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九十三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药无患被穿了?”楼等闲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

    第五奕赶忙摇头, 生怕楼等闲的话继续刺激驾驶席上的陆见晏:“怎么可能?就药无患那变态的程度,哪怕能穿越到他身体里也只有被他干掉的份儿好吗?你忘了之前那个妄图吞噬药无患,最后被药无患反杀的傻逼任务者了?”

    “什么吞噬的任务者?”楼等闲还真的不知道。

    “呃, 我回去和你说。”第五奕也是一时糊涂了, 忘记了药无患的某些阴暗面的一面, 他从未对楼等闲说过,也不打算说。只能先糊弄过去,然后趁着这段时间想出个好说辞,争取事后把脑子不算灵光的楼等闲给糊弄过去, “反正我目前更倾向于有人变成了药无患的脸,或者是花高积分专门定做了一个和药无患一样的身体。”

    “他们已经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了?!”在楼等闲的意识里,这些还属于幻想的层面。他一直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谁能百分百整容成另外一个人,那只存在于小说或者影视剧里。

    第五奕点了点头:“至少就我知道的,高级任务者是有这样的能力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楼等闲今天就像是个十万个为什么,但这个问题确实是问到点子上了, 第五奕按理来说是没怎么接触过任务者的,他又怎么知道任务者可不可以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一直是负责秘密为药无患寻找安老爷子的人。”第五奕早已经准备好了完美的答案,“我们怀疑安老爷子之所以这么难找,就是因为他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没有系统, 也好像没有能力, 所以连监察者也不知道安老爷子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安老爷子又是谁?!”楼等闲更加困惑了, 顺便也引发了他的思考。他不知道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同样是这个小圈子里的人,他怎么感觉他一问三不知?

    “你不需要知道。”第五奕的回答骤然严厉了起来,甚至有点吓人。

    楼等闲以为是自己问的问题太多了, 终于惹毛了第五奕,只好不甘心的撇撇嘴,却也不敢再吵闹,毕竟是事关药无患不知所踪的大事。

    第五奕也很快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态度,赶忙示好:“药无患应该没事,虽然不知道去了哪里。”

    陆见晏也难得的点了点头,他之前一直都没有说话,因为他刚刚的情绪并不好,他不想在情绪不好的时候和他的朋友说话,生怕迁怒别人。

    第五奕进一步解释:“我推测那人不是药无患的理由就是药无患永远不可能弱到让自己被警察控制的程度。”

    再没有人比第五奕更了解药无患在洗白自己方面的能力了,毕竟当年的药无患可是在真的杀了人的情况下也能从容脱身。那些背后的肮脏事都经了第五奕的手,一件都没落下。哪怕是陆见晏在场,药无患也不可能摆出一副只会等待拯救的样子。

    事实上,正相反的,越是陆见晏在场,药无患越会想尽办法的表现自己的强势。这与药无患平时装病撒娇求陆见晏亲亲的情况是不一样的。生病撒娇是对陆见晏示弱,被人设计陷害也认怂就是对敌人示弱,药无患除非疯了才会这么做。他更有可能做的是在自己轻松漂亮的解决了问题之后,再私下里和陆见晏说,啊啊啊,刚刚可吓死宝宝了。

    “这么说吧,如果药无患是那种需要靠别人拯救才能洗清嫌疑的菜鸡,那我也就没有追随他的必要,早反噬了。”

    “你?追随?什么鬼?”楼等闲觉得他的三观在短短的一段话里已经被颠覆了n次。

    “我们有太多东西需要在事情解决之后谈一谈了。”第五奕一脸严肃。

    楼等闲也是这么觉得的。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药无患到底在哪里?

    药无患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唯一肯定的就是他应该不会有事,他只需要找到出路,就可以回到陆见晏身边。

    如果不是被困在这个平行世界,药无患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到陆见晏,无论他打算做什么,他都不可能瞒着陆见晏,让陆见晏替他着急。不能伤害陆见晏,哪怕是因为自己也不可以,这是药无患的底线。

    以及,是的,药无患掉到了一个平行世界里,为什么他知道?

    因为他眼前正坐着一个‘第五奕’,与药无患认识的那个第五奕有些不同的人。

    “所以,你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药无患?”平行世界的‘第五奕’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天外来客,还是有点不可置信。

    “能不要说废话吗?”药无患真的很着急。

    “好吧,等我联系一下我这个世界的陆见晏和药无患,我们再谈?”

    “可以。”

    等‘陆见晏’和‘药无患’以及‘楼等闲’赶过来的时候,他们也震惊极了。咳,是只有‘楼等闲’表示出了震惊这种蠢表情,‘陆见晏’和‘药无患’不管内心如何想,至少表面上的总裁包袱是没有丢的。始终理智,始终冷静,在几个问题之后就确定了药无患的身份与真实性。

    ‘楼等闲’在两个药无患之间来来回回看了数遍,就像是在大家来找茬一样的点出了这对双胞胎一样的人之间的区别:“为什么你的眼睛是白色的?没墨水了吗?”

    药无患其实也很不可思议,平行世界的其他人和他认识的那些人虽然多少都会有所不同,但那大多是在性格上的体现,遇到的事情不同,人生经历不同,性格自然不可能百分百复制,但至少外表是一样的,只有药无患是个特例。

    药无患的眼睛是银烟色的,而‘药无患’却是再正常不过的黑色。

    但这并不是让药无患最在意的,他真正羡慕的是这个世界的‘药无患’已经和‘陆见晏’在一起了,而药无患至今和陆见晏还局限于睡在一张床上的好朋友。

    连药无患自己这么说的时候都能听出来这里面的讽刺。

    “大概是你长的太奇怪了,把另外一个世界的陆见晏给吓到了。”‘药无患’得意洋洋的看着他自己,他对全世界都充满了敌意,哪怕那个人是他自己也一样,“如果陆见晏看到的是我,他一定不会那么做的。”

    ‘陆见晏’挑眉:“你对此很得意?”

    “怎么会!我只爱你!只有你qaq你不相信我了吗?晏晏?哪怕有无数个陆见晏站在我眼前,我也能一眼认出你,我最爱的你。”‘药无患’立刻开始表忠心,秀恩爱。

    不管是对于哪个药无患来说,属于他们的陆见晏都是独一无二的,哪怕是其他世界的陆见晏也无法取代,当然,他们也不想被其他世界的自己取代。

    药无患不得不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问‘第五奕’:“他们一直这么恶心吗?”

    ‘第五奕’一脸沉痛的点点头:“是的,一直如此。”

    药无患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辛苦了。”

    ‘第五奕’&‘楼等闲’互看了一眼,回答道:“习惯了。”简简单单的一句,道出了多少辛酸。

    “你们可以反秀回来。”药无患提议。

    ‘第五奕’和‘楼等闲’默契的摆出了惊悚脸:“谁?我们?为什么?!不不不,绝对不可能的!我怎么会和他在一起?求别闹!”

    又是一个新的不同。

    ‘药无患’和‘陆见晏’在一起了,‘第五奕’却没和‘楼等闲’结婚,这可真有意思。原因药无患也很快问了出来,世界已经末日了,他们可没时间想那些情情爱爱。‘陆见晏’和‘药无患’也是在末日之前就在一起了,才会一直在一起,感情颇深。

    药无患点点头,看来这个世界的‘楼等闲’并没有被神标记,所以他没有了杀死母虫的能力,世界还是末日了。

    “那你们知道任务者吗?”

    “知道啊,从王子期那里知道的。”

    “我的陆见晏在中学的时候就知道了艾伦,不,是左青时对他意图不轨。”药无患莫名的有一种骄傲,果然他的陆见晏才是最棒的,比所有平行世界的陆见晏还要棒!

    “我的‘陆见晏’是末日七英雄之一,谢谢,受万人敬仰!哪怕不知道任务者,也没有被任何人攻略!”‘药无患’不干了,哪怕是其他的陆见晏,也不可能比他的‘陆见晏’更厉害。当然啦,不管是哪个陆见晏,药无患都不可能说他的不好,药无患只会比谁更优秀。

    两个药无患就这样幼稚的争执了起来,谁劝都没用,非要争个高低上下不可。

    最终,‘药无患’终于抓住了药无患的痛脚:“我的‘陆见晏’至少真的是我的‘陆见晏’,你的你敢在他面前这么说?”

    “……”药无患突然有点想毁灭世界。

    最终还是‘陆见晏’转移了话题:“所以,在你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双方都对对方的生活充满了好奇。

    这就还要从那晚药无患戳穿了刘凯文这个变态杀人狂说起了。

    刘凯文的能力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他把它称之为异能,但药无患很快就看出了那能力和任务者们从系统那里得到的能力别无二致。都古古怪怪,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刘凯文的能力叫【转嫁】,作用如字面意思。他可以把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伤害,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这也是刘凯文能够在远在b市,依旧可以虐杀了在远在s市监狱里的囚犯的原因所在。他只要设法得到那个人身上的dna,就可以利用自己伤害自己的方式,把伤害转移到那个人身上。他唯一要忍耐的就是疼痛,痛感只能转移一半,但只要他咬紧牙关,那个人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于是,药无患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刘凯文虐杀起了千里。

    也不知道刘凯文是真的有自虐倾向,还是他已经虐杀习惯了,在他一刀刀划向自己的时候,只能听到千里的叫声,刘凯文仿佛完全感觉不到痛,甚至还在笑着。

    药无患却并没有趁乱逃跑,这倒不是他跑不了,而是他在等着看这一切到底会发展出怎么样一个结果。也因为刘凯文是个傻逼,他那个能力有那么明显的弱点,他却还是大大咧咧说给了药无患知道。

    在千里惊悚的看着自己一点点被伤害却毫无办法的时候,药无患已经举着刀也对准了千里,毫不犹豫的戳了下去,刘凯文终于惨叫出身,他的身上出现了一模一样的伤痕。

    【转嫁】是双向的!

    几乎是在刘凯文介绍起自己能力的时候,药无患就有了这个想法,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反向对刘凯文尝试一下。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并且再一次证明了他推测的正确性。

    虽然药无患因为陆见晏的意愿已经好久没有动手了,但他确实是货真价实的killer,让无数任务者闻风丧胆的那种。在这个世界上,能和药无患比如何能够更加变态的杀死一个人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刘凯文终于感受到了别人感受过的,看着自己身上莫名的出现一道又一道的伤口,他却没有办法阻止的恐惧。这种惊悚感是不亲身经历的人永远无法明白的,他试图尖叫,试图求饶,但都无济于事。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药无患笑的一脸灿烂的虐杀千里,然后那些伤口都反作用到了他的身上,他生受着千里的痛苦,却无法挪动。

    药无患用自己的能力定住了房间里除他以外的人。

    而【转嫁】的能力一旦发动就无法停下,除非一方死去。

    “不要着急,”药无患笑眯眯的看向艾伦,“你就是下一个,很快的。”

    杀死刘凯文的同时,药无患得到了刘凯文的能力,虽然那让他再一次吐了不少血,但是很值得。再一次的,以千里为范本,药无患开始一刀刀的伤害在了艾伦身上。

    是的,【转嫁】这个能力其实完全可以用在另外两个人身上,没必要用自己作为其中的一个载体。刘凯文就是个不怎么会用能力的傻逼,自以为聪明,但在老玩家药无患看来,就像是小婴儿一样脆弱和充满了漏洞。

    至于千里和艾伦的dna,药无患只要用李老师的能力改变一下,变成他过去已经得到过就放在自己兜里的事实就好。

    “那么,你是想说出你真正在包庇的人,还是被我弄死?”药无患对艾伦道。

    与此同时,千里已经崩溃了,换谁能不崩溃呢?看着一个人在自己身上一刀刀的划下,更不用说那个人还准备来第二遍!药无患才是真正的魔鬼,比刘凯文可怕百倍!

    这么想着的千里,直接吓尿了。不是夸张形容词的那种。

    药无患嫌弃的看了眼千里:“再恶心我一下,我就让你彻底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千里终于受不了,彻底疯了。

    艾伦从始至终的沉默着,直至药无患再次看过来,他依旧还是那套说辞:“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除了包庇刘凯文,还能包庇谁呢?”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会把事情做到完美吗?”药无患一边继续像割肉一样割着千里,一边问艾伦。

    哪怕鲜血淋漓,皮肉外翻,这个男人的眼睛里依旧冷静,好像根本不知道疼痛为何物,但他偶尔控制不住的抽搐手脚却说明了他还是有知觉的。

    “完美主义的强迫症患者,以及能精确到小数点后数位的……系统。”

    有叶南把系统给了王子期的前例,就足以说明系统和任务者是可以分开行动的,换言之,眼前的艾伦到底是任务者还是系统,这都是有不同的可能的。

    “你的宿主到底在哪里?!”那个曾穿越成陆见柬,给陆见晏留下极大心理阴影的变态任务者。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艾伦还在嘴硬。

    一直到被弄死之前,艾伦都没有放弃挣扎,却也咬牙没有说出他的宿主到底在哪里。而就在艾伦死去的那一刻,药无患的背后突然猛地射过来了一道光刃,带着极强的气流,以及无法阻挡的速度,但却还是被药无患给躲开了,因为他早有准备。避不开也就不避了,他直接在自己眼前开了一个小空间,看着空间吸收了光刃。

    果然只有杀死系统,背后藏着的宿主才会露出狐狸尾巴。药无患在心里想到。

    另外一个艾伦从艾伦的影子里走了出来,他对药无患鼓起了掌,仿佛真的很欣赏药无患的本事:“如果不是提前遇见了陆见晏,我想我一定会爱上你的。可惜,我已经爱上了陆见晏,做人要对感情专一,所以,对不起了,能麻烦你死一下吗?我会很温柔的。”

    艾伦的手里拿着已经报了警的手机。

    “我死了,陆见晏也不会喜欢你的。哪怕你把这一切都嫁祸到我头上,还是一样的。”药无患很冷静的刺激着对方。他已经发现了房间的空间能量发生了改变,杀不死艾伦,他就离不开这里。

    有各种各样奇怪能力的人不止药无患一个。

    “你刺激我是没用的。”一如药无患能看透眼前的变态,他也能看透药无患,他早就知道药无患会看穿这一切,会反杀刘凯文,甚至会利用千里来做。既报复了千里胆敢窥觊他的陆见晏,又不至于让千里死掉,导致陆见晏不开心,“我的目的就是让这一切看上去是在嫁祸你,然后,等着陆见晏来救我。”

    “你想取代我。”药无患终于懂了。

    “显而易见的,不是吗?”既然模仿药无患的变态行径吸引不了陆见晏,那就只能变成药无患了,但再完美的扮演者也不可能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除非有一个很好的理由能够解释他的一些异常行为,好比遭逢大难。

    被诬陷,然后得到陆见晏的信任与解救,不就一个很好的剧本吗?

    最主要的是,人会对自己付出辛苦的人or物产生一定的心理变化,付出越多,越是难以割舍。艾伦就是希望能够让陆见晏为了不断“救”他奔波,而没办法去注意细节。

    “陆见晏一定会在想尽办法解救我的时候,发现对我的感情。”艾伦已经彻底自我代入了。

    “是对我的感情!”药无患却并不会让艾伦如愿,哪怕是口头上的也不行!

    “我马上就要变成你了,所以是对我的感情!”艾伦神经质的看着药无患,他的病重程度明显比药无患厉害多了。

    “陆见晏也有可能会在一开始误会我,不过,没关系,他越误会,后面就会越后悔……”艾伦陷入幻想不可自拔。

    药无患却在心里想着,这个傻逼哪怕成功扮演了也很快就被陆见晏戳穿,啧,真想看看他到时候的表情啊。以及,说真的,药无患也挺想借此来刺激一下陆见晏,让他跨越心中的那道坎,发现对他的感情的。

    ——药无患总是有一种不知道打哪里来的自信,觉得陆见晏一定会爱他。

    但是,不行,那会伤害到陆见晏的,药无患宁可陆见晏醒悟的慢点,也不想让陆见晏难过一丝一毫。

    然后,就是能力与能力的巅峰对决了。

    具体的过程没什么好讲的,因为药无患觉得有点丢脸,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时空裂缝,把他带到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虽然他在来之前也没让艾伦好受。

    “所以,”平行世界的‘第五奕’,在听完故事后抬起右手,在前胸虚空绕了两圈,这是一个比较古老的礼仪了,代表一切的荣光属于阁下,翻译过来就是我会如您所愿,“有什么是我们能为您做的吗?”

    ‘药无患’:“和你打一场吗?我会特别乐意的,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还是‘陆见晏’最靠谱:“我认识一个空间能力者,只要找到坐标,应该可以把你送走。你知道你所在的世界名字吗?”

    “1114小世界。”

    ‘陆见晏’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去把‘叶北’和‘肖图’找过来。”

    最后这话是对‘药无患’说的,‘陆见晏’生怕两个药无患一言不合就打起来,决定用最快的方式分开他们,然后把多出来的这个送走。

    一如两个药无患会觉得他们的陆见晏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样,对于‘陆见晏’来说也是一样的,‘药无患’是独一无二的。哪怕是其他平行世界的药无患,也并不是他的‘药无患’,是多余出来的,为了稳定内部的团结,最好尽快送走。

    药无患如饥似渴的吸收着这个与他的世界进程完全不同的世界:“叶北是叶南的哥哥?”

    “是的,他是个很有名的黑客,和‘肖图’、‘神算子’有个非常迷你的反攻略联盟,在任务者中做了不少很有名的壮举。‘叶北’可以定位坐标,‘肖图’有很强大的空间能力,应该可以把你送回去。我们当初就是凭借这招把叶北从主脑的监狱里救出来的,九死一生,但结果是好的。你可以回去也尝试一下。‘叶北’绝对值得你的投入。”

    “谢谢,我会的。”这种考试之前被漏题和答案的感觉真是太特么的爽了,“你们不会刚巧也已经有了对付主脑的计划吧?”

    ‘陆见晏’一脸自信:“还没有。但我们一定会赢的!”

    药无患哭笑不得,这个世界的陆见晏和他的陆见晏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但也同样优秀:“那你们找到安老爷子了吗?”

    “谁?”‘陆见晏’一愣,“我从未听过这个人。你是说楼等闲家的长辈吗?”

    “为什么楼等闲家的长辈会姓安?”

    “楼妈妈在嫁入楼家之前就姓安啊,你不知道吗?”

    作者有话要说:  霸王票: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楚昭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1个手榴弹和1个地雷

    感谢“穆十一”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莘君”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莹草爸爸”亲扔了2个地雷

    感谢“不日更2w就往大大菊花”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