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八十一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为防盗章  咳, 说回正题。某日, 陆小晏生病发低烧,没有去幼儿园。父母去上班后,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小孩子就是这么一种精力旺盛的生物,不爱吃饭,也不爱睡觉)的陆小晏, 便偷偷再次去找了药小患。

    然后, 陆小晏就“神乎其技”地成功破坏了犬牙第三次想要绑走药小患的计划。这中间的种种斗智斗勇、险象环生都足够拍一部小鬼当家了。但成功的真相是, 运气的成分占了一小半, 一个“做好事不愿意留名的雷锋叔叔”的介入占了另外一大半,多方作用下,这才让陆小晏最终惊无险的救下了药小患。

    所以药无患才说,加上这辈子的这一次,已经是陆见晏救药无患的第三次了。

    经历了这样先后几次绑架未遂后,虽然药爸爸以雷霆手段收拾了所有意图绑架他儿子和希望药家内乱的各方残存势力,但药妈妈还是决定带着儿子继续回国外生活。她坚持觉得儿子之所以会遭受这些,就是因为药家在国内的根基不够稳定, 也不够强大, 根本无法百分百的保证宝贝儿子的安全, 不如丈夫家和她娘家已经共同世代经营了多年、固若金汤的米国。

    于是,即为了儿子安全,也是为了维护主家和分家的关系,药家主家毅然决然的改变了最初的计划,虽然还是会投资国内, 但规模的大小和未来的方向都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药家后来也通过各种渠道与陆家合作,算是回报了陆小晏对药小患的救命之恩,但陆小晏却是再也没有见过药小患这个儿时玩伴的。隔着一座太平洋,关系想不淡也难。

    有谁在二十几岁的时候,还能马上回想起自己幼儿园时的玩伴叫什么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大多数人都叫不出来,顶多会有个模糊的印象,好比对方扎着两个小辫啊,脸颊总会红红的像苹果什么的。

    更不用说陆见晏还有被洗去记忆的这段历史。

    说起记忆,在被药无患触发了这些陈年往事后,陆见晏还顺便回忆起了一些更加有意思的东西,他打算明天就去求证。

    总之,因为有着这段共同的经历,让陆见晏对药无患放下了一些戒心。不过,问题生问题,陆见晏想通了一些东西,却反而有更多的东西想要问了,只有在得到满意的答案之后,他才会开始考虑和药无患的合作。

    第二天一早,陆见晏揉着懵惺的睡眼从楼梯上走下,然后……他就在自家客厅里,见到了一直在兴奋等待他的药无患,小朋友版。

    这一回,药小患并没有被昨天发生的事情吓到生病,反而看上去活力无限。早早的就起来,念叨着要去和陆见晏一起上学。

    药小患穿了身帅气的类似于cosplay的军礼服,从玩具枪到军帽,配套齐全。无论什么东西迷你之后都能变得很可爱,更不用说还有药无患本身的颜值加成。连陆姐姐都难得多看了药无患几眼,要知道陆姐姐对家人以外的人,其实一直都是兴致缺缺的。药无患大概要成为一个例外了。

    一见到陆见晏,药无患就晃着那一头显眼的白毛扑了上来,抱住陆见晏就不准备撒手了,蹭了又蹭,亲了又亲,就像是一个皮肤饥渴症患者+多动症患者的结合体。

    药小患的malkavian看样子比药大患严重,至少是没有药大患那么能克制自己的情绪。那种拼了命的也要喜欢的感觉扑面而来,和昨晚冷淡又邪性的药大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陆见晏突然很想问这些年药无患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会从一个小可爱变成一点都不可爱!

    “你怎么穿成这样?也是被你妈妈逼的吗?”陆见晏同情的摸了摸药小患。虽然不怎么喜欢药大患,但药小患还是很值得关爱的。

    陆见晏今天穿了身高领的驼色粗毛衣,配直筒休闲裤,典型的偶像剧男主打扮(缩水版)。这是被陆妈妈当做《奇迹晏晏》玩了一早上,换了n次衣服的结果。明明感觉是很随性的打扮,却是精心选出来的“随性”。真的不是很懂女人。

    药小患摇摇头:“是我要妈妈给我打扮的。”

    “啊?”陆见晏一脸不可思议,还有这种操作?

    “因为妈妈说遇到喜欢的人,就要打扮给他看,这样他才能也喜欢我!”

    陆见晏很不想自恋,但就药小患最近接触的人数和质量来说,他大概就是最得药小患喜欢的那个:“你不打扮,我也挺喜欢的。”

    “那如果我打扮了,就更喜欢我一点好不好!”药小患十分会顺杆爬,整个人都雀跃到了有点亢奋的地步。时刻关注着药无患、懂得一些心理医疗知识的药家保姆,不得不喂他吃了点药。能喜欢一个人到需要吃药克制情绪的地步,malkavian这种病真的是蛮可怕的。

    陆见晏突然产生了一个脑洞——也不知道药无患晚上有了大人的记忆时,还记不记得他白天的表现。多少应该是有印象的吧?要不然他昨晚也没办法那么准确的知道陆见晏也有长大后的记忆。

    换言之就是,药无患这属于只能看着自己犯蠢而阻止不了的,有点惨诶。

    陆见晏因为变小而不得不面对一些很幼稚的事情的郁闷,就这样被一扫而空了。恩,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反过来,有了对比才能幸福!

    于是,陆见晏如了药小患的愿,承诺会更喜欢他一点,药小患干脆就原地跑了回圈,又吃了一颗药。

    “我明天还要换更帅气的衣服!”药小患立下雄心壮志。

    陆见晏觉得,他大概也不是很懂小孩子的脑回路。

    幼儿园里,新来的李老师并不在,看来他已经为他昨天不知道目的的言行付出了代价。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他被调走的正式通知。

    李响倒是来上学了,但是却并没有再和陆见晏搭话,就像是个正常的小孩子一样。

    药无患彻底成了大一班的插班生,这辈子和上辈子从这里开始有了真正较大的区别,药小患坚持带“病”上学,不肯在家里“休养”,并死活要和陆见晏同班。药父药母就这么一孩子,还因为健康问题缺乏了很多孩子该有的童年,父母对他自然是有求必应,不求也应,想尽办法想让药小患……保持相对平和的心情。

    是的,平和。

    malkavian患者,难过了不行,太开心了其实也不行。难过的情绪会在被无限放大后,容易转变成儿童孤独症;而过于开心在被无限放大后,又容易因为极度的亢奋而转成躁狂症。

    躁狂症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易怒易暴,但其实那只是躁狂症的临床表现之一,大部分躁狂症患者更多的其实是容易极度亢奋,没什么事也会情绪高涨,间歇性的语言增多,动作增多,甚至会伴随一定的幻觉妄想。

    不管是孤独症,还是躁狂症,都不是药家希望药无患所发展的方向。

    本来药小患已经有点往抑郁的方向发展了,遇到陆见晏又给中和了回来。但喜欢上陆见晏,是药小患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他不知名的、没由来的对陆见晏的喜欢,太过突然又昂扬剧烈,目前来看还很持久,这让他从一个极端慢慢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药家还不敢贸然的拆散陆见晏和药无患,因为一旦惹怒了药无患,那就真的要变成暴躁型的躁狂症了。

    简单来说就是,天生偏执的药无患,不管做什么都容易发展成神经病,比先天性心脏病还要更加依赖于平和的情绪,但先天性心脏病的患者能够自我调节,但药无患却因为自身的病而很难做到控制。

    药小患贴着陆见晏,突然很没有安全感的问:“晏晏,你会一直、一直喜欢我吗?”

    陆见晏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谁让对方有病呢:“恩,我会喜欢你的。”

    药小患的情绪一秒变晴:“我也最喜欢晏晏了!”

    “为什么啊?”陆见晏忍不住问,这辈子的药无患和上辈子的药无患差别真的不是一点半点的大。虽然上辈子的药小患后面也和陆小晏成为了不错的朋友,但也没有这么腻歪的。

    对比两个药小患之间的区别,也不过是这个药小患晚上会有大人的记忆。总不能是药小患和药大患其实是会互相影响的吧?就是不只是大患知道小患的举动,小患也会受到大患的影响。不对不对,晚上的药无患也没表现出多少对陆见晏的喜欢啊。相反,对方的高高在上,总有一种让陆见晏觉得手痒痒的感觉。他们可以当不错的合作伙伴,但其他的就算了。

    “什么为什么?”药小患歪头专注的看着陆见晏,仿佛他是他的全世界。

    “为什么喜欢我。”陆见晏问。

    药小患银烟色的眼眸折射出了明亮的光彩,就像是某种举世无双的宝石,稀有又罕见:“当然是因为喜欢晏晏所以喜欢晏晏啊,晏晏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独一无二!”

    “没有理由吗?”

    “一定要有理由吗?”

    莫名其妙的,陆见晏和药无患就此展了毫无意义的辩论,又带着长大后的陆见晏也未必能懂的哲理。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陆见晏既希望喜欢自己的人能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又不喜欢那个人有。

    反正就是乱七八糟的。

    ——我小时候特么到底认识了怎么样一个人啊!!!

    不管陆见晏在怎么样的家庭里长大,拥有怎么样的社会地位,他始终是在新世纪出生的现代人,拥有绝不会退让的道德底线,好比杀人和吸-毒是他肯定不会去触碰的两件事。

    当然,如果一定要钻牛角尖的假设,如果在陆见晏最珍视的家人被杀了,法律又无法制裁的情况下,那他大概还是会选择亲自动手报仇的。但也仅仅是对杀了他家人的人下手,而不会累及、迁怒旁人。不过陆见晏也较真的觉得,他还不至于弱到连自己家人的性命都保护不住!

    药小患不安的握了握陆见晏的手,明明很想开口询问陆见晏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听话的忍住了,十分努力,咬牙坚持,对于一个真.孩子来说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对方那一头的小白毛格外的柔软,总是服帖的挂在如瓷的小脸蛋上,怎么看怎么人畜无害。

    陆见晏在对上药小患银烟色的双眼的那一刻就迟疑了,不是说他觉得因为药小患这么可爱所以不可能是反社会人格,而是他已经很喜欢药小患了,就像是喜欢自己的弟弟一样,他主观上十分不希望药小患成长为一个可怕的人。他甚至会开始想,也许killer那么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苦衷。

    之前有个任务者为了攻略陆见晏,就很轻描淡写的杀了人。谁也说不上来killer是不是遇到了这种殃及池鱼的事情,才会选择报仇杀了任务者。

    任务者这种把所有人都当npc的肆无忌惮,应该就属于法律制裁不了的特殊类吧?

    药小患最终还是没能忍下去,他要是忍下去,也就不是malkavian患者了。不过他坚持了没有说话这个规则,只是凑近,用略带冰凉、没有血色的唇瓣,亲了亲陆见晏的脸颊,如蜻蜓点水,一触及放。在陆见晏惊讶的看回去的时候,药小患笑弯了一双眼睛,好像在说,不管你为什么突然不开心,亲亲就会重新开心起来啦~\\(≧▽≦)/~。

    陆见晏突然有一股回亲的冲动,这么多年的第一次。但最终他还是忍了下去,毕竟在他的内心里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这样和小孩子亲来亲去,总给他一种不太健康的占便宜信号。

    李老师的办公室里,在经过长时间的沉默后,再一次有了声音。

    李老师问他的系统:【他说的是真的吗?】

    那个活泼话唠的系统这次变得异样简洁:【是。】

    根据法则,系统可以选择隐瞒、规避说一些事情,但在任务者明确询问时,它们是不可以说谎的。当然,如果问的是不在他们权限范围里的内容,它们也是回答不出来的。

    李老师立刻炸了,没有人想死,还是莫名其妙的死在某个小世界:【在我接任务之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系统诡辩:【我说过了,1114小世界是无数任务者的滑铁卢、英雄冢。字面意义。】

    玩文字游戏,也是允许的。系统甚至私下里觉得李老师很没有脑子,试想,是怎么样的世界才会让大部分任务者不敢来、并且需要特殊通行证才能进入呢?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李老师最多也就到这一步了。

    李老师气到破口大骂,看来他也是知道被人玩弄不是什么好感受的,只可惜他不喜欢的是别人玩弄他,却对自己玩弄别人没什么意见。

    陆见晏有点不理解李老师为什么会理所当然的觉得系统会无条件的帮他,其实这些智能系统和人是一样的,有自己的思想和性格。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当一个随叫随到、被任意驱使的金手指的,系统也不例外。遇系统不淑的下场就是被坑到死,他早该有所准备。

    李老师还在碎碎念:【这已经不是s级了,是sss级,你们甚至应该关闭这个该死的世界。不对,你们为什么会制造出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东西?!】

    安老爷子终于插话:【因为这些世界并不是谁创造出来的。】

    李老师很激动:【不可能,这些世界都是假的,是游戏。】

    安老爷子:【你好歹也做过那么多次任务了,这种新手的自我安慰也该到此为止了。如果有人有能力做到创造这么多世界,那你倒是告诉我,他or她为什么还需要咱们来做任务?给予永生和力量,只是为了看别人表演?直接看真正的人生百态岂不是更有意思?何必看明知道是假的东西?】

    安老爷子说的嘲讽,却正也是陆见晏想说的。他是真实存在的,他的感情也是真实存在的,他生活的世界更是真实存在的。也许对于这些任务者来说,这里只是1114小世界,但对于陆见晏来说,这便是他的全部!

    谁给他们的勇气,高高在上的把别人的世界当成攻略游戏?梁x茹吗?

    李老师还是不想相信:【不对,不对,这个世界就是个霸道总裁小说,各种描写是那么天雷!什么世家,什么新能源,什么药姓第五姓,这是正常世界会有的吗?陆见晏一个人住在七百平米的房子里!多尴尬的人设!】

    虽然不知道安老爷子的表情,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药姓和第五姓都是真实存在的,在我们所在的三次元也有,你没见过不代表别人没遇到过,药家鑫这个名字你总听过吧?七百平米的顶层公寓也是真实存在的,哪怕你以前在三次元没接触过真人,多少也该看过什么富豪真人秀吧?或者好莱坞明星的相关报道。曼哈顿中央公园附近身价过亿的富豪的顶层公寓基本都是这个配置,还有在公寓里带游泳池的呢。】

    李老师没说话。

    安老爷子继续:【而且你想过吗?也许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他们的世界才是正常世界,咱们所谓的三次元才不可思议。怎么会没有世家呢?怎么可能全球还有地方不允许同性恋结婚呢?石油和煤炭是什么?大家不都用新能源吗?你觉得应该出现在21世纪的东西,这边90年代就有了。这个世界,它是活的。】

    你觉得不符合常理的地方,在这里就是常理,甚至对方还会反过来觉得你的认知不符合常理。你把别人当npc,说不定你在别人眼中才是npc。

    李老师的世界观在经过惨烈的被摧毁、重组、再摧毁、再重组后,终于开机复活。

    他诞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尽快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鬼世界。

    陆见晏:……

    安老爷子:……沃特法克,我刚刚都白说了是吗?

    这就是李老师想了这么长时间得出的一个结论?哪怕世界是真实的,也无所谓了,只要自己爽就可以了?

    是的,李老师就是这么想的。他甚至还在暗搓搓的责怪安老爷子,为什么要残忍的戳破他的幻想,让他背负愧疚。

    安老爷子也是日了狗了。

    最后的最后,安老爷子大概也算是看破了,语气变得淡淡的:【也是啊,你就是这样的人。从你连同为任务者的陈医生都能利用的时候,我就该知道的。】

    【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必须完成任务,回到我自己的世界里去。陈医生是竞争者,你懂吗?】李老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我还有家人和爱人在等着我,如果这意味着我必须伤害什么人,那就对不起了,我就是这么自私的人。而且,我伤害谁了?我只是需要陆见晏爱上我!】

    陆见晏在心里默默道:我。

    你伤害到我了,你需要我爱上你,那你想过在我爱上你之后,你却死了,我该怎么办吗?你想过被你穿越的李老师也有自己的人生吗?李老师也有自己的家人和爱人!你不仅把李老师的人生搞的一团乱,还打算牺牲自己也就是牺牲李老师的生命,你问过李老师的意愿吗?你问过李老师家人的意愿吗?你在杀人,你意识到了吗?!

    安老爷子一针见血:【你的任务是明确的要你攻略陆见晏?我怎么不知道系统什么时候成为了拉皮条的?】

    李老师没说话,很显然他的任务并不是明确的需要他牺牲又或者是攻略陆见晏,但到底是什么他却咬死了不肯说。他只是转而自顾自道:【那你呢?既然对陆见晏没兴趣,又为什么一定要为他说话?你总是生活在他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网游变刑侦【喂】

    我保证这个不是神展开,是有很重要作用的剧情,但暂时就不剧透到底是什么作用了。

    如果有亲亲能够最先猜到这个一直隐藏的任务者到底打算做什么,我会悄悄送个95晋江币(其实是100,qaq但是晋江要收手续费,亲亲们收到的时候就95)的红包哒~

    这个承诺长期有效,一直到彻底揭开谜底~

    霸王票: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楚昭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nn”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鸢语”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鱼我所欲”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