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九十二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隔日, 陆见晏从酒店里准时醒来, 刷的一下子就睁开眼睛坐起的那种。

    这种略带过于警惕的动作,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有点吓人与不正常, 但陆见晏却已经习以为常,是他在外面睡觉时的一定会出现的应激反应。

    在家时, 陆见晏醒来后,其实大脑会有一段比常人漫长一些的混沌期, 会保持着“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茫然状态或躺或坐的继续待在床上又一会儿,那大概是陆见晏一天中最无害的阶段, 等想够了之后才彻底“开机”, 变成大部分人熟悉的那个陆见晏, 冷硬,强势, 面无表情。

    陆见晏从出生开始就是这样, 陆妈妈曾一度爱极叫儿子起床, 因为在刚刚醒来时, 让陆见晏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

    不论是陆妈妈还是陆见晏都曾以为陆见晏会保持这个习惯直至老去。

    但他们说谁也没有想到,从某天开始陆见晏就会被任务者治疗的不药而愈。但凡不是在他安心的家里, 身边还有其他人,陆见晏醒来时就不会有这一阶段。甚至相反的, 他会比任何人清醒的都要快速,好像在睡眠和清醒之间可以一键切换,不需要任何缓冲。

    在确定身边没有药无患之后, 陆见晏就检查起了酒店的套间,反复查看这里有没有其他人活动的痕迹,或者有没有被装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等确认一切如常后,陆见晏才会重新回到床上坐下,开始回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些流程都是陆见晏曾经做习惯的,因为天知道哪天一觉醒来,他床边就有可能多出来一个“走错房间的一夜情对象”,用“故作坚强又难掩脆弱的神情看着他”,等待着与他开启一段狗血的强取豪夺的故事。

    作为强取豪夺别人的那一方,陆见晏却一点都不想配合这样的演出。

    但陆见晏之前在外面出差住酒店的时候,不说每回都能遇到吧,至少概率是不小的。这也就训练了陆见晏极高的反应能力,哪怕是在宿醉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和别人发生关系。顶多是被人以为这样有机可乘,可以假装有过什么好蒙混过关。

    可即便能够解决,身边突然多出来一个陌生人也并不会是一个多么好的人生经历,陆见晏一点都不想总是遇到。

    自从和药无患住在一起之后,这种情况就再没有机会出现了。

    陆见晏以为他早已经忘记了曾经的提心吊胆,如今才发现他依旧宝刀未老,醒来后第一时间检查房间的流程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陆见晏的骨子里,既骄傲又可悲。

    “打给药无患。”陆见晏用语音操控着手机给自己的小伙伴去了电话。

    可惜那头始终忙音,无人接起。

    陆见晏皱眉,心中开始有了不太好的预感。他赶忙打给了第五奕,幸好,这回是有人接的。

    “无患?他不是和你睡在一起?”第五奕问完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以药无患和陆见晏那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状态,如果药无患在,或者能够联系上,陆见晏又何必给他打电话?

    这种时候是不存在什么第五奕安慰陆见晏说“药无患是个成年人,也许是有什么事耽误了,不用担心”的,因为第五奕和陆见晏都很清楚药无患不可能这样对待陆见晏。那可是个连出门散步都要和陆见晏发三回信息的人,有时候事无巨细的行程汇报反而会烦到陆见晏并不想再和药无患联系。像如今这样什么都没有留下、也联系不上的情况是绝无仅有的。

    “药无患出事了?”连楼等闲都这么觉得了。

    但是,药无患能出什么事呢?他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都足够他毁灭地球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伤害他?

    主脑?!

    第五奕回忆了一下昨晚的情况:“我最后见到他,就是他把你送回了房间。他当时的神情很正常,没有人接触过他,也没有见他主动和谁有过手机联系。你别急,我们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后,陆见晏就设法让助理联系到了酒店的管理层,要到了昨晚的监控录像。

    在第五奕和连衣服都没穿好的楼等闲赶过来时,酒店经理刚刚通过网络把他们所在楼层昨晚的监控视频传到了陆见晏的手机上,一行三人正好可以一起看。酒店走廊的监控摄像清晰的拍摄到了,药无患是半夜突然离开的,面上的表情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应该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主动搭上了电梯,至于去了哪里,就需要看其他的监控摄像头了。

    酒店那边随后又给了大厅出入的记录,并没有药无患离开的视频。

    换言之,药无患并没有离开酒店,但他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酒店表示,这已经是他们能够给予陆见晏的视频极限,其他楼层的视频为了保护客人的**,他们是没办法给陆见晏的。

    陆见晏只能试着追溯昨晚醉酒后的时间线回忆了一遍,唯一觉得可疑的地方,大概就是艾伦、刘凯文和千里不留行那三人也在这个酒店。

    但他们却没有办法知道刘凯文的房间号,这和那些要不到的视频一样,这是不管有着怎么样的关系,酒店都不可能泄露的客户信息。药无患当初之所以选择这家酒店入住,就是因为这家管理严管,保密工作做的十分到位,谁来了都没用,哪怕是警察呢,不是重大案件,他们也会咬死了不会泄露客人信息。

    就在陆见晏犹豫着打开刘凯文,还是想办法联系上酒店集团的老总时,小张警官已经给陆见晏打了过来。

    小张警官就是之前去陆家给陆见晏等人做问询笔录的那个年轻的刑警,这一回他打来电话,是因为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和陆见晏单面谈一下。在得知陆见晏在酒店后,小张警官十分惊讶,因为他也在这里。

    等第五奕把小张接过来之后,他们终于知道了一部分昨晚的真相。

    刘凯文和艾伦死了,虐杀,与刘恩一模一样。刘凯文在刘恩去世会后,并没有与他的父亲费尔回米国,谁也不知道他留下来打算做什么,如今大概也没办法知道了。

    费尔在听到消息后,已经搭乘飞机赶了过来,如今大概正在太平洋的上空。

    一连两起案子,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案件现场不只有被虐杀的尸体,还有两个大活人。一个叫千里,精神十分不稳定,根本无法询问情况。另外一个就是药无患了,他还在昏迷中,也无法回答警察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监控录像里显示,当晚刘凯文、艾伦以及千里发生过激烈的冲突,然后,药无患出现了。四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就一起进了刘凯文的房间。

    再后来就是警方在天快要亮时接到了一通来自艾伦手机的报警电话。

    酒店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却没有传出一点风声,足可见酒店在保密性方面的能力。当然,这也和警方希望保密有关,来现场调查的警察都是在天还没有彻底亮起来时,从酒店后门进来的,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和麻烦。昏迷的药无患也是从后门被送去就近医院的。

    与刘凯文同层的其他客人被酒店以检修的名义,升级到了其他楼层更好的套房,并且送了代金券作为补偿。

    “您为什么在这里?不,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以及,您知道药先生昨晚为什么会去死者的房间吗?”

    小张警官一连串的问了很多问题。

    陆见晏却只能回答出前两个,剩下的他也不比小张警官知道的更多。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在律师还没有到场的情况下,陆见晏是不会随便乱开口的。这一次和上次的问询笔录不同,别问为什么不同,陆见晏就是这么感觉的,他们会需要一个好的律师团队。

    “我能先见见无患吗?”

    “他正在最近的医院接受治疗,我们有同事在负责照看他。我可以陪你们去一下,但是在此之前,我一件事情希望能先告诉您……”

    哪里是陪着,这根本就是在监视,他们已经在怀疑药无患就是凶手了。

    小张警官很显然是隐瞒了什么信息,但他不是艾伦,是不可能告诉陆见晏的。第五奕借着去卫生间的名义,联系到了人手,无论如何都要知道警方到底掌握着什么证据。

    “我要先见到药无患!”对于陆见晏来说,再没有什么会比药无患的安危更加重要。

    小张警官也没有办法,只能陪着陆见晏一行人先去了医院,让陆见晏远远的隔着玻璃看到了药无患,他正脸色苍白的躺在治疗床上,身边还有一个警官陪着。

    负责药无患的医生也被找来说明了一下情况,药无患陷入了不知名的昏迷,暂时医院也束手无策。他们已经联系了药无患的家属,通过邮件先一步得到了药无患过往的病例。药无患有malkavian综合征,这种怪病发生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药家联系的专家正在赶来的飞机上。

    在律师中途折返来到医院之后,陆见晏等人终于在一个空病房里,和小张警官展开了他们的谈话。

    “接下来您即将听到一些有可能会引起不适的消息,我希望您能尽可能的保持冷静……”

    陆见晏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张警官,用事实证明了他永远都不可能失去他的理智。

    “想必您也应该有所预感,有关于刘恩现实的死,并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而是连环杀人案,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发现了……”

    “已经发现了十例,我的生父刘恩是第十一例。”陆见晏还以为小张要和他说什么,如果是这个的话,他希望能够尽快跳过他已经知道的部分,转而专注一下昨晚发生在酒店里的两起案件。

    “呃,”本来准备了长篇大论,顺便安慰一下陆见晏的小张警官,忽然没了话,不过一想到对方的世家身份,这次又有特殊组的介入,陆见晏不知道才会比较奇怪,他也就不用白费口舌了,想必陆见晏该做的心理建设早就有了,“昨晚凶手已经彻底拼凑完了for you的全貌,我们并不知道他下一步打算做什么,也不知道他还准备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一反常态的害死了两个人,并留下了两个活口……”

    “你们对凶手就一点头绪都没有?”陆见晏挑眉看向小张警官。

    “哪怕有,我们也没有办法告诉您。”小张警官一板一眼的回答,他虽然有点怕陆见晏,但他还是恪守了身为警察的职业操守。

    “我们会保护好药无患的,如果有任何线索也会立刻联系您。那么,可以请你们的人离开了吗?”第五奕开口试探道。

    小张一僵,这个自然是不可以的,因为……

    “你们怀疑无患是凶手。”第五奕继续道,他已经得到了消息,警方怀疑药无患的证据都是间接证据,其实并没有直接证据。但至少警方是有一些能够说得通的合理怀疑的。

    好比药无患的病,一个无法情绪自控的人,出现在了连环凶杀案现场,想想看吧,警方会怎么觉得。他们甚至设法得到了药无患当年在国外还没有足够成熟时,被怀疑参与的几起凶杀案。而那些确实药无患做的,杀的都是试图伤害药无患或者他人的任务者,陆见晏和第五奕都对此心知肚明。

    也好比千里见着药无患就会惊悚大叫的异常反应,千里精神不稳定,但哪怕是疯子也有一定的判断能力,千里在惧怕药无患。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一个在犯罪现场的人害怕另外一个在现场的人?

    更不用说警方还找到了虐杀的凶器之一,那上面有药无患的指纹,当然,也有刘凯文、艾伦以及千里的指纹。

    要不是药无患有世家子的身份,指纹这点也解释不通,警方都可以直接开具逮捕令了。

    “我们目前并没有妄下结论,一切都有可能,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如今只是出于对药先生人生安全的考虑……”

    还没说完,小张警官的手机就响了,是负责监视药无患的警察打过来的,药无患醒了。

    昏迷的突然,醒的也很突兀。

    陆见晏却在小张还没挂断电话的时候,已经起身径直前往了药无患的病房,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去看药无患。直至……

    陆见晏站在了床前,自己阻止了自己的动作。

    他有些困惑的看着眼前的药无患。

    第五奕和楼等闲在门外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药无患渴望的想要挨近陆见晏,但陆见晏却再没有进一步,他不再像以往那样照顾药无患。他只是站在床前,冷冰冰的问他:“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药无患的白眼睛有着说不上来的悲伤:“……连你也怀疑我吗?”

    “我需要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做出判断。”

    药无患好像被这样的不信任伤到了,却还是坚持说了起来,旁边的警官拿出了录音笔,尽职尽责的记录了起来。这比他之前想象中的容易多了,他还以为药无患什么都不会说。

    ……

    药无患找到刘凯文等人时,其实冲突早已经结束了。

    但无论是艾伦还是千里都并没有离开,他们依旧在刘凯文的房门口僵持,刘凯文想送千里回去,艾伦不让,他们再一次在酒店房门口吵了起来。

    药无患过来之后说了几句,他们就回到了房间里。

    因为药无患说的是,艾伦其实和刘凯文是表兄弟,这是他在来的路上,一直在调查艾伦的人传给他的最新信息。

    进入房间后,千里整个人都是傻的,他有些无法接受这个设定。他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受了刺激一般的问艾伦:“那你为什么一直让我远离凯文?因为作为高高在上的世家,你无法接受我这个普通人吗?”

    “当然不是,而是……”艾伦急于结束,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药无患决定提他说下去:“而是他一直在试图让你远离一个连环杀人犯。”

    “什么?!”只有千里问出了这个问题。

    艾伦和刘凯文都并不惊讶,好吧,也是有点惊讶的,惊讶于药无患知道,但并不惊讶于这个答案,很显然他们都很清楚这就是真相。

    这也是在知道艾伦和刘凯文的亲戚关系后,药无患才推测出来的一种可能。

    幕后凶手留下最招人恨的刘凯文,除了想要制造难度、炫耀技巧这个可能以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刘凯是那个凶手!

    艾伦之前看上去嫌疑最大,但如果单就刘恩这一个案子来看,其实刘凯文比艾伦的嫌疑更大。在不知道刘恩的遗嘱的情况下,刘凯文会自然而然的觉得只要刘恩死了,他能得到刘恩的一切,还不用按照刘恩希望的那样嫁给陆见晏。而刘凯文又被怀疑是下个目标,完美的洗清了自己的嫌疑。

    艾伦做的更像是在包庇犯罪嫌疑人,也就是刘凯文。

    刘凯文才是那个贼喊捉贼,扮猪吃虎的人。不得不说,他的演技确实挺好的,把那份讨人厌和傻逼纨绔演的入木三分,根本让人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实面目。有时候让人觉得超级讨厌的人,他真的就是个超级讨厌的人,没什么隐情的。

    至于刘凯文为什么要杀了刘恩以外的人,以及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些药无患想不到,但他觉得他总会知道的。

    好比此时此刻,刘凯文在暴露后索性也就放飞了自我,作为一个表现欲其实特别强烈的人,他不可能放弃这个把他做的过往说出来的好机会,在一如所有死于话多的反派那样交待了自己确实利用异能杀了很多人之后,刘凯文也交待了他为什么这么做:“陆见晏为什么还不觉得内疚呢?那些人明明都是因他而死!”

    是的,那些看似是帮助陆见晏杀了他讨厌的人的行为,有可能是一种告白,也有可能是为了折磨陆见晏的良心。

    事实上,后者的可能性其实比前者更大一点。刘凯文前面默默做了那么多案子,然后在最后一刻才爆发给陆见晏知道,为的就是让陆见晏明白那种他已经害死了很多人的无能为力。

    虽然,咳,这个目的不算特别成功。

    药无患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这个逻辑里最大的问题:“他们是被一个神经病杀的,陆见晏为什么要内疚?又不是陆见晏杀了他们。他们的死,是因为你有病,陆见晏只是刚巧是那个症结所在。但真正有问题的还是你,哪怕没有陆见晏,也会有别人成为你报社的理由。”

    陆见晏除非疯了,才会把一个神经病的所作所为,归咎到自己身上。

    这种每次出了事,不去责怪真正的凶手,而要责怪同样是受害者的其他人逻辑也是够了。

    一如陆见晏身边的人,总是会被为了攻略陆见晏的任务者穿越。这是陆见晏的错吗?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至少对于药无患来说,这不是陆见晏的错。

    因为没有哪怕陆见晏,主脑、系统、任务者这些东西还是会存在,他们只是会改变一个攻略的目标而已,还是会有很多人被穿越、被伤害。

    那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这是陆见晏的错呢?这算不算一种欺软怕硬?因为觉得哪怕责怪陆见晏,陆见晏也不会伤害他,所以可以理直气壮的去怨恨?

    陆见晏比任何一个人都不想他身边再发生这些奇怪的事情,他从未说过,但药无患很清楚陆见晏有多害怕他身边的人被穿越。他什么都没有说过,却选择了用行动拒绝这个世界再被他连累。

    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有病的人永远都会有病,一如刘凯文,一如那些任务者,真正做错事的是他们,陆见晏只是不幸的成为了一个诱因,但哪怕没有陆见晏,也会有别人成为这个诱因。真正该消失的不是陆见晏,而是这些有病的人。

    当然,药无患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凶手就是刘凯文,他只是在诈唬他。

    而他诈唬成功了。

    ……

    记忆到这里结束,躺在病床上的药无患明显不愿意再继续回忆,他只是一语带过的表示:“我戳穿刘凯文之后,他就把我们关在了房间里,想要杀了我们。我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也不知道。”

    房间里已经在这一会儿功夫聚了不少人,到底他们会不会信药无患说的,暂时大家都没有表现出来。

    包括陆见晏。

    药无患不需要别人信任他,他只在意陆见晏一个,他急迫的看着陆见晏,就像是在看着最后一个救命稻草:“晏晏,你会相信我的吧?”

    陆见晏的回答是冷着脸直接离开,再没看药无患一眼。

    小张警官追问的声音成为了背景音:“如果刘凯文是凶手,那是谁杀了刘凯文呢?你又有什么理由能够证明是刘凯文杀的人?”

    “我没有证据,但我……晏晏……”

    药无患全身无力,并没有办法去追陆见晏,只能看着陆见晏远走,离他越来越远。楼等闲在陆见晏和药无患之间看了又看,最后选择了追着陆见晏离开,第五奕也在看了眼药无患后,追上了陆见晏。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药无患,显得是如此孤单。

    楼等闲追上陆见晏,是因为他想问陆见晏:“不会吧?连你也开始怀疑无患了?我知道他说的那些情况有点前后矛盾,但我相信一定能有个好理由解释的。你别走,他会崩溃的。”

    反倒是应该站在药无患一边的第五奕,拦下了楼等闲继续说下去。

    陆见晏对门外赶来的人吩咐了一句“看好里面的人,别让他跑了”之后,就驱车离开了医院,没有丝毫犹豫。

    直至陆见晏把车开到了别处,他才再一次停下,狠狠的捶打方向盘,作为发泄。

    楼等闲从未见过陆见晏这样的一面,已经被吓的不敢说话了。

    第五奕倒是该做什么做什么的开始给药无患的父母打电话,告诉他们病房里的那个药无患并不是药无患,让他们千万别回来上当进入别人的陷阱。

    楼等闲一脸惊悚,什么???

    “他说的有关于昨晚的事情应该是真的,但他并不是药无患。”陆见晏冷着脸回答道。

    作者有话要说:  凶手是刘凯文,惊不惊喜,刺不刺激?=v=

    以及现在可以公布啦,最开始猜对套路的亲亲猜到的内容——幕后真凶想要把连环杀人案嫁祸到药无患身上。

    ps:幕后真相≠连环杀人案凶手,这其实是两个人,刘凯文只是个被推出来的牺牲品而已。前面他杀了那么多人,但他其实也是最后一道主菜。至于幕后主使到底是谁,要干什么,药无患在哪里,明天说_(:3」∠)_虽然我觉得答案已经蛮明显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