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为防盗章

    “不要了, ”陆见晏抬头, 再次铿锵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我只想他们远离我的生活。小说 最好也不要再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去祸害别人的生活,当然,你情我愿的的话, 那就祝他们幸福。”

    报仇不是陆见晏的本意,他也没觉得大部分的任务者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严重到让他愿意和他们没完没了的斗争下去。他只想他们离开他的生活,明白这不是一场游戏, 要做任务就好好做任务, 别把别人当通关钥匙,互相尊重, 就这么简单。

    “好巧, 我也是。”药无患收起了眼中短暂的情绪, 态度转变的很快, 笑的还是那么欠揍, 让人无法把握他对此真正的想法, “你知道我是怎么获得任务者的能力的吗?只要你和我合作, 我可以教给你。”

    陆见晏皱眉, 他对那些玩弄人心的能力没有兴趣, 但不得不说, 有些能力还是很有用的。

    “一点都不危险。”药无患看着陆见晏诚恳道, 他的身子微微前倾, 加重了压迫, 根本不给陆见晏思考的时间,甚至可以说是他在引导陆见晏思考,“让我帮你吧。对付不普通的人,就需要不普通的力量,才能礼貌的‘请’他们圆润的离开。”

    换做是一般人,大概早就跟着药无患的节奏走了。

    但陆见晏却迅速清醒了过来,给了药无患一个从未变过的答案:“我再考虑考虑。”

    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药无患所谓的互帮互助,总让陆见晏有一种他需要付出的代价并不会有多么轻松的预感。成人版的药无患就像是一柄开了刃的人间凶器,举手投足间俱是不加掩饰的恶。陆见晏这才反应过来,malkavian在长大后的药无患身上并不是没有体现,只不过是变得更加深沉又浓烈,如万丈下的深海,无处不隐藏着危险。

    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从药小患那样变成如今这般?

    药无患十指交叉,明明没什么耐心,却还是努力摆出了一副愿意等待的样子,他合作的态度目前来说还是十分真诚的。

    陆见晏多了句嘴:“如果我答应与你合作,我是说假设,如果我同意了,你打算怎么帮我得到能力?”

    药无患笑了,藏在冰冷眼眸里的是势在必得的笃定。陆见晏虽然只是做出了一个假设,但其实只要开了这个口本身,就意味着他已经心动了。药无患也没想过能如此轻松的说服陆见晏,这就是个从小到大都习惯了被原则束缚的乖乖牌。

    他不介意给他点甜头,再缓图之:“你亲自手刃了任务者,就能夺得任务者相应的能力。”

    “就这么简单?”陆见晏一愣。那些任务者并不会真正的死亡,这点上陆见晏是很笃定的,因为他前不久才经历过一场很不愉快的与任务者的交流,对方叫嚣着他还会回来。据系统说,任务者会在死亡后前往下一个世界做任务,攒够一定积分就可以去任何他们想去的世界。

    也因此,不只是任务者觉得快穿的每一个世界像是一场游戏,对于身在局中得知了这些任务者存在的陆见晏来说,任务者也开始越来越像是npc了。

    但是这样不对,至少陆见晏一再的提醒着自己,你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活生生的人,别人也是,包括任务者。

    “当然,在他们死前还需要做些小小的‘仪式’。”药无患很满意陆见晏的冷静,如果陆见晏敢说什么杀人是不对的,他觉得他一定会暴走。

    幸好,陆见晏并没有,他是好心,却有个度。这样遵守秩序的陆见晏真的很迷人,至少对于药无患来说是如此。

    至于是怎么样的得到能力的“小小的”仪式,自然是要等合作之后才能说。

    陆见晏几次张口,最终还是说:“我需要时间想想。”

    “好,”药无患也无意逼迫的太紧,“我明晚再来找你。”

    “……你以为你是在玩一千零一夜吗?”陆见晏忍不住吐槽。

    “为了能够让你同意,未尝不可一试。”药无患勾唇笑了,“我真的很想和你合作,就是别让我等太久,好吗?”

    直至到这一步的时候,药无患都算是略微占在上风的,他掌握着更多的信息,拥有着陆见晏所没有的底牌,几乎只等陆见晏点头入伙了。

    陆见晏却突然道:“你白天和晚上的记忆,其实是能够互相影响的吧?”

    本来准备以一个帅气的动作结尾的药无患不可避免的怔了一下,差点从椅子上摔下,虽然他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了补救,但还是让陆见晏发现了端倪。陆见晏本来也只是个推测,如今才终于可以肯定了。

    不等药无患解释,陆见晏就紧接着说:“白天的你的改变,是受到了晚上的你的影响。”

    这才是药小患和历史线上的自己真正不一样的原因。

    毕竟药无患是一个人,而不是什么人格分裂。只不过因为某种法则的限制,他们共享着一样的记忆,可惜晚上的药无患无法决定白天的行动权,而白天的药小患也阻止不了晚上的药无患做什么。

    “我其实挺好奇的,只能看着自己卖蠢跳兔子操,却什么都不能做,到底是什么感觉?”

    药无患眼神死的看着陆见晏。

    但是这却已经吓不到陆见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境变了,陆见晏看着眼前不管气势如何,外表只是个豆丁的药无患,突然觉得不管对方做什么都属于被迫萌啊。霸道豆丁=v=与其说他在冷目面对陆见晏,不如说他其实是伪装被戳穿后的生无可恋。

    这样还可以以此类推,话少是紧张,欠揍是不知所措,面无表情大概是死机了。

    陆见晏作为一个伪面瘫,对此深有体会,在全世界都觉得他不高兴了的时候,他其实只是在大脑放空而已。并投以安慰:“你回去冷静一下。我不会觉得你是任务者,或者对我别有居心的。你不用这么紧绷。”

    直至药无患走了,陆见晏的好心情都没有改变。

    然后,陆见晏进一步脑补了一个问题,晚上的药无患要怎么影响白天的药小患,才能让药小患一个劲儿的想要和他变成连体婴?

    “……”擦,不对不对不对,一定是他脑补的方向不对!

    这样的猜测,吓的陆见晏又一次失眠了。等又一天早上的阳光照进陆家时,陆见晏终于为他连续两晚的失眠付出了代价,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