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七十四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为防盗章  药无患哭的太过真情实感, 眼泪鼻涕一把,白瞎了一张精致的小脸不说, 还把值班老师给招来了。

    临床的小朋友也被吵醒了, 带着眼底的血丝与懵懂。撇撇嘴, 预备,哭!

    陆见晏赶忙默契的和老师分工,一人哄一个,才好不容易在事态闹大前平息了这场无妄之灾。老师哄睡了临床的小朋友, 陆见晏则带着药无患去洗脸。

    说真的, 如果药无患真的是个任务者在伪装的话, 那陆见晏大概要佩服他的付出了。药无患哭的一点都不好看, 可却意外的让陆见晏更愿意接受他了。一个情绪无法自控的小朋友。

    “只要你不哭,我就不生气。但是下次也不能突然咬我了,好吗?”

    “恩恩。”药无患银烟色的眼睛里已经只剩下期待与闪闪发亮了, 他看着陆见晏,用尽全身的力气,“晏晏你真好!为了你,我一定会努力克制我自己的!”

    药无患肯定多少也是清楚一些己身的情况的,只是大多数时候他都并不想克制他的情绪。他是说,他为什么不能对他喜欢的人加倍的好,对他讨厌的人加倍的坏呢?

    “你最厉害了!”陆见晏习惯性的说了句哄孩子的话。

    药无患果然更加开心了。

    虽然陆见晏自己不喜欢听大人这么和他说话, 但他发现这话对其他小孩子还是很管用的, 鼓励教育不是没有道理。

    午休之后, 就是例行的做操环节了。

    在小朋友们还在排队的时候, 却从操场尽头突兀的走来了一小队陌生的成年人,均是黑西装、黑墨镜的标准保镖打扮,身姿挺拔,步伐整齐,和蓝天白云十分悠闲的背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保镖小队目的十分明确,和园长、李老师一起,朝着药无患和陆见晏所在的方向就走了过来。

    药家保镖的速度可真“快”啊,陆见晏在心里嘲讽道,家里的少爷丢了一白天,才终于找过来。

    “少主!”领头的是个板寸头。

    陆见晏:……这是什么鬼叫法?都现代社会了,各世家还一直保持着少爷、大小姐的叫法,这已经让陆见晏明着暗着对父母吐槽了很多回了,没想到重生后还能听到更刺激的。讲道理啊,这些旅居海外多年的人,为什么会比本土的世家还要像遗老遗少?!

    药无患拉着陆见晏的手,面对板寸头的气势倒也不怯场,大大方方,语气算是小朋友里难得的稳重了:“我记得你,你是跟着三爷爷的保镖。”

    “是我。抱歉让少主受惊了,属下来接您回家,夫人特别担心……”

    “不要!”不等板寸头说完,药无患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看也不看板寸头,一直在低头玩着陆见晏的手指,语言上倒是不忘把自己的意愿表达清楚,“我要和晏晏一起。”

    “但是夫人……”

    “不要!”药无患很固执。

    “妈妈会伤心的哦。”李老师也加入了劝说药无患的队伍,天知道第一天来上班的他,怎么也跟着卷了进来。

    穿着珍珠衫的老园长则有点犹豫,毕竟她是和陆家通过电话的,那边也明确表示了不是药爸药妈,最好不要随便让药无患跟着别人走。万一出事,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这么一堆人在耳边来来回回的说些让他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导致本就脾气不算好的药无患彻底生气了,他讨厌别人勉强他,这和有没有病没有关系,而是天生习惯主导的性格决定的。不过,咳,这个年纪的孩子,哪怕真的生气,也说不出很恐怖的话,至少药无患说的就只是:“你再说话,我就要不喜欢你了。”

    标准的孩子式威胁。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陆见晏差点笑出声,药无患小朋友真的是囧萌囧萌的啊,连威胁人都威胁的很可爱。

    但偏偏板寸头却真的害怕了。

    因为被药无患不喜欢是什么下场,在药家就没有人不知道。药父药母对这个独生子没条件的宠溺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但他们却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毕竟他们家的孩子被病魔折磨的已经很可怜了。(药妈妈如是说)。

    板寸头但凡不想被药家辞退,就不应该继续再违逆药无患的意思,但是最终他还是诡异的坚持要带走药无患,甚至开始有点不顾药无患意思的倾向。

    这种时候,陆见晏要是再看不出来这里面有问题,他也就白活了。

    “我家就在药家隔壁,我晚上可以和药无患一起回家。”陆见晏暂时不敢和对方发生正面冲突,毕竟他身边不是小孩子就是女老师,还一个居心叵测的男性任务者。陆见晏无法保证一旦谈崩,板寸头会做出什么。也许真的像十五叔说的,这根本就是一起意义不明的绑架。

    “但是药妈妈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孩子……”李老师莫名其妙的一个劲儿在旁帮忙说话。

    “那药妈妈为什么不自己来接自己的孩子?”陆见晏反问,并开始有意识的带着药无患朝勉强还能相信的园长靠近。

    “因为夫人有事。”板寸头只会说车轱辘话。

    “如果晏晏担心,不如晏晏和无患一起吧。”李老师语出惊人,引得园长都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这个新来的老师。这是什么鬼建议?

    “老师会陪着你们的,不要怕。”李老师把话说完。

    园长一愣,这样想来好像也是个办法,药妈妈担心孩子,药无患又离不开陆见晏,那就一起去,不是说药家和陆家是邻居嘛。当然,出于对陆见晏负责,幼儿园这边的老师跟上自然是最稳妥的办法。

    “不要!”陆见晏和药无患同时开口否决了。

    板寸头眯起了眼睛,鼻翼微微煽动,看来是被一次次拒绝气到不轻,并不打算忍了。李老师也慌了,想要从中斡旋,明显是不想板寸头暴露出本性的。他的立场在这一刻变得扑朔迷路。

    陆见晏捏了一把药无患,希望他能哭闹起来。

    小白毛却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身边的陆见晏,哪怕陆见晏掐的他很疼,他也没闹,没哭,因为掐他的是晏晏啊。

    陆见晏无语了,只能继续加重力气,希望药无患能在关键时刻配合一下。

    最终,也不知道是真的疼了,还是药无患对接上了陆见晏的脑回路,他嗷的一嗓子就开始大声哭了起来,比午休时还夸张,撕心裂肺的。药无患这么一闹,场面就彻底乱了。园长上前,开始不断安抚药无患。

    陆见晏一直在拖延时间等待着属于陆家的保镖队伍,也终于从外面冲进了幼儿园。

    陆见晏身上其实一直带着一个信号发射器,从很小的时候他就被家里教育,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一定要按。陆家是宁可错一万次,也不想因为一次的疏忽而悔恨终身。

    发射器的信号会发射到距离陆见晏最近的陆家保镖的手机上,进而不断辐射蔓延,直至陆见晏脱险。

    而今天离陆见晏最近的,自然就是陆家十五叔为了以防万一派到幼儿园外面的保镖。不得不说,这位陆家的族叔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当陆家保镖也干涉进来后,药家的保镖终于不敢折腾了,只是由板寸头出面解释,这只是一场误会。

    陆家的保镖队队长却时刻守在陆见晏身边,等着陆见晏的意思,孩子在小,也是主家。

    “我要和无患一起玩。”陆见晏尽可能的模仿着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会有的逻辑,对保镖队长道,“无患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

    队长点点头,陆见晏是个什么性格他多少还是知道的,一向乖巧懂事,如今表现的如此霸道,肯定事出有因,他脑中的警铃开始大响。在没有真正联系到药家的人之前,他是不会放药无患随随便便跟别人离开的。

    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放学,陆见晏就带着药无患和自家保镖,先一步乘车回了陆家。在路上的时候,心细的陆见晏给族叔和父母的特助均打了电话,说明情况。

    药家的保镖车队一直跟在后面,没有多余的动作,毕竟陆家的人更多,武器看上去也更精良。

    有惊无险的回到陆家,陆见晏才终于安下了心,带着依旧缠着他的药无患,以及还在襁褓里的陆小弟一直玩到了陆妈妈和十五叔赶回来。

    药家的父母也终于联系上了。

    可以确定了,药无患是药家嫡系的孩子,唯一的继承人。重生前药家突然换了分家来接管国内市场也有了一种新解释——药无患有可能遭遇过绑架,导致心理受创严重,不得不继续接受国外的治疗。malkavian最大的隐患便是如此,对于普通人来说有可能只是5的心理伤害, malkavian患者却能把它放大到100。

    药家的父母到时,是非曲直自然也辨了个分明。

    药妈妈并不知道儿子被送错了幼儿园,接到电话时,差点吓的背过气去。等药家父母赶到陆家,那一队药家的保镖也改了口风,称只是发现了不对,便想要前去接走药无患,因为不知道陆家介入,才发生了一些小摩擦。

    药无患正在跟陆贱贱同学较劲儿,哪怕对方是个小婴儿,敢和他抢陆见晏,他也不要喜欢对方,根本没听保镖说什么。

    陆见晏却直接道:“你骗人,你明明说的是药妈妈很担心药无患。”

    大厅里的所有人一起看向了沙发上的陆见晏。

    板寸头很冷静:“是我当时嘴误,一时说错了,知道消息的是少主的三爷爷,他十分担心少主的安危。”

    “你说了不止一次,不是口误。”陆见晏的思路十分清晰,他知道对方想玩什么把戏,无外乎是想栽到小孩子不懂事的头上,甚至是换做一般的小孩根本不可能发现对方说辞里的区别,但陆见晏并不是小孩,“幼儿园的老师和药无患都能作证,他说了好几次药妈妈很担心,还想把我一起带走。”

    “!!!”陆妈妈立刻像是护崽的母狮一样,瞪向了药家的板寸头保镖。带走她儿子是几个意思?

    “无患,是这样吗?”药妈妈也紧张的看向了自家儿子。

    药无患本来是不太想搭理这些人的,但陆见晏示意他开口,他才道:“是的,他一直说妈妈很担心我。”

    整个大厅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陆见晏:最怕空气中突然的安静。

    不管陆见晏在怎么样的家庭里长大,拥有怎么样的社会地位,他始终是在新世纪出生的现代人,拥有绝不会退让的道德底线,好比杀人和吸-毒是他肯定不会去触碰的两件事。

    当然,如果一定要钻牛角尖的假设,如果在陆见晏最珍视的家人被杀了,法律又无法制裁的情况下,那他大概还是会选择亲自动手报仇的。但也仅仅是对杀了他家人的人下手,而不会累及、迁怒旁人。不过陆见晏也较真的觉得,他还不至于弱到连自己家人的性命都保护不住!

    药小患不安的握了握陆见晏的手,明明很想开口询问陆见晏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听话的忍住了,十分努力,咬牙坚持,对于一个真.孩子来说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对方那一头的小白毛格外的柔软,总是服帖的挂在如瓷的小脸蛋上,怎么看怎么人畜无害。

    陆见晏在对上药小患银烟色的双眼的那一刻就迟疑了,不是说他觉得因为药小患这么可爱所以不可能是反社会人格,而是他已经很喜欢药小患了,就像是喜欢自己的弟弟一样,他主观上十分不希望药小患成长为一个可怕的人。他甚至会开始想,也许killer那么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苦衷。

    之前有个任务者为了攻略陆见晏,就很轻描淡写的杀了人。谁也说不上来killer是不是遇到了这种殃及池鱼的事情,才会选择报仇杀了任务者。

    任务者这种把所有人都当npc的肆无忌惮,应该就属于法律制裁不了的特殊类吧?

    药小患最终还是没能忍下去,他要是忍下去,也就不是malkavian患者了。不过他坚持了没有说话这个规则,只是凑近,用略带冰凉、没有血色的唇瓣,亲了亲陆见晏的脸颊,如蜻蜓点水,一触及放。在陆见晏惊讶的看回去的时候,药小患笑弯了一双眼睛,好像在说,不管你为什么突然不开心,亲亲就会重新开心起来啦~\\(≧▽≦)/~。

    陆见晏突然有一股回亲的冲动,这么多年的第一次。但最终他还是忍了下去,毕竟在他的内心里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这样和小孩子亲来亲去,总给他一种不太健康的占便宜信号。

    李老师的办公室里,在经过长时间的沉默后,再一次有了声音。

    李老师问他的系统:【他说的是真的吗?】

    那个活泼话唠的系统这次变得异样简洁:【是。】

    根据法则,系统可以选择隐瞒、规避说一些事情,但在任务者明确询问时,它们是不可以说谎的。当然,如果问的是不在他们权限范围里的内容,它们也是回答不出来的。

    李老师立刻炸了,没有人想死,还是莫名其妙的死在某个小世界:【在我接任务之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系统诡辩:【我说过了,1114小世界是无数任务者的滑铁卢、英雄冢。字面意义。】

    玩文字游戏,也是允许的。系统甚至私下里觉得李老师很没有脑子,试想,是怎么样的世界才会让大部分任务者不敢来、并且需要特殊通行证才能进入呢?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李老师最多也就到这一步了。

    李老师气到破口大骂,看来他也是知道被人玩弄不是什么好感受的,只可惜他不喜欢的是别人玩弄他,却对自己玩弄别人没什么意见。

    陆见晏有点不理解李老师为什么会理所当然的觉得系统会无条件的帮他,其实这些智能系统和人是一样的,有自己的思想和性格。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当一个随叫随到、被任意驱使的金手指的,系统也不例外。遇系统不淑的下场就是被坑到死,他早该有所准备。

    李老师还在碎碎念:【这已经不是s级了,是sss级,你们甚至应该关闭这个该死的世界。不对,你们为什么会制造出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东西?!】

    安老爷子终于插话:【因为这些世界并不是谁创造出来的。】

    李老师很激动:【不可能,这些世界都是假的,是游戏。】

    安老爷子:【你好歹也做过那么多次任务了,这种新手的自我安慰也该到此为止了。如果有人有能力做到创造这么多世界,那你倒是告诉我,他or她为什么还需要咱们来做任务?给予永生和力量,只是为了看别人表演?直接看真正的人生百态岂不是更有意思?何必看明知道是假的东西?】

    安老爷子说的嘲讽,却正也是陆见晏想说的。他是真实存在的,他的感情也是真实存在的,他生活的世界更是真实存在的。也许对于这些任务者来说,这里只是1114小世界,但对于陆见晏来说,这便是他的全部!

    谁给他们的勇气,高高在上的把别人的世界当成攻略游戏?梁x茹吗?

    李老师还是不想相信:【不对,不对,这个世界就是个霸道总裁小说,各种描写是那么天雷!什么世家,什么新能源,什么药姓第五姓,这是正常世界会有的吗?陆见晏一个人住在七百平米的房子里!多尴尬的人设!】

    虽然不知道安老爷子的表情,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药姓和第五姓都是真实存在的,在我们所在的三次元也有,你没见过不代表别人没遇到过,药家鑫这个名字你总听过吧?七百平米的顶层公寓也是真实存在的,哪怕你以前在三次元没接触过真人,多少也该看过什么富豪真人秀吧?或者好莱坞明星的相关报道。曼哈顿中央公园附近身价过亿的富豪的顶层公寓基本都是这个配置,还有在公寓里带游泳池的呢。】

    李老师没说话。

    安老爷子继续:【而且你想过吗?也许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他们的世界才是正常世界,咱们所谓的三次元才不可思议。怎么会没有世家呢?怎么可能全球还有地方不允许同性恋结婚呢?石油和煤炭是什么?大家不都用新能源吗?你觉得应该出现在21世纪的东西,这边90年代就有了。这个世界,它是活的。】

    你觉得不符合常理的地方,在这里就是常理,甚至对方还会反过来觉得你的认知不符合常理。你把别人当npc,说不定你在别人眼中才是npc。

    李老师的世界观在经过惨烈的被摧毁、重组、再摧毁、再重组后,终于开机复活。

    他诞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尽快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鬼世界。

    陆见晏:……

    安老爷子:……沃特法克,我刚刚都白说了是吗?

    这就是李老师想了这么长时间得出的一个结论?哪怕世界是真实的,也无所谓了,只要自己爽就可以了?

    是的,李老师就是这么想的。他甚至还在暗搓搓的责怪安老爷子,为什么要残忍的戳破他的幻想,让他背负愧疚。

    安老爷子也是日了狗了。

    最后的最后,安老爷子大概也算是看破了,语气变得淡淡的:【也是啊,你就是这样的人。从你连同为任务者的陈医生都能利用的时候,我就该知道的。】

    【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必须完成任务,回到我自己的世界里去。陈医生是竞争者,你懂吗?】李老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我还有家人和爱人在等着我,如果这意味着我必须伤害什么人,那就对不起了,我就是这么自私的人。而且,我伤害谁了?我只是需要陆见晏爱上我!】

    陆见晏在心里默默道:我。

    你伤害到我了,你需要我爱上你,那你想过在我爱上你之后,你却死了,我该怎么办吗?你想过被你穿越的李老师也有自己的人生吗?李老师也有自己的家人和爱人!你不仅把李老师的人生搞的一团乱,还打算牺牲自己也就是牺牲李老师的生命,你问过李老师的意愿吗?你问过李老师家人的意愿吗?你在杀人,你意识到了吗?!

    安老爷子一针见血:【你的任务是明确的要你攻略陆见晏?我怎么不知道系统什么时候成为了拉皮条的?】

    李老师没说话,很显然他的任务并不是明确的需要他牺牲又或者是攻略陆见晏,但到底是什么他却咬死了不肯说。他只是转而自顾自道:【那你呢?既然对陆见晏没兴趣,又为什么一定要为他说话?你总是生活在他身边。】

    【这是我的事。】

    李老师:【那我的回答是,这也是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谢谢你提醒我killer的事情,所以我也可以告诉你,在绑架案之后,我会把自己改写成李老师的儿子李响,在正常时间线上重新接近陆见晏,引导他发现我就是我。只是侥幸重新以新身份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