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

作品:《星际稽查官

    想要通过半月港进行星际旅行,需要非常繁复的手续,每一个安检口都有很多工作人员,每个项目由1-2人负责。半月港的培训学校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培养出能够独立上岗工作的成手,是因为学校的培训内容是有针对性的。每个学员进入培训学校后都会进行一下职能倾向测试,光脑通过测试结果给每个人学员分班级,六个月就只学习一项内容,所以每个刚上岗的学员才能够立刻独立地熟练地完成工作,不会因为不熟悉工作内容而手忙脚乱。

    正因为如此,半月港的大部分职工都只能算是临时雇工,根本算不上真正的海关人员。成为半月港的雇工容易,可想要成为正式职员,成为真正的公职人员,还需要重重考验。

    当然,杨晓天从来没有考虑过未来是要努力成为公职人员,还是等服务期满就辞掉这份危险的工作去其他地方就职等问题。他的想法十分简单,半月港给他工资让他赡养母亲,他就会一直完成半月港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绝对不出错。

    之前离职的保罗·尼克负责的是旅客身体检查的工作,这是整个安检过程中诱惑最多危险最多也是对职员要求最多的职位。首先你必须要有一个良好的形象,没有人会愿意为自己检查身体的是个长得很丑的人,外星旅客的要求更加苛刻,仅这一项要求就卡掉了无数人,更不要提其他什么不许有小动作,礼仪必须规范,站立行走都有严格规定等等要求,因此这个岗位是尤其缺人的。

    之前的保罗·尼克是俊朗的白人小伙子,虽然稍稍有一些从小养成的小动作难以改掉,不过因为他长得好看,就足够掩饰他举止上有瑕疵的缺点。在半月港的每月一次的考评中,像保罗这样其实有些不达标的员工在身体检查这个岗位上已经是高素质的了,足以说明半月港是多么地缺人。

    杨晓天虽然只学习了四个月,但是他的举止非常得体,他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身体笔直得像一杆标枪。临时人员白色贴身的制服将他长腿细腰的完美身材勾勒出来,加上一张认真又好看的脸,让他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非常亮丽的风景线。

    拒绝接受机器人检查的旅客正闹着要投诉半月港,引领人员在接到新员工已经上岗的消息后,立刻将这位旅客领到检查的位置,这名雌雄同体的克沙人一边走一边大声嚷嚷,他表示就算自己是雌雄同体,也能够接受正常的身体检查,完全不需要机器人来动手,这是对他性别和种族的歧视!

    引领人员被他训的满头大汗,心里暗暗担忧那个刚从学校走出来的学员能不能应付这名难缠的旅客。他听说那个学员只培训了四个月就被赶鸭子上架,万一要是有哪里做得不妥……

    引领人员心中十分忐忑。

    “如果你们这一次的检查人员不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一定会向星际外交委员会投诉银河系的对外服务质量的!”克沙人气呼呼地走到检查室,狠狠地瞪了一眼站在检查台附近的杨晓天。

    这名克沙人长得十分高大,容貌也十分粗犷,偏偏穿着一身贴身的裙子,将高耸的胸部和下面雄伟的轮廓全部展现出来。克沙人因为雌雄同体,繁殖力非常强大,任何两个克沙人都可以结合,并且双方都可以生下下一代,为此克沙人以自己的雌雄同体而自豪,在穿着打扮上都会选择能够展示自身特点的服装。这在克沙星系看来十分正常的装束,放在银河系就十分辣眼睛了,而这些敏感的克沙人对其他人异样的视线特别敏感,稍有不妥就会惹来他们的敌视。

    负责引领他的范华阳在半月港工作了很多年,早就能够一视同仁地看待所有奇异的外星来客。可刚刚就职的人不同,就算是再怎么提醒,也会有一部分职工表现出异样。希望这个站得很直的新员工千万要掩饰住自己的惊讶,不然眼前这个克沙人真的会去投诉的。范华阳一脸担忧地想着。

    见到自己第一位服务对象走进检查室,杨晓天没有露出任何诧异的神色,他面色平静,像在培训学校练习过无数次那样,上前一步,伸出一只手,有礼地说道:“请上检查台。”

    他的视线笔直地落在克沙人身上,没有回避,也没有过度打量,只是很普通地在对待一位平常的旅客而已。

    这样的目光成功地安抚了克沙人的情绪,他抬腿迈上检查台,站稳时习惯性地托了托胸部。

    波涛在杨晓天眼前一浪一浪地翻滚,而他却没有任何反应,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一手拿着基因检查仪,一手拿着探测器,在克沙人身边开始扫描。

    探测器是用来探测旅客身上有没有携带违禁品,而基因检查仪则是要对比该名旅客入境和出境时的基因有没有差别。曾经有过走私犯为了带走母星上的基因,在银河系的黑市进行非法手术,将基因链移植到自己的细胞中带出银河系。

    这件事成为了第二次宇宙大战和第二次基因战争的导火索,人类在这一次战争后加强了对海关的检查,帝国每年都会在海关上投入大量的资金和技术,就是为了封锁银河系的边境,绝对不能让这些外星人再一次对进行物种侵略。

    两个仪器都没有响起警报,各种数据全部正常,克沙人的态度也渐渐恢复平静,不再叫嚣着要投诉。范华阳暗暗松了口气,对这个新来的长得好看的有些沉默的职工升起一丝好感,做海关人员的,就是要有这种认真和寡言的品质。

    然而就在克沙人要走下检查台时,杨晓天的鼻子微微动了动,他突然道:“等一下。”

    “怎么了?”范华阳心里的石头又吊了上来。

    “通知化验部检查体/液。”杨晓天一边说一边用终端联络了化验部,60秒内化验部就会来人为这个克沙人做体检。

    “仪器并没有响,身体指标也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做体/液检查?”范华阳问道,“没有足够的证据,是不允许抽取体/液检查的,这是侵犯人权的。”

    “没错!”克沙人走下检查台,拎起自己的随身行李,怒道,“我各项检查全部通过,并没有携带任何物品,你有什么权利做体/液检查,我的飞船快要起飞了。克沙星系离银河系有上万光年,错过这艘飞船,我就要等到三天后才有航班,我的时间你们耽误不起!”

    “他说的没错,”范华阳问道,“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不能耽误旅客哪怕是一秒钟的时间,你有证据吗?”

    杨晓天缓缓摇头,但是他坚定地挡在克沙人前面不让他离开。克沙人气得脸色发白,直接按下了投诉按钮,大声喊道:“我要投诉你!”

    即使如此,杨晓天还是没有离开,一直等到化验部到来。

    可是就算是化验部来了,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允许强行抽取旅客的体/液的。克沙人坚持要离开,而杨晓天不让他走,后面的旅客还等待着检查,场面一度僵持不下。

    这个时候排查过整个半月港没有发现一根狗毛的兰德尔·夏普赶到了现场,在询问过情况后,他对杨晓天说道:“我是半月港的海关关务督查,有权命令化验部强制进行体/液检查。你没有证据可以,但是我需要一个理由。”

    杨晓天抬起头看向自己的上司,兰德尔一身笔挺的制服让他熟悉得心里有些发酸。尽管说话还不是很利索,杨晓天还是努力开口道:“他身上味道不对。”

    “气味?”兰德尔抬手摸了摸下巴,视线扫过克沙人高耸得有些过于大的胸部,眼中闪过一抹了然。

    “不用抽取体/液,”兰德尔果断道,“检查他胸部的填充气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