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六十四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在即将搬回b市的这近一年中, 陆见晏又在s市遇到了两个任务者。

    一个自称神算子,立了个杆, 扯了块布, 戴了个瞎子阿炳式的墨镜,喊着“不灵不要钱”的口号, 在陆家分公司所处的cbd人最多的中心广场的路口……流动摆摊。这种工作场所的不确定性,显然取决于城管的心情、监督力度以及他本人的体育成绩。

    陆见晏每次看见神算子,他不是在给人算命,就是不得不停止算命和城管玩夺命狂奔的猫叔游戏。

    每一天都充满了活力。

    连药无患都对神算子没什么出手的兴趣,因为一看就很不靠谱的样子。这种还处在边缘的任务者,基本连主脑和监察者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已经激不起药无患和陆见晏的注意了。

    就目前已知的信息, 任务者被分为六等,新手期(or实习)——低级——中级——高级——特级, 以及唯一的一个传奇级。

    传奇级是可以兑换任意心愿的级别, 但只有一个人完成了,却还放弃了许愿。

    小世界也被分为不同的任务难度等级, 对能够进入的任务者等级有所限制。

    陆见晏所在的世界目前应该属于【危险】这一级别,中级是最低的进入标准, 基本属于杂鱼, 以陆见晏和药无患的能力已经能够很轻松的k.o.中级任务者。但偏偏这种杂鱼是最多的,高级任务者和特级任务者不太容易出现,哪怕出现了大概也不会那么轻松的暴露出来。

    陆见晏和药无患已经在主动寻找高级or特级任务者了,可惜收效甚微。

    继续说回神算子。他大概是真的有几分神神鬼鬼的本事的, 不说他解决的那几起cbd之前就十分出名的灵异事件,单说他明明已经上了城管的重点检查对象名单,但却一直没有被抓住,这就足以体现他的本事了。

    “那、那边曾经闹过鬼?”这是楼等闲听后的反应。

    陆见晏点点头,连他都多多少少听过类似于“红衣女白领深夜坠楼”、“运鬼的最后一班地下铁”的都市怪谈:“怎么?你害怕?”

    “鬼才怕嘞!”这么说着的楼等闲,自此之后再没去过自家也位于cbd的公司上班。

    神算子的这些战绩,搭配他一人只给看三次卦的古怪要求,帮助他迅速在s市声名鹊起,闯出了一点名堂。陆见晏秘书办那群妹子就有不少都曾是神算子的忠诚顾客,三个卦象里准有一个是问,我们家老板娘是不是某奸妃,有没有可能换个人。

    答案如何不得而知,不过至今药无患没有砸了神算子的摊子,这应该是个提示。

    陆见晏对于这种封建迷信活动没有丝毫兴趣,任务者已经够他烦恼的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就还是交给专业的来吧。

    直至某天,神算子托陆见晏的秘书给陆见晏带了一句卦,说他今日有血光之灾,要小心。

    陆见晏嗤之以鼻:“那大师有说什么破解之道吗?”

    秘书一脸为难,带着几分不确定性,尝试着说了出来:“当然是记得报警啊白痴。啊啊啊陆总,最后这个白痴不是我说的!是大师说的。我就就是顺嘴了,不是故意的qaq。”

    这位大师的破解之道也算是不走寻常路了。

    但不管大师走不走寻常路,陆见晏都仅仅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无所谓好感还是恶感,想要通过各种方式接近他、攻略他的任务者他见过很多,这位神算子大师的行为明显不是其中最出尘的一个。

    不过,神算子是真的很灵验。

    当天,陆见晏加班晚了,直至十二点左右才回家,外面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陆见晏就从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买了把伞,结果一出门,刚拐弯,便在漆黑的巷子里看到了一个倒地不起的男人,黑乎乎一团,看清容貌,只能看到他的血混合着雨水流向了锈迹斑斑的下水道。

    那人的伤势应该不算严重,因为他还有余力在脑子里和系统说:【你真的确定陆见晏会救我吗?】

    系统表示:【肯定会的。别看陆见晏那样,其实心底很好的,肯定会心软带你回家的。】

    陆见晏确实不会放着受伤的人不管,不管对方是任务者还是普通人。但……谁说过救人就一种办法,一定要把自己往对方家里带的?

    陆见晏毫不犹豫点开了手上的悬屏手机,作为王家的自信之作,这黑科技手机必然是防水防尘的。

    本来还在装死的任务者只能赶忙诈尸,抓住了陆见晏的脚踝,挣扎着说出:“不要,不要报警……”

    “我不报警。”陆见晏面无表情的回答,手上拨号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喂,您好,120吗?这里是南淮路中段258号,伴家便利店西边的巷子里。对,就是那里。我发现了一个人受伤倒在血泊中,好像是枪伤。是的,我们不认识,我还没有报警,需要报警吗?”

    遇到受伤的人,明显最应该先打的是救护电话啊。

    其次就是报警电话了,作为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对方说不报警就不报警了吗?万一是在逃的恐怖分子,谁负责?哪怕不是恐怖分子,农夫与蛇的故事没听过吗?心善很重要,但能保护自己和他人安全的心善自然更好。

    任务者:“……”

    系统:【……】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任务者因从事带有黑涩会性质的团体活动,以及多项犯罪记录,数罪并罚,去了他这个身份该去的地方。

    陆见晏从始至终都没有再跟着参合。

    不管对方打算怎么洗白自己,编造了多么美丽的谎言,不听不看不上当,就是陆见晏最好的破招。

    至于之前特意提醒了陆见晏一下的神算子,陆见晏把他作为能人异士介绍给了九组。

    如果对方只是想借出卖其他任务者来凸显自己,那有了九组介入,对方短期内也不会再和陆见晏有任何交集。如果对方是好意,那陆见晏这就算是给神算子介绍了一个国家编制的工作作为回报,不管神算子的任务是当世界第一的神算还是什么的,都得专业对口才能发挥作用,不是吗?

    进可攻,退可守。轻松解决,不留后患。

    “可惜都不是像安歌手那样脑子不好使的高级任务者。”药无患感慨,说安歌手是珍品其实也不为过,因为他很好对付,而他的系统明显知道很多东西。这样的组合可不好碰上。安老爷子却始终没有消息,他真的是太能藏了!

    带着遗憾,一行人终于搬去了b市。

    药无患的身体在快要过去的一年中,也终于有了……不那么明显的改善。好比从“没事走两步”,进化成了“没事走十步”。

    虽然,咳,日常出行还是要依赖于电动轮椅,但就药无患自己所说,他能感觉到他的腿部肌肉越来越有力量了。

    药妈妈从国外给药无患寄来了一台还没有上市的最新型机械外骨骼,别称动力装甲。就是一种由钢铁的框架构成并且可让人穿上的机器装置,这个装备可以提供额外能量来供四肢运动。(释义引自度娘)简单来说就是钢铁侠。

    药无患可以在这种外装甲的帮助下,实现直立滑行。

    有点类似于把药无患固定在思维车上,让他达到在室内来去自如的目的。不过更加机械化和便利化一些,还没有思维车那么占地方,只有腿部外面薄薄的一层装甲和两个轮子。

    此前机械外骨骼的研究方向一直是倾向于军用的,但就像是手机最初的发明也是为了在战场上给军队服务一样,这些便民的机器终将应用于民事。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吧,机械外骨骼的概念已经科普到了人尽皆知,并且发展奇快,大概不出多久,大部分下肢残疾的人士就都会换上这种新型装甲了。

    “卧槽,快看,楚楚,你药叔叔要变成高达战士了!”

    药无患试用机械义肢的第一天,楼等闲一家三口就特意来围观了一下,楼等闲发出了以上的感慨。说起来,这东西的牌子确实就叫高达来着,高达6型。一看就知道总设计师的灵感源自哪里。

    楚楚小公主只有不到一个月大,大脑的视力和听力还没有发育完全,根本不会搭理她老爸在耍什么智障。只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楼等闲身上五颜六色的扣子,她最近只对这种颜色鲜艳的东西着迷。也因此,为了抢夺女儿的爱,楼等闲和第五奕最近总是穿的特别不忍直视。就是那种上街的时候一点都不想承认认识他们的杀马特品味。

    高达战士药无患此前对机械义肢是完全不感兴趣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想通了,还成为了最积极的推动者。

    就第五奕推测,无外乎不就是为了男人那点面子和自尊。药无患整天进进出出都被陆见晏照顾,哪怕一开始很高兴于这份亲近,后面也会变味。再说,他还听说此前陆见晏曾想过要把别墅里的设施重新装修一下,变成方便药无患坐在轮椅上也能够到的高度,可想而知药无患会怎么想。被刺激到了,也就想要改变了。

    啧,还真是一种有够无聊的想法。

    “所以,我们接下来干什么?”楼等闲一边抱着女儿,心甘情愿的充当女儿的玩具,一边对另外三个已经迅速瘫下去的人道。

    来到b市后,连平时惯爱装x的陆见晏,都抵不住b市瘫的魅力,迅速加入了这个大军。

    一个月不工作,整个人都颓了。

    “这么热的天,为什么要出门?是空调不够冷,还是游戏不好玩?”第五奕道。

    “这么热的天,你们回自己家里和女儿玩不好吗?”药无患开始想要赶人。

    “……”陆见晏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着瘫着,天真的太热了。乍然从湿热的s市搬到干蒸的b市,实在是适应不了。

    “去看电影吧!《安陵》作为暑期档已经上映了哦!”楼等闲充分发挥了我党我军不抛弃、不放弃的伟大精神,致力于对自己的朋友推广户外运动。

    第五奕挑眉,一句话解决战斗:“你看苏影帝那张脸还没有看够吗?”

    “那看会儿电视好了。”楼等闲为了证明自己眼里只有第五奕和女儿,绝对没有其他奇奇怪怪的男人和女人,立刻妥协了。

    一打开电视,播放的就是王主厨那张春风得意的脸。他参加的厨师真人秀毫不意外的火了。王主厨也因为出色的外貌,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厨,看来离他完成任务离开,把身体还给叶南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据说最近某国生蚝泛滥,有金牌综艺制作组受邀去做一期专门针对解决生蚝泛滥问题的节目,王主厨就是节目的嘉宾之一,目标是争取做出好吃到让泛滥变濒危的绝色料理。

    效果如何不知道,但看上去味道应该不错。

    “决定了,我们出去吃海鲜吧!”吃货楼等闲的人设从来不崩。

    “那你女儿怎么办?”陆见晏指了指楚楚。

    自从有了小公主,四人组的出行就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一方面是不想给其他人造成麻烦,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很多高档餐厅都不是那么愿意接待哭闹不休的小孩子。

    “那去迪x尼好了!”楼等闲突发奇想。

    “再一次,你女儿才不到一个月。”药无患不得不提醒楼等闲悠着点,他之前还想过带他女儿去做过山车,差点被他妈和第五奕联合给抽死。

    “啊啊啊,小孩子怎么这么麻烦!”楼等闲烦躁的揉了揉他终于正常的发型。不管曾经多么期待,以为自己会有多爱孩子,在真正有了孩子之后,父母的一生中难免都会有这样的感慨出现,频率还不算低。

    被楼等闲这么一吼,本来还安安静静在楼等闲怀里的小公主,先是被吓的打了个嗝,紧接着就双眼发直,开始嚎啕大哭。

    正常人都知道孩子这是被吓到了,但是不正常的人却会觉得……

    “怎么办啊qaq楚楚乖啊,不哭了,爸爸没有嫌弃你啊,真的没有,只是一时口误,怪我怪我。”一边说着,楼等闲还一边开始很认真的打自己的嘴巴。

    孩子被吓的更厉害了,不止哭闹,还手脚并用,虽然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四肢,但她不爽的情绪还是表现了个淋漓极致的。

    看着手足无措的楼等闲,另外三个人却还有闲心讨论:

    “他是白痴吗?”

    “果然是白痴吧”

    “孩子给他带真的没有问题吗?”

    最后,当然还是需要把孩子教给专业的来处理,这才让小公主重新归于了安静。

    这个“专业的”明显不是在说第五奕,而是说第五奕花重金请来的育儿团队。是的,团队,你没有看错,他们家孩子据说连上厕所都有个专门的女性训练师。哪怕孩子现在完全用不到对方。简单来说就是用钱没地方花。

    等孩子被带走了,楼等闲也瘫了,陷在药无患特意买来的以世界第一舒适为卖点的沙发上,楼等闲忽然就明白了之前几人连动也不想动的想法。

    “果然还是打游戏吧。”

    然后,就愉快的呼朋引伴开起了黑。他们最近在网上组了个固定搭档,虽然没见过面,但在yy上是聊过不少次,是个技术流的大神。

    大神几乎全天都在游戏上,随叫随到,因为……花了钱的。

    咳,到最后四人组还是向软妹币玩家和代练工作室低了头,有钱就是了不起啊,比起靠技术,能拿钱当爸爸感觉也很爽啊。

    代练名叫“江城无处不废话”,一看就是起名废,随便翻古诗词又篡改了一下后面的词,江湖人称江哥,人狠话不多,但对于老板的服务精神是十分值得肯定的。哪怕在yy里听到这个总,那个少的称呼也从不多问,大概是把陆见晏等人当做暑假没作业的小学生了,根本不会搭理他们在玩什么奇怪的cosplay。

    谁家动辄分分钟千万上下的老总会闲着没事干玩游戏啊,对吧?这才是正常人的逻辑。但事实就是,一个小黑屋里,五人小队的玩家,四个都有x总的头衔。

    江哥抽了支烟,有点惆怅。

    “怎么了?你不是说找了一队给钱很爽快,操作也不菜鸡的老板吗?除了中二病爆发,爱装总以外,别无缺点?”

    “谁知道他们最近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总裁扮演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最近开始热衷于玩过家家了。”

    “啥?”

    “以前好歹还用变声器煞有介事的在讨论公司八卦,最近一个月却莫名其妙的说起了孩子。就是里面那个叫楼大人的,自称有了个女儿。”

    听听这名字,“楼大人”,一看就是趁着爸妈上班偷完手机的熊孩子!小学六年级,不能更多了!变声器倒是用的听溜了。

    “嘛嘛,有钱的就是大爷啊,你就当哄孩子好了,辛苦你了。”

    楼等闲还在恍然忘我的一边玩游戏,一边和第五奕讨论着育儿经。自从有了楼楚之后,她就是光,她就是电,她就是唯一的神话,其他人和她比起来就是辣鸡。

    陆见晏和药无患已经很习惯了。

    等玩完之后,大家也没有着急离开房间,因为楼等闲还和代练大神有话说:“江哥,江哥,你有没有兴趣转战其他游戏?”

    江城无处不废话:“好比?给我一点适应时间,应该都能玩的不错。”

    “就是最近炒的很火的那个全息网游《江湖online》啊,八月八日全国开服。”

    王家的全息网游终于要上线了,没有内测公测之分,也不需要任何验证码,因为全息舱就是这款游戏的门栏。全息舱其实也并没有贵到哪里去,比一般的手机肯定要贵点,但是没有代步车那么贵,还有国家支持的贷款买舱,可以分期付款or还款,几乎只要薄有资产就能买到。退一万步说,玩不了全息舱,还可以去已经在全国到处都有建立的全息游戏室玩,总之,只要你想玩,你就能玩得到。

    陆见晏等人之前本身就对全息游戏有点兴趣,后来又经历过了末日测试,这种兴趣就更大了。

    因为据说王家的黑科技真的和前辈的阵法有了合作。这种阵法最大的好处就是,你在游戏里学到的很多技巧,是能够带到现实里的。原理不知道,但有点类似于修真小说里那种特意用来锻炼弟子的试炼秘境。

    楼等闲等人还不算明显,但第五奕的体质可以说是突飞猛进,终于摆脱了体力渣。

    王家的全息游戏肯定没有之前末日测试的效果好,但能有一点是一点,不是吗?知道了这种内部消息,傻子才会错过。退一万步说,利用游戏取代日常锻炼,也是个节省时间的好办法啊。

    江城无耻不废话:“你们全息舱已经买好了?”

    楼等闲:“对啊对啊,七月份一上市,我们就买了。”楼等闲还发了个全息舱摆在室内的照片过去,给对方证明他不是在糊弄他。其实全息舱还没有上市的时候,王子期就已经给送来了,想当陆见晏姐夫之心昭然若揭,“代练的价格可以调整。”

    江城无耻不废话:“了解。我们这边工作室也确实有意向全息游戏发展,不过订购的全息舱还没有到,等我们这边确定了,在和你们联系。”

    “ok~”

    退出yy后,江哥才对身边的同事表示:“如果不是对面那几个小孩在吹牛,那咱们这次大概是真的遇到金主了。”

    王家的全息舱确实是七月份上市没错,但那仅仅是付款而已,全国统一发货的时间是在七月十五日,能提前拿到的人不是王家的关系户,就是非富即贵。

    ……

    总是嚷嚷着要出门的楼等闲,今天依旧没能和朋友出成门,反而一起堕落了,在等着楼家的厨师做好饭送过来的空挡,楼等闲勉强关注了一下任务者的事情。

    “说起来,最近都没有其他任务者吗?”楼等闲后知后觉道。

    “你是抖m吗?巴不得遇到任务者?”第五奕撇了自己的丈夫一眼,他俩虽然连孩子都有了,但相处模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不不不,就只是觉得奇怪啊。贱贱那边也没有吗?他总是能吸引各种奇奇怪怪的任务者呢。”

    “你对我弟弟到底有什么错误的认知啊!”陆见晏很生气。

    不过,从事实来看,有这种错误认知的是陆见晏才对。

    任务者真的早就出现了,并且再一次不得不以陆见柬为切入点。他不是不想攻略陆见晏,而是……根本接触不到啊。

    对于自己随机穿成了一只灰色迷你垂耳兔的幼兔这种事情,肖图也很绝望。但是他能怎么办呢?

    穿越的第一天就想自杀了好吗?

    结果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  大姨妈忽然来了_(:3」∠)_差点被虐死。

    更新有点晚,已经提前在文下留言和微博上都通知过了,但还是万分抱歉,希望亲亲们能够谅解。

    ps:明天的更新时间大概也会有点飘忽不定,因为我只能找大姨妈不疼的时候码字,然后更新。但具体大姨妈什么时候不疼……这个我也决定不了。只能说我一定会尽力更新的。

    以上,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