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因为楼等闲和第五奕这对逗比夫夫, 还有他们那个糟心的假婴儿, 九组的负责人想把这次会议整的严肃正经点,都没有什么发挥空间。

    负责人只能无奈的坐在长条桌的最前面,深深的怀疑人生。顺便看了看位于自己左手边八个座位上的七个人, 除了给前辈预留的位置, 还有陆见晏、药无患这两个局外人以外, 剩下的五个人都是药无患推测里的七宗罪。

    依次是楼等闲、第五奕、苏影帝以及双胞胎。

    左手边八个座位上则是八个人, 就像是联谊似的,左右相对而坐,表情各不相一,手上的小动作多多少少表现出了一些他们此时此刻的心理状态。如果药无患的推测是对的,那么除了安歌手以外的另外七个人里应该还有一个七宗罪成员, 剩下的……

    都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

    不过, 负责人还是更相信这些人都是和前辈口中那个“神和爱人下凡历情劫”的故事有关的人。

    正对前辈空椅子的就是关键人物中最关键的安歌手, “神”的转世。负责人此前特意把安歌手的资料来来回回看了个遍,发现缉毒警对娱乐圈小明星聚会的某次突击, 成为了安歌手的人生转折点, 把他分为了【作死】和【更加作死】两个阶段。与其说安歌手觉醒了身为“神”记忆, 不如说他是被“神”夺舍了, 目的是寻找自己转世的爱人。

    安歌手的旁边就是大名鼎鼎的祝四小姐, 安歌手最大的敌人。

    ——后勤到底是谁瞎几把安排的座位啊!生怕他俩掐不起来是吗?

    安歌手命途多舛的一生中,改变他良多的,绝对他前前后后、以及未来打算经历国的那些男人们,而是这位祝家的四小姐。在安歌手还没有被“神”夺舍前, 祝四就在致力于整死安歌手。可惜,大概不爱笑的女孩子的运气果然不太好吧,祝四一直没能成功,但手段却是一次比一次骇人,也不知道她和安歌手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祝四小姐旁边则是……

    没等负责人想完,梳着一头三七开长刘海卷曲短发的祝四小姐,已经咬唇等不下去了。

    经陆见晏重点观察,从一进门开始,祝四就很紧张,除了和安歌手互相飙眼刀以外,剩下的时间都被她用来惴惴不安的以堤防的态度观察着几个特定的人。值得一提的是,她提防的这些人,都不是药无患猜测的七宗罪原成员,而是多出来的人,仿佛他们是她的竞争者一般。

    但是,能竞争什么呢?

    陆见晏一直在试图解析祝四的言行,循着祝四的生平来寻找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可惜,除了知道祝四接触过所有她能接触到的七宗罪成员以外,就是她最早接触的人其实是苏影帝,然后就没有其他了。

    “你到底找我来有什么事情?还非要我和这些——”祝四小姐故意以一种蔑视的态度环视了半数的人,“——不知所谓的人坐在一起。如果你再不说,我就要走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出现了,标准恶毒女配的台词。

    陆见晏却莫名的觉得祝四是故意的,她在故意把自己伪装成这幅样子,应该是想放松别人对她的警惕。觉得她只是又蠢又毒。

    安歌手和系统的对话也证实了这点。

    系统:【目前来看,祝四虽然比文里聪明些,但也没有聪明很多。毕竟她的设定是继承mo省航运大王的大小姐。不可能太好对付。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恶毒女配啦,不足为据。】

    安歌手:【她肯定是重生的,一直这么针对我!末日说不定都是她搞没的!】

    陆见晏:感恩,比心,谢谢祝四小姐为楼等闲背锅。

    负责人只看过祝四小姐的身份资料,对她本身的性格了解不足,信以为真,有点生气,觉得这些世家子果然很讨厌。陆见晏、楼等闲那样的世家异类实在是太少了。

    负责人终于因为愤怒,找回了那么一点气势,猛地拍桌站起,双手撑在纹理分泌的桌面上,从视角效果上造成了天然的权威,让全场众人都暂时收起了那种嘻嘻哈哈仿佛去郊游的轻视心态。大家仰头朝着负责人看去。等待的着看他准备说些什么。

    “如果你们看完接下来的资料还觉得我是在浪费你们的时间,那你们大可以从这道门出去。”

    负责人伸出胳膊,朝着左边一指,那里正是茶室古香古色的格栅门,门外就是一条两旁都是精致草木的石板甬道,走过去就是小院的圆形月亮门了,高强深宅,天人合一。

    在众人看向门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漂亮小哥哥,上前把负责人口中的资料文件,挨个送到了每个人手上。

    陆见晏和药无患不仅看完了自己的那份,还互相交流的看了一下彼此的,顺便扫了眼楼等闲和第五奕的,发现每个人的文件开头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同,内容是有关于他们近日的动向的。文件的后半部分是一样的,提炼中心意思的话不外乎:我们已经知道你们知道会有世界末日了,并且你们为此还屯了不少没有意义的物资,但是对不起,末日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也有人学着陆见晏和药无患,找自己临近、有意交换的人,看了一下彼此的文件,找出了这份异同。然后理所当然的以为陆见晏等人和他们也是一样的,所以陆见晏等人才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九组无意探寻——”

    负责人的一句话,让不知道多少人松了一口气。

    “——但我们需要对诸位进行一次测试。这不是询问你们是否同意,而是你们所有人都必须强制进行测试。”

    “凭什么?”

    “为什么?”

    “什么测试?”

    大部分的人都炸了,种种的不满瞬间充斥了整个茶室,再性冷淡的禅意也无法让这些人静下心来。他们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又怎么会接受被强迫。

    陆见晏等人没说话,却也意思意思的跟着一起摆了个不赞同的低气压出来。

    如果陆贱贱在这里,他肯定会戏精上身、装深沉的感慨一句,啊,这队长级的灵压。

    想及此,陆见晏差点没绷住的笑出来。

    药无患时刻都在分出一点心思看着陆见晏,别人也许看不出陆见晏的死人面瘫脸有什么区别,但他能看出来。用眼神示意无果后,只能小动作不断的发微信:【你笑什么?】

    【没什么。】陆见晏当然不可能讲他莫名其妙的笑点。

    药无患不信,锲而不舍的换了种问法:【那你在想什么?】

    陆见晏:【想我弟弟。】

    药无患没再回微信,只是默默在他心头那个一直只负责记录、从未真的对名单上的人做过什么的黑名单里,再一次给陆贱贱狠狠的记了一笔。

    啊啊啊,好气,我要在我的故事里写死你!

    楼等闲和第五奕也在偷偷发微信,这一看就是十六年义务教育下练出来的上课玩手机的手速,你来我往,好不痛快。

    但陆见晏只偷偷瞄了一眼就决定再不看了,因为都是些特别没有营养的对话,类似于【啊,你的眼睛带一点暗紫诶,咱们未来的孩子也会这样吗?】【孩子的基因能不能选?我想要像晏晏小时候那样的小卷毛,超可爱的】【哎,如果咱们的孩子未来也真的更喜欢陆见晏怎么办?qaq】【宝宝要有大情绪了!】

    陆见晏(真嫌弃):无聊。

    药无患(假的不能再假):就、就是,结婚什么的才不羡慕呢!孩子什么的更不羡慕!绝对不羡慕!……烧死你们算了!

    负责人大概早就料到了这种吵吵嚷嚷的局面,特意空出了不少时间专门给在座的大部分人抱怨、发泄,等他们说的差不多了,发现负责人一直不说话,自己自说自话很没有意思不自觉的停下后,负责人这才接着继续道:“这个测试可以保证你们今后还能享受一般的公民待遇。”

    意思就是如果不配合,那就别怪九组不客气了。

    陆见晏明显看见了来自安歌手眼角的不屑,但他却没有急着出头,而是和其他人一起,有志一同的看向了祝四。等着她去当那个出头鸟。

    祝四小姐为了让人放松对她的警惕,也很乐意配合一次。只见她冷哼一声,就起身踩着高跟离席了,招呼上她的两个情人,什么也不说的扬长而去。

    结果,他们根本离不开那道门。

    刚刚还说他们可以随意走的负责人,明显是在鬼扯。从进了这道门开始,九组就没打算让这群“神”的转世离开。九组的目的就是排除一切会威胁到c国境内的非自然力量,保护c国本土的绝对安全。他们不可能随随便便对付谁,但他们有权利对有威胁的人进行安全排查。

    闭关的那位前辈空着的位置也不是白空着的,那里存着他的一道灵力,可以说整个房间都在他的远程遥控之内。只有九组说可以了,前辈才会放人离开。

    陆见晏和药无患进门之前就感觉到了,并利用李老师改变过去设定的能力,提前把他们四人带着的手机纹路又多增了不少,如果他们想走应该还是可以的。不过,他们在没有受到真正的安全威胁前,是不会离开的。

    争吵、叫骂、威胁,又一波的情绪□□喷涌而至。

    负责人反而优哉游哉的坐回了圆椅之上,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听着他们说,却一个字都不会反驳,只等着他们骂完说骂,重新安静下来,他再继续。

    说真的,这套班主任治小学生的手段蛮讨厌的,但也很有用。

    不一会儿,在场的众人就不得不冷静了下来,强压着怒火也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等待负责人继续说有关于测试的问题。

    负责人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个遥控器,一点红色的启动键,就在桌子上空打开了3d虚拟投影。一看就是王家的黑科技,王家的全息游戏舱能宣传的那么如火如荼,背后必然是有国家的大力支持和合作的。反过来说,政府机关有王氏科技的东西也不足为奇。

    3d虚拟投影上,展示的正是王家的茧型休眠式全息舱。

    “想必大家对这个全息舱不陌生吗?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宣传广告,内部消息,预计最快明年底就可以正式上市了。但是现在,你们交好运啦。不需要等到明年年底,只需要现在点头,”负责人说的就像是电视里不要998,只要98的骗子广告,“你们每个人就都能得到一次免费的最真实的大型交互全息游戏的体验,是不是很心动呢?”

    “在游戏里测试?”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负责人的意思。

    不过,这未免有点太儿戏了吧?

    “不要小看现在的科学技术啊。各位能不能合格,ai说了算,它会根据你们的表现和每一次做出的选择进行打分。综合评定超过平均线,就是合格。不限制合格人数。也就是说,诸位有可能会全部合格,也可能会全部不合格。”

    一直没说话的陆见晏终于适时的当了一回托儿:“如果第一个合格,会有什么奖励吗?”

    “不愧是经常玩游戏的陆总,说到点子上了。”负责人开心的点了一下3d虚拟投影,切换了内容。

    在场的大部分人则是一脸见鬼的表情看向陆见晏,经常玩游戏的陆总?这话哪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陆见晏被拆了里子,也不见有任何表情,依旧是那副面瘫脸,正襟危坐在椅子上,专注的看着3d虚拟投影上的奖励。

    “你们囤积的、短时间内找不到下家的东西,国家都可以为你们分忧。”

    “!!!”峰回路转啊。

    如果说刚刚还属于被大棒胁迫,那么如今在场众人的积极性终于被眼前的胡萝卜给钓了起来。在得知世界末日真的不会来的那一刻,他们的内心到底崩溃,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以他们之前那种不管不顾购买东西的架势,他们如今的生活其实都已经是捉襟见肘了,而他们的囤积之多,是开个连锁超市都不一定能销售完的。

    如今,好不容易国家愿意帮忙了,自然是没有谁会想要错过的。

    看上去最无脑的祝四小姐却是最清醒,并没有被眼前的利益冲昏头脑,不管不顾的答应,她问了另外一面:“如果不合格呢?”

    “那当然是只能请不合格者离开……”

    离开人世?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

    “离开c国啦。”负责人笑眯眯的公布了答案,在众人无语的看过来的时候,他只是耸了耸肩表示,“干什么?我们可是正经的国家单位,有五险一金,为人民服务哒。”

    赢了可以解燃眉之急,输了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不是不能接受,众人的心终于重新落回了肚子里。

    药无患却勾起了一个不亦让人察觉的笑容,真信了的人是有多甜。

    “那么,如果你们接受,我们可以开始进行测试了吗?早点结束早回家,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如果我再不准点下班,我老婆可是要生气的。”负责人笑眯眯的就像是一个真的人畜无害的普通科员。

    “测试内容是什么?ai的评分标准呢?”

    “对不起哦,这点我也是不知道的呢,”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负责人故意透露出了这样一条消息,“不管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我们外面的人都是没办法知道的。这也是为了各位的**负责。我们只看评分结果。”

    安歌手的小心思明显活络了起来,王氏的黑科技能有他的系统厉害?

    负责人再一次催促:“如果没有异议的话,那么,请吧?”

    还是由一开始负责给他们送文件的漂亮小哥哥带路,把他们从暗门引到了隔壁的房间,那里已经整整齐齐的放好了一排排未来科技感十足的全息舱。目前的全息舱都是统一的白色蓝边,据说未来王家还会推出各种不同的造型和鲜亮的颜色,满足外观党的需求。

    “请对号找到自己的全息舱,直接躺进去就好。”负责人继续介绍。

    每个全息舱的侧面都挂着有不同的专属铭牌,不出意外的,陆见晏四人是连在一起的,并且放在最后面。

    当大家躺进去后,舱门就缓缓合上了,并且开始同步释放休眠气体,利用不知道是什么的黑科技开始进行神经接驳。

    但陆见晏等人进去后,过了大概十分钟吧,他们并没能等来熟悉的进入全息游戏的失重感,反而是重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全息舱滑盖打开,他们都坐了起来。

    负责人快速开始解释现状。

    但其实不用他解释,药无患等三人之前就已经看出了破绽。只有楼等闲在认真听讲,特别一本正经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负责人看着另外三个早知道先生,无奈极了:“能请不吝赐教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

    陆见晏起头:“一,我们都是王家的全息体验vip,玩过无数次王家的全息舱,几乎熟悉它的每一次改进和补丁,哪怕王家推出来的部分有所保留。ai也不足以做到你说的那些。”

    负责人点点头,确实不是王家,准确的说是不只是王家,还结合了前辈的法力。

    第五奕笑眯眯的竖起了两根手指:“第二,你说的请不合格者离开c国,其实根本就没打算让他没活着离开吧?谁会放虎归山?”

    负责人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理论上来说,他们还是正经的国家单位的。从不会进行不人道的、会被国际谴责的非法行为。不过,如果有些人因为意外死于全息舱,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控制的。只能叹一句命运不公。

    药无患最后道:“你想我们做什么?”

    无法看到测试内容这有可能是真的,毕竟刚刚负责人已经招了,这是前辈的法力,那是与科技不同的体系,也许前辈能看到发生了什么,但九组的人肯定看不到。但九组的人能就此放松吗?换药无患来说,他肯定是不会的,他需要掌握全局。怎么掌握呢?当然是派点自己人进去。

    负责人再一次点了头。前辈阵法的能力,最多可以送进去五十个人,除了需要测试的人,他们这边还准备送一些纪律性和执行能力都十分忠诚的特种兵。

    陆见晏四人没有一起进入睡眠,就是为了和那一小队特种兵互相认识一下,好在里面互相照应。

    “看来这场测试很危险啊。”药无患道。要不然也用不到特种兵了。

    “不会有生命危险,就是一场难度高了一点的游戏而已。”在里面死了,在外面的身体并不会死去。

    至于游戏内容到底是什么负责人没有说,只是诚恳的祝他们玩的愉快。

    陆见晏最后的记忆就是负责人的笑容。

    当陆见晏在熟悉的s市顶层公寓醒来,接收了全部的游戏背景资料后,他缓缓坐起,总觉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顺便长叹了一口气,果然是末日啊。

    本来以为能逃开,没想到还是要经历一回。

    准确的说,这个用来进行测试的末日并不是真正的末日,而是前辈意识里那个本应该存在的末日。

    楼等闲和第五奕一念之差没有去莫寻山,流星雨之后,母虫生下了可以寄生在人体里的王虫。这种虫族的基因是会随着王虫而得到整个族群的提升的,并且繁衍速度极快,如今地球已经有半数的人都被虫子寄生了。

    被虫子寄生的人和一般末日电影里的丧尸差不多,身体腐烂,但却在虫子的驱使下还能行动,不断的寻找着其他人类,来作为新虫的培养基。

    s市快速进入了一级戒备,成立了与b市基地并立的s市基地。

    陆见晏并不需要经历大部分末日小说一定会有的千里寻亲大逃杀,他一开始就在s市基地的规划范围内,连家都不用搬。

    因着世家的身份,末日前什么样,末日后还是什么样。

    如今,末日已经进行了有小半年了,全国的格局基本已经定了下来。陆家还是那个陆家,父母和弟弟在b市一切都好。陆姐姐则和王子期困在了国外,但也已经设法用卫星电话联系上了,暂时并没有生命危险,他们在国外的华人根据地里站稳了脚跟。

    至于药无患……

    他正从厨房里一脸开心的走出来,身上围着一个粉嫩到不可思议的围裙,手里拿着品汤勺:“你醒啦?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是的,走出来,自己用双腿走出来。

    药无患终于不再坐轮椅了,这大概是前辈给他们这些内应唯一的金手指了。

    好吧,等楼等闲和第五奕带着孩子回来,陆见晏收回了他的前言。这位前辈还真是体贴如斯呢,知道第五奕和楼等闲要提前进行育儿模拟,就真的给了他们一个孩子。

    末日里要个只会哭的孩子能干什么啊(╯‵□′)╯︵┻━┻

    第五楼:抱抱~

    陆见晏:= =第五楼是什么鬼?

    作者有话要说:  经几位亲亲提醒,修改了一下五十三章药无患对于到底有几个攻的推测。感觉这里确实有点小bug,是我欠考虑了。亲亲愿意可以返回头看一下,懒得看的话,也不影响看后面的剧情。我会把增加的部分放在这章有话说里,亲们扫一眼增加的部分就好:

    陆见晏点点头,可惜,世界没办法末日了啊。

    那怎么搞?

    暂时想不出来,只能搁浅。

    “等等,”陆见晏终于反应过来,“差点被你带进了沟里。七宗罪只是你的假定吧?它未必就是真的。”

    “那你怎么解释有越来越多的事情证实了我的猜测?”药无患对自己自信极了。

    陆见晏打开自己的手机,也公放了屏幕,上面是国外的维x百科上一段科学理论解释:证实偏差(firmation bias)。

    “你知道什么是证实性偏差理论吗?”

    意思就是说,当某人确立了某一观点后,在他收集和分析信息的过程里,他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寻找证据支持这种观点成立的倾向。也就是说,他会很容易接受支持这个观点的信息,而忽略否定这个观点的其他信息,甚至还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去贬低与他相左的观点。(改编自度娘)

    药无患如今就有点这个意思,他先假设了后宫是七个,然后开始把所有合乎这个想法的条件往上套。也就越来越相信自己对七宗罪的假设了。

    “好吧,你是对的,”药无患做出了让步,“但我还是想要保留七宗罪的设想,因为这确实是一种可能。”

    “不,是因为你的固执。”但陆见晏也赞同保留七宗罪的猜测,他不想不断的和药无患进行毫无意义的理论争辩。决定暂时先顺着他,然后让现实教他做人。

    药无患也配合的表示:“我一会儿就给第五奕打电话,告诉他咱们的推测,让他不要再乱搞了,他看到的那些所谓的记忆,肯定是系统用能力附加给他的。随便找一世or几世安歌手经历过的任务记忆丢给他就够了。”

    简单来说,就是对于七宗罪攻的设想,只是药无患一个人在坚持。陆见晏等待着让现实教他做人,不过,咳,身为本文的攻,怎么会推测错呢【泥垢】。

    ps:末日副本篇幅不会太长,大概几章的样子,主要是为了暴露一下安歌手和祝四小姐的全部能力底牌。以及写一个蠢作者早就想写的有关于末日里大家守望相助的脑洞。

    我知道在绝境的时候,人性肯定是各种各样的。就像是汶川地震时的x跑跑,自己先跑了。但也有大家一起保护一个孩子,并真的让那唯一的孩子活下来的故事。

    蠢作者想写的就是末日里这样的一面。笔力有限,但会尽己所能。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