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星际稽查官 青色羽翼 > 6.第 6 章
    别人家的孩子18岁时还在上学,她家晓天已经去工作了。这么小的孩子就已经承担起家庭的重担,赵钰一想起这事就心酸。

    这件事都怪她对杨峥太过心软,按照帝国法律,杨峥因嗜赌欠下的钱,他的妻子和儿子是没有必要承担的,这并不算做夫妻共同财产。可是之前赵钰对杨峥还心存幻想,一时心软用自己未来二十年的收入做抵押贷款,帮着他还债。这部分钱是赵钰自己欠下来的,必须由她承担。可是赵钰这些年跟着杨峥劳心劳力,身体早就累坏了,才六十多岁的人居然就有了白头发,加上之前还被打伤,银行调查过赵钰的身体状况后,确认她未来二十年收入不会太高,就迫不及待地来收债了。

    也就因为这个,杨晓天才会在刚刚学会走路,话都说不利索的情况下去半月港培训学校。当时赵钰还没有多喜欢杨晓天,觉得这人既然占据了自己儿子的身体,就应该承担责任,便冷眼旁观,让一个才刚刚成年的孩子还承担家庭的重担。

    可是现在她已经知道晓天是个多好的孩子,发自内心地想对他好。这时候再想到杨晓天的处境,就忍不住心酸。她做妈妈的,就算自己再苦再累,也不应该让孩子连大学都不上就去那么危险那么辛苦的地方打工啊!

    然而一向听话的杨晓天这次却没有像以往一样顺从地答应下来,他摇摇头说道:“签约,不能走。”

    半月港的合约赵钰也是看过的,她知道杨晓天必须做满一年才行。想到这里,她又一阵心酸,抱住杨晓天,滚烫的泪水滴在他的脖子上。杨晓天低头舔了舔赵钰的泪水,说道:“妈妈,不哭,我赚钱。”

    听到他这么说,赵钰哭得更厉害了。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回到几个月前杨晓天刚刚苏醒的时候,如果能够回去,她一定第一时间抱住这个孩子,告诉他不必那么辛苦,妈妈会照顾他一辈子。告诉他不用那么害怕,她会一直对他好,再也不会凶他。

    可是她终究是回不去的。

    赵钰哭了一会儿,情绪稳定下来后,就擦干了眼泪。和之前儿子去世丈夫人渣的时候不一样,她现在也是有要照顾的孩子的妈妈了,为母则强,她要出去找工作赚钱,等杨晓天合约期满后就让他辞职,到时候再让他考大学,她的儿子,一定要读最好的大学!

    “来,”赵钰温柔地握住杨晓天的手,“你今天开始就正式参加工作了,做服务行业的,面对顾客不会好好说话可不行。妈妈继续教你说话和写字,不要怕结巴,慢慢学,晓天最聪明了。”

    看着赵钰,杨晓天不由得回想起前世主人总是对自己说“真棒,啸天最聪明了”,他眼睛弯弯地笑了起来,也伸手抱住了赵钰。

    做人,虽然没有毛会冷,两条腿跑步比以前慢,牙齿也没有以前锋利,连块骨头都咬不动。可是,做人有手,能够抱住妈妈;做人能说话,再也不用担心别人不懂自己的意思了。

    幸福感溢满杨晓天的心,他艰难地张开嘴,努力把句子连贯地说出来。他一边学习,耳朵一边快乐地动起来,说来也奇怪,他变成了人,可是鼻子好像比以前更好使了,耳朵也能动,真好。

    -

    半月港不是每天都有恐怖分子,其实大部分时候半月港都是很平静的,身为员工只要按部就班地工作就好,只要不违规,半月港的安保措施足够保护每一个职工。

    在经历了漫长的进化史后,基本上大部分星球的智慧种族的外表都大相庭径,几乎都是能够用手操作工具,用脚站立行走。只不过因为每个物种的生存环境不同,为了适应环境,大部分外星智慧种族都是可以变形的,他们有两种形态,一种是能够在自己星球上畅游的原型,一种是双手双脚站立行走的人类外形。由于宇宙飞船的座位大都是按照人类外形设计的,大部分外星人在安检的时候也不会露出原型,其实并不是那么可怕。

    不过……

    “啊!!!”一声惨叫声传来,半月港的安保人员迅速赶到声音的发源地,只见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安检员,紧闭着双眼捂着耳朵大声惨叫着,而她对面是一个一脸无辜等待安检的外星人。

    “怎么回事?”这名旅客显得有些不满,“你们的职工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看见我就开始惨叫,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我的耳朵是叶子吗?我们的原型是植物,就算是变成人形也是需要留一些叶子来进行光合作用的。你们的职工难道就因为这件事就吓成这个样子而不打算给我做安检了吗?”

    “这个……”范华阳一脸歉意地走上前向这位旅客道歉,这就是他的工作。可是旅客依旧不依不饶,一定要那位女职工道歉。可是女职工蹲在地上眼睛都不敢睁开,显然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短时间内是无法恢复冷静的了。

    她负责的工作程序刚好是杨晓天的上一个关卡,这边一出事,杨晓天的工作流程也就停了下来。他看过去,见范华阳满头是汗地被人骂着,便忍不住静悄悄地走过去,脚步十分轻,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谁知还没靠近,他的鼻子就开始发酸,忍不住打起喷嚏来。

    “阿嚏”“阿嚏”,只是喷嚏声范华阳都能知道是谁发出的,他听到声音后立刻回头,看见杨晓天走向自己,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笑容。

    这孩子这几天好像胖了点,应该是他偷偷放的食物的作用吧。不过怎么打喷嚏了呢?是感冒还是什么过敏?

    范华阳用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向杨晓天。

    “好奇怪的味道,”在赵钰耐心教导下说话已经很利索的杨晓天慢慢道,“鼻子不舒服。”

    “哪儿有味道,我没闻到啊?”范华阳动了动鼻子,一无所获。

    “她的头发和脸上都有。”杨晓天指了一下正在哭泣的女职工,又看向那名旅客,“他身上也有。”

    “你在说什么?”旅客露出被冒犯了的表情,“难道你是在说我身上有异味吗?”

    杨晓天皱皱眉,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正在此时一身深蓝色海关制服的兰德尔·夏普走了过来,他看向那名旅客道:“您的人形是没有异味的,可是一旦变回原形,就会分泌出一种味道特殊的植物汁液。这种汁液味道很淡,只有嗅觉特别灵敏的人能够闻到。”

    看见兰德尔来到,所有人都忍不住站直了身体,只有杨晓天分毫不动,因为他不需要调整体态,不管什么时候,杨晓天的身姿都是笔直挺拔的。

    “在发生冲突后,监管部门立刻查看当时的监控,可是十分奇怪地,刚好是冲突发生的那一段时间,覆盖整个半月港的信号网在这部分区域出现了空白,没有拍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出现故障监管部门立刻上报给我,我本来也想不通,不过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了。”兰德尔赞赏地看了眼杨晓天。

    “普达尔星系,以植物系生命为主导,人种非常多,银河系至今没能建立普达尔星系全面的种族档案。不过我倒是听说普达尔星系有一种特殊的植物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屏蔽信号,这种植物生长的山谷任何通讯设备都是失灵的。而这种植物恰好是食肉植物,进食的方法是突然张开美丽的花朵,露出锋利的牙齿,将猎物从头一点点吞进去。”

    普达尔星系的旅客脸僵硬住了。

    “这位小姐,”兰德尔看向已经稍微有些冷静的女职工,“还有杨晓天,你们跟法务部去取证,证据确凿的话,我们可以起诉这位旅客扰乱半月港秩序并企图威胁职工的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