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五十四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想见前辈当然是不可能的。

    因为九组也没有那位前辈的联系方式。前辈每次现身, 只能是他感觉到了对世界的极大危险, 主动召见。

    如果不是前辈这种基本不参与世俗的作风,国家也不会把他摆在那么高的位置上。

    事实上,负责人入九组这么多年, 前不久才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前辈。那真的是不负懒惰之名,连解说情况都是直接把自己预感到的画面打入了负责人的脑海。然后就“请”负责人出去了;第二回,负责人汇报楼等闲的情况,也是前辈之前留下的唯一一张符箓,烧了符箓, 有一刻钟的时间说话, 说完前辈那边自然会知晓, 但会不会再搭理他,那就要看前辈的心情了。

    前辈留下符箓, 也只是为了关心一下末日母虫是否被消灭,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

    要不是负责人嘴快,在说出母虫被解决了的同时顺带嘴的说了楼等闲的异状, 前辈估计就会再一次直接进入闭关状态了,而不是给出回音了。但也就是仅仅解释了一下楼等闲的情况而已。

    “这位前辈不会觉得无聊吗?”楼等闲突发奇想。

    负责人很努力的思考了一下, 然后道:“大概前辈连思考都懒得想吧。”

    没有思考, 也就无所谓无聊不无聊了, 前辈闭关的目的就是混吃等死, 可惜死不了,好气。

    最后,看在楼等闲的面子上, 负责人承诺如果他有幸还能被前辈再召去相见,他一定会试着对前辈安利一把陆见晏的。

    “谢谢。”

    虽然陆见晏这么说着,但对此却并不抱希望。听负责人口述,就能勾勒出那位前辈的性格,下次再相见,大家都指不定多大岁数了。

    至于任务者的事情,陆见晏和药无患再三衡量,还是决定暂时不说。

    一是因为有陆见晏失忆的前车之鉴,二是因为药无患的能力范围其实很有限,他无法确定告知后会不会被不慎泄漏消息,而传的满城风雨后,势必会引起主脑的警觉。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陆见晏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打实的证据能够证明主脑的存在,药无患的那些能力也会被九组当做是特殊的天赋异能。

    一个操作不当,他们就是造谣的骗子,很容易被主脑钻了空子。

    当然,这件事肯定是要说的,只是时机不对。目前还不至于到了非要和主脑鱼死网破、把一切和盘托出的地步。最明显的分辨提示就是,九组的前辈并没有为此而出关。

    负责人说过,前辈修的是天人感应之道,有任何重大威胁,前辈都能感觉的到。

    逆推来说就是,前辈不出关,世界就还是安全的。

    如果前辈出关了,自然会召唤九组,负责人把陆见晏的情况一说,如果真的是来自主脑的威胁,陆见晏肯定有机会与前辈相见,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然后群策群力。

    总而言之,陆见晏还能自己单机和任务者周旋下去。

    虽然……很不想周旋。

    负责人沟通有无之后就走了,他来的目的只是想劝楼等闲和第五奕三思,不要和自己谈恋爱。但如果当事人知道,并且愿意,那他也不是非要当这个王母的。

    至于神的灵魂碎片什么的,九组会倾力追查,他们本身就一直在重点主抓这个工作,但这就不是能和陆见晏等人随便讨论的了。只是互相表达了一下会互通有无的美好合作前景,实则都没有对对方有太大的期待。

    不管如何,大家的生活还要继续。

    陆见晏和药无患继续暗中观察,总结安歌手和祝四小姐各自能拿得出来的底牌;《安陵》则继续寻找着扮演主角受的合适人选,苏影帝得了玉器后终于恢复了正常,激动的恨不能给传说中的“大师”塑个金身、供个长生牌位什么的;楼等闲和第五奕嘛……当然是继续筹备婚礼。

    第五奕对此十分认真,认真到了楼等闲不得不私下里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来和陆见晏嘀咕:“万一我们真的结婚了,可怎么办啊qaq”

    “那就老老实实过日子呗。”陆见晏讲了个冷笑话。

    在一边练习走路的药无患,忍着一头的冷汗,还不忘插话:“你和阿奕在一起不好吗?他ed,你也ed,在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之前,你们的自尊心肯定都没办法让你们接受和别人结婚,那索性不如你俩就先凑合一下好了。你和阿奕又不是聊不来,本身就已经住在一起了,结婚和不结婚的区别,只是多扯了一张证。好处却是无穷无尽的。”

    “好比?”楼等闲傻乎乎的真的就信了药无患的鬼扯。

    药无患眼底是尽在掌握的满意。他其实是很不爽楼等闲总来他家当电灯泡的,好吧,楼等闲并没有总来,是药无患越来越不喜欢有别人来打扰他和陆见晏。虽然药无患心里很清楚这是malkavian在作祟,又一次放大了他的情感,但他就是控制不住。

    怎么说好呢,这种情绪能被放大,本身就说明了他内心深处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他能和陆见晏一直独处的,对吧?他当然要遵从本心。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药无患并不想深究,他总觉得自己得到答案的那日,会放出心底最可怕的猛兽。

    “好比楼家和第五家联姻啊。为什么那多家族明知道联姻会造成惨剧,还要乐此不疲?因为它带来的收益回报是极其可观的。当回报超过百分之五十就足够人们为此铤而走险了。”二十多年前的二陆就是个最成功的例子,1+1>2,如今哪怕二陆再次拆分,他们也已经是过去的数倍之庞大了。

    正好楼等闲和第五奕本身就没有结婚的打算,那与其空着身边爱人的位置浪费,不如用来做笔划算的买卖。

    虽然明知道这些是邪论,但楼等闲竟然会觉得很有道理,不住的点头,想让药无患说下去。

    陆见晏却皱起了眉,不算太赞同这种“清醒脱俗”的理论。他们家姐弟三人,从小接受的爱情观一直都是宁缺毋滥,不将就。爱情和婚姻还是应该保留理想化的神圣的。

    不过,这只是陆见晏的个人想法,他不会说自己就绝对是对的,也不会强迫别人和他有一样的想法,求同存异道理谁都应该懂。每个人在【不伤害和妨碍到其他人】的前提下的想法,都是值得尊敬的。哪怕是安歌手那样的n-p,如果他的爱人们在意志力清醒、没有被洗脑时还全都没有意见,那陆见晏也是不会有意见。

    但如果当事人不愿意,那就是另外一种说法了。

    从第五奕对此厌恶的态度里就能看出来,在n-p这件事情里,至少他和楼等闲是不太想变成别人的后宫的。

    陆见晏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助自己的朋友。

    而面对药无患倾销似的洗脑,陆见晏能做的就是把楼二傻子提前送走,分开这两个幼稚的小朋友。并在药无患看不到的地方,给楼等闲发微信表示:【别听药无患忽悠你,我刚刚是开玩笑的,如果你不想结婚,我可以帮你去和第五奕说。】

    哪怕是假结婚,楼等闲也有拒绝的权利。

    药无患也在陆见晏看不到的地方给楼等闲偷偷发了微信:【我没忽悠你,只是把条件列出来给你看,你自己判断。第五奕我了解,他那个人很护短的。哪怕只是联姻,估计也会把爱人当眼珠子护。】

    良药苦口,忠言逆耳。

    所以,楼等闲选择……谗言。

    咳。

    当然,楼等闲也没有傻到药无患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地步,他只是在衡量了己身的情况和第五奕的人生履历后,向懒惰的自己低了头。

    第五奕比楼等闲要聪明太多,只要他不坑楼等闲,那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把楼家在第五奕手上的发展肯定要比楼等闲要好的多。

    说句大实话,虽然所有人都觉得楼等闲未来肯定会继承楼家,但楼等闲却很有自知之明,他根本撑不起楼家,他是个典型的纨绔,早就认命了,怕苦怕累还脑子不好。他这些年这么随波逐流,甚至大逆不道到把他妈给他创业的钱买了超跑,无非是想给他老爹打一个信号——与其相信我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能搭理好家业,不如趁着如今还耳聪目明,提前培养好一个忠心的职业经理人。

    或者是我早点生个孩子给您老培养,争取让他早点长大,越过我直接继承家业。

    楼等闲是真的很怕百年楼家砸在他的手里,到时候肯定会有无数的人攻讦他妈,说那些楼等闲从小到大就听惯了的风凉话。什么娘家是暴发户果然上不得台面,看看那审美,看看那举止,还敢出来交际,也不怕丢人现眼。

    这是楼等闲从不会对外人言说的心理包袱。他不是不想努力,而是努力了也没用,他就是笨啊,他也不想的。与其当个强装聪明人的笨人,把整个家族带进沟里,不如一开始就让他爹死心,早做准备。

    如今,第五奕能提供给楼等闲一个不一样的、甚至更好的未来,那他为什么不抓住呢?

    当然,比起随随便便相信认识了不到半年的第五奕,楼等闲也有自己的小聪明。回到酒店套房后,楼等闲就跪坐了正用笔记本办公的第五奕旁边,一个朝着落地窗,一个冲着沙发靠背。

    楼等闲中气十足的吼了句:“咱俩要个孩子吧。”

    第五奕:……哈?他本来还觉得他结婚的提议已经够飞来一笔了,原来还是输了。

    “我有体魄没脑子,你有脑子不强壮,继承了咱们优点的孩子,一定会成为最合适的继承人的!当然,如果你也需要孩子的话,那咱们就要两个。”比起结婚对象,当然是流着自己血脉的孩子更靠谱,等孩子一生下来,就像他小时候那样,带回家交给爷爷奶奶也就是他爸妈带,就他爸那个绝不纵容孩子的性格,孩子肯定能成才。

    “如果孩子既没有脑子也没有体魄,怎么办?”第五奕合上手上的笔记本,似笑非笑的侧身看着趴在沙发靠背上的楼等闲。他忽然发现楼等闲真的很像某种大型犬,给点阳光就能笑的很灿烂,让人忍不住想要逗他。

    “!!!”楼等闲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要是真的这样,那就太惨了。

    第五奕还在继续黑暗脑洞:“而且,小孩子聪明不聪明一开始是看不出来的,等长大了再看也晚了。白白浪费了时间不说,那么没用的孩子要怎么处理呢?丢了都嫌占用地球资源。”

    楼等闲不高兴了:“你说什么呢!怎么能把孩子丢了呢!哪怕他再笨再蠢,也是咱们的孩子啊!”

    第五奕一愣,喂喂喂,我是假设啊,要不要入戏这么快啊!

    楼等闲还在自顾自的生气着,转过身,抱着靠枕,仿佛他和第五奕真的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又笨又身体不好,总被别人欺负,第五奕却嫌弃孩子样样不行,准备把他送走。不行!如果第五奕敢这么绝情,他就带着孩子回楼家!楼家再怎么败,三代内也是败不完的,反正肯定饿不死他的孩子!

    哎,就是不知道孩子会不会伤心啊,被那么一个狠心的爹抛弃,他们父子好可怜qaq

    第五奕:“……醒醒!”再脑补下去,就是一百年后了。

    楼等闲已经完成了带孩子回家,到自怨自艾,再到卧槽啊,为什么他们父子寒风中哭泣,却让第五奕这个渣滓活的很好?不行,老子要弄死他!

    “你敢嫌弃老子的孩子,孩子抽死你啊啊啊!不知道老子的孩子天下第一棒吗?!”

    楼等闲把靠枕往第五奕脸上一扔,紧跟着自己就也扑了上去,恶狠狠的模样仿佛真的气急了。

    第五奕被扑到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所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孩子啊。看着那么认真的想要为自己幻想中的孩子鸣不平的楼等闲,第五奕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概是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淡淡的羡慕吧。

    有人可以对于自己的孩子只有“有用”和“废物”两种态度,自然也可以有人为了孩子拼命。不管孩子是好是坏,都是楼等闲的掌中宝。

    如果楼等闲当了爸爸,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好、很好的家长。

    “那就来试试吧。”第五奕握拳,说出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却一点都不后悔的话。

    这回轮到楼等闲莫名其妙了,他拽着第五奕的衬衣领子,骑在他的身上,歪头,拳头停滞在空中:“试什么?”

    “孩子啊,一起来养一个最棒的孩子吧。如果他聪明,就让他继承家业;如果他不够聪明,那就养他一辈子。这点本事,我自认为还是有的。”第五奕的嘴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balabala的说个没完,明明他的脑子在疯狂的喊着你神经病啊,但他却觉得自己莫名的兴奋了起来。

    楼等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快速从第五奕身上下来,躲到了好远的椅子上,反着跨坐在椅子上,抱着椅背,偷偷乐了一下。

    于是,就是这么定了。

    在楼等闲和第五奕还没真的举行婚礼之前,他们已经手拉着手的去育儿中心,咨询了体外孕育技术的相关事宜。

    体外孕育,说白了就是人造子宫,一开始诞生的目的是为了把女性从十月怀胎的压力和风险中解放出来,用科学的手段和仪器模拟生孩子所需的子宫环境,实现了从受精到形成真正的胎儿分娩的全程科学化。后来技术不断改进,男男生子、女女生子也就不再是梦了,大部分异性夫妻也会采用这项技术。

    陆姐姐和陆弟弟都是这么诞生的。

    但大概是没有真的经历过从孕育再到生产的一整个过程,陆姐姐的生母对女儿的爱少的可怜,这才造成了此后的一系列悲剧。

    陆妈妈倒是对几个孩子一视同仁,这大概也是分人的,技术没有错,错的终究只会是人心。

    在了解过孩子是怎么诞生的之后,第五奕和楼等闲还煞有介事的安排起了日后的值日表。

    “还是回s市在开始造孩子吧。”育儿中心建议父母or父父or母母,最好是能够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看一下孩子的成长,一是让孩子不断适应家长的声音、味道甚至还有触感,二也是为了增加父母对孩子的感情,不要把孩子当做什么十个月后某一天突然送货上门的快递,“我比较闲,可以天天去,你公司比较忙,所以咱们到时候就根据你的行程调整一下轮班制度。”

    “我觉得两人一起去会对孩子更好。”第五奕最近整天都是育儿中心的宣传手册不离手,让来和他汇报工作的下属们充分感受到了自家boss对这次婚姻的重视态度。

    这对未婚先“孕”的准夫夫,连在打游戏的时候,都会一刻不停的讨论相关的问题。什么到底要不要决定孩子的性别,还是交给老天来决定;甚至是婴儿房该不该早些布置起来,玩具室要不要准备,怎么准备,孩子未来的就学也要抓紧了,国外好的公学在孩子一出生的时候就要预约。

    陆见晏已经很久都不太想和这对还没有孩子人就已经傻了的蠢爹一起开黑了,他被他们宝宝、宝宝的叫的浑身难受。

    《安陵》的选角终于进入了最后的阶段。

    毫不意外的,阴魂不散的安歌手也进入了第三轮的选角面试。据说是被一个国外的混血金主爸爸力挺才得以进入的,也不知道这位混血金主就是安歌手的后攻之一,还是只是单纯被安歌手的万人迷能力带跑偏了。

    陆见晏私下里以祝四小姐那边的人的名义,送了这位金主一块刻了符文的玉,可惜对方并没有佩戴。

    陆见晏也就没再多事。

    “你信不信,在安歌手拿到的最初的故事文本里,他肯定会拿到安陵君的角色,进而让苏影帝看到了他的演技,被他折服,甚至因为这份攻受互动产生了感情?”药.文艺少年.无患已经看多了这种娱乐圈套路。

    “我信。”好巧,陆见晏也看过。

    但现实是,一个既没有名气,撑不起票房,也没有作品证明实力,前不久还风波不断的小歌手,再“眼里有戏”,再有金主爸爸力捧,也不可能在《安陵》这种级别的电影制作里当主角的。投资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更不用说这种一开始就奔着拿奖目的去的电影。

    不过,为了给投资方面子,安歌手还是在《安陵》中拿到了一个小角色的。

    陆见晏对此的应对,就是告诉了第五奕和楼等闲,让他们也帮祝四小姐加入了电影投资,成为了投资方之一。

    可惜,还没能看到这两位斗法,九组那边已经又有了新的进展。

    关于药无患七个攻的猜想,被九组那边证实了……不太可能。攻肯定更多,依据就是他们顺着“末日屯粮”和“听到了楼等闲发言,担心起末日真的没有了的人,肯定会想办法来打听”的两个思路查下去,终于确定了神的灵魂碎片,不是一位暴食,而是六个。

    前辈那边递出来的信,也肯定了这个说法。

    排除掉安歌手和祝四,精分攻还有十二个之多,差不多快是药无患猜测的两倍。

    药无患被这个结果冲击了一下,让他有点小不爽。他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按理来说不应该推测错的啊。而且,十二这个数字也很奇怪,其中七个对应了七宗罪,那另外五个是什么?五行八卦吗?还是这十二个有什么其他讲究?星座?月份?

    九组的负责人表示,与其在这边胡思乱想,不如把人都请来,看一下好了。

    九组的目的本来就只是为了确认这些人有没有威胁,并不准备对付谁。也不怕什么打草惊蛇不打草惊蛇的。如果真的有人跑了,那就进行正轨的逮捕。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现实是,并没有人逃跑,大家在接到消息后,都在约定的时间前往了九组明面上的据点——阳崖茶社。

    熟悉的茶社,熟悉的独门独院,今天歇业,专门只请了这些人,剩下的就都是九组的人。

    陆见晏和药无患也有幸出席。

    大家看着彼此,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有人大惊失色,不敢置信九组到底知道了多少。

    陆见晏和药无患眼观鼻鼻观心,专心听着有没有多余的被炸出来的系统。

    目前来看,是只有安歌手一个任务者的。

    药无患只能认命,看来真的是他推测错了。明显都知道末日消息的众人,他们有一个十分旗帜鲜明的特点,长得好。

    但攻受却并不是那么分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或俊朗,或清秀,或霸道。只有祝四小姐一个女性,她一进门就对安歌手皱起了眉,如今她和安歌手的斗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彼此都暴露了出来,你死我活的恶意根本不需要隐藏。

    唯一一个空位是留给懒惰前辈的,哪怕他不出席,也是有他的位置的。

    每个人都个性鲜明,放在任何地方都是能够瞬间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可在这种场合下,因为大家都太有性格,反而凸显不了谁了。

    只有楼等闲和第五奕比较惹眼,因为这俩正凑在一起玩一款名字叫“你未来的孩子”的app玩的不亦乐乎,杂糅了楼等闲和第五奕各自优点所长的虚拟小宝宝,正在公放出来的屏幕上,睁大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断的冲着一旁的陆见晏伸手,要抱抱。

    陆见晏:……和我有个毛关系。

    负责人咳嗽了一声,把包括陆见晏在内的人都批评了一句:“咳,严肃一点,游戏什么时候不能玩?!”

    楼等闲&第五奕:“这不是,是我们的孩子!”

    他们在很认真的模拟育儿,谢谢。虽然不知道这个该死的app哪里出了问题,明明是他们的孩子,却更喜欢隔壁的陆叔叔qaq

    作者有话要说:  体外孕育or人造子宫的技术,美国那边其实已经有科学团队在研究了,并成功用“生物袋”完美培养出了活生生的小羊羔。连人造羊水都有。

    _(:3」∠)_现代科技真的是日新月异的可怕。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基本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3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言炎炎”亲又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奉孝兮”亲又扔了3个地雷

    感谢“惟夏微末”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阿达”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黛千秋”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如鱼得水”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芰荷”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22305989”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snow”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鸢语”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19590035”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