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 8 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到了医疗室后,杨晓天接受了一系列打针抽血等检查。星际社会的检查不像曾经那样复杂,每一项检查都有很多要求,杨晓天只要躺在医疗舱中,医疗舱就会为他自动检测一些数据。除了需要特殊研究而提取样本抽血之外,其他体征数据只要在医疗舱中躺一会儿,医疗舱就能够自动显示身体各项状况的数据了。

    兰德尔发现,在躺进医疗舱中的时候,杨晓天明显十分紧张,那么勇敢的一个孩子,连身体魁梧有力的克沙星人都不怕,却在进入医疗舱前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眼神十分可怜。如果他再没出息点,只怕就会发出畏惧的悲鸣了。

    那瞬间,兰德尔发现自己再也忍不住了,他伸出手在虚空中作出一个抚摸的动作,似乎在安慰杨晓天,也好像只是随便挥挥手臂。

    “进去吧,我会一直在这里。”兰德尔听见自己这样说着,尽管冷硬的声线中不带一丝温和,但这完全不是他能够说出的话。

    但是看到杨晓天不是那么紧张了,缩起来都贴到头发耳朵也慢慢立了起来。兰德尔是听说有些人的耳朵可以自由动来动去,现实生活中却是第一次看到。

    化验结束后,除了被针扎那一下的时候杨晓天的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其余时候还好,兰德尔也慢慢放下一颗紧绷的心,尽管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

    兰德尔没时间等待化验结果,便对医生道:“结果出来通知我,在我知道之前,不能告诉任何。”

    “至于你,”他转向杨晓天,“接下来对普达尔星系人的起诉只怕还需要你去作证,这段时间在家随时等待法院通知。放心,不会扣你工资。”

    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杨晓天面色不变,但耳朵又开心地抖了抖。兰德尔控制住自己看向他耳朵的眼睛,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投入到工作岗位上。

    接下来几天杨晓天过得很闲,在家中好好跟母亲学习了一下使用双手。幸好杨晓天还有这具身体的一些肌肉记忆,也还认识字,不然他连半月港的工作都找不到,因为无法通过毕业考试。从杨晓天到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在忙忙碌碌,从来没静下心来跟赵钰相处。赵钰这一次可算能跟儿子安心待一段时间,全身心地无私地去照顾这个孩子,心中十分满足。

    照顾杨晓天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你对他有多好,他都能够加倍地回应你。而且他十分依赖人,每次用手抚摸他的头发时,杨晓天都会眯起眼睛,露出十分舒服的表情,让赵钰觉得,养这么一个儿子实在是太幸福了,这么乖!

    休息了三天,期间杨晓天去星际法庭作过一次证,剩下时间都是在家中陪妈妈。看到赵钰身体越来越好,杨晓天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三天后,他接到了半月港的通知,让他去领取体检结果。

    “这个图像是这么回事?”杨晓天一进医疗室,就听见兰德尔的声音。他循着声音看见,见兰德尔站在一个光屏前,对着空中几个图谱皱眉。这个图谱非常有趣,其中有几段像山峰一样突然拔起,十分突出。

    “这代表他的嗅觉、听觉远超常人,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负责为杨晓天的检查的驻扎海关的盖伊博士对着图谱一脸兴奋,“我从未见过哪个人的这几项的数据会高到这个程度。哪怕是基因等级为ss级的天才,感知力也不会达到这个程度,而他的体能够只有b级。”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你清楚吗?”兰德尔问道。

    “我怀疑他是出现了返祖现象!”盖伊博士激动道,“要知道人的基因信息是世界上最完善,它囊括了所有生物的基因。从单细胞生物到哺乳动物,只要想,就都能够在人类的基因图谱中找到它们的身影。我早就说过,想要还原地球原本的生物圈,就要从人类自身开始。可是我这个项目不管申请多少次都会被驳回,上级根本就不同意!”

    “因为你所谓的研究并不是研究人类的基因图谱,利用□□技术创造新生命。而是给人类服用刺激他们返祖的药物,让人变成不伦不类的怪物。上一次吃过你的药的人身上长满了鱼鳞,你也从帝国研究院被下派的半月港。”兰德尔一脸不赞同地说,“要不是你的返祖药物时效短,几天后那人就恢复了正常,你就会被告上法庭的。”

    “可是,只有这样才能最真实地还原当时的生态圈,要是用基因片段组合□□的话,最后只会出现人造的怪物。而一旦返祖成功后,这个时候该生物的所有基因都呈显性,我就可以研究出正确的基因图谱。我又没有制作终身返祖的药物,只是想让这个显性基因维持得久一点,我好将它们全部计算出来。”盖伊博士非常委屈地说道,“非得说我做人体实验,残害人类,我明明只是借用一个人几天时间而已。”

    兰德尔懒得跟这个科学狂人探讨人权的问题,他指着光屏上的图谱说道:“听觉、嗅觉都超出常人,这一条曲线代表的是什么?为什么高度甚至超出前两项三倍?”

    “脑电波感应,俗称第六感。”盖伊博士道,“这是人类最神秘的感觉,它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真实存在着。比如最亲近的人遭遇不幸,他的亲人会感到难过伤心。比如双胞胎之间,有一方开心,另一方也会心情好。这是因为人的大脑会散发脑电波,也能接受其他信息。还有在危机来临时,明明没有感觉到什么,就是有不祥的预感,这也是因为脑电波接收到了对自己不利的信号。这种感应可能很弱,弱到只能在最亲密的人之间有,也有可能很强,强到无关的人出事都有可能提前察觉到。我认为,当这种感觉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就会有预知能力……不对,这应该只是其中一种,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能力。”

    兰德尔立刻道:“那么他的第六感数值这么高,高到什么程度?”

    “也没多高,”盖伊博士耸耸肩道,“最多就是能感应一下重大灾难的程度,我之前说的只是一种预测,并没有实证来证明这个预测,毕竟我们根本找不到第六感特别高的个体。你看着觉得数值很高,可实际上要达到我说的那种程度,起码要比这个高十倍百倍才行。要是让我用返祖药物,说不定能因为各项基因呈显性而变得更高一些,你问问他愿不愿意试试?”

    “免谈。”兰德尔干脆地拒绝了盖伊博士,拿走了检查信息上传到员工机密档案中。

    谈话间杨晓天全程都只是静静地听着,也不知道他是没听懂还是根本不在意,一点特殊的表情都没有。不过他显然知道兰德尔与盖伊博士在讨论自己,一直认真地听着。

    “走吧。”兰德尔将杨晓天带走,领着他去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在半月港的地下,经过层层关卡才能进入。兰德尔拥有整个半月港的最高权限,要进入这个房间,还要经过几道检查,十分严格。

    “这里是关押重犯的地方,”兰德尔解释道,“原本审问和调查时警方的事情,我们应该将证据和嫌疑犯一起移交警方。可规定是这样,实际上却不能这么做。因为跟外星系紧密联系,海关本身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工作,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不能打草惊蛇。所以一些没有调查清楚的嫌疑犯,会被暂时关押在海关的拘留室。”

    走进戒备森严的房间中后,杨晓天看到那个之前被他抓住的克沙人。只是现在他没了高耸的胸部,胸前一片平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