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然后,陆见晏就被现实狠狠地打了脸。

    谁说能力暴走就一定会等于没有办法使用能力的?

    还有可能是能力格外的强大啊。

    ……

    树荫满地,窗外日迟。

    又到了蒙特利梭幼儿园大中小各班的小朋友午睡的阶段。一个班十二个孩子,同住一间极大的寝室,拥有独立的盥洗室和特意区分了男女童的更衣室。每个小朋友都有一张挂着自己姓名铭牌的实木小床,涂着孩子自己选择的色彩和图案。

    每个寝室专门配有一个值班老师,负责监督和哄孩子进行午间休息。虽然说五六岁的孩子一般都正处在“睡你麻痹起来high”、精力过剩的人生阶段,但这些受过专业训练又充满常人所不能有的耐心的老师,总有办法把每一个孩子都哄的服服帖帖,因人而异的让所有孩子都得到充足的休息,进而顺利展开一下午的学习娱乐生活。

    陆.六岁.见晏趁着值班老师出去打电话的空挡,腾的一下从小床上坐起,盯着自己缩水了至少有一半的手怔怔出神。

    软绵绵,肉嘟嘟,手背上还有四个肉眼可见的小坑,一看就是属于小孩子的手。

    陆见晏狠下心掐了掐自己的虎口,特别疼,小孩子的皮肤又娇嫩,很轻易的就红了一大片。但这种连心的疼痛刺激,足已证明陆见晏是真的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准确的说,应该是回到了十八年前,当时陆见晏还在上幼儿园,蠢弟弟刚刚出生没几个月,特别讨人嫌。

    陆见晏对这段时期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了,至今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母亲非要亲手给他在幼儿园用的小被子绣名字,然后……有一个被血迹印染了名字还不需换的小被子,就成了陆见晏最独特的幼儿园回忆。

    啧,母爱如血啊。

    陆见晏不死心,不敢置信他真的重生了,遂悄悄起身,从离地不过几厘米的床上跳下,完美落地!

    穿好鞋后,不可避免的在摩擦到地板时发出了响动,咯吱一声,隔壁小床上早已经被陆见晏忘记是谁的小男孩皱了皱眉头。幸好小男孩最终并没有被吵醒,只是翻了个身就继续睡了过去。

    以防万一,陆见晏在原地还是稍微等了一下,顺便的,他转身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床的全貌——画满了各种q版的超级英雄,超人,蝙蝠侠,美国队长。

    他都忘记了,他曾那么认真的想要当一个为了维护世界和平而奋斗终身的无名英雄。

    每个人长大后最擅长的都是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最不擅长的则是完成小时候的梦想,陆见晏也不例外。

    ……陆小晏的画图日记……

    x年x月x日天气:一个大大的儿童画太阳。代笔/爸爸,配图/晏晏。

    今天姐姐对妈妈说,晏晏不笑的时候,总让人觉得他在生气。

    我和姐姐反驳,我没有。

    姐姐回我: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略略略。

    姐姐有点讨厌诶,但我还是很喜欢她。

    因为她说的其实很对,长大后我一定要努力每天都多笑一笑,让每个人看到我都觉得很开心,恩!

    ……这是并没有做到的分割线……

    陆见晏快速走进了男童更衣室,根据记忆(好吧,是看了柜子上的铭牌后)找到了自己的专属小柜子。柜子的左侧便是一个等身镜,陆见晏对着镜子里面在这种时候依旧能保持人设不崩、面无表情的五头身,在心里流下了生无可恋的泪水。

    镜中的小男孩穿着军绿色的假两件套装、短腿袜配黑皮鞋,插兜而立,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唇红齿白大眼睛,天然卷的发梢,不是很夸张的那种,只是微微有点曲起,柔顺又服帖的待在吹弹可破的脸颊上。

    陆见晏不甚满意的皱起眉,他小时候的个头在同龄人中不算高,也不算矮,身材匀称,只是微微有些嘟嘟脸。怎么说好呢,就是个再标准不过的[乖巧,jpg]的小正太。任何人心中都能很轻易的勾勒出这样的形象,永远干净整洁的衣服,礼貌稳重的家教,有酒窝,爱脸红,说话总是很容易被口水呛到,自带一股挥之不去的奶香气。

    这是世界观还没有崩塌前的他,还没有生连医生都检查不出的“怪”病,也还没有遇到任务者。

    很快的,镜中小男孩的眼睛就再一次调整成了标准的“眼神死”模式,如某种机器人,黑如深潭,毫无光泽。微微紧抿的唇瓣,带着生人勿进的疏离,一看就不好惹。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这才是陆见晏所熟悉的那个自己,他用板起来的脸,尽可能的阻挡着自己与这个世界过分亲近,因为只有这样别人才能没有很多渠道来接近他。

    但不管外表如何变化,陆见晏都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他真的变成了六岁的他。

    ——讲道理,不管是影视作品还是网络小说里,能力暴走这种情况,不都应该是再也用不出能力吗?直接强行回到十八年前是什么见鬼的设定?十八年前还没有那些个任务者吧?

    啊!十八年前还没有那些任务者!

    陆见晏漆黑的双眼再一次亮了起来,如某种天然矿石,折射出璀璨的色彩。又或者是一块熔岩蛋糕,甜的都快要流出来了。

    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没有任务者的世界!哪怕只能享受几年,他也会倍感珍惜的。

    说起来,他如今这个情况,从学术的角度来讲,算是【重生】的范畴了吧?在二十几岁的时候赶上了一把潮流的尾巴,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也不知道是年纪小的表情不好管理,还是怎样,陆见晏脸上的情绪多了不少。

    目前来说,他还蛮喜欢这个自己的。

    “晏晏?你怎么在这里?”温柔的女老师出现在了门口,带着满脸的惊慌。

    陆见晏转身,低头沉默不语,不是小孩子犯错被抓到后的不知所措,而是实在是想不起眼前这个好看的女老师姓甚名谁。

    “郝老师并没有生你的气,”女老师几步走到陆见晏的身边,蹲下身和他平视,尽量柔和了语气。她好像已经单方面的断定陆见晏这是被吓到了。

    作为大家眼中公认的乖乖牌,陆见晏在幼儿园的这三年可以说是所有老师的心头好,出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为陆见晏开脱。

    “今天醒来的有点早呀。”郝老师笑着轻声道。

    “恩。”陆见晏借坡下驴,努力想要和还在上幼儿园的自己的人设吻合,“衣服上都是汗,我想换一身。”

    郝老师不疑有他,在确定陆见晏能自己独立换好衣服后,就离开了更衣室,给了孩子足够的**空间。以孩子为本,这是蒙特利梭幼儿园一贯的中心主张。

    戏很足的真.换了身衣服后,陆见晏就重新回到了床上,手里还多了一本硬壳童话书。安静的爬上床——打死不承认这个过程竟然需要他手脚并用——背靠着淡蓝色的墙纸坐好,然后,陆见晏就一本正经的装样子看了起来手上的书,仿佛被深深的吸引了进去,并不打算吵醒任何人。

    坐在前面的郝老师第一千零一次的感慨,还是陆见晏好带,几乎从不给人添麻烦。

    两点左右,所有的孩子这才陆陆续续的醒了,没醒的也被郝老师用最温和的抚摸小手臂的方式一点点的叫醒了。

    然后,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做操。

    春寒料峭,未免小孩子感冒,幼儿园特意贴心的选择了在下午阳光最好的时候,带着小朋友们出来做操。

    但这同时也是中午上班、上学的高峰期。蒙特利梭幼儿园建在一个复合型的学区内,往里面走还有另外几所幼儿园以及b市的重点中小学,每天到这个点学区内都是人,被迫在学区门口就得停车、只能步行走入学校的人。

    小朋友们动作不甚熟练、挥动着小胳膊小腿,可以说是憨态可掬的做操表演,就这样暴露在了所有家长和学生眼中。

    至少陆见晏就看到了未来好几个会和他有生意往来的“朋友”,或三五成群,或被家长领着从旁边嘻嘻哈哈、指指点点的走过。甚至还有和陆家认识的伯伯阿姨,特意停下来驻足多看了几眼,有可能他们只是在看家里其他的小辈,但陆见晏还是浑身不舒坦。

    时不时发作的总裁包袱:真的是没办法见人了!!!

    (以免有亲不看作者有话说:这文真心不是重生文!不是重生文!不会重新长大一遍的!请不要被男主误导!很快就会回去的。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很显然是出现新的任务者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