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眼睛一闭,一睁。

    陆见晏就从自家的床上醒来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2017年5月1日。真是好棒棒哦,拥有时间回溯能力的陈医生又干了一票大的,直接让所有人都回到了两个半月之前。

    陆见晏与陈医生第一次见面的日期。

    至少是陈医生以为的第一次见面的日期。

    真的……

    ……太好了!

    终于不用再一遍遍cos复读机,重复自己说过的话了!也终于不用再绞尽脑汁的拒绝陈医生了!哪怕是被迫善于拒绝别人的陆见晏,也是有词穷的时候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终于不用再吃那顿仿佛没完没了的晚餐了!面对那道第一回吃很惊艳,第二回吃也很开心,第三回同样觉得满足……直至连续吃了十三遍后,再不想碰一口的大歌剧院蛋糕,陆见晏如今回想起来都还是一嘴过于浓郁的甜腻味道。

    如果再来第十四次,连陆见晏都不敢保证自己会对陈医生做出些什么。

    陈医生为人真的是太死板了。如果可以,陆见晏很想真诚建议:不能因为你拥有时间回溯的能力,就可以不求新求变啊!这样固守的思想很危险,终将被时代所淘汰!

    太阳渐渐升高,智能化的房间随着主人的清醒,调整到了更加合适的室内温度。

    陆见晏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放弃了睡回笼觉的打算。他给自己点了支烟,不抽,就只是单纯的想借此冷静一下。这是他好友告诉他的经验,抽烟有助于思考。

    真丝被从陆见晏□□的上半身滑落,他此时正对着一整面的光感落地玻璃窗,窗外是s市早上八点的天际线,一抹蓝白中镶嵌着阳光的金红。旭日东升,窗明几净,如果站在开阔的窗前,便能俯瞰横贯了整个s市的知名江景,以及s市最引以为傲的地标性建筑。顶层豪华公寓的视野好到让陆见晏所有的朋友都表示过嫉妒。

    不过,室内追求极简主义的冷硬设计理念,分分钟浇灭了每一个看到这套公寓后想要拥有它的人的心。

    极简主义并非是大众第一印象里现代化流行后的那种简约,而是单纯的字面意思,追求极致的简单。

    陆见晏的卧室里,除了位于中央的灰蓝色大床、同色系的落地长灯以及纯白色羊毛地毯以外,就空荡的什么也没有了。往好了说,这叫去掉了一切多余的摆设,将生活精简到极致;往不那么好的方向说,这就是清苦到了连和尚都会嫌弃。

    这座总面积在700平的顶层公寓,无处不充满了这种……性-冷淡的装修风格。

    不要说在这里享乐了,就陆见晏生性风流的好友所言,他进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里是准备要对谁进行精神虐待吗?花好几千万买个苦修所,脑子被驴踢了?”。

    但陆见晏就是喜欢啊。

    当然,也是因为只有这种一览无余的室内风格,才会让陆见晏觉得安全。至于他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危机感,那就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

    大概是在陆见晏上中学的时候吧,某天,他们班上最不起眼的某个学渣突然性格大变,学习成绩异军突起不说,人际关系也因为改头换面的新造型而拥有了极高的人气,生活上的处事态度更是终于强势了起来,摆脱了极品的亲爹继母……

    那位同学整个人都已经不能用焕然一新来形容了,而是,呃,怎么说好呢,换了一个灵魂。

    事后也证明了,这位同学确实是换了一个灵魂,被人鸠占鹊巢。

    但在最开始,谁都没有那么大的脑洞。

    恰逢班上换座位,陆见晏和这位同学好巧不巧的成为了同桌。然后,陆见晏就发现他们两人有着高度一致的兴趣爱好,从对食物的审美到对游戏电影的品味,甚至到了陆见晏说上句,对方能接出下句的地步。

    他们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朋友,少不更事的陆见晏甚至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热血青春,期待展开一段男人的浪漫。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陆见晏意外的发现了他的“好兄弟”脑海里有一个奇怪的系统,天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能听到他的“好兄弟”和系统在脑内的对话了。

    对方问系统:【我已经按照资料上陆见晏喜欢的一切进行了尝试,无所不用其极的投其所好,他为什么还没有疯狂的爱上我?】

    如果故事只到这里,陆见晏大概也就仅仅是不知所措一下,或者“礼貌性”的悄悄上网发个知乎,咨询一下被好友喜欢上了,怎么拒绝才能不伤了对方的心。

    但紧接着,那人就又对系统说:【他不爱上我,我怎么完成任务?】

    那是陆见晏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些人亲近你、追求你,真的可以不是因为他喜欢你,也不是因为他想要你喜欢他,甚至他都不是对你有什么所谋,他只是觉得你们在一起了会更方便他做任务,所以他开始了攻略你的征程。

    对方对此完全没有一丁点的愧疚之心,因为你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场游戏里的通关钥匙。你会因为伤害了一把钥匙的心而愧疚吗?显然不会。

    可惜,陆见晏并不是一把听话的钥匙,他也不想当那个该死的钥匙。

    说实话,这事对于陆见晏的打击……并不大。

    是的,不大。

    毕竟陆见晏的家世特殊,他已经在圈子里见惯了这种情感上的尔虞我诈,虽然“系统”啊、“任务”啊、“快穿”什么的名词刷足了时髦值,让陆见晏的世界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但也就仅此而已了,伤心肯定还是会伤心,却也不至于让陆见晏发生什么性格上的异变。

    真正导致陆见晏缺乏安全感的,是他发现这个同学并不是个例。

    在对方因为久攻不下,知难而退后,陆见晏的人生就像是被打开了什么神奇的大门,开始过上了一种“格外刺激”的新生活。

    具体流程如下:

    第一步,陆见晏身边的某人,在某天,突然被做任务的异界来客穿越;

    第二步,任务者因为攻略需求,总会表现出爱陆见晏爱到仿佛如果他们不在一起,下一秒地球就要爆炸的效果(地球:exm???);

    第三步,任务者发现实在是完成不了任务,就拍拍屁股潇洒走人,并不会管自己到底给原主留下了怎么样的烂摊子。

    任务者来的次数多了,花样也就多了,从各种奇奇怪怪的系统,到因此而拥有的奇奇怪怪的能力,无孔不入的摄像头都算是小儿科。陆见晏一直都在见招拆招,就目前的发展情况来说,他做的还算不错,但多多少少还是让他养成了些“坏”习惯,好比总觉得他看不到的地方藏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高科技。

    陆见晏也试图寻求过心理医生的帮助,但是当他发现心理医生也被穿了之后,他就彻底没辙了。

    一直到烟蒂落满了崭新的烟灰缸,陆见晏也还是没能想清楚他到底该拿陈医生怎么办。

    顽固的任务者陆见晏不是没有遇到过,但再顽固的任务者,也无法改变陆见晏不喜欢对方的心,对方处心积虑,陆见晏宁死不弯,两人大不了死磕到底嘛。可陈医生那见鬼的时间回溯的能力,根本不给陆见晏死磕的机会。

    陆见晏的每一次拒绝,都意味着又一次的一键清零。

    陆见晏还不能和对方直接摊牌说‘别演了,你不累,我都累了’。因为就陆见晏浅薄的经验来看,【摊牌】基本能和【被消除记忆】划上等号,甚至有可能还要面对更操蛋的后续。

    一阵突兀的视频来电,打断了陆见晏的思绪。

    “姐?”

    来电的正是比陆见晏大了五岁的姐姐。

    陆家三个孩子,陆见晏生的不巧,上有身为唯一女孩的姐姐,下有闹心的幺儿弟弟,别人一听说他不当不正的排名就对他充满了同情。

    但陆见晏却蛮喜欢的,有个责任感极强的姐姐多好啊,她总是忍不住在生活上、娱乐上、以及家族集团里方方面面照顾自己的弟弟;有个作天作地的弟弟就更棒了,心情不爽了可以光明正大的揍弟弟出气,简直人生赢家!

    如今,陆家姐姐打来电话的目的,便是与陆见晏一起分享小弟的又一次作死。

    陆姐姐做事一向干脆果断,不喜废话,在把摄像头从内摄像头改成外摄像头,能够让陆见晏看清楚家里的情况后,陆姐姐就只说了一个字:“看!”

    在陆见晏再熟悉不过的自家半开放式的厨房里,陆弟弟正被陆妈妈追的上蹿下跳。

    如果不好想象,可以试着脑补一下资深神经病犬哈士奇的英姿,上天入地满屋撒欢,仿佛这个家里已经装不下他了。

    并配以——

    “陆见柬(jian)你给我站住!”

    “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类似于这样的母子之间的“和谐”对话。

    陆姐姐把摄像头又转了回来,露出了与陆见晏不分上下的面无表情,只有熟悉的人才能从她的眼角看出笑意。她问自己的大弟弟:“开心吗?”

    陆见晏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开心,陆贱贱同学简直是他们姐弟之间永远的笑点。

    陆见柬,小名陆贱贱,是陆见晏和陆姐姐共同的亲弟弟,也是陆见晏突然决定从b市搬到s市的原因之一。

    当然啦,陆见晏搬家的主要原因还是s市这边的集团分公司出了些问题,必须陆见晏亲自坐镇。但这就很没必要让自家的蠢弟弟知道了。他是说,他为什么要放过一个能折磨他弟良心的大好机会呢?在对方熊了他整整十八年后的今天。

    陆姐姐也是这么想的,她不仅幸灾乐祸,还意简言赅的解释了一下陆弟弟被打的前因后果,这一次难得的废话了不少:“他摸底没考好,还偷偷伪造了妈妈的签名,最蠢的是他竟然忘了第二天学校就要开家长会了。”

    可想而知,当陆妈妈去了学校之后,面对一套她见也没见过却有着她已阅笔迹的低分卷子时的日狗心情。

    “啧,我陆见慈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弟弟?!”

    陆姐姐大名陆见慈,是陆氏已经对外宣布过的准继承人,也是某富豪排行榜上最年轻、工作能力又最被看好的富n代潜力股,职场无情,心狠手辣,十分对不起见慈这个意韵深远的名字。

    手机镜头突然一阵摇晃,并伴随着陆弟弟撕心裂肺的呐喊:“姐,你真的是我亲姐吗?你竟然在你弟人命关天的时候和别人打电话?你竟然在打电话!”

    陆姐姐挑眉:“不然呢?”

    陆弟弟:“你在和谁打电话?!”

    陆姐姐直接把手机递给了陆弟弟自己看。陆见晏正对着屏幕,抬起右手,并拢双指在太阳穴旁边比划了一下,对弟弟道:“▼_▼哟!”

    陆弟弟“啊”的一声鬼叫,叫的像是个高中女生,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招呼也没打一声,就快速扔下手机跑远了。没过几秒,陆见晏就从摄像头里看到陆妈妈已经杀气腾腾的快要追上陆贱贱同学了。

    “别认他了。”陆见晏认真对姐姐建议。

    “好主意。”陆姐姐开始思考可行性。

    是时候教会他们亲爱的弟弟一个人间真理了,大人是一种很记仇的生物。从幼儿园开始被弟弟吐奶吐的每一身衣服、到小学的时候被弟弟每一次吃掉的最后一块饭后甜点,以及青春期和弟弟打的每一架,如今都正在一点点的回报着陆家姐弟。

    挂断电话后,极善于自我安慰的陆见晏终于离开了他的床,重振旗鼓,并打算和他的花花公子好友分享一个新体验——抽烟真的不如欺负弟弟。

    不如欺负弟弟!

    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