,就会随意地在艾德拉帝国内走私。当然,他们不可能带走一些很明显的肉眼就能看到的东西,新型屏蔽器也只能植入**之中才能发挥作用,包裹中还是很难夹带私货的。

    但是他们能够用身体去带一些小东西,可以是一根头发、一滴血液、一片指甲……什么都可以,这些在人类的日常生活中,实在是太容易得到了。

    这种屏蔽器的存在,让整个帝国海关的防线全部崩溃。

    “这大概是第二次基因战争后,帝国面临的最大危机了。”兰德尔长叹一口气,继续道,“这件事我已经报给了国会,这堆粉末也会派专人送到帝国研究院,希望他们能够根据这个东西想出解决之法,可是看起来可能性不大。”

    其实这么复杂的东西,才来到星际时代半年的杨晓天根本理解不了,就算他上辈子是个人,从一个科技落后的时代来到星际时代,想要学习这种东西也需要很久,更何况他只是一只简单的狗狗。

    自己说的话等于对牛弹琴,这让兰德尔相当有戳败感。他心里十分焦虑,本来是憋着一股火的,这个时候谁触到他的霉头,都有可能遭到兰德尔狂风暴雨般的训斥。可兰德尔在杨晓天面前压抑住了自己的心情,他深吸一口气道:“算了,这些都是上面的人考虑的问题。我只要想办法加强海关防御,而你只要学习就好。”

    “我可以闻。”一向沉默寡言的杨晓天开口道,“我能够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我记住了,有别的味道会发现。”

    “你怎么……”兰德尔终于被孩子的傻气和认真给感动到,他伸出手,手指不受控制地抚摸了杨晓天的黑发,软软的,手感十分顺滑,摸起来特别舒服。

    “整个帝国海关的客流量达到近百万人,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就算你不吃不喝每天都在闻也做不到。”兰德尔用温和的语气说着残酷的事实。

    杨晓天原本因为自己能够派上用场而有些兴奋的眼神又黯淡下去,见他这样子,兰德尔有心安慰,却因为实在没安慰过人,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生硬地说:“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考试,我给你写推荐表,推荐你上帝国海关大学,你可以免试入学,但是海关大学的要求非常严格。一旦成绩不够无法通过考试,随时面临着被退学的可能性,别浪费我的推荐名额。”

    听到兰德尔这么说,杨晓天张口想说“汪”,好在他最终忍住了,开口道:“是,我一定好好学习!”

    回答的时候,他还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姿势十分漂亮。兰德尔点头道:“从身姿上来看,你应该是能够适应海关大学半军训半学习的学习方式,以前受过这方面的训练?”

    杨晓天刚想说受过,上辈子它们与军犬训练员同吃同住,每天看着主人和自己一起受训,现在做起动作来十分轻松。只是他又想起来母亲赵钰的叮嘱,让他千万不要说成为杨晓天以前的事情,别人问他什么,就只按照记忆里的说。赵钰说这话的时候,杨晓天用极为不解的目光看着赵钰,这个人已经知道他不是她的儿子了,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好呢?

    当时赵钰还处在傲娇期,不想给杨晓天什么好脸色,只是控制不住地想要关心这个乖乖的孩子。见他露出这种表情,便冷起脸说道:“我是怕万一哪天我儿子回来,却被人当成怪物!你这段时间要一直好好扮演我儿子,绝对不能露出马脚!”

    这个答案杨晓天完全认可,他本来就是占据了别人的身体,将来等人家回来了,当然是要还回去的。再此之前,他当然有义务帮别人保管好东西,也要尽到原本的杨晓天应尽的义务——赡养母亲以及成为一个优秀的对社会对国家对人民有帮助的人。

    于是杨晓天将要说的话收了回去,但是他不会说谎,便只能沉默地低下了头。

    兰德尔慧眼如炬,怎么能看不出来他的隐瞒。但是他怎么想都想不到一个人的身体会被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的动物占据,再怎么猜测也猜不出什么真相来。

    “海关大学每年三月份开学,现在才十二月,距离开学还有三个月。这段时间你就跟在我身边看看吧,不指望你能完成什么工作,多看多学就好,就当提前实习了。”兰德尔继续说道。

    “是……”杨晓天的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的回答变得犹豫起来。

    “怎么,有什么意见?”兰德尔微微皱眉。

    “没有,”杨晓天摇摇头,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可以去找盖伊博士,进行返祖实验。他之前说过,做返祖实验绘出基因图谱后,就可以利用克……什么技术创造出很多这种动物,到时候然它们一起闻,是不是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