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一百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为防盗章  咳, 心酸的往事揭过不提, 专注陆见晏和楼等闲。

    这对好基友接下来十几年的友情, 全靠网络死撑, 信息化时代嘛, 哪怕天各一方,也能随时随地的谈天扯地。但不管怎么说吧, 他们其实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彼此了,并不了解对方在现实生活中的近况和改变。

    于是, 上一回陆见晏就被记忆里的小胖子摇身一变成了夜店咖的神奇事件, 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回就不一样了, 哪怕楼小胖(是的,帝王蟹小时候的外号就是楼小胖)再怎么绕,陆见晏也不会上当。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做什么, 你想借着给我办乔迁之喜的派对, 来满足你自己吃喝玩乐的个人爱好。楼伯伯已经断你的粮断了有几天了吧?”

    再横的二代也怕爹,楼等闲便是个中翘楚, 比陆弟弟怕陆妈妈的感觉还要怕他爹, 怂的特别清新脱俗。

    电话那头的楼等闲对于好友对自己的了解只诧异了不到一秒,就不再去深究陆见晏为什么能知道了。一如陆见晏对楼等闲的评价,这就是个做事从来不爱动脑子的二百五, 24k,纯的。毕竟不管楼等闲做什么, 他都能够拥有他想要的, 那他又为什么要动脑子呢?

    “你都知道我辣么惨了, 难道真的不准备帮帮我吗?qaq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亲的!”楼等闲不仅二百五,还特别不要脸。

    这台词是陆见晏上次没听过的,他也是第一次知道楼等闲原来可以这么能屈能伸。

    “朋友还分亲的和不亲的?”

    “当然啦,我就属于亲生的那一种!就这么说定了啊,我晚上带朋友去你的公寓。我当初就特别想买江苑的公寓(陆见晏插嘴,有你不想买的东西吗?),但是我老子非要我回家住。你说我好歹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整天和父母住在一起,丢不丢人?”

    “靠父母养就不丢人了?”陆见晏挑眉,他如今花的每一分钱都是他自己挣的。

    “不丢人啊。”楼等闲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是我二十几年前展示出的过硬的投胎技巧。谁不服,请和轮回司联系,谢谢。”

    等一套“二代不吃喝玩乐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的邪论发表完毕之后,楼等闲就以“晚上见”作为了总结陈词,生怕陆见晏不答应的抢先挂断了手机。

    ——楼等闲用事实告诉了陆见晏,知道未来顶个毛用,哪怕你特意改变了台词和选择,有些人也还是能该怎么样怎么样,想怎么样怎么样,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然后,就只能这么定了。

    陆见晏一脸[当然还是选择原谅他啊jpg]的忍了下来,没办法,谁让楼等闲已经是陆见晏身边至今唯一还没有“异变”的好友了呢?比大熊猫还要珍贵。

    当然,陆见晏能选择原谅的理由也是因为……

    陆见晏从楼等闲身上得到了灵感,准备把“知道未来顶个毛用”这个相同的体验,分分钟送给晚上会随楼等闲一起出现在他家、等着和他“初次见面”的陈医生。

    是的,陈医生就是以楼等闲为契机,认识的陆见晏。

    这点上陆见晏对自己的朋友并没有意见,因为没有楼等闲,陈医生也总能找到楼等忙、楼等人、楼等x来搭上线。

    这些任务者不是随随便便偶遇了陆见晏,觉得他骨骼清奇,是个攻略的好苗子,于是就硬要和他有缘了。而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有陆见晏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处心积虑的求“偶遇”。躲,是根本躲不过的,哪怕陆见晏躲到天边,对方也有本事找到他,进而展开一系列的攻略,甚至搅乱当地人的生活。别问陆见晏为什么知道。

    下午,陆家爸爸打来了例行的关爱电话,陆见晏当时正准备提前结束一天的工作,因为他已经超纲完成了,而且楼等闲请来的专业派对管理团队就要抵达江苑了,陆见晏必须赶在他们之前到家才能安心。

    “爸,我很好,真的没有身体不舒服。”陆见晏一边开车往回赶,一边挂上了蓝牙耳机,“早上找司机接我并不代表我不舒服了,早退也不代表!我只是要和楼小胖聚一下。”

    陆见晏一直觉得他们家有点阴盛阳衰,母亲和姐姐都比较强势,父亲则……婆婆妈妈的。天知道他姐为什么反而会觉得爸爸比较严厉,反正在陆见晏看来,他爸从来没和他说过一句重话,比妈妈还爱担心他。如果不是陆爸爸从小到大都这样,陆见晏真的会怀疑他爸是不是被女人穿了。

    “好好好,爸爸不说了,满意了?”陆爸爸对陆见晏总是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陆见晏其实是知道他爸爸为什么对他如此弱气的,因为陆家的继承人是他姐,不是他。虽然说现代社会大部分领域都已经实现了男女平等,但在代表着顽固与保守的世家群体中,大部分家族还是保持着由长子继承家业的传统,除非儿子实在是扶不上墙又或者根本没有儿子才会考虑女儿。

    陆家有点特立独行。

    但陆见晏真心没觉得有什么委屈的,他姐有能力,有性格,工作狂模式开启的时候比陆见晏还凶残,更不用说姐姐比他早入集团五年,如今很多备受好评的项目都是她主持展开的,在集团里迷弟迷妹无数,这些都是她应得的。

    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是男的,就觉得他姐姐该让位给他的人,才应该检讨一下自己!

    等陆见晏到了公寓大楼的地下车库,来自陆爸爸的电话还没有结束。陆见晏自然也不能主动挂,只能嗯嗯啊啊的陪着老爷子继续硬聊。

    锁上车门的时候,陆见晏一眼就看到了被楼等闲念叨了一中午的派克峰,q7的外表,n个q7的总价,全车身的铝制记忆金属,42升双涡轮增压,喷射式v8发动机,启动到100km/h只需要5秒……这也是一辆新车,陆见晏此前并未见过,不免多看了两眼。

    男人就没有不爱车的,但陆见晏并没有多做停留,毕竟他喜欢的是车,不是车的主人。

    不过,很快的,陆见晏就知道车的主人是谁了,就在他一边等电梯一边继续和陆爸爸打电话的时候,车的主人也到了。

    熟悉的轮椅,熟悉的咳嗽,以及熟悉的全副武装,还多了一副墨镜。

    原来那辆骷髅头的卡宴不是这个杀马特的啊,派克峰才是。陆见晏在心里到。不对,这么说的话,对方也许也不是杀马特。

    这回的偶遇,陆见晏嘴里没有了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