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请开始你的表演 雾十 > 108.第一百零八次被攻略:
    此为防盗章  面对幼儿园突然多出来的意外人口, 老师们也是尽了她们所能尽的一切努力,试图通过各种渠道来联系药无患的家长,均未果。乐 文小说 ..。

    好比本来想给陆见晏的家长打电话, 询问他们是否知道隔壁邻居的联系方式。

    可惜, 陆见晏的父母一个去参观某个需要屏蔽信号的军工保密项目了;一个正在和海外的时差分公司开十分重要的会议,反正就是暂时别想联系到人。电话也是按照惯例由助理和秘书接的,秘书甚至没理解幼儿园在说什么, 最后还是助理懂得变通,想办法联系上了陆爸爸一个十分信任的、堪称集团里左膀右臂的族弟。

    族弟虽然也并不知道陆家邻居的联系方式,但至少知道对方确实姓药,有个和陆见晏差不多大、但天生病弱的儿子。

    药家的背景和来头都很大,旅居国外,最近才有意回国发展, 据说已经投资了不少政府扶持的项目和希望工程。

    族弟还表示, 如果药家的(重点)家长(重点)一直没有来找药无患, 希望幼儿园能代为照顾一下。当然, 不会让幼儿园白白照顾的,不管是陆家还是药家都不可能小气。而且只麻烦幼儿园一天, 下午陆家的司机来接陆见晏时, 肯定会一并把药无患接走。

    说了这么多,族弟里里外外的意思其实很简单——药家是幼儿园得罪不起的, 希望他们能慎重对待。陆家虽然不惧药家, 却也希望能借此结个善缘。

    族弟是个人精, 分析能力极强, 利弊的权衡只在转瞬,他虽然不明白药家在送孩子的环节里到底出了什么差错,但肯定没有哪个员工能心大到送错雇主的孩子,这明显是有问题的。陆家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就不能坐视不理,一旦因为陆家的装聋作哑导致药家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那就是一场飞来横祸。

    哪怕最后证实这个孩子其实不是药家的,只是一场乌龙,陆家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说不定还能借此博个好名声。

    谨慎起见,陆族弟甚至临时增派了一小队保镖去蒙特利梭幼儿园附近站岗。

    陆见晏在最后也被叫去接了电话,得到了来自族叔的“重要任务”:“十五叔知道晏晏是最懂事的了,你会照顾好药家的小朋友,对吗?爸爸妈妈是可以依靠你的,恩?”

    陆见晏真的很不喜欢当小孩子,因为全世界都理所当然的觉得孩子可以轻易的被糊弄过去。

    但在药无患这件事情上,陆见晏也确实是暂时做不到刨根问底,他毕竟不是真的孩子,明白事情要分轻重缓急,他的好奇可以留在日后解答,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照顾好药无患。在深吸了几口气后,默默认下了这个“任务”。

    “晏晏宝贝最棒了!你真厉害!一定行的,今天下学后十五叔给你买变形金刚,好不好?”

    那一天,陆见晏终于回想起来了,在大人所谓鼓励教育下长大的恐惧,被各种“晏晏最好了”、“如果晏晏能怎样怎样就给你买什么什么”支配着瑟瑟发抖的过去。

    小孩子大多都有一个特点,不禁夸,被夸了之后,哪怕做不到也会想要努力去完成。陆见晏曾几何时也是这种表现型人格。好吧,咳,他如今也是,总是丢不掉总裁包袱,所以他最后矜持的对电话里的族叔说:“对于变形金刚的提议,我就姑且考虑一下吧。”

    族叔:“……”

    陆见晏在挂断电话后,回忆起了更多重生前的事情(是的,陆总裁至今还觉得他是重生了),陆爸爸曾无意中提起过药家,应该就是在他上了大班前后的那段日子。本来已经有意进驻c国市场的药家主家,突然临时撤资,由药家的分家接手了亚太地区的业务,错失了c国这块随后很快就发展起来的蛋糕。没有人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见晏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如今正跟块狗皮膏药一样,贴在他身上就撕不下来的药无患。毫无疑问的,药无患应该是从国外回来的主家的孩子,联系今天发生的事情,陆见晏总觉得历史上主家撤资和药无患一定有什么联系。

    看来这个错失了的童年玩伴,有很多的故事值得深层次的挖掘一下啊。

    药无患歪头,任由白色的头发垂下,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划线:“0 0晏晏你在看什么?”

    “看你好看。”陆见晏顺嘴就说了这么一句,平日里和弟弟斗嘴斗习惯了。

    药无患明显没有陆贱贱那种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厚脸皮,白发小男孩的脸颊腾的一下就红了,本就白皙到仿佛能看到毛细血管的面容,很轻易的就被渲染成了火烧云一般荼蘼的色彩。一边害羞,一边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陆见晏,用特别认真的笃定语气道:“晏晏也很漂亮哦,像公主一样漂亮!”

    陆见晏:“……谢谢。”

    由于药无患死活不肯和陆见晏分开,所以他暂时就跟着陆见晏一起在大一班上课了。老师们在经过一阵短暂的兵荒马乱后,也终于适应了班上多了一个漂亮到不像真人、外表又十分显眼的“插班生”。

    药无患总体来说还是很好带的,他眼睛里只有陆见晏,也只听陆见晏的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唯一比较困难的是,但凡陆见晏稍微表现出一丁点想要和药无患分开的趋势,药无患就会开始闹脾气。他倒是不会伤害陆见晏,但也就仅仅是不伤害陆见晏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会成为他迁怒和威胁的对象,就是那种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的神奇行为模式。

    短短一上午,药无患就已经在班上“声名狼藉”。

    陆见晏终于暂时压下了对药无患有可能是任务者的怀疑。因为陆见晏遇到了另外一个更像是任务者的怀疑对象。

    ——到最后也还是没能逃过被任务者充斥的世界呢。

    不过这次的任务者不行啊,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打算,但陆见晏估计这无非就是想要给他植入一个竹马竹马or童年回忆。谁曾想,半路杀出了药无患这么一个失之交臂的真.竹马。

    说怀疑对方是任务者其实都不够准确,陆见晏已经基本能确定对方就是了,唯一的问题是,他不知道到底是父子俩中的谁。

    说的有点乱,还是要从头说。

    药无患小朋友之前被迎生老师误会是新转来幼儿园的小朋友,那么,这里面必然涉及到了幼儿园真的转学来了一个小朋友。

    这个小朋友不仅自己转来了,还带了个即将出任幼儿园男老师的爹,父子俩的画风与整个幼儿园都格格不入。

    怎么说好呢……

    药无患笑眯眯的紧挨着陆见晏,却用十分冰冷的声音对新插入他们班的李响小朋友道:“不要靠过来,你一身贫穷的味道,让我有点想吐。”

    咳,这话就说的很没有礼貌了,甚至可以说恶毒,但却也十分形象。这对突然转学而来的父子,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我虽然穷,但我穷的有骨气,我与你们这些有钱的妖艳贱货都不一样”的醒目感,就那种草根女主的感觉。

    这个介绍里没有错字,就是草根女主,不是男主。

    看来这次的任务者百分之八十有可能要走的是嘴炮鸡汤流了,陆见晏在内心无奈的长叹。有时候他都要怀疑他是不是长了一张“心理有问题、童年有阴影”的反派脸了,要不然为什么接近他的任务者里至少一半以上都想走“给他温暖、给他爱”的路线?

    他!真!心!不!缺!爱!啊!谢!谢!

    面试进入蒙特利梭幼儿园的这位男老师姓李,戴着稍显木讷的黑框眼镜,一身干净的白衬衣,却并没有什么阳光的味道,也没有什么皂荚的清香。他的儿子叫李响,作为教职员工的直系家属,被免除了大部分学费后,转入了陆见晏所在的班级。

    在父子俩一起出现的那一刻,陆见晏就听到了一个话唠的系统,一直在叨逼叨、叨逼叨。算是陆见晏经历过的这么多系统里最活泼的一个了。

    可惜,由于目标太近,父子俩又始终谁也没有给出系统回应,陆见晏暂时无法分清系统到底属于谁。

    由于这次出现的系统实在是太过聒噪,反而很有利于陆见晏从它的口中得知更多的有用信息。

    【啊,药无患!我讨厌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讨厌的味道。又危险又讨厌。】

    【啊咧?药无患的资料里有白眸这个设定吗?白头发倒是对的上,但眼睛怎么也白了?哪个家伙这么不负责任啊,随随便便修改剧情角色的外貌!白色很酷炫吗?你以为是在上演杀马特爱情啊!】

    【我要报告上级,报告上级!哎,算了,说了大概也不会有人管的。根本就没有人敢来这里,也就是伟大的我敢打开这个世界了。哼哼,你可以好好感谢我哦!只有拿到特别通行证才能来这个世界呢!风险与收益并存!攻略一个陆见晏的积分,就够咱们回家养老了!】

    虽然系统活泼又开朗,但陆见晏却敏锐的感觉到了来自系统的不怀好意。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任务者。

    系统看上去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实则总在关键处进行模糊处理。好比为什么没有人敢来这个世界?为什么需要特别通行证?虽然看上去系统在指代说是因为攻略陆见晏的任务太难了,但如果真的只是如此,应该说的是没有人【想】来,而不是没有人【敢】来,不是吗?

    做什么事情才能被形容为【敢】呢?危险的事情!

    虽然陆见晏想不通有什么东西能对可以不断转换世界的任务者造成威胁,但他可以肯定,换做他是任务者的话,他一定不会任由系统这么忽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