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五十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赶在陆爸爸和陆妈妈来之前, 药无患需要快点把陆弟弟身上的时间给静止了。

    这听起来牛x极了, 但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并不是一个多么大型的能力, 仅仅只需要改动了陆弟弟原谅绿的手机上的符文, 把他身上的时间流速和别人进行调整。摘下手机,陆弟弟就会恢复正常了。操作简单,包教包会。

    “这个符文的能力很逆天啊。”陆见晏一开始以为这个能力只能让削弱其他能力对普通人的影响。

    “其实限制很多。”药无患对陆见晏是毫无保留的,一边动用能力增加陆弟弟手上的符文, 一边给陆见晏介绍。

    第一,符文必须附着在某件物品上;

    第二, 符文中必须包含当事人的名字;

    第三, 符文附着的物品, 必须是当事人的所属物, 而且最好是以赠送的形式, 让当事人表示接受。类似于玩文字游戏, 当事人接受了物品, 也就是接受了物品上符文的能力。

    最重要的……“你需要知道不同符文所表达的意思。”

    说是符文, 药无患觉得这更像是电脑编程,所有人都是一段程序代码, 符文的能力就是借助某个媒介好修改别人的代码。

    如果不知道代码怎么写,那这个能力就十分之鸡肋了。

    “一言以蔽之, ”药无患在刻上最后一道纹路,和整体的符文形成一个循环前,他抬头, 看着陆见晏,一字一顿道,“我很强。”

    真的是疯狂的想要把自己当做产品安利给陆见晏啊。

    陆见晏:“……我知道。”

    “虽然身体不好,但脑子很聪明。”

    “恩,确实很聪明。”

    “身体也早晚会好起来的,只要我消化了全部的能力。最近已经能独立站立更久的时间了。没事都会走两步!”

    “你加油。”

    “一定会对你特别有用哦。”

    “谢谢。”

    符文完成,利用李老师的能力,改变了陆弟弟接受这个手机时,所接受的纹路范围,让陆弟弟正式变成了等待王子的吻才能醒来的睡美人。

    李老师的能力+符文的能力,简直是bug一样的存在。

    “这么有用的能力,拿来当别人的白月光,”药无患对已故的老师嗤笑了一声,“不知道靠别人永远不如靠自己的道理吗?”

    从今开始,直至药无患摘下陆弟弟的手环之前,他都会一直保持着这个完美的昏迷状态,既不会饥饿,也不会口渴,还不用担心他全身的肌肉萎缩。唯一的后遗症大概就是,当陆弟弟醒来时,他会稍微有点时间错乱,以为自己还在宴会当晚。不过,到时候陆见晏会好好和他解释的。

    至于怎么对陆爸爸和陆妈妈解释,这点陆见晏已经发微信拜托了他姐姐。

    也不知道陆姐姐是怎么说的,反正她是暂时安抚住了爸妈的。当陆爸爸和陆妈妈送走宾客来到药家时,他们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和焦急,反而很配合陆见晏的计划,对外宣布小儿子得了急病,需要送去国外修养。

    当然,陆家是不会真的把陆弟弟送走的,不管他是什么状态,还是放在父母身边更安全,他会被秘密的安置在陆家。

    兵荒马乱的一晚,所有人都无心睡眠。

    陆见晏和药无患也并没有回酒店,而是选择了在药无患家住下来。一是方便商量事情,二也是为了继续给外界造成陆家很担心幼子病情的假象。

    在佣人帮忙准备房间的时候,药家再一次不幸的“年久失修”了一回。就是这么巧的,佣人楼没事,为数不多的佣人都能有各自的房间住,反倒是主人住的主楼却只剩下了药无患的房间可以暂时住人。佣人们顶着来自陆见晏视线的巨大压力,准备好了东西,然后目不斜视的退出了药无患的房间。

    药无患的房间和小时候自然是不同的,已经重新粉刷了不知道是第几回了,更加符合一个成年人的审美,和药无患在s市的公寓是一个风格的。一看就知道出自哪位设计师之手。

    “你不用为了我做到这一步的。”

    “只是防患于未然。”药无患想的总是特别多,他之前粉刷房间,只是想着万一陆见晏有天来做客会方便一点,然后,“这个就万一就实现了呀。”

    陆见晏假装对一无所有的桌面有了无限的兴趣,始终不敢再回头看药无患一眼。

    为了一个万一就能如此,药无患不会……

    回到佣人楼的佣人们,此时也正在犯嘀咕,药家这莫不是要和陆家联姻了?听说少爷在s市也和陆家的二少住在一起呢。俩人又是青梅竹马又是隔壁邻居的,看上去真的很般配。

    【对付任务者】的战略会议,再一次在药无患的房间顺利展开。与会人员依旧是两人,陆会长和药副会长,会议需要讨论的内容有点多。

    第一点就是,他们身边的人要怎么保护。

    安歌手有万人迷能力,分分钟己方变对家;祝四小姐身份不明,能力不明,万一也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能力,简直防不胜防。

    “都冻起来吧。”药无患简单粗暴,从冻结了陆弟弟的身上得到了灵感。

    “……你爸妈,我爸妈,小胖、第五奕,甚至是小胖的爸妈、爷爷奶奶等人都冻起来?”你有亲朋,你的亲朋也有自己的亲朋,这样推算下去,简直没完没了了。

    而且,不是所有人都像陆弟弟那样无所事事的。陆见晏和药无患都无法确定这种冻结会维持多久,陆弟弟大不了休学一年,其他人可没办法这么搞。

    而且……

    陆见晏戳了戳药无患纸糊的脆弱小身板,他如今已经又一次光荣的躺在了治疗仪上,虽然看上去还是一副“扶朕起来,朕还能再战五百年”的样子,但陆见晏却觉得药无患只是在逞强:“你还能冻多少人?”

    药无患不愿意正面回答,只是说:“反正死不了。”

    陆见晏长叹一口气,果然是在逞强:“信用卡透支,还的是钱;能力不断透支,你觉得你日后需要还什么?”

    不外乎生命和灵魂而已。

    “但是……”药无患挣扎着想要做起。

    陆见晏面无表情的抬手,单指戳在了药无患的脸颊上,就像是施展了什么魔法,让药无患再不想动。他只是回头,上赶着让陆见晏戳着,顺便看着就坐在治疗仪旁边的陆见晏。

    陆见晏说:“你敢不敢听话点?”

    药无患依旧眼巴巴的看着陆见晏,几个回合后,才从嘴里挤出来一句:“敢。”

    然后,这项讨论的结果,就变成了给他们身边的人都送一个刻有名字的、绝对不会离身的随身物品。不只是可以防着安歌手和祝四,也是预防未来还有可能有的任务者。当然,这个刻录需要慢慢来,长远计,为了药无患的身体着想,陆见晏会随时监督他的。

    药无患、药无患自然是巴不得陆见晏天天看着他!

    其次,讨论的就是药无患知道的消息了。

    比起陆见晏信息量爆炸的发现,药无患得到的消息就比较简单了。

    之前药无患说过的,他会派人顺着“谁会为了末日屯粮”这条线索追查下去,由于探查的方向是全国,乃至延伸到国外的交易,所以直至今天才终于有了汇总报告。就是宴会上,药无患和陆见晏分开那会儿发生的事情。事关安老爷子,药无患和陆见晏都觉得不应该耽误,免得出现什么就差一刻与之错过的狗血剧情。

    “确实查到了不少流动异常的交易。但购买人信息十分杂乱。”

    想也知道的,知道末日消息的人,是不可能用自己的身份去大张旗鼓的去购买东西的。他们更多的是会分散开来,用身边不同的人的身份进行交易。如果陆见晏和药无患没有明确的目标,这些人名混杂在一起,乍一看就会显得特别莫名其妙,无从下手。

    但如果是以“和安歌手有过接触”、“和祝四小姐有过接触”来分类的话,这些杂乱的信息瞬间就被整理掉了大半。

    安歌手看着落魄,但却投入了大笔的财产。有他用万人迷能力迷惑的人赞助的,也有他自己来源不明的金钱。顺便一说,陆弟弟也骗走了不少钱。几乎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压岁钱、零花钱都付诸东流了,陆三少可以说是一觉醒来就会进入赤贫阶段。

    “提醒我,等收拾了安歌手,要让他把贱贱的钱补上。”陆见晏以前单知道安歌手骗感情,没想到他连钱都骗。

    药无患点点头,继续说起了安歌手:“他的其他钱是哪里来的?”

    “系统兑换。”陆见晏记得貌似安老爷子说过的,积分兑钱是很轻松的。

    “反推的话,系统应该也能兑换粮食,安歌手之所以如今还要收集,只是为了给日后自己能拿出大量的东西来打掩护。”至于怎么解释他为什么要屯粮,都末日了,谁会细究?说自己有预言能力都会有人信。或者是从特殊的渠道知道了末日的消息什么的。理由一大把,重点是让人相信他手里有无法估量的物资。

    可惜,末日不会来了呢。

    “爽!”药无患握拳。

    “我估计他的积分也是有限的。”陆见晏推测出了一个新脑洞。

    药无患立刻跟上:“他特意和系统强调他没有多少钱了,换言之,其实就是他的积分不能再随便浪费了,要用在刀刃上。而以他做了多年任务的任务者身份,他应该有很多积分才对。所以,最后一个任务对他的为难程度,也体现在了他能动用的积分也许会很有限制。”

    “又或者是他需要留下大部分的积分,用来进行完成他的心愿。”好比一亿积分才能兑换回家的单程票什么的。

    总之,安歌手目前就属于带着镣铐在跳舞,他暂时兑换不了什么逆天的道具,这点对陆见晏和药无患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就是不知道安歌手的积分情况到底属于哪种,药无患和陆见晏自然是希望是第一种的,这样安歌手的积分就属于冻结状态,危急关头也用不了;第二种的话,大不了短尾求生,再攒一次积分,但那样的话就会让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将军的陆见晏和药无患很被动。

    “更不用说安歌手还有可能有一个隐藏的帮手,他不知道他的老攻变成了谁,咱们也同样不知道。”

    收获越大,为此需要付出的风险也会更大。

    但,还是值得的!

    等两人讨论完安歌手,天都快亮了,但药无患依旧精神奕奕,就像是第一次去朋友家过夜的小朋友,激动的不能自已,不见丝毫倦意。

    “病人就该早点睡。”陆见晏无奈极了,为什么他会比药无患更在乎药无患的身体?

    “因为你喜欢我啊。”药无患回答了陆见晏心里的问题,别问他为什么知道陆见晏在想什么,反正他就是能感受的到,哪怕陆见晏不是这么想的,他也会当成陆见晏是这么想的。

    陆见晏也没否认,他确实喜欢药无患,就像是喜欢楼等闲那样的喜欢:“你这算不算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算啊,你不知道我的绝技就是得寸进尺吗?”药无患正在以“早晚有天要天天和陆见晏睡在一起”为目标而努力蚕食着陆见晏的坚持。

    陆见晏觉得这个天是聊不下去了,这货根本没有脸皮。

    于是,只能继续说些别的转移话题。好比祝四。

    追查的屯粮结果,正是药无患说祝四有问题的根源。她和她的两个情人都在大量的囤积物资,不只是粮食,还有很多c国明令禁止的枪支弹药,也有他们和涉外的雇佣兵组织接洽的消息。这一看就是想要玩一把大的。

    而从这些人脉里,药无患还查到了祝四的很多不那么光线的手段。

    好比用来对付她同父不同母,同一个爷爷不同的奶奶的家人的那些过往。祝家的家庭关系乱的就像是一锅粥,祝四在家里的情况就像是第五奕一样,为了继承人的身份,他们必须不择手段,因为你不站起来斗争,就只会被人欺负到死。

    也好比用来对付安歌手的那些事情。

    原主的安歌手确实吸了毒,说不清楚到底是他自己意志力薄弱,受到了娱乐圈里一些畸形风气的影响,还是祝四找人故意引诱。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场被爆出去的聚众吸-毒,是祝四早就设好的局。

    然后,真正的安歌手应该就是这样吸-毒过量死了。

    任务者的安歌手恰好穿越而来,不知道利用了什么手段,逃过了尿检,成为了唯一“清白”被放出来的人。

    从那以后,祝四对安歌手暗地里的小动作就更多了,堪称疾风骤雨。就拿如今在网上的那些爆料、咒骂。一看就是祝四早就找人准备好的,之前忍着没有爆,知道确认了陆见晏对安歌手不那么好的感官后,才一下子就井喷。如果没有陆弟弟的“昏迷”,说不定安歌手会当场在宴会上崩溃,被人指指点点。

    不过,过往里大部分的为难,都被安歌手凭着他的能力挺了过来,如今的这一波结局如何,还真不好说。

    “明明他都这么惨了,我却一点都同情不起来。”陆见晏对着药无患说了句大实话。

    药无患笑了,好像很高兴能这样和陆见晏同流合污:“我也是。欢迎加入我的世界。”早晚有天会习惯的。那些任务者都该死!他最初的判断一点都没错!

    至于祝四……从她做的事情的角度来说,她明明应该是和陆见晏一边的,但陆见晏对她也并没有什么好感。大概是她一上来就想要先后利用陆见晏和楼等闲吧。这充分的证明了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还有可能是三角形的互相对立。

    不过,就目前来说,陆见晏并不会再对祝四下手。

    她利用他一回,他还回去,她想让陆见晏冲锋陷阵和安歌手对上,陆见晏反将一军把她暴露出来。大家扯平了。只要祝四不要再试图扯上陆见晏or陆见晏身边的人,陆见晏也不会有兴趣去管祝四的行事手段。

    “我讨厌那个女人。”药无患很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情绪,讨厌她利用陆见晏,讨厌她的感情观,就像是讨厌安歌手一样,“你不觉得她从某个角度来说,很像安歌手吗?”

    这么说来,祝四确实有点像安歌手。只是,这个相似又代表了什么呢?

    同为任务者?总觉得不会如此简单啊。

    说到这里,陆见晏忽然又想到:“万一那个安歌手的老攻也是受害者呢?有没有这种可能呢?”被安歌手的万人迷能力影响,越陷越深,一直被欺骗什么的。

    陆见晏很不喜欢那种在没见到人之前就给别人定罪的做法。虽然这么说很理想化,有点幼稚,但如果情况允许话的,比起人本恶,他更相信人本善。

    “那就找他合作呗。”药无患不知道陆见晏在烦恼什么,“揭露安歌手的丑恶嘴脸,说不定我们还能有个打入敌人内部的线人呢。他如果真的被骗了,肯定很想报复的。”

    “也对。”陆见晏点点头,是他想太多了,这点需要检讨。

    最后的最后,药无患把他知道的情报里没有明确分辨出到底是安歌手的人还是祝四的人的人都默写了出来,圈圈点点的划了一堆:“这里面有可能还隐藏着他们的人,也有可能是全新的知道未来末日的人,更有可能是……”

    “安老爷子!”

    “我的人还在追查,那老东西太狡猾了。”药无患都要被安老爷子折服了,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这么会藏的?被主脑追杀吗?以及,“你发现安老爷子和安歌手都姓安了吗?”

    陆见晏一愣:“巧合吧?安老爷子以前还姓过周呢。”

    “哦。”药无患扫兴的撇了撇嘴,本来以为发现了什么厉害的点呢。但是想想,王主厨和王子期也都姓王呢。

    ……

    陆弟弟的“急病”让陆见晏推迟了回s市的行程,药无患肯定是跟着陆见晏的行程走的,第五奕则肯定是跟着药无患的行程走,无所事事的楼等闲索性也就跟着留了下来凑热闹。

    特殊九组的总部也在b市,听说楼等闲到了之后,还特意邀请他务必拨冗去一次。

    “你说我该去吗?”楼等闲跑来咨询第五奕的意见。

    第五奕难得的在处理工作,好吧,他其实一直都有在处理工作:“你想去吗?”

    “说实话,我对这个九组挺好奇的。”

    “那就去吧。”距离莫寻山的虫子危机已经过去很久了,世界一切和平,特殊九组本不应该再接触楼等闲这个普通人的,哪怕楼等闲真的拍死了末日boss。但如今却一再邀请。楼等闲确实该去了解一下,好知己知彼。

    “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十点,咱们一起出发!”

    “……为什么还有我?你经过谁同意了?”

    “九组。”准确的说,是九组表示,如果第五奕愿意的话,他们也很想邀请他一起过去。但是比起好忽悠的楼等闲来说,第五奕明显不太好接近。

    这就必须要去了!

    邀请楼等闲还可以说是因为他拍死了那只虫子,那邀请第五奕做什么?自认为是一个普通人,从来都没有被谁看上说要收徒去修仙的第五奕,忽然觉得也许他的世界真的玄幻了。

    然后……

    楼等闲和第五奕就一起在特殊九组,得到了有关于他们名字的表彰。

    什么鬼啊!

    虽然当初确实是他们,强烈表示过要有表彰,但如今真的郑重其事的得到了,反而很羞耻啊。负责任还一个劲儿的表述,因为事关机密,没办法对外透露,但他们会换个名头,登报公开表扬楼等闲和第五奕的突出贡献。

    第五奕:不不不,求你了,别,千万别。

    楼等闲倒是挺高兴的。

    然后,第五奕和楼等闲一起“见义勇为”,被提名为感动c国十大人物的事情,就在国家一台滚动播出了。他们平日玩的纨绔圈子都快笑疯了。

    第五奕:“……”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认识楼等闲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注:特殊九组后面还有很重要的剧情,不是随便写写凑字数的→_→

    陆见晏问药无患:这个世界上你还有喜欢的人吗?总是讨厌这个,讨厌那个的,觉得全世界都是辣鸡,很中二诶。

    药无患:你啊!我喜欢你!

    陆见晏:……他就不该问的!

    霸王票: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奉孝兮”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21775554”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一袖卷风云”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酸奶制造商可苔”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言炎炎”亲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at.”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lulu”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惟夏微末”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