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七十八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为防盗章  陆见晏问了楼等闲和上回一模一样的话, 因为虽然楼等闲尽量想要表现的能请到这么多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确实是很不容易。网值得您收藏

    陆见晏希望他的朋友能知道, 他已经知道了他为他做的,并且十分感激。

    楼等闲矜持的抿了抿唇,就像一只家养的大猫,很激动,却偏要表现的不屑一顾, 他说:“我平日里很闲嘛, 也就剩下到处认识认识朋友了。”

    两人从冷金属的楼梯走下来时,楼等闲的几个比较亲密的朋友一起举杯, 故意讨嫌的欢呼:“楼公主终于走下了他的城堡!”

    然后, 就见一米八八、大光头、戴着小钻表的“公主”,一个猛虎扑食,从楼梯上跳下,借着重力加速度,把刚刚喊声最大的大块头给狠狠的压在了地板上。对方手中拿着的鸡尾酒洒了一地, 酒杯的玻璃渣迸溅到了很远的地方。围观者却没有一个出声劝阻的,反而像一群还没从兄弟会的气氛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又是叫好又是助威的,很有节奏感。

    在楼等闲忙着打闹的时候,陆见晏也认识了不少“朋友”, 谈到后面基本人人都在好奇楼等闲和陆见晏是怎么当上朋友的。

    “因为他人好。”陆见晏总是不厌其烦的这么回答。

    但是聆听者往往会付诸一笑,仿佛陆见晏说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不管陆见晏本身有多么认真和严肃。

    陆见晏只能在心里补充, 看不到他的好,是你们的损失。

    然后,“好好先生”就从身后偷扑到了陆见晏身上,但是被陆见晏早有预料性的躲过了,终于躲过去了!两人一前一后的动作就像是已经私下里练习过了无数遍,任谁都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默契与亲近。这回总算是有人相信“别人家孩子的代表”陆见晏和“只要你别像那谁家的那谁我就满足了的代表”楼等闲,真的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看来你已经和假正经们认识了。”楼等闲酸溜溜道。

    “我们这叫洁身自好,谢谢。”航运大王的四孙女道,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职业女装,个头娇小,几乎只到楼等闲的胸肌,但那种掌握一切的气势却是完全不输给楼等闲的,甚至隐隐压了楼等闲一头,“不像有些人渣只会遵从于兽性。”

    楼等闲没搭理四小姐的挑衅,反而对陆见晏解释道:“她只是在气她看上的小鲜肉宁可被我上,也不想被她包。”

    然后,一群刚刚还端着社会精英架子的人就都笑了,一种心照不宣的笑容。这些二代的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人玩的明显点,有些人还要扯上一层外衣,仅此而已。陆见晏虽然看不惯这种潜规则,却也明智的知道他并不适合在这种时候发表什么“高见”,毕竟这些人讨论的内容里并不存在什么强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又有什么置喙的地方呢?

    派对开到一半,该认识人基本都认识了,大家这才真正享受起了派对,放下“矜持”,群魔乱舞,在快节奏的音乐里疯了一样的又喊又叫。

    让陆见晏实在是无法恭维。

    楼等闲尽情抖动着他的电动小马达,在舞池中央不要钱似的挥洒汗水。他就好这一口,自认为自己的品味并不low,不服不辩。

    陆见晏看了一会儿,就端着干马提尼,坐到了旁边的黑色沙发上,等着陈医生上钩。

    上次陈医生是和楼等闲一起到的,被早早的介绍给了陆见晏认识,这回陈医生却一反常态,迟迟未到。虽然陆见晏想往好的方面想,好比陈医生准备放弃了,但直觉告诉他,陈医生这种自视甚高又固执的任务者并不会就此罢休。

    “你也喜欢干马提尼?”一道极具感染力的声音,在一片嘈杂里以绝对的干净凸显了出来。声音的主人一如他的声线,带着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亲切与透彻。

    果然没有放弃啊。陆见晏在心里叹了口气。

    讲真,陆见晏还蛮好奇陈医生这回打算走什么路线的,毕竟陈医生之前已经把差不多能试的套路都已经试过了。

    陈医生见陆见晏没有出声,便默认的坐到了陆见晏的身边,在空中做了个碰杯的动作,腌橄榄在三角杯的气泡中上下滚动,带着夏天的味道:“丘吉尔说,干马提尼才是男人的象征。但欧美人的口味并不适合c国人,大多数人都觉得酒里的杜松子味太重了,他们更喜欢加了甜苦艾酒的。”

    “他们更喜欢的是模仿007里那个植入的很深入人心的硬广。”陆见晏道。

    “是的,大部分人只是从众心理作祟,并不管到底好喝不好喝。”陈医生笑了,一举一动都是戏。在幽暗的灯光下,眼眸低垂,笑容暧昧,他很懂得该如何利用自己的外表优势让人目不转睛。修长的腿,白皙的皮肤,卷翘到不可思议的浓密睫毛,若有似无的天真引诱。

    陆见晏却看着对方一字一顿道:“好巧,我也是这些俗人中的一个。”

    “……”

    第一个话题就这样被陆见晏的不按照常理出牌给聊死了。

    其实陆见晏也不算在故意拆台,他只是实话实说。人不爱抽烟,也不喜欢喝酒,对酒其实并没有没什么特别的了解。在各种场合,陆见晏张口就来的唯有干马提尼,因为外表儒雅的陆爸爸意外的很喜欢看《教父》和《007》。

    但不管陆见晏是有意还是无意,陈医生都被怼的缓了好一会儿才能笑着说:“你这样坐在最热闹的人群里,却拒绝与人交流,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形单影只,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是吗?”陆见晏摆开架势,请对方继续。

    陈医生放下手中的酒杯,带着些被怼了也不甚在意的潇洒,笑容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可爱,他对陆见晏伸手,不着痕迹的靠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dr.陈,一个心理医生。抱歉,刚刚职业病犯了。”

    “我姓陆,一个洁癖。”陆见晏拒绝握住对方的手,“抱歉,心理疾病正在犯。”

    “您大可不必如此充满敌意,陆先生,”陈医生专注的看着陆见晏,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真诚”,“我想您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是,我确实受雇于楼总。您的朋友希望您能看心理医生,并不是因为他怀疑您有神经病,他只是担心您。”

    这段话陈医生在上回的“初见”时也曾说过,他自以为很了解陆见晏对他的排斥,说了一大堆楼等闲的关心,借此想要偷换概念,让对朋友充满愧疚的陆见晏接受他这个心理医生。

    陆见晏确实上过当,毕竟对方是专业的,这种移情做的很讨巧。

    不等陆见晏开口,陈医生就开了有别于上次的剧本,在介绍完楼等闲在背后的默默付出后,他紧接着表示:“我可以介绍一位十分专业的同事给您。虽然我因为楼总而答应了见面,但是很遗憾,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成为您的心理医生。”

    这是与上回完全不同的分支。上回在聊的渐入佳境后,陈医生就设法让陆见晏同意了每周两次的心理治疗,这给了他们足够多的接触时间。这次陈医生大概是想玩欲擒故纵了,至少是想勾起陆见晏的好奇心。

    但是……

    “哦。”陆见晏把一个性格冷漠的人演绎到了极致。

    不好奇,不上当,拒绝套路,人人有责。

    “这不是什么欲擒故纵。”多年老司机的陈医生也还有后招,他不疾不徐的挨近陆见晏,想要制造腿部的擦碰,但都被陆见晏有技巧的躲开了。只听陈医生继续道,“作为一个合格的心理医生,我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去试图分析自己喜欢的人。是的,我喜欢上了您,在第一眼的时候,我是个相信感觉的人,我准备追您。”

    陈医生挺直了本就足够笔直的脊背,胸膛拱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周身充满了一种强大却又脆弱的矛盾感,特别的吸引人。

    陆见晏却依旧面无表情,在心里想到,原来是直球啊。

    ……陆见晏在上次的约会上曾这么对陈医生说过……

    精心准备了一切,自认为无可挑剔的陈医生,在陆见晏吃完大歌剧蛋糕后,对陆见晏进行了再一次的告白:“我喜欢你。”

    陆见晏的回答却是永恒不变的“抱歉”。

    陈医生有些慌,却恢复的极快,他坚持追问:“为什么呢?”这次他又做错了什么?明明他改掉了一切。

    “因为我相信直觉,”陆见晏是这么鬼扯的,他已经厌倦了不断找理由拒绝对方,准备一劳永逸,“虽然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我确实是一见钟情的信奉者,我父母就是这么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彼此的,并且至今都婚姻幸福。我个人坚持认为如果第一眼没有爱上对方,那么所谓的日久生情也不过是一种习惯。”

    ……回到时间回溯后的派对上……

    陆见晏看着眼前的陈医生若有所思,没想到还能这么玩。这可真是个狠人,能直接就推倒此前已经辛辛苦苦建立好的一切。

    可惜,对不起了,陈医生大概理解错了。

    陆见晏再次道:“我对你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只要陆见晏没有感觉,那这个拒绝的理由就可以用一万遍!

    陈医生的表情终于裂了,有一种付出了全部身家准备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却没想到股票在一夜之间都蒸发了的不可置信。

    然后,陆见晏就晕过去了。

    在昏过去前,陆见晏依稀听到陈医生质问自己的系统:“为什么他没有对我一见钟情?我明明已经喷了‘人鱼的诱惑’,那是我花费了几乎全部的积分换来的!你明明告诉过我这东西已经堪称是作弊器了,不存在失败的可能!”

    电子音的系统貌似又回答了什么,但陆见晏已经听不清了,他只知道陈医生的能力好像因为使用过度而暴走了。

    终于不用再不断的时间回溯了,万岁!

    众所周知,二陆有三个孩子,各大媒体狗仔早在孩子还小的时候便已经摩拳擦掌,期待着谱写一处最狗血的豪门恩怨大戏。

    谁曾想,陆家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大女儿继承河内陆,大儿子继承吴郡陆,明确分配,十分公平。

    无数经济方面的专家学者都信誓旦旦、言之凿凿,陆氏拆分,绝无可能,这不过是一场作秀。随着近二十年的发展,陆氏国际早已经成为了过去的两家无法与之比肩的庞然大物。两个家族可以说是完全盘根纠错的缠绕生长在了一起,谁会疯了自断一臂?

    然后?然后专家就被打脸了呀。

    陆家夫妇早在结婚之初,就已经为日后的拆分留足了空间,并签订了约束彼此家族的协议。虽然二陆如今依旧没有彻底的分开,但“长公主”代表河内陆,“大太子”代表吴郡陆的大格局,是已经泾渭分明的展现了出来的。没有分完,也不过是因为陆爸爸还在位,陆见慈和陆见晏也还年轻,经验不足。

    没有撕逼,没有脸红,姐弟俩始终高调的秀着亲情。

    陆家的三个孩子里,唯一比较出格的也就是“小太子”陆见柬了,他曾因蓄意殴打同学而被迫休学过一段时间,最近才复学。狗仔们对这位一看就叛逆不羁的小太子寄予了无限的“厚望”,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成长起来为自己鸣不平,和姊兄争夺家产,甚至反目成仇,但……

    那也要等陆见柬能成长的起来再说。

    反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陆贱贱还只是个会因为月考成绩不好而被揍的哭爹喊娘的熊孩子,并无任何卵用。

    总之,用那些奇奇怪怪的任务者的话来说,陆见晏就是个标准的霸道总裁设定。

    冰山脸,禁-欲系,不苟言笑,能力卓越,简直是总裁中的战斗机。

    无数人前仆后继的想要充当陆见晏生命里唯一的阳光,教会他笑,教会他柔软下心肠,做他的白月光、朱砂痣。

    可是……

    陆见晏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机器人,他有和谐友爱、正常温暖的家人,有相处十余载、知根知底的朋友,他知道什么是温暖,也知道怎么笑。他并不需要谁来“拂去他横亘在眉宇间的疏离与冷漠”(某个任务者语),因为带给他这些的正是非要和他发展些什么的任务者。

    划重点,他不笑,不是他不会笑,而是他不想对着不熟的人笑。听过那句烂大街的话吗?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高冷,只是人家想暖的不是你。

    求不要过度解读啊,陆见晏面无表情的在心里道,谁还不是个正常人咋地?

    想及此,陆妈妈的微信突然而至,没有解释刚刚对陆弟弟的追打,也没有什么殷勤的唠叨。因为陆妈妈的性格和陆姐姐一脉相承,不爱废话,总是紧绷的犹如学校的教导主任:【上班不要迟到。】

    这已经是陆妈妈最大的关心了。

    陆爸爸是家主,不巧,陆妈妈也是,气场足到一比,凶残起来绝不含糊。陆家的三个孩子在糖衣炮弹的腐蚀生活里都没能长的特别歪,这与陆家父母的言传身教绝对有着推不开的关系。陆妈妈作为一个注定与众不同的女强人,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迟到了,不管是集团的员工,还是身为集团管理层的他们。

    陆见晏眼睛都不眨的站在空荡荡的家里,一边悠闲的叼着松软可口的羊角可颂,一边快速回复:【我已经在路上了。】

    还不忘和旁边特意早上赶来给他做早餐、打扫完卫生就会再次离开的帮佣串好口供。帮佣是个上了年纪的阿姨,人称丽姐,是吴郡陆家的老人,嘴巴严,性格好。对着陆见晏比了个用拉锁拉住嘴巴的动作。

    咳,谁人生中没有几次对妈妈善意的“隐瞒”呢?

    丽姐已经打扫完了陆见晏的公寓,正准备告辞离开,她每天都会很早的来帮陆见晏打扫公寓,然后在陆见晏眼前离开。

    很少有人知道陆见晏极度缺乏安全感下催生的种种怪癖,但丽姐肯定不会包括其中,她甚至因此对陆见晏充满了包容与怜惜。哪怕她的主家并不需要这种怜惜。

    “晚上需要再来吗?”丽姐进行例行的询问。

    陆见晏的回答往往是不需要,但今天注定有些特别:“有可能需要,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吧。”

    “好的,祝您有美好的一天,我先走了。”

    陆见晏点点头,目送走了丽姐,又低头看陆妈妈的微信,下一条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依旧意简言赅:【开车不要玩手机!】

    惊叹号,代表了陆妈妈要生气了。

    陆见晏依旧不慌不忙,沉稳的穿好今天的西装外套,扫了两眼报纸上的内容,几分钟后,叼着一个新可颂走到了玄关,关门,摁下了直接入户的电梯按钮。

    在等待的过程里,陆见晏这才低头给妈妈发微信:【我没开车,今天是让司机来接的我,放心吧。】

    【陆见晏你住的地方离分公司才几步路?好意思让赵叔那么大岁数早上去接你!!】

    赵叔也是吴郡陆家的老人,年轻的时候给陆妈妈的父母开车,中年的时候给陆妈妈开车,如今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但陆妈妈已经让他提前回家享儿孙福了。结果在听说陆见晏好不容易从北方回到了南方后,赵叔谁劝也不听的非要坚持要来继续伺候孙少爷。

    陆见晏平时习惯自己开车,除非是一些特殊场合才会用到司机,便也就可有可无的接受了。毕竟无数次的血泪教训都告诉了世家们,一个忠实可靠的司机是多么难能可贵。

    真正了解领导行程的,未必是秘书,也未必是特助,但绝对有司机一份。

    随着“叮”的一声,陆见晏步入了大理石的电梯,准备继续给他妈妈发微信解释。结果,可颂的最后一口还没有完全咬进嘴里,只下了一层的电梯门就再一次打开了。

    一个坐在电动轮椅上、容貌被宽大的羊绒围巾和鸭舌帽遮挡住的人,便就这样与陆见晏不期而遇。那人看上去貌似十分不舒服,不断的咳嗽,他的家人or护工正站在他的身后帮助他寻找吸入器。

    陆见晏面不改色的把最后一口可颂噌噌的全部咬入了嘴巴里,然后,礼貌的按住了开门的按钮,耐心的等待对方。

    没等可颂在嘴里咀嚼完,陆见晏就看到那位住在楼下的邻居,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先下去吧,不用等待。

    陆见晏可有可无的看了眼看来暂时真的出不了门的邻居,放开了按着按钮的手,在等待电梯门重新合上的比较尴尬的几秒里,点头对他的邻居示意了一下。

    直至电梯门再次关上,重新开始回复妈妈的微信,陆见晏也不确定一直低着头的邻居是否看到了他的动作。

    以及,刚刚是他眼花吗?他怎么在对方咳嗦的幅度比较大的时候,看到了隐藏在帽子和围巾之间的银白色头发?少白头?杀马特?

    直至陆见晏在停车场取车时,看到了某辆他此前并未见过、但莫名就联想到了刚刚轮椅上的邻居、外表画着骷髅头的卡宴,他才在心里确认,哦,杀马特啊。啧,希望对方能不要太吵闹。葬爱贵族什么的,他实在是消受不起。

    s市的cbd,大厦林立,车水马龙。

    在这片临江的金融中心,矗立着一座比一座奢华大气的摩天大楼。众多跨国的银行、知名的金融投资机构以及各种大亨富翁名下的集团都在这里设置了经理处。如蜘蛛结网般的在一整个街区辐射扩散开来,形成了寸土寸金、一块招牌掉下来能砸死三个经理和一个副董的拥挤现状。

    陆氏国际的分公司也位于此,自己的地,自己的建筑公司投资建造,属于自己的写字楼,再一次感恩祖先的投资眼光。

    在陆见晏从b市调动到s市主事的第一个月内,他就以从不迟到、严以律己的画风,给公司上上下下几百号员工都紧了紧身上的发条。最近集团内部甚至开始传起了一个毒鸡汤——比你出身好、比你学历高、比你权利大的太子爷,工作起来都比你拼命,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搞得陆见晏根本没办法解释,他的顶层公寓离写字楼只有不到五分钟的车程。

    准时准点,又或者可以换句话说是踩着点,陆见晏出现在了分公司充满了现代化的通透挑空大厅。当他小牛皮质地的纯手工皮鞋踏上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的那一刻,所有员工都不由的心头一紧,快速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着装,生怕有哪里让完美主义冰山脸的陆总不满意。

    对此,只是单纯用面无表情来挡烂桃花的陆见晏,默默认下了这口人设锅。让人害怕他到产生疏远的距离感,总比谁都能找他搭话的平易近人好。

    相信他,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总结出来的人生哲理!

    陆见晏早已经在等待他的两个助理、一个特助,一起搭乘电梯到了顶楼,与迎面摇曳走来的女秘书狭路相逢,然后目不斜视的擦肩而过。再浓郁到让人受不了的香水味,也没能改变陆见晏懒得为对方驻留的心。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对方就是个商业间谍,实在是没必要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和感情。

    最主要的是,对方的这个勾引技巧有点辣鸡,面对层出不穷的任务者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至少陆见晏觉得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栽在什么桃色新闻上了。

    重生回两个半月前,能够掌握的先机自然不止于此。

    在上午的例会上,陆见晏都不需要怎么思考,就当场毙掉了三个提案,两个立项,并及时纠正了一个即将投入市场、但因为小数点点错而差点酿成大祸的文案错误。

    在高层们不可思议的赞叹眼神里,陆见晏不得不承认,他终于有点理解陈医生那种哪怕一个走路姿势不对都喜欢时间回溯的毛病了。

    因为……

    真的很爽啊!

    更高的效率,更节省时间,还能避免很多本不应该犯的错误。

    如果不是陈医生也属于另有所图的心机分子,陆见晏都有些想雇佣对方来当他专属的紧急事故逆转专员了。

    第一次在这个时间点上的时候,陆见晏才刚到分公司不久,哪怕办事能力再强,也多少需要一个适应的磨合期,面对分公司一大摊子的事可以说是焦头烂额。如今他却能够直接跳到游刃有余、处变不惊的频道上了。

    重新艹了一遍人设的陆见晏,用了差不多缩短了一半的时间,就结束了上午的工作。然后,在十一点左右,陆见晏准时接到了好友楼等闲的电话。

    不等楼等闲开口,知道对方要说什么的陆见晏就直接表示:“不行,太忙,不欢迎。”

    “你都没听我准备说什么!”

    陆见晏的好友楼等闲人如其名,真的特别闲,游手好闲的闲,爱玩、爱闹、爱美人,享乐主义在他从小到大的人生里贯彻始终。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表里如一的纨绔败家子,在s市横着走的帝王蟹。

    陆楼两家是世交,在陆见晏还不懂事的时候,他就和这只帝王蟹做起了朋友,长大后也没有改变。

    没有时间回溯前,陆见晏一时大意答应了楼等闲在他家开乔迁派对的主意,然后一直后悔到了今天。这一回一定要杜绝!

    “我在你家楼下看见了一辆派克峰诶,派克峰!我和我老子要了那么久,他都不肯买给我。”

    上一次,陆见晏问的是,你不是刚换了辆新车吗?然后楼等闲就会顺杆爬上的说,诶,别提了,因为这个事我差点被我爹当场打死,嘤嘤嘤;然后陆见晏会安慰他;最后就莫名其妙的拐到了开派对上。

    所以,这次陆见晏问的是:“你去我家楼下做什么?”

    谁知道楼等闲却说:“诶,别提了,我最近差点被我爹当场打死啊,嘤嘤嘤。”

    陆见晏:……这也可以?!

    “好!”药小患双手搂过妈妈的脖子,继续抓着黑盒子,深感责任重大的握拳。不能让陆见晏失望啊,踌躇满志的准备第二天让陆见晏看到他的厉害。

    **头的药妈妈哭笑不得,对陆妈妈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怎么是麻烦?我很高兴有人能陪着晏晏一起玩。”陆妈妈刚从公司回来,最近海外分公司和竞争对手搞得事关生死存亡的价格战搞的她焦头烂额,但在家人面前她还是尽可能的没有显示出暴躁的情绪。陆妈妈刚巧也正抱着还在吃奶的小儿子联络感情,自家孩子身上散发的奶香气,是陆妈妈平心静气的不二法门。

    两位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都是更愿意自己抱,而不是交给旁人代劳的母亲,默契的相视一笑,然后优雅的踩着猫跟错身离开。

    陆见晏看着一个劲儿冲他挥手的药小患,哪怕已经走的很远了,都快看不到人了还在坚持,最终也只能稍稍抬手,给了个小小的回应。

    药小患立刻就笑了,事实上从他见到陆见晏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是一直是这种“我一见你就笑”的状态,仿佛再没有什么会比陆见晏更能让他开心的。得到回应后,药无患就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手,乖乖和妈妈回家了,因为老师说陆见晏喜欢听话的好孩子。

    目送药家母子离开后,陆妈妈见儿子心情貌似不错,赶紧趁热打铁,把一身奶味的包子幺儿,抱到了像个小大人的大儿子面前,坐在沙发上挥着小儿子莲藕一样的胳膊,对大儿子道:“弟弟是不是很可爱啊?”

    陆见晏看了一眼完全不care陆妈妈,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浑然忘我的蠢弟弟,难得赏脸的点了点头,不说蠢弟弟的性格,单说他从二陆继承来的优势基因所演化的外表,确实是很唬人的。像牛奶一样的皮肤,如玫瑰一样粉红的脸蛋,额头一撮微微卷起的呆毛,谁看谁喜欢。

    相比于父母哪里好看就挑着哪里像的陆弟弟,陆见晏却反而只像陆妈妈,男生女相,足够精致的同时,却也难逃阴柔的影子。这是陆见晏少有的对自己不太满意的地方。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像陆爸爸呢?

    这点在陆姐姐身上也有着相反的体验,她就像是陆爸爸的性转版,英气又好看,但却没有丝毫陆妈妈的模样,哪怕长大后的她在衣着打扮和为人处事上都已经在尽力和陆妈妈靠拢。

    “那晏晏来给弟弟起个小名好不好?妈妈之前一直都没有想到。”陆妈妈突发奇想的提议。

    陆见晏不假思索:“不是叫贱贱吗?”

    “……柬柬?啊,真好听,我家晏晏就是厉害!”陆妈妈用各种夸张的语气夸赞着陆见晏,仿佛她根本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要答案,只是为了找理由夸赞陆见晏。

    陆见晏给了他妈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然后就去找陆姐姐玩了。陆姐姐比陆见晏大四岁,正在上小学六年级(跳级的结果),最近第一次当上了可以在校门口检查同学红领巾和小黄帽是否佩戴合格的值周生,哪怕在家里也非要戴着她的红袖标招摇过市。陆姐姐天生就有一种对扮演权威和执法者的迷恋。

    三个孩子,三种性格,天知道陆爸爸和陆妈妈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比起只会吐泡泡的小弟,陆见晏还是喜欢和好歹也上了六年级,过了夏天就是初中生的姐姐凑在一起。

    陆妈妈给了陆爸爸的一个欣慰的眼神:“听见了吗?晏晏还是很喜欢弟弟的,柬柬,他一直这样叫他。”

    “你确定是三声柬,不是四声贱?”陆爸爸比陆妈妈看得更透。

    “……”

    当一家人坐在白色的大理石餐桌前吃饭时,陆见晏发现他妈妈又开始用很担心的眼神看着他了。这个年纪的妈妈真的好难懂。陆见晏只能这样想。

    陆妈妈则发现儿子宁可坐到陆爸爸旁边,也不愿意坐到她和陆弟弟这边。

    “晏晏你不想和妈妈一起吃饭吗?”

    陆见晏直截了当的摇了摇头,把拒绝和嫌弃表达的很直白。在没有弟弟之前,他还是很喜欢和妈妈坐在一起的,但是有了陆见柬这个吃饭就和洗脸一样、总能把饭吃到匪夷所思的地方的蠢货后,他就再不想坐在陆见柬附近了。他甚至很有同胞爱的把自家大姐也拉到了自己身边,帮助她早些远离陆祸害。

    记忆里,陆姐姐最喜欢的一件白色小礼服,就是在陆见柬能自己掌握勺子的大权后毁掉的。陆姐姐当时本来是打算穿着那件裙子去参加钢琴表演的。

    防微杜渐,从现在就要开始小心了!

    当晚,药大患再次出现。一直在装睡等着他的陆见晏,在对方踏上阳台的那一刻,他就睁开了眼睛,并发现了昨天没有发现的细节。

    药大患的睡衣上有不少泥土和刮痕,看来他也不太能很好的指挥幼年的身体完成什么高难度的动作呢。

    心里莫名的平衡了。

    窗帘半遮半掩,带来了春天的微风。

    两个小朋友这次依旧没有开灯,保持了黑暗中的朦胧美,他们都很难面对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那太搞笑了。谁都没有废话,一个坐在床头,一个坐在椅子上,开始了他们昨晚未说完的话。

    陆见晏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到底还掌握着什么能力?”陆见晏不信药无患只有一个能力。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晚了qaq亲们见谅。

    最近更九千更的蠢作者有点肾虚,嘤嘤嘤。

    明天恢复正常的日六千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