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为防盗章

    众所周知,二陆有三个孩子, 各大媒体狗仔早在孩子还小的时候便已经摩拳擦掌, 期待着谱写一处最狗血的豪门恩怨大戏。

    谁曾想,陆家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 大女儿继承河内陆, 大儿子继承吴郡陆,明确分配, 十分公平。

    无数经济方面的专家学者都信誓旦旦、言之凿凿,陆氏拆分,绝无可能, 这不过是一场作秀。随着近二十年的发展,陆氏国际早已经成为了过去的两家无法与之比肩的庞然大物。两个家族可以说是完全盘根纠错的缠绕生长在了一起,谁会疯了自断一臂?

    然后?然后专家就被打脸了呀。

    陆家夫妇早在结婚之初, 就已经为日后的拆分留足了空间, 并签订了约束彼此家族的协议。虽然二陆如今依旧没有彻底的分开, 但“长公主”代表河内陆, “大太子”代表吴郡陆的大格局,是已经泾渭分明的展现了出来的。没有分完, 也不过是因为陆爸爸还在位, 陆见慈和陆见晏也还年轻,经验不足。

    没有撕逼,没有脸红,姐弟俩始终高调的秀着亲情。

    陆家的三个孩子里,唯一比较出格的也就是“小太子”陆见柬了, 他曾因蓄意殴打同学而被迫休学过一段时间,最近才复学。狗仔们对这位一看就叛逆不羁的小太子寄予了无限的“厚望”,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成长起来为自己鸣不平,和姊兄争夺家产,甚至反目成仇,但……

    那也要等陆见柬能成长的起来再说。

    反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陆贱贱还只是个会因为月考成绩不好而被揍的哭爹喊娘的熊孩子,并无任何卵用。

    总之,用那些奇奇怪怪的任务者的话来说,陆见晏就是个标准的霸道总裁设定。

    冰山脸,禁-欲系,不苟言笑,能力卓越,简直是总裁中的战斗机。

    无数人前仆后继的想要充当陆见晏生命里唯一的阳光,教会他笑,教会他柔软下心肠,做他的白月光、朱砂痣。

    可是……

    陆见晏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机器人,他有和谐友爱、正常温暖的家人,有相处十余载、知根知底的朋友,他知道什么是温暖,也知道怎么笑。他并不需要谁来“拂去他横亘在眉宇间的疏离与冷漠”(某个任务者语),因为带给他这些的正是非要和他发展些什么的任务者。

    划重点,他不笑,不是他不会笑,而是他不想对着不熟的人笑。听过那句烂大街的话吗?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高冷,只是人家想暖的不是你。

    求不要过度解读啊,陆见晏面无表情的在心里道,谁还不是个正常人咋地?

    想及此,陆妈妈的微信突然而至,没有解释刚刚对陆弟弟的追打,也没有什么殷勤的唠叨。因为陆妈妈的性格和陆姐姐一脉相承,不爱废话,总是紧绷的犹如学校的教导主任:【上班不要迟到。】

    这已经是陆妈妈最大的关心了。

    陆爸爸是家主,不巧,陆妈妈也是,气场足到一比,凶残起来绝不含糊。陆家的三个孩子在糖衣炮弹的腐蚀生活里都没能长的特别歪,这与陆家父母的言传身教绝对有着推不开的关系。陆妈妈作为一个注定与众不同的女强人,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迟到了,不管是集团的员工,还是身为集团管理层的他们。

    陆见晏眼睛都不眨的站在空荡荡的家里,一边悠闲的叼着松软可口的羊角可颂,一边快速回复:【我已经在路上了。】

    还不忘和旁边特意早上赶来给他做早餐、打扫完卫生就会再次离开的帮佣串好口供。帮佣是个上了年纪的阿姨,人称丽姐,是吴郡陆家的老人,嘴巴严,性格好。对着陆见晏比了个用拉锁拉住嘴巴的动作。

    咳,谁人生中没有几次对妈妈善意的“隐瞒”呢?

    丽姐已经打扫完了陆见晏的公寓,正准备告辞离开,她每天都会很早的来帮陆见晏打扫公寓,然后在陆见晏眼前离开。

    很少有人知道陆见晏极度缺乏安全感下催生的种种怪癖,但丽姐肯定不会包括其中,她甚至因此对陆见晏充满了包容与怜惜。哪怕她的主家并不需要这种怜惜。

    “晚上需要再来吗?”丽姐进行例行的询问。

    陆见晏的回答往往是不需要,但今天注定有些特别:“有可能需要,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吧。”

    “好的,祝您有美好的一天,我先走了。”

    陆见晏点点头,目送走了丽姐,又低头看陆妈妈的微信,下一条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依旧意简言赅:【开车不要玩手机!】

    惊叹号,代表了陆妈妈要生气了。

    陆见晏依旧不慌不忙,沉稳的穿好今天的西装外套,扫了两眼报纸上的内容,几分钟后,叼着一个新可颂走到了玄关,关门,摁下了直接入户的电梯按钮。

    在等待的过程里,陆见晏这才低头给妈妈发微信:【我没开车,今天是让司机来接的我,放心吧。】

    【陆见晏你住的地方离分公司才几步路?好意思让赵叔那么大岁数早上去接你!!】

    赵叔也是吴郡陆家的老人,年轻的时候给陆妈妈的父母开车,中年的时候给陆妈妈开车,如今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但陆妈妈已经让他提前回家享儿孙福了。结果在听说陆见晏好不容易从北方回到了南方后,赵叔谁劝也不听的非要坚持要来继续伺候孙少爷。

    陆见晏平时习惯自己开车,除非是一些特殊场合才会用到司机,便也就可有可无的接受了。毕竟无数次的血泪教训都告诉了世家们,一个忠实可靠的司机是多么难能可贵。

    真正了解领导行程的,未必是秘书,也未必是特助,但绝对有司机一份。

    随着“叮”的一声,陆见晏步入了大理石的电梯,准备继续给他妈妈发微信解释。结果,可颂的最后一口还没有完全咬进嘴里,只下了一层的电梯门就再一次打开了。

    一个坐在电动轮椅上、容貌被宽大的羊绒围巾和鸭舌帽遮挡住的人,便就这样与陆见晏不期而遇。那人看上去貌似十分不舒服,不断的咳嗽,他的家人or护工正站在他的身后帮助他寻找吸入器。

    陆见晏面不改色的把最后一口可颂噌噌的全部咬入了嘴巴里,然后,礼貌的按住了开门的按钮,耐心的等待对方。

    没等可颂在嘴里咀嚼完,陆见晏就看到那位住在楼下的邻居,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先下去吧,不用等待。

    陆见晏可有可无的看了眼看来暂时真的出不了门的邻居,放开了按着按钮的手,在等待电梯门重新合上的比较尴尬的几秒里,点头对他的邻居示意了一下。

    直至电梯门再次关上,重新开始回复妈妈的微信,陆见晏也不确定一直低着头的邻居是否看到了他的动作。

    以及,刚刚是他眼花吗?他怎么在对方咳嗦的幅度比较大的时候,看到了隐藏在帽子和围巾之间的银白色头发?少白头?杀马特?

    直至陆见晏在停车场取车时,看到了某辆他此前并未见过、但莫名就联想到了刚刚轮椅上的邻居、外表画着骷髅头的卡宴,他才在心里确认,哦,杀马特啊。啧,希望对方能不要太吵闹。葬爱贵族什么的,他实在是消受不起。

    s市的cbd,大厦林立,车水马龙。

    在这片临江的金融中心,矗立着一座比一座奢华大气的摩天大楼。众多跨国的银行、知名的金融投资机构以及各种大亨富翁名下的集团都在这里设置了经理处。如蜘蛛结网般的在一整个街区辐射扩散开来,形成了寸土寸金、一块招牌掉下来能砸死三个经理和一个副董的拥挤现状。

    陆氏国际的分公司也位于此,自己的地,自己的建筑公司投资建造,属于自己的写字楼,再一次感恩祖先的投资眼光。

    在陆见晏从b市调动到s市主事的第一个月内,他就以从不迟到、严以律己的画风,给公司上上下下几百号员工都紧了紧身上的发条。最近集团内部甚至开始传起了一个毒鸡汤——比你出身好、比你学历高、比你权利大的太子爷,工作起来都比你拼命,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搞得陆见晏根本没办法解释,他的顶层公寓离写字楼只有不到五分钟的车程。

    准时准点,又或者可以换句话说是踩着点,陆见晏出现在了分公司充满了现代化的通透挑空大厅。当他小牛皮质地的纯手工皮鞋踏上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的那一刻,所有员工都不由的心头一紧,快速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着装,生怕有哪里让完美主义冰山脸的陆总不满意。

    对此,只是单纯用面无表情来挡烂桃花的陆见晏,默默认下了这口人设锅。让人害怕他到产生疏远的距离感,总比谁都能找他搭话的平易近人好。

    相信他,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总结出来的人生哲理!

    陆见晏早已经在等待他的两个助理、一个特助,一起搭乘电梯到了顶楼,与迎面摇曳走来的女秘书狭路相逢,然后目不斜视的擦肩而过。再浓郁到让人受不了的香水味,也没能改变陆见晏懒得为对方驻留的心。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对方就是个商业间谍,实在是没必要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和感情。

    最主要的是,对方的这个勾引技巧有点辣鸡,面对层出不穷的任务者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至少陆见晏觉得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栽在什么桃色新闻上了。

    重生回两个半月前,能够掌握的先机自然不止于此。

    在上午的例会上,陆见晏都不需要怎么思考,就当场毙掉了三个提案,两个立项,并及时纠正了一个即将投入市场、但因为小数点点错而差点酿成大祸的文案错误。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家里没有网,用的4g更新_(:3」∠)_

    好虐,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