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八十三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看来艾伦应该也是有被任务者穿越时期的记忆的,至少是知道有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和行为都不受自己控制, 最后是陆见晏帮他摆脱了那种情况。

    他心怀感激而来……

    陆见晏却并不太买账, 因为除了药无患以外, 陆见晏对谁都是这幅恨不能与全世界断绝关系的冷漠态度:“我不是为了你, 是为了我自己。”

    所以, 不用感激我,也不用报答。

    “但不管怎么说,受益的始终是我。”艾伦有一套自己的处事理论, 并不会被陆见晏的三言两语就打击到。简单来说, 他认定了什么, 就不会轻易改变。

    在陆见晏忍耐极限的前一秒, 艾伦不早不晚刚刚好的放开了他。目光真挚, 表情友善,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恰恰好的距离。一如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 不过分亲近,也并不疏远, 像一杆枪一样挺拔, 还有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凌然正气。

    “我会一直感激你,在这点上你可说了不算。”艾伦甚至没有那种类似于陆见晏才会有的咄咄逼人的完美, 他也有他性格上的缺点, 好比固执, 但他并不介意表现出来。

    简单来说一个词,舒服。

    舒服到让陆见晏都有点想不起来在没有被任务者穿越之前,他这个同学的性格到底是怎么样的了。任务者穿来之前, 他们就像是同在一个地方上课的两个全然陌生的人,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交集,一点都不熟,大概这辈子也不会熟起来。

    然后,任务者出现了,一切都变了。焕然一新的左青时,因为换座位而出现在了陆见晏身边,笑着对那个时候还对这些全无防备的陆见晏道:“你好,我叫左青时,鉴于我最近变化比较大,怕你没有认出我,所以,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可以叫我青时,或者左同学也可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桌了,我可以叫你见晏吗?”

    陆见晏在心里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想要连同那时的心情以及对左青时全部的记忆一起甩出自己的生活。那并不是他真正的同学,他的同学告诉他,他叫艾伦,如今是个国际刑警。

    “我醒来后就一直很想见见你,与你聊一聊,却因为在忙着复健,忙着恢复正常生活,以及参与一个很重要的案件,始终没能成行。”

    陆爸爸和陆妈妈已经和特殊组留下来的人去了书房,交流有关于这次案件被遮掩的信息。楼等闲和第五奕正在与九组留下的人说话。陆姐姐负责看着陆弟弟,不让他捣乱。每个人都有各自需要做的事情,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反正自然而然就这样了,艾伦成了陆见晏的客人。

    “我们之间……”陆见晏还没来得及说完‘也没什么好聊的’,就被艾伦的一通紧急电话给打断了。

    “什么?我知道了,我们这就来!”艾伦在打电话的时候神色就已经变了,收起了那种老友之间促膝长谈的放松,变得严肃又紧绷。挂断电话后,他只来得及对陆见晏道,“抱歉,有一些新情况,我们必须要走了,改天联系好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不给陆见晏拒绝的机会,艾伦就叫上了九组和特殊组的人,不管他们之间的谈话到底进行到了哪里,都必须要结束了,只因为艾伦一句:“11出现了。”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代号。

    暂时没有人能够猜透它代表了什么,但明显九组和特殊组的人是知道的,他们与艾伦一样,听后便神色大变,如临大敌。在向了陆家借了一辆车后就匆匆离开了,连目的地都没有告诉陆家的人。

    这种时候就该陆弟弟咋咋呼呼的说,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但今天的陆弟弟却异常沉默,甚至主动要求晚上住在了家里,陆见晏和药无患也留了下来,陆爸爸和陆妈妈在经历过今天的这一切后,确实是需要人陪着的。

    晚上的时候,药无患偷溜进了陆见晏的房间。

    陆见晏早已经在床上等着他了,在白天有了艾伦那一出后,药无患要是还能坐得住才怪了呢。所以,不等药无患问,陆见晏就主动交代了他和艾伦之间的关系。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我知道的第一个任务者,是穿成我的同学接近我,因为兴趣极度一致,我和他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结果有天我忽然听到他在脑海里和他的系统说话吗?艾伦就是那个被穿越的同学,他是原主,不是任务者。任务者已经灰心离开了,他变成了植物人,被国外的舅舅接走去国外治疗了。”

    “你怎么肯定他不是第二个任务者?变成植物人的原主有几个能醒来的?”药无患发泄一样的捏了捏陆见晏骨节分明的右手,他甚至不敢捏重了,生怕陆见晏感觉到疼。

    “虽然概率小,但也有醒来的啊。”

    “你站在他那边?!”药无患不可思议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银烟色的眼睛里写满了受伤,“所以,他才是你的青梅竹马咯?”

    “……你是,你永远都是。”陆见晏无奈极了,“我没有站在他那边,我连手机号都没有给他。”

    虽然艾伦有可能不是任务者,但他也有可能是。陆见晏已经意识到不能全信能不能听到对方脑海里有没有系统那一套了,随着任务者的等级不断提升,这种最原始的手段越来越不灵了。所以,哪怕没有听到系统的声音,陆见晏也并没有打算与艾伦进一步接触。

    药无患以一脸“这还差不多”的表情,终于心满意足的睡了下去。

    陆见晏躺在一边,看着药无患入睡的精致侧颜,觉得对方就像是个小孩子:“怎么这么爱撒娇呢?”

    药无患在心里回应,不这样,我不知道该如何才能不伤害到你。

    陆见晏的安抚对于药无患来说,就像是饲养野兽的粮食,能短暂的安抚住它,却也不断的助长了它长大。为了不让这头野兽会在有天破笼而出后伤害到陆见晏,药无患只能想尽办法的索取更多精神上的安慰,只有这样饮鸩止渴的办法,才会阻止他脑海里那些越来越危险的想法。

    他不想让陆见晏看见任何人,听见任何声音,感受到任何不是他给予的感情。他想要把他囚禁在某个只有他知道的高塔之上,就像是远古巨龙守护着他的龙骑士那样,如果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就好了。

    他甚至已经不只是想想那么简单,某天反应过来的时候,药无患连岛都买好了,甚至亲手设计了高塔的蓝图。

    最终,那副蓝图与岛屿的产权证明一切被束之高阁。最多只是变成了游戏里移动海岛的模样。

    药无患永远都不会那么对待陆见晏,哪怕他想的不得了,可这就是人和动物之间的区别,动物遵从于心中的兽性,人会用理性约束自己。

    一夜无眠,陆见晏的助理打来电话,说一位叫艾伦的警官今天还会上门与陆见晏见面。

    陆见晏:原来还可以这样操作。

    药无患:啊啊啊,我干脆杀了艾伦吧,一了百了。

    但也就是这么想想而已,陆见晏在和父母、弟弟姐姐一起度过了一顿十分诡异沉寂的早餐后,艾伦就上门了。

    本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陆见晏真相——他们昨晚从陆弟弟那里听到的内容——的陆爸爸和陆妈妈终于不用纠结了,因为哪怕他们不说,艾伦也会说的。

    “介意私下谈一下?”艾伦对陆见晏发出邀请。“当然,如果药先生有意,也可以一起来。”

    不等药无患开口,艾伦就已经对药无患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人设不崩。

    药无患也笑嘻嘻的看了回来,并没有因对方的不走寻常路而手足无措。除了陆见晏的事情以外,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他应付不来的变化。哪怕他被告知下一刻就有外星人要入侵地球,他大概也还是会维持这幅表情不变。

    陆家有可能缺很多东西,却绝对不可能缺房间,很快他们就找到了一处没有人的休息室。

    室内挂着一幅看上去特别高大上的油画,用最好的木框装裱,内容也是充满了让人看不懂的艺术气息,再联想陆家的身份,是个人都不会怀疑这幅画的价值,哪怕他们并不能分辨这幅画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但药无患当初却能一眼就认出,这是陆见晏画的,稚嫩又可爱的笔触,明亮又鲜活的色彩,画这幅画的时候陆见晏的年纪应该还不算大,还保留着最初的赤子之心。

    别问药无患是怎么看出来的,艺术真的会讲话,至少会对他说话。

    艾伦如今看到这画时也是一副恍然的样子:“咱们艺术课的作业。”

    “是的。”陆见晏一直自认为自己没什么审美,也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但其实早些年他是学过绘画的,音乐、马术、网球,任何能够陶冶情操的运动他都在学校学习过,这些都是学校选修课的内容。陆见晏最初选的就是绘画艺术,学习的成果,怎么说好呢,一板一眼、中规中矩。

    用他们艺术课那个兼职老师本职是当代艺术家的男人的话来说,陆见晏的画里没有灵魂,只有书本里教会的匠气技巧。

    那个时候陆见晏还很不服气,一怒之下就做了一段特别中二病的事情——他在学校与国外的姐妹学校进行艺术交流展的时候,把他本应该上交的作品换成了一个苹果。

    真.苹果,能吃的那种,多汁又饱满,洗的水灵灵、红彤彤的,放在一个看上去特别高大上的真空展台上,四个角的小型聚光灯给这个苹果打上了一层柔光,让它看上去是那么的与众不同。这还不算完,陆见晏甚至在展台上换了个自制的白底铭牌,给这颗苹果写了一连串特别唬人的获奖经历。

    一场交流展下来,愣是没有一个人敢指出这特么的真的就只是个苹果,超市里十块钱一大袋的那种。

    甚至还有人煞有介事的分析了一大堆苹果的象征,什么伊甸园的禁果,什么这是一场让人可以目睹的腐烂,是行为艺术balbala……听的陆见晏几次都差点都没有憋住笑意。他的这个创意是从网上学来的,一个国外大学的艺术生用菠萝尝试了一次,三天都没有人发现这是皇帝的新衣。

    陆见晏当时还觉得这个报道太过扯淡,后来发现现实只会更加可笑。

    于是,在那位指责陆见晏的画没有灵魂的艺术老师,也对这个苹果表达了欣赏之情后,陆见晏就当众戳穿了他。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t老师当时的表情。”艾伦也想到了这段往事,笑的有点不那么厚道。他们那个自诩为艺术家的老师,不喜欢别人叫他的名字,一直以t自居,也不知道那到底有什么意义。

    陆见晏难得也勾起唇角,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大概是他最大的青春期叛逆了。

    而当时艾伦已经被任务者穿了,他如今还能想起来,看来是真的也有被任务者穿越时期的记忆,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被任务者穿越这件事情的。

    陆见晏对此很谨慎,不会随便讨论。

    艾伦在小圆桌前坐下,喝了一口杯中的浓茶,暖了忙碌一早上的脾胃后,才对陆见晏道:“但我没想到你竟然还保留了这幅本应该上交的作品。”

    陆见晏当时已经画的差不多了,都是在艺术老师的指导下,结果某天那老师在一场宿醉后突然疯了一样把陆见晏的画又批评的一无是处,这才激怒了陆见晏。

    “你知道吗?”陆见晏终于有了些说话的兴趣,“这幅当年被批评的体无完肤的画,已经是很多人口中的‘世界名画’了。”陆见晏当年的叛逆当然不只是在艺术交流展上的那一点爆发,他不是单纯的模仿者,也喜欢有点自己的创意。

    眼前就是他的艺术。

    多少人不懂装懂的在来陆家做客时,对陆见晏的父母大加赞扬过这幅画?

    当时说什么的都有,还有人曾表示过想要出钱购买。但都被陆爸爸和陆妈妈拒绝了,表示这是非卖品,它是一件珍宝,对于陆见晏的爸妈来说。

    可这样的回答却反而让大家对这画更加的趋之若鹜,见过它的人把它吹成了价值连城的世家名画,没见过它的人对它的庐山真面目心向往之。

    可如果有人但凡胆子大一点,凑过去掀开画框的一边,就能在背后看到陆见晏的署名。它不是任何名家之作,也没有流传百年的历史,它只是陆见晏上中学时的一个艺术作业。他是那么用心的想要画好它,甚至真的以为自己也许真的有点艺术天赋。

    自那之后,陆见晏就封笔收山,再没打算在艺术界有什么发展了。

    理由很简单,在经历过那些事情后,陆见晏更加肯定了自己不懂艺术。虽然大部分人也不懂,但那也不是他愚弄艺术的理由,那是对这门瑰宝行业的不尊重,他没办法继续下去。

    不过其实在陆见晏心中,还是对艺术存有一定怀疑的。直至陆见晏与药无患重逢,邀请药无患来陆家,药无患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陆见晏的作品,并对陆见晏年少时的画功表示了真心的赞美后,陆见晏才意识到,还是有人能够分辨出孩子的涂鸦之作和真正的艺术之间的区别的。

    虽然现代艺术大多都被沽名钓誉之辈毁了,但那也不代表着它不存在了,它存在于每一个真正热爱艺术的人心中,唯有时间会证明它的价值。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大多知名画家的画都是在死后身价倍增的原因之一。

    艾伦不知道这些发生在陆见晏和药无患之间的小互动,所以他只能根据过往对陆见晏把这幅画挂在这里的行为进行推测:“你依旧是那么愤世嫉俗,恩?”

    “曾经是。”陆见晏仰头,看着自己的过去。

    但如今它就只是一幅画,一副被药无患和陆爸爸、陆妈妈欣赏的属于陆见晏的中学作品。它确实有很多缺点,线条粗糙,涂色不均,可它也确确实实是年少的陆见晏坐在画板前,倾注了全部的热爱,所画下的用心之作。

    “叙旧到此为止,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陆见晏不是一个多么喜欢回顾过去的人,特别是那段不算太过愉快的中学时期。

    艾伦总是懂得该在何时点到即止,他打开了自己的悬屏手机,把屏幕投影在了圆桌之上,足够陆见晏和药无患都看清楚内容。好多个并列的文件,艾伦打开了最一个被命名为“10”的文件,里面是大堆的资料,还有一些血腥的照片,艾伦选择了其中感官最让人能够接受的那个:“这是刘恩被虐杀在现场的照片。”

    鲜血淋漓,身上没有一块好肉,身体却神奇的保持了笔直的紧绷。

    “你觉得他这个样子像什么?”

    “呃,1?”陆见晏努力的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也只能想到这一步。

    “怪我没有给你说前情提要,”艾伦暂时关闭了那张血腥的照片,虽然他已经尽可能的选择了一个稍微好看点的,但依旧还是不太能够让人觉得舒服。他把画面重新调回了一开始的那个,十一个文件并列。

    陆见晏似有所感,11,他昨天才听到这个数字。

    药无患已经猜测了:“这不是一起案件,而是一个连环谋杀案?而且已经发生到第十一个了。”所以才会出动这么多警力,还和国际刑警扯上了联系。

    艾伦点点头:“是的,已经发生了第十一起这样的恶性犯罪。刘恩是第十起,昨天发现了第十一起。死者的死亡地点都不同,没什么共同点,至今为止涉及到了三个国家,所以国际警方才会介入,我专门负责这个案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能够确定的是,这确实是一起连环谋杀,因为虐杀的手段是一样的,固定死者姿势的是一种很特殊的坚韧细线,打的结也十分另类。我们并没有对外公布过这些照片,哪怕是警方内部,知道结到底是怎么打的人,也不超过十个。”

    艾伦就是这十个知情人之一,他昨天就是去现场辨认这种打结方式了。

    能做下这些案子的,只可能是犯人本人,不存在模仿犯罪,或者栽赃嫁祸。

    “那些受害人还有什么共同点吗?”陆见晏突然有点明白之前那些莫名其妙的问询笔录是为了什么了,那些都是其他连环案死者死亡的时间!

    “事实上,没有什么共同点,男女都有,年龄层很广,身份、阶级也都不一样。我们只能进行各种交叉对比,c国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大胆设想,小心求证。”艾伦点开了一个标注为“11”的文件,“这个人想必你还有些印象?”

    “安歌手?!”陆见晏可以说是很有印象了。

    在安歌手事件过去一年半之后,安歌手就这样死了,还死的如此凄惨。陆见晏昨天在听到艾伦打电话时,绝想不到电话那头出了事的人是安歌手。也不知道苏影帝会是怎么样一个想法,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了系统的任务者再一次死后,就是真的死了,不存在任何复活的可能。

    “其他的死者差不多你应该都会有些印象。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或多或少都曾经得罪过你,或者是曾惹了你不快。”

    陆见晏:“……”

    药无患:“……”

    “但我们相信这不是你做的。”艾伦最先做的就是安抚住了陆见晏的情绪,“这些人被摆成这个姿势不是没有意义的。”

    艾伦调了一张白纸出来,然后用手在空中开始作画,很简单的简笔画。

    “第一个死者被摆成了一个长一点的‘一’字样。”

    “第二个死者,是和刘恩一样的‘1’字样。”

    “第三个死者是,一个短一点的‘一’字样。”

    “第四个死者是个向左外凸的弧线。”

    “……”

    画面一点点摆开,最终在第七个死者出现时,组成了一个十分明显的“for”的字样。第八、第九和刘恩的第十摆成了“y”,第十一的安歌手又是一个向左外凸的弧线样子……如果还有犯罪,接下来受害者被摆的样子不能想象。

    for you。

    为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  注:国外的大学生在艺术展上放了个菠萝三天没被人发现这不是艺术品的故事是真实存在的一个报道。

    霸王票: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楚昭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沉谙”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nn”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三水”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