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尽管监控被屏蔽掉了,但是杨晓天指出了气味的问题后,法务部立刻派人取证。鉴证部从女职工的头脸上检测到普达尔星系植物人的植物汁液后,便顺利地立案起诉这位试图吃掉半月港员工的植物人了。

    尽管半月港对这件事处理的非常及时,但这位女职工还是辞职了,没有办法,任谁有过被一朵臭烘烘长着牙齿的花将整个头脸全部吞进去的感觉,都会有心理阴影的。半月港为这位女职工请了心理医生,她用很长一段时间才摆脱这个心理阴影,辞职后走向新的岗位。因为是在半月港工作时间出事的,这位女职工并没有赔付违约金,还得到了半月港的补偿,与前一位擅离职守的保罗·尼克可不同。

    这都是后话,当天在杨晓天去作证后,就被兰德尔叫到了关务督察办公室。

    “坐。”兰德尔依旧是一脸严肃的模样,他生得十分英俊,只可惜一张冷脸让所有追求他的人望而却步。好友曾经说过他,如果能学会多笑一下,估计早就脱单了。

    不过兰德尔本身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单身,身为一个海关人员,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坚守在岗位上,甘于为国家奉献的人大都会忽略小家。兰德尔不想让家人永远等待着自己的归来,他选择不成家。

    杨晓天听话地坐在椅子上,他背脊笔直,抬头挺胸,一双长腿规规矩矩地垂直落在地上,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无比严谨,只是身姿就让人赏心悦目。

    兰德尔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从那天克沙人的事件后,他已经观察新来的职工一个月了。他每一天都按部就班地工作着,从来不会擅离职守,而且相当的有耐心有定力,做事也足够细心。他从来不迟到早退,接班后永远会检查一下仪器,以免出现问题。在交班前也永远会将所有设备全部检查一遍,让接班的人能够直接工作,不会因为刚刚接班而手忙脚乱。

    半月港最近严重缺人,兰德尔特意拉长了杨晓天上班的时候,他是整个半月港工作时间最长休息时间最短的人,可是他丝毫没有抱怨。范华阳因为杨晓天的工作时间问题已经向上级抗议过好几次了,可是杨晓天本人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感觉,他一直兢兢业业地工作着,不管多么疲劳都不会松懈。

    能够做到这一点,需要他对自己的工作有着高度的责任感和自豪感。兰德尔除了在一些早年参加过战役的退伍老兵身上能够看到这种高度的责任感,再没有见过当代年轻人哪个会有这样的使命感。如果杨晓天是一名正式的海关人员的话好说得过去,可他从事的是一个随时都有替补,谁都可以代替的工作,他依旧这么认真努力不在乎不公平的对待,只能说,这个年轻人非常淳朴,让人无法不心生好感。

    兰德尔本打算考验杨晓天一两年再说,至少要等到他坚持到合约期满。可是经过这一个月的观察,兰德尔觉得这种考验就是在浪费时间,根本没有必要。每次看到杨晓天笔直地站在检查室的样子,兰德尔就会升起一种感觉,如果自己不让他离岗,他会一直站在那里。一年两年、五年十年,直到生命的尽头,直到精疲力尽,他都会坚守在那里,没有上级的命令,一步都不离开。

    像杨晓天这样的人才,晚上岗一天,都是海关部门的损失。

    尽管心中对杨晓天有着高度的赞赏,但兰德尔还是一句话没说,而是用一种审视、威严的视线打量着杨晓天。在这样的眼神下,很少有人能够坚持太长时间的,但是杨晓天一点没有退缩,而是用那双清澈见底的黑眼睛与兰德尔直面对视着,丝毫没有转移。他视线笔直,一点都没有在兰德尔的眼神低头。只有问心无愧并且对自己有着十足自信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大约看了半个多小时,兰德尔觉得自己有点挺不住了。从事海关工作这么多年,在与人对视方面,兰德尔初尝败绩。不是杨晓天的视线有多犀利,而是在那样清澈的目光之下,兰德尔总觉得再看下去,自己一向冷硬的心都快融化了,会控制不住地去安抚地揉揉杨晓天软软的头发,那感觉一定会很舒服。

    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手,兰德尔不争气地率先移开视线,沉声道:“这些天半月港比较缺人,你的在岗时间是最长的,有没有对这种安排感到不满?”

    “没有。”杨晓天摇摇头。

    “真的?你是怎么想的?”兰德尔试探道。

    “我是半月港的职工,安排我就听。”杨晓天简单地说道。

    “很好,”兰德尔站起身道,“比起其他人,你已经初步具备了一名优秀职工的特质之一——服从。但是要成为一名正式的海关人员,只会服从是不够的,现实工作中有无数的变数,很多情况下,你需要学会自己做决定。不过这些能够慢慢练出来,你还年轻,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

    正式的海关人员?杨晓天微微一愣,抬起头看向正俯视自己的兰德尔。

    他仰头对上兰德尔的瞬间,夏普督察的手指不受控制地跳动了一下,还是靠着可怕的自制力才控制住想要伸出的手,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没错,”兰德尔的声音中不带一丝感情,“我认为你具备成为海关人员的基本素质,不过这并不代表你真的能够进入海关这个大团队。你需要经历刻苦的学习通过无数的考验才行,你有接受考验的决心和信心吗?”

    那一瞬间,杨晓天想起自己成为警犬预备役的那一天,虽然那个时候主人没有说这么多的话,但是他摸着自己的头和耳朵,温柔地说:“啸天,咱爷俩儿都加把劲儿,早日加入战场,干他那群毒贩□□的!”

    “汪!”那是年轻的啸天自信的回答。

    而现在年轻的杨晓天抬起自己的手,像过去的主人一样敬了一个无比庄严的军礼:“是,保证完成任务!”

    他声音洪亮,眼神充满了自信,似乎一切艰难险阻都无法打倒他。在这样年轻的自信感染下,兰德尔终于摘下自己的白手头,对杨晓天伸出手道:“我期待着你成为我最优秀的下属,期待你有朝一日超越我。”

    杨晓天伸出爪子……不,是自己的手,用力地与兰德尔的手握在一起。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杨晓天觉得变成人真好。以前多少次他都希望能够牢牢抓住主人的手,而不是只能将爪子搭在他的身体上再无力地滑下。现在,他拥有了能够握紧双拳的手掌。哪怕这会让他跑步的速度减慢,他也喜欢。

    “很好,”兰德尔满意地点点头,“海关需要你这样的斗志,现在开始你就不需要去检查室了,新一批学员毕业,马上就有接替你的人。接下来你要参加克沙人案件的调查中,这是你最先发现的案子,你有权参与其中。不过不用太紧张,你的任务就是学习和观察,了解与星际接轨的海关工作室怎样的,也要清楚我们的日常工作中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

    “是!”杨晓天的声音坚定而洪亮。

    “不过在此之前……”兰德尔犹豫了一下后道,“你需要去医疗室做个检查。放心不是什么危险的检查,主要是你的嗅觉问题,我们发现你的嗅觉比起其他人要灵敏无数倍,能够察觉到很多甚至是现代仪器都感应不到的事情。我们要好好做个检查,然后做针对性的训练,将你这项天赋发挥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