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见晏和楼等闲是打从幼儿园起的交情。不过,他们的竹马友谊只维持到了初一上半学期,然后楼等闲就转学回到了s市,他父母的身边;陆见晏则继续按部就班的在b市的b大附中上学,并遇到了他一辈子的转折点。

    咳,心酸的往事揭过不提,专注陆见晏和楼等闲。

    这对好基友接下来十几年的友情,全靠网络死撑,信息化时代嘛,哪怕天各一方,也能随时随地的谈天扯地。但不管怎么说吧,他们其实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彼此了,并不了解对方在现实生活中的近况和改变。

    于是,上一回陆见晏就被记忆里的小胖子摇身一变成了夜店咖的神奇事件,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回就不一样了,哪怕楼小胖(是的,帝王蟹小时候的外号就是楼小胖)再怎么绕,陆见晏也不会上当。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做什么,你想借着给我办乔迁之喜的派对,来满足你自己吃喝玩乐的个人爱好。楼伯伯已经断你的粮断了有几天了吧?”

    再横的二代也怕爹,楼等闲便是个中翘楚,比陆弟弟怕陆妈妈的感觉还要怕他爹,怂的特别清新脱俗。

    电话那头的楼等闲对于好友对自己的了解只诧异了不到一秒,就不再去深究陆见晏为什么能知道了。一如陆见晏对楼等闲的评价,这就是个做事从来不爱动脑子的二百五,24k,纯的。毕竟不管楼等闲做什么,他都能够拥有他想要的,那他又为什么要动脑子呢?

    “你都知道我辣么惨了,难道真的不准备帮帮我吗?qaq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亲的!”楼等闲不仅二百五,还特别不要脸。

    这台词是陆见晏上次没听过的,他也是第一次知道楼等闲原来可以这么能屈能伸。

    “朋友还分亲的和不亲的?”

    “当然啦,我就属于亲生的那一种!就这么说定了啊,我晚上带朋友去你的公寓。我当初就特别想买江苑的公寓(陆见晏插嘴,有你不想买的东西吗?),但是我老子非要我回家住。你说我好歹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整天和父母住在一起,丢不丢人?”

    “靠父母养就不丢人了?”陆见晏挑眉,他如今花的每一分钱都是他自己挣的。

    “不丢人啊。”楼等闲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是我二十几年前展示出的过硬的投胎技巧。谁不服,请和轮回司联系,谢谢。”

    等一套“二代不吃喝玩乐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的邪论发表完毕之后,楼等闲就以“晚上见”作为了总结陈词,生怕陆见晏不答应的抢先挂断了手机。

    ——楼等闲用事实告诉了陆见晏,知道未来顶个毛用,哪怕你特意改变了台词和选择,有些人也还是能该怎么样怎么样,想怎么样怎么样,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然后,就只能这么定了。

    陆见晏一脸[当然还是选择原谅他啊.jpg]的忍了下来,没办法,谁让楼等闲已经是陆见晏身边至今唯一还没有“异变”的好友了呢?比大熊猫还要珍贵。

    当然,陆见晏能选择原谅的理由也是因为……

    陆见晏从楼等闲身上得到了灵感,准备把“知道未来顶个毛用”这个相同的体验,分分钟送给晚上会随楼等闲一起出现在他家、等着和他“初次见面”的陈医生。

    是的,陈医生就是以楼等闲为契机,认识的陆见晏。

    这点上陆见晏对自己的朋友并没有意见,因为没有楼等闲,陈医生也总能找到楼等忙、楼等人、楼等x来搭上线。

    这些任务者不是随随便便偶遇了陆见晏,觉得他骨骼清奇,是个攻略的好苗子,于是就硬要和他有缘了。而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有陆见晏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处心积虑的求“偶遇”。躲,是根本躲不过的,哪怕陆见晏躲到天边,对方也有本事找到他,进而展开一系列的攻略,甚至搅乱当地人的生活。别问陆见晏为什么知道。

    下午,陆家爸爸打来了例行的关爱电话,陆见晏当时正准备提前结束一天的工作,因为他已经超纲完成了,而且楼等闲请来的专业派对管理团队就要抵达江苑了,陆见晏必须赶在他们之前到家才能安心。

    “爸,我很好,真的没有身体不舒服。”陆见晏一边开车往回赶,一边挂上了蓝牙耳机,“早上找司机接我并不代表我不舒服了,早退也不代表!我只是要和楼小胖聚一下。”

    陆见晏一直觉得他们家有点阴盛阳衰,母亲和姐姐都比较强势,父亲则……婆婆妈妈的。天知道他姐为什么反而会觉得爸爸比较严厉,反正在陆见晏看来,他爸从来没和他说过一句重话,比妈妈还爱担心他。如果不是陆爸爸从小到大都这样,陆见晏真的会怀疑他爸是不是被女人穿了。

    “好好好,爸爸不说了,满意了?”陆爸爸对陆见晏总是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陆见晏其实是知道他爸爸为什么对他如此弱气的,因为陆家的继承人是他姐,不是他。虽然说现代社会大部分领域都已经实现了男女平等,但在代表着顽固与保守的世家群体中,大部分家族还是保持着由长子继承家业的传统,除非儿子实在是扶不上墙又或者根本没有儿子才会考虑女儿。

    陆家有点特立独行。

    但陆见晏真心没觉得有什么委屈的,他姐有能力,有性格,工作狂模式开启的时候比陆见晏还凶残,更不用说姐姐比他早入集团五年,如今很多备受好评的项目都是她主持展开的,在集团里迷弟迷妹无数,这些都是她应得的。

    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是男的,就觉得他姐姐该让位给他的人,才应该检讨一下自己!

    等陆见晏到了公寓大楼的地下车库,来自陆爸爸的电话还没有结束。陆见晏自然也不能主动挂,只能嗯嗯啊啊的陪着老爷子继续硬聊。

    锁上车门的时候,陆见晏一眼就看到了被楼等闲念叨了一中午的派克峰,q7的外表,n个q7的总价,全车身的铝制记忆金属,4.2升双涡轮增压,喷射式v8发动机,启动到100km/h只需要5秒……这也是一辆新车,陆见晏此前并未见过,不免多看了两眼。

    男人就没有不爱车的,但陆见晏并没有多做停留,毕竟他喜欢的是车,不是车的主人。

    不过,很快的,陆见晏就知道车的主人是谁了,就在他一边等电梯一边继续和陆爸爸打电话的时候,车的主人也到了。

    熟悉的轮椅,熟悉的咳嗽,以及熟悉的全副武装,还多了一副墨镜。

    原来那辆骷髅头的卡宴不是这个杀马特的啊,派克峰才是。陆见晏在心里到。不对,这么说的话,对方也许也不是杀马特。

    这回的偶遇,陆见晏嘴里没有了羊角可颂,但是他当时正面无表情的和他爹打电话撒娇。

    这场面就很尴尬了。

    幸好,陆见晏的心理素质是久经沙场,哪怕明知道对方听到了,他也依旧能淡然处之的先对陆爸爸交待一句“我上电梯了,爸,有什么事后回头再说”,然后挂断通话,像是没事人一样,和他的邻居点头致意。

    这回邻居给了回应……咳的撕心裂肺,让人很担忧他会不会把肺也给咳出来。

    陆见晏看了一下远处还在车里不知道干什么的邻居的朋友or护工,最终只能上前询问:“你的吸入器呢?”

    陆见晏从幼儿园大班之后一直到上初中之前,其实身体都不算好,可是医生怎么检查都查不出任何问题,全家人就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他。这样的经历让陆见晏至今都心有戚戚。看到别人与他一样控制不住的不断咳嗽,他很难做到不上前关心。

    邻居却摆了摆手,倔强的纯靠自身的调整,渐渐缓和了过来。

    陆见晏便也就重新站回到了一个让彼此觉得舒服的疏远距离上,不过在走前,他把自己西装口袋里的斜纹领巾递给了对方,总觉得应该会需要。

    邻居依旧垂着头,却接过了领巾,道了声“谢谢”。

    这是陆见晏第一次听到如此独特的声音,他本以为对方的声线会因为长期的咳嗦而变的有些低沉沙哑,但是并非如此,对方的声音十分清冽,如雪山冰川,只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吸引到了陆见晏。

    可惜,陆见晏的邻居并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

    陆见晏也很满意这样冷淡的邻里关系,对方要是太过主动,他才反而需要担心。

    在时间回溯之前,陆见晏并未遇到过这个邻居,事实上他甚至都不知道他楼下的房子有人居住。这次的变化不可能不引起陆见晏的重视……

    可是,上次陆见晏也并没有在床上回忆过往回忆很久,当陆姐姐的电话打来时,他已经在电梯里了,由于没接到电话,等开上车回拨过去时,也仅仅是听姐姐说了一下陆贱贱的倒霉,不像这次如此生动直观,看了许久。晚上,陆见晏因为工作耽误,并没有及时赶回来,等他到的时候派对团队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为此,陆见晏在派对之后就干脆换了住处。

    行程的时间点不对,自然也就遇不到这位银发的邻居了,这是能说得通的。

    没等陆见晏继续深想,派对的布置团队就已经带着各种器材陆陆续续的到了。

    陆见晏亲自坐镇监督,没什么原因,就单纯只是因为觉得唯有这样亲自看着别人在他的屋子里做事,他才能不用再无休止的脑补对方会不会在他的家里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工作人员忙碌的时候,陆见晏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假装看手机来掩饰自己的监督。

    一般人的印象里,总裁哪怕在家也是很忙的,不是看股票走势,就是处理工作。但事实上,至少陆见晏这个总裁平时在家的时候,是以休闲娱乐为主的,并没有什么“工作使我快乐”的自虐倾向。陆见晏的娱乐也很普通,无外乎拿手机打游戏、看小说or追美剧。

    但是转而又想,在外人面前,貌似确实不该让自己显得如此不务正业。

    怎么说好呢,总裁包袱有点重。

    于是……

    整个派对布置团队,就在这天下午,有幸看到了一出“人间奇景”——陆氏总裁正襟危坐在自家沙发上,拿着手机看起了新闻联播。

    当大家耳熟能详开场音乐响起时,整个房间都诡异的安静了。

    咳,在接下来的连续几个小时里,工作人员就在国内一片和谐幸福,国外水深火热的党性报道里,布置好了极其奢侈**很不符合八荣八耻精神的派对现场。

    大家还一起听了一则匪夷所思的报道,说s市有一位安姓的老大爷,早生华发,生活朴素,每天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混迹于各大公园,事必躬亲的捡瓶子。是的,就是捡瓶子,那种随处可见的空饮料瓶,踩扁了装一编织袋也卖不了几块钱。

    安老爷子在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是这样表示的:他年少时搞革-命,中年时响应号召下海经商,如今老了也依旧想要发光发热,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每天坚持步行捡瓶子,既锻炼了身体,又确保了绿色出行,节能减排,低碳环保。

    据当时在陆见晏家围观了现场的工作人员回忆,当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有木有!特别是在陆总轻声感慨了句:“这声音、这描述,不就是住在隔壁楼的安老爷子吗?”

    能住在江苑的人,最少的身价都是资产过亿起。

    工作人员: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