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五十七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乌鸦副队不只是个乌鸦嘴, 还是个嘴一刻也闲不住的男人,和楼等闲的唠叨有的一拼。两人坐在一起的后果,就是大家一路上完全不用担心会无聊。

    “说起来, 每天在s市上空飞来飞去的军用飞机,都是这样的运输机吗?”楼等闲眼下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因为他什么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楼爸从军的原因, 导致楼等闲青少年时期对军事……完全不感兴趣。一种古怪的年少叛逆。但偶尔也会好奇, 只能私下里悄悄的问。

    “差不多吧。不过肯定也有别的用途的, 好比通信型的战术机。”

    “通信?和谁通信?”楼等闲一边分心说话, 一边逗弄着依偎在他怀里又有点想睡觉的儿子。这孩子一天二十四小时里大概有二十个小时不是在睡觉就是正在睡觉的过程中,虽然很省心, 却也让楼等闲有点担心儿子太过没有活力了。唯一精神的几个小时一般还是在晚上。

    “不是和谁通信, 是进行广播。”副队笑点很低, 因为楼等闲一个问题, 就能笑好久, “你就没好奇过,大家是怎么通过不同频率的广播,收到统一的宣传内容的吗?毕竟你也知道的, 无线电广播也分覆盖范围, 有长短波之分。”

    楼等闲摇摇头:“完全不知道。”他这代人是属于手机电脑的一代, 无线电广播什么的, 也就仅限于车载广播电台。

    副队表示,这天是聊不下去了,只能生硬的说:“总之, 战术机也有通信型,装有拖曳天线,最长可达几百米。服役的主要功能就是进行广播,对敌的心理战啊,对内的民用宣传之类的。覆盖了fm、am等多个波段。操作手会在他们能搜到的当地不同的中短波段都进行播放。”

    民众会自己努力寻找到能接收较广波段的广播设备是一方面,国家也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扩大自己的宣传力度,让民众知道国家正在努力,并没有放弃他们。

    楼等闲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第五楼也跟着点了点头,不是听懂了,而是困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特别想睡觉,但他手贱的爸爸就是不让他睡!

    “你对军事完全没了解过吗?”副队满脸困惑,他怎么记得这是个师长的儿子?

    “男孩子就一定要懂军事吗?”楼等闲强词夺理,“你这样有性别歧视的嫌疑哦。还是说你歧视同性恋?”

    一直在当背景板的第五奕,及时的想起了自己未婚夫的身份,一把搂过楼等闲,凑了个妖孽似的笑脸过来:“未来结婚的时候一定请你。”

    “什么?!”惊呼的不是副队,而是祝四小姐。

    陆见晏等人这才想起来,祝四小姐没了他们其实正在参加一个末日测试的记忆,目前来看,大概楼等闲和第五奕在一起的记忆也一起没了。

    没关系,第五奕和楼等闲会帮她想起来的。

    第五奕抬手扭转过楼等闲的下巴,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吻。两人明显是事先已经商量过了,又或者是已经接过吻了,动作丝毫不见生涩、羞赧,反而全情投入。不知道还以为他们真的在一起了。药无患则觉得还有一种假戏真做的可能。

    第五楼已经彻底闭上了眼睛,终于能睡了,万岁~\(≧▽≦)/~

    “你,我,你们,怎么……”祝四小姐已经找不到合适的措辞了,来来回回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看来她受到的打击不小。

    第五奕转头,靠在楼等闲的肩膀上,好整以暇的看着祝四,甚至带着点挑衅:“我们怎么了?”

    其他大头兵已经该鼓掌的鼓掌,该恭喜的恭喜,副队甚至为了表明自己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带头吹起了口哨。

    “没、没什么。”祝四小姐打落牙齿和血吞的笑了笑。内心却在想着,这都是安歌手的错!让他们曾经的爱人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她一定会让安歌手为此付出代价!

    看着祝四小姐咬牙切齿的模样,第五奕终于放下了心,看来遇到安歌手的时候,他还能用这招再刺激他一回。想想就老带劲儿了。啊,真是有点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安歌手了呢。

    话题就此告一段落,副队重新把目光转移到了在场唯一的孩子身上。

    “我本来还担心等你把这孩子送到b市亲人的身边后,会一下子觉得很空虚,现在看来是我瞎担心了。你还有爱人陪着你。”

    楼等闲一愣,不明所以,什么叫孩子的亲人?

    “你们不是顺带要把孩子送去b市,才带上孩子的吗?”副队懵了。

    “完全不是。”楼等闲也跟着有点懵。

    那一刻,整个运输舱都安静了。其他大头兵们也都是一脸“卧槽,那你们带上个孩子是要闹哪样啊”的问号,在末日里带上孩子枪林弹雨才会显得很帅气还是怎地?

    “就单纯的只是想带上孩子?”副队不死心的再次追问,大有你敢说是,我就敢质疑你别是个傻子吧的冲动。

    当然不可能只是单纯带上孩子。敢问你在游戏初始就得到一个用途不明的道具,你会随随便便把它放下吗?肯定不会啊,因为你会觉得这东西指不定在以后通关的时候会有什么用途。第五楼之于楼等闲就是这样的存在。但这个理由楼等闲根本讲不出口,他讲了才会被彻底当成傻子。于是,他只能选择了沉默。

    接下来气氛并没有尴尬,因为他们接到了战术机即将临时降落的通知。

    祝四小姐第一时间怒视向了乌鸦副队,副队也知道自己flag狂魔的属性,赶忙摇头,证明这次绝对不是因为他。他们这趟行程除了空投物资以外,本就还有一次在返程中途降落的任务,他们还要接另外一些十分重要的关键人物。

    只不过,唔,如今降落的地点明显比他们一开始预期的要远的多,目测乘车过去的话,怎么也要一个半小时。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你们疯了吗?不,我不要!”哪怕飞机的轰鸣声再大,也遮不住祝四小姐的尖叫,虽然明知道这么无脑蛮横的一面只是她的伪装,但还是让人有点小不爽, “这附近根本没有跑道,要怎么降落啊啊啊!”

    当然可以降落。

    事实上,战术机的特性之一就是为了方便野战,可以适用包括砂砾再内的多种地形不良的跑道,配备的四个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就是为了在未经准备、铺设厚度不足的跑道上起降。

    “大概有点颠簸,请做好准备。”副队在无线电耳机里吼的十分大声。

    大家坐在运输舱的两侧,都有十分专业的安全系带,足以保证安全,但并不能保障臀部的舒适度。当战术机在一处较为合适的地段上降落时,几乎感觉要把人的五脏六腑都颠出来,更不用提接下来还有的至少几百米的土道滑行。让陆见晏等人严重怀疑这飞机根本就没有吸收震动的三点式起落架。哪怕是有点颠簸!根本是特别颠簸!

    荡起的烟尘阵阵,为战术机披上了一层黄褐色的风霜外衣。响动之大,相信很快就会告诉周边所有的丧尸,你们的外卖上门了。

    众人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等着扫一波闻讯而来的丧尸,再做打算。

    大概是他们停的实在是太过的荒郊野外,围过来的丧尸并没有预想中的多。快、准、狠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但陆见晏等人依旧不被允许出去,大部分士兵也不会出去。只有一小部分早就换好了生化服的士兵,端着□□准备就绪。

    上下两扇的舱门缓缓动作起来,上舱门向内收起,下舱门对外放下一个斜坡,士兵们动作利落的配合时机,在下舱门还没有完全放下时已经冲了出去。

    用□□清理现场,查缺补漏。

    那些虫子寄生在人体内,对于它们本身也是有利有弊的。有利的是它们得到了一具不知道比它们大了多少倍的身体,弊则是它们从此便与这具身体休戚与共。当它们寄生的大脑被射穿后,它们就再也没有办法行动了,也没有办法二次寄生。

    但为了以防万一,军队还是实行了对这些丧尸火葬的策略。

    在专业兵忙着的时候,舱门的众人也没有闲着,在副队长的带领下,他们集体进行了……默哀。气氛十分凝重。

    哪怕是祝四小姐有再多的疑问,也不敢在这种时候问出。好比,你们在默哀什么。

    气氛是很容易感染人的,本来不准备看外面景象也就不会觉得有什么的陆见晏等人,也不自觉的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那些死在外面的丧尸,曾经也生而为人,他们不是彻彻底底的怪物。杀死他们,是迫不得已,是为了保护活下来的人的安全,也是为了给已经死去的他们更多的体面。末日已经过去了半年,对这些丧尸下手的时候,再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心软、手抖,毕竟一个心软,害死的有可能是更多的人。但那也并不代表着大家就能理所当然的把这些曾经的同胞当做彻头彻尾的怪物。

    他们的默哀不是在默哀他们杀死了一个丧尸,而是在默哀又一条生命消亡在了末日。这是对这些本应该作为人类死去的人迟来的祭奠。

    “每杀死一个丧尸,我就告诉自己,其实这是在替一个人复仇,替他消灭让他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的凶手。”但就像一般复仇电影的结局那样,大仇已报后,除了畅快以外,内心的某处也会觉得难受。因为纵使凶手死一万次,你爱的人也不会回来了。

    “愿一路走好!”副队开口。

    所有人跟着重复:“愿一路走好。”

    当外面的士兵传来信号,确认场面已经扫荡干净后,他们这才走了出去。由之前一直在前面驾驶舱的武柏对陆见晏等人说明情况。

    “我们本来要降落到前面x镇的影视城,但是在飞来的路上,我们在这附近收到了一架通信型战术机发来的求救信号。”考虑到两者不算太远的距离,以及不知道需要救援的人数和物资数量,武柏就决定把飞机停在了这里。

    “凭什么?!我不同意!这是任务之外的内容,你们并没有权利商也不商量的,就把我们的生命放在危险之中!你这样很自私,你知道吗?万一我们有个好歹,看你怎么交待!”祝四小姐的声音尖锐到不可思议。

    “所以,我的意思是来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

    “我们当然不会同意!”祝四小姐看向陆见晏等人,“对吧?”

    陆见晏等人:

    “无所谓。”

    “能救更多的人,当然更好。”

    “飞机上又不是没有空位了。”

    “我们动作快点吧,那架飞机上的士兵还在等着我们。”

    祝四小姐差点崩溃了。说好的以冷漠著称的陆见晏呢?说好的心狠手辣第五奕呢?药无患的malkavian呢?楼等闲倒一直是这么一个婆妈的性格,不足为奇。但其他人是怎么回事啊!觉悟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要不要你留和驾驶员留在飞机上?”陆见晏难得把声音了放柔了对祝四小姐道。

    陆见晏其实能理解祝四的恐慌,毕竟这可是她的一条命,她以为的她只有的这一条宝贵的生命,她也不算不服从指挥。说句那啥点的话,他们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测试,自然可以表现的英勇无畏,但是连陆见晏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若这是真的末日,他们会怎么选择。

    所以,陆见晏主动提出了让祝四会觉得更加安心的建议:“女孩子的体力我们都知道,我保证,我们会尽快回来。”

    “我和第五楼也留下。”第五奕主动表示他可以留下来看孩子,不给大家拖后腿。

    飞机在这里,肯定要留人,武柏本来的意思是让陆见晏等人都留下,他也会留下一半的人负责照顾他们。谁曾想,陆见晏根本就没想过要留下。他们也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陆见晏等人跟着走,人手肯定要增加,不管要救援的是什么情况,多些人手总是好的。

    当祝四看到悬殊的对比后,她又反悔了,要跟着一起走。

    武柏也看向了第五奕的方向,呃,又或者是看着第五楼?他的目光实在是不好说。第五奕还是不走,并主动交代了自己体力渣的事实。第五楼大概是因为没睡多一会儿就被吵醒,并没有笑,面无表情的……萌着。

    小孩子这种生物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都会显得很萌。

    武柏最后看了眼第五奕,这才上了军用车的驾驶舱,指挥大家离开。陆见晏和药无患相视一眼,那孩子果然有问题。

    楼等闲撇撇嘴:“到底谁才是和第五奕谈恋爱的那个啊?!那么依依不舍!”

    吃醋了!

    药无患:果然是要假戏真做了。

    山路崎岖,车队走走停停,沿途也消灭了不少丧尸,不管多么麻烦,每次都要确定这些人都被火化了,进行过默哀后,他们才会再次上路。

    在这样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后,他们在土道旁边的一片森林里,听到了呼救声。

    “不要去!”一路沉默的祝四小姐忽然开口,阻止了已经停下的车队。

    “为什么?”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末日半年后的今天,荒郊野岭的,竟然还有人呼救?说不定是埋伏什么的,在故意引咱们上当。”

    正说着,那边就有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孩子,骑着一头……毛驴一骑绝尘的朝着车队跑了过来,毛驴后面还跟着另外两头颜色不一的毛驴,上面各骑着一个孩子。孩子之后就是嗷嗷大军了,速度不快,却始终不知道停歇。

    唯一的成年男子在看到这边属于军队的军绿色后,激动的就像是看见了亲人,不断的挥着手:“等等,等等。”

    “他一个人带了三个孩子?别开玩笑了,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孩子!肯定有问题!快走!”祝四小姐再一次开口。

    然后,本来在缓慢开着的车队就彻底停了下来。

    负责架着机枪扫射的士兵冲着男人用扩音喇叭喊着:“绕开!绕开!”趁着男人和孩子们快速转弯,丧尸僵硬的身体却无法及时也跟着绕开的时间差,几梭子子弹过去,就没什么丧尸是他们解决不了的。

    祝四小姐的表情有些扭曲,为什么要救啊!她都分析的那么清楚了!

    此前一直嘻嘻哈哈的乌鸦副队,沉着脸对祝四小姐道:“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我们就会救人!因为我们是军人!”军人以保护国家和人民为天职。

    荒郊野外就一定不能有孩子了吗?末日刚开始时的情况乱七八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后来又因为空投物资也不可能准确无误的投到某个点,只是一片区域,不要说附近的人了,再远的都有人为了活下去而铤而走险的。什么地方冒出来什么样的人都不应该觉得奇怪。

    当然,警惕值还是应该有的,没看车上的机枪手根本就一刻没敢松懈吗?

    在拿着□□的士兵下去清理场面的时候,男人也终于带着三个孩子上了车。对方灰头土脸,一身狼狈,眼镜腿上不知道缠了多少胶带和红线,但依旧无法固定,歪七扭八的戴在脸上。不过,对方的模样却让陆见晏觉得眼熟,几经确认,他很像之前被九组后来找到的六个攻之一。

    等看到祝四小姐眼中熟悉的警惕情绪后,陆见晏等人终于可以确定了,这位就是后来出现的那六个人之一。

    他自我介绍姓钱,是个支教的老师,学校就在这附近,三个孩子都是他的学生。钱老师是出来找学生的,几个孩子之前救了一帮从影视城那边逃来的剧组的人,导致本就已经告危的存粮彻底不够吃了。被其他孩子挤兑了几句,这三个心气高的就趁着清晨大家还在睡觉的时候,偷偷骑着毛驴跑了出来,想要根据广播说的地点去找空投的物资,不拖累大家。

    但是孩子们没想到,影视城那边跑出来了大量的活人,自然也带来了大量的丧尸。让本来已经算是安全区域没多少丧尸的这一片地区,再一次变得危险了起来。

    毛驴死了一匹,就在孩子们以为这次完蛋了的时候,钱老师在千钧一发之刻找到了他们。

    “这片的乡下没什么马,只有毛驴,但也是很不错的交通工具。”哪怕一开始谁都不会骑,上去了就摔,但如今末日都过去半年了,摔也该摔会了。

    钱老师救下孩子后就是一路狂奔了,本来是想呼喊附近的学校里的人来帮忙的。

    结果有孩子眼尖,看到了前面军绿色的军用车,他们就放手一搏来试了一下。没想到真的是军人。

    “实在是太谢谢你们了。”钱老师握住乌鸦副队的手上,就没撒开,他不是不害怕的,只是在学生面前,他这个当老师的不能害怕。不等乌鸦等人再问,钱老师又说了起来,“你们是来接那两个飞行员的吧?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他们就在学校里。我一会儿去前面给你们指路。”

    “你们还救了飞行员?”祝四的表情十分的古怪,这个学校是怎么回事,自己人都不够吃了,还到处去救人。

    三个孩子也终于从惊魂未定中缓了过来,在钱老师去前面指路后,断断续续的补充了一下钱老师的话。

    末日来的时候,其实学校里并没有什么人,只有钱老师等几个年轻的支教大学生,其他人都躲在村子里的自己家中,有点各扫门前雪的意思。谁知道那些丧尸会蔓延的那么快,独门独户根本支撑不住。

    在经历过一系列混乱、争吵甚至是死亡之后,人们的求生意志这才帮助他们拧成了一股麻绳。

    在危急关头,会让你看清一个人,也会让人类意识到只有团结才能共渡难关。不是谁的情操就一定有多高,而是大家都长着脑子。你靠推出去一个人暂时保住了自己,以后谁还会与你合作?当你被族群排斥在外,落单后,那你也就离死不远了。

    不过,还在学习中成长的孩子们不同,他们没有大人那么多心思,只是下意识的模仿着大人的行为。要团结,要互相帮忙。

    在他们外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类似于采蘑菇的工作时,看到需要帮助的人,他们自然而然的也就伸出了援手。

    这是一种被灌输了希望的良性循环,本身是很不错的,就是救的人多了,难免……

    “我们不知道老师已经在想办法了。”几个孩子愧疚急了,眼眶都是红的,有泪水在打转,却并没有真的哭出来。早在末日之初,他们就哭够了。他们也想帮忙,只是越帮越忙,还害死了一头毛驴,那是学校里十分重要的伙伴。

    钱老师想的办法就是和飞行员一起想办法暂时修复了失事飞机上的无线电求救,等来了武柏等人。

    看来这些“神”里面也不是没有好人的。

    很快的,不到十分钟的车程后,小学终于到了。那是一所建立在半山腰上的学校,车能开上去,动作不太灵活的丧尸却很难爬,易守难攻,还有一个外墙。没等仔细观察,就已经与人迎了出来。

    安歌手和苏影帝都在那里。

    楼等闲看了看身边的祝四,啧,正好凑够一桌麻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基本每天都会有的地雷,两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两个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充错账号给大大炸雷用”亲扔了1个手榴弹,这个名字真的是233333

    感谢“花谢满城有谁怜”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我的小乖乖”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竹禾小小”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