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 4 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克沙人慌乱了起来,“根据星际法,所有港口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允许对旅客的身体进行检查的,尤其是针对性别特征器官进行检查,这是违背法律的!你们这分明就是歧视克沙人,这是□□裸的种族歧视,我要告你们!”

    他捂着胸口不让别人碰,又口口声声表示要向星际外交委员会投诉半月港,这让兰德尔带来的正式海关人员没有办法碰触到他。克沙人身材高大,力量非常大,要是发起疯来根本无法靠近,而此时如果使用武器的话,那就不是一个小小的搜身问题了,极有可能演变成两个星系的战争。

    手持武器的海关人员面面相觑,兰德尔微微皱眉,视线扫过全身肌肉紧绷,已经在随时备战的杨晓天,突然开口道:“既然有疑问的人是你,就由你来处理吧。”

    他话音刚落,杨晓天便立刻蹲下身,双手撑地,后腿用力一蹬,整个人便像一支离弦的箭般飞射出去,转瞬间便扑到了克沙人身上,双手牢牢按住克沙人的双肩,脸凑到他的脖子处,似乎像是想咬他的脖子。

    刚想夸杨晓天动作敏捷迅速的兰德尔:“……”

    好在咬人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杨晓天在嘴唇即将碰到克沙人皮肤的瞬间及时移开了脸,双手牢牢抓住克沙人的肩膀,将人翻过来,胸部朝上,方便海关人员做检查。这名克沙人足有两米五高,杨晓天只有一米八左右,显得十分娇小,整个人好像被克沙人直接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的感觉。不过他有力的双手牢牢钳制住克沙人,看着他手臂迸出的青筋,没有人会觉得他是被欺压的一方。

    兰德尔微微抬了一下下巴,化验员迅速上前,用气体采集仪器抽取克沙人胸部的气体。将气体放入仪器中后,克沙人突然停止了挣扎,一脸颓废地躺在杨晓天身上,放弃了抵抗。

    三十秒后,化验结果出来了,仪器自动将结果上传到海关人员的个人终端上,兰德尔打开化验单,脸色微微一变:“致幻剂?”

    化验结果显示,克沙人用来隆胸的填充气体根本不是现在流行的丰满有弹性安全无伤害随时可做复原手术的安全气体,而是对人体伤害极大,能够致使人昏迷甚至产生幻觉的致幻剂。这种致幻剂味道极淡,对于人类来说就是无色无味的,根本防不胜防。它扩散速度极快,药效也非常可怕,0.01ml的致幻剂就可以迷倒上百人。以这个克沙人的隆胸气体含量来看,这对胸部足以迷昏整个飞船的乘客。以现在银河系的科技水平,只用扫描仪就能够看出人体内是否有异物夹带,能够查出液体的成分。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科技水平越发达,罪犯的作案手段也就越高明。

    “通知航运,推迟fzd007988的起飞时间,已经通过安检的所有旅客要重新接受检查,尤其是返乡的克沙人,彻查他们的身体内是否有夹带异物。”兰德尔当机立断说道。

    这名被抓到克沙人是实打实的证据,有他在,再次彻查飞船上的旅客就不会被追责。正式的海关人员立刻将携带致幻剂的克沙人抓捕,非常有序地执行起兰德尔的命令。

    所有乘坐fzd007988宇宙飞船的乘客都要被带去检查,星际港却不是只有这么一个航班要起飞。无数个乘客还在等着安检,等海关人员抓走克沙人后,功臣杨晓天没有丝毫邀功的意思,他站起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准备继续为下一位旅客进行安检。

    兰德尔的视线落在杨晓天宠辱不惊的脸上,心中暗暗点头,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现在有大案子发生,他没有时间询问杨晓天的事情,不过等这个案子结束后,他可要好好查一查这个新入职的小伙子。

    整个银河系星际港的工作人员足有数百万,这其中不乏心志坚定理想远大的年轻人,他们都兢兢业业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努力提高自己,为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海关关务员而奋斗。

    然而,帝国正式的海关人员却只有寥寥数千人,多少人努力了一辈子都没办法成为一名最普通的三级关务员。这是因为,在当今的星际时代,一名合格的海关人员不仅仅需要努力,还要有天赋。

    要有一双能够发现问题的眼睛,要有能够洞察危险的第六感,要有能够在危机面前临危不惧的镇静,要有足以制服宇宙罪犯的身手和体魄。这四点是成为一名关务员的基本要素,也将无数梦想为帝国贡献力量的有志青年卡在了大门外。

    随着星际形式愈发严峻,海关的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帝国已经为海关部门扩编到三万人,可能正式关务员却只有几千个,海关严重缺人。每个港口的关务督察都在物色有潜力的关务员,稍有一点希望的,不管他学历如何、背景如何,只要有一颗维护帝国保护人民的心,就可以破格提拔为关务员。

    这个新人今天的表现完全符合关务员四要素,可以继续观察看看。

    兰德尔又看了杨晓天一会儿,这才带着人去检查。

    而他们离开后,范华阳拍着胸口后怕了好久,他差一点就要把恐怖分子放上飞船了!那艘飞船上可不仅仅只有克沙人,还有好多去克沙星系旅游的其他乘客,一旦被劫船,那可是星际问题了!因为那个克沙人比较难缠,动不动就要投诉,他刚才还在暗示杨晓天不要多生事端呢。还好杨晓天没有听他的,不然可就出大事了。

    走到杨晓天面前,范华阳说道:“你没事吧?咱们这个安检口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完全可以申请封闭安检口的。你可不要逞强,身体不适一定要好好休息,你刚刚可是制服了恐怖分子,没受伤吧?”

    “没事。”杨晓天不善言辞,说起话来很简洁,比起说话更喜欢用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在说“没事”二字的同时,他摇了摇头,抬眼看了看范华阳。

    他的眼睛很大,一双黑色的眼睛亮晶晶的。与他的沉默寡言正相反,那双眼睛充满了感**彩,好像会说话一样。

    杨晓天只看他一眼,范华阳便从那双漂亮的眼中读出“我一点事都没有,完全可以继续工作,你不用担心”这样的话。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呢?又大又黑又亮,还十分乖顺,最重要的是会说话!

    范华阳这些年见过太多太多的人,却从来没有见过像杨晓天这样只看你一眼,就能够将他的想法全部表达出来的人。那双眼睛清澈透明,包含着满满的善意和体贴,只看到那双眼睛,范华阳就觉得自己的心轻轻一颤,一种被萌化了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酥了。

    “真的没事吗?”范华阳强忍住伸手去摸摸杨晓天柔顺乌发的冲动,捏紧手指关切地问道,“我以前也做过检查岗位的,你可以回去休息,我可以替你几天。我那边的工作……有很多同事啦,放一放没关系。”

    杨晓天对于人类的情绪最为敏感,范华阳的善意让他因为到了一个新环境有些紧张的情绪稍稍放松下来,他歪了歪头,对着范华阳微微一笑,简单地说:“真的没事,谢谢。”

    他还眨了一下眼睛,眼睫毛特别长,衬得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更加纯净美丽了。

    范华阳用力捂住狂跳心口,低头走出检查室后,狂奔到港口超市,买了一大堆吃的,悄悄地放到杨晓天没上锁的储物室里。

    这种、莫名其妙、想要送他点东西的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