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贱贱到底哪里来的他能考好的自信,陆见晏暂时还不得而知。他唯一可以肯定是, 如果他弟弟靠的是不劳而获的作弊得了高考状元, 他一定会把他往死里揍,绝对不留情。高考是很多人一辈子就一回的事, 起早贪黑、头悬锥股, 要是被一个纨绔轻轻松松当了第一,那就很过分了。

    不过,陆见晏对自家的弟弟和自家的教育还是有点信心的,陆贱贱肯定不会做到这种程度。他打的应该是别的主意, 也不用怎么着急猜,反正明天自然就会揭晓答案了。

    又是一个忙碌而充实的下午, 陆见晏沉浸在工作的海洋里,继续争取要当别人家的继承人。

    楼等闲和第五奕这对不安生的好基友,也终于平平安安、全须全尾的从莫寻山上回来了。

    还带回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至少楼等闲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到底是什么秘密他死活不肯讲,非要面谈, 卡故事的一把好手。于是, 四人就约了晚上在药无患家聚餐。

    是的,是药无患家, 不是陆见晏的顶层公寓。陆见晏家里最近来来回回来了不少人, 他已经快要忍耐到极限了。

    于是,药无患主动提出了不如以后在他家请客,晚上再上楼去陆见晏那里就寝的主意。

    这个提案简直是深得陆皇之心。

    楼公公对奕公公一脸沧桑的感慨:“论拍皇上龙屁的本事,我竟然输了。这哪里是奸妃, 根本就是让其他人无路可走的同行啊。”

    “你自己接受了公公的设定,就自己默默接受,别扯上我。谢谢。”第五奕一夜+一上午没睡,浓重的黑眼圈和烦躁的脾气正在呈正比同步上升。说话很不客气,因为此时躺在放下来的副驾驶上的他,只求能有个睡眠的安静气氛,并不想听楼公公叨逼叨。

    楼公公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方向盘,到底谁才应该比较暴躁啊?我也一夜+一上午没睡,好吗?却还要开几个小时的车,载你回s市。小心我疲劳驾驶,一车两命!

    第五奕往毯子里裹了裹,翻身之前留下最后一句:“我们说好的,来之前我开,回去之后你开。不想这样,下次就带个司机。”

    楼等闲只能红着眼睛,在没有激昂音乐的陪伴下,寂寞的开在回城的路上。他们倒不是不能休息一下,隔天再回去,而是很想要紧赶慢赶的回去,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们的屁股咬,晚一点都怕就此回不去了。

    下午五点,天色大亮,陆总准时下班,一刻也不耽误。

    因为药无患的夺命电话已经来了好几个了。他倒也不会像寻常的老婆查岗一样,一刻不停的责问你,你怎么还不回来?!他只会可怜兮兮的看着你,怯生生的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比女朋友都粘人,不是有病都没办法形容;但最让陆见晏觉得崩溃的是,这样了他竟然都愿意宠着,他其实也挺有病的。

    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毛病。

    陆见晏回家大概用了十分钟,药无患早早的就换好衣服在玄关那里等着了,当电梯门打开看到穿着西装的陆见晏迈出来的瞬间,药无患一双眼睛,毫不夸张的说,真的就亮了,像星星一样。也像极了家养的宠物,一定会在主人回家的时候等在门口。主人还没开门,它已经在门那边叫唤上了。仿佛对你的出现,充满了期待与欣喜。

    不得不说,当陆见晏看到翘首以盼的等着他的药无患时,他其实也是很满足的,那种仿佛心一下就被什么填满了的满足感。没有人能拒绝这种自己回家时会有人在等待自己的感觉,因为那一刻你会意识到自己是被宠爱着,被需要着的,你是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

    没从家里搬出去来前,陆见晏对于这种习以为常生活小细节是没什么感受的,只有当他独自搬来s市后,他才明白那份有人等在家里又不会让你觉得焦虑的感觉有多么难能可贵。

    重点是不会让他感觉到焦虑。

    如果没有这个前缀,陆见晏分分钟就可以找十个八个人专门在家里等他下班,还肯定一个个都能是演唱俱佳的科班出身,要多深情,就能有多深情。

    可惜,陆见晏并不放心让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等在他的家里。怕那些人心怀叵测是一方面,怕那些人被身边的其他人欺骗引狼入室是另外一方面。你永远无法想象那些无孔不入的任务者有多少层出不穷的新鲜手段,只怕他想的不够多,从不会觉得自己太夸张。

    如今唯一能够让陆见晏放心的不过就两个人,一个是他姐,一个就是药无患了。

    陆见晏情不自禁的上前,想要拥抱一下眼睛里都是他的药无患。但也就是那么一刹那的想法,很快他就很好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只是摸了摸药无患的额头,确定他没有发热,身体一切都好。

    哪怕仅仅是肢体上的触碰,都让陆见晏觉得很舒服,乍一摸上去凉凉的,帖一会儿就会感受到让人温暖的力量,从皮肤接触的地方源源不断的传过来。

    然后,就被陆姐姐的电话打断了。

    陆姐姐打来电话说晚上不回来……

    ……吃饭了。

    一个大喘气,让陆见晏差点以为她姐这是准备和王子期开个火车。速度之快,已经不能用寻常的开车来形容了,嗯。幸好不是。

    等陆见晏推着药无患下去的时候,楼等闲和第五奕已经在药无患的家里待了有一会儿了。

    药无患的家和陆见晏家格局是一样的,上下的复式,一层一户,唯一的区别是无法看到全景。房间内里的装潢,和药无患杀马特的外表、蛇精病的内涵都截然不同,开阔的挑高客厅,错落有致又各自独立的沙发组,蓝白相间的主色调,看上去就特别舒服,时尚又大气。

    最主要的是,这种装潢也是能一眼望到头的简洁,并不会让陆见晏感到多少紧张,却又比陆见晏楼上那种极简的性-冷淡风格更像是一个家。

    药无患早已经准备好了名片,在陆见晏低头看过来的时候问道:“需要我把设计师介绍给你吗?”

    “请务必给我。”陆见晏也没矫情。

    有些时候,有些人就是这样,不把真实带到他眼前,他总要一意孤行一段时间。只有当他真正看到了这样可行,他才会去试着主动转变自己的想法。陆见晏正是这样一种人,有点固执,不好相处,幸好,药无患比他表现出来的有更高的情商。

    药无患不会蛮横的对陆见晏说,你这样不行,怎么怎么样的装修更好,你必须改。他只是悄无声息的准备好一切,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让陆见晏自己去感受,去发现。

    “我……”陆见晏刚刚开了个头。

    药无患就心领神会的接话:“如果你担心设计师有问题,你可以完全照搬我的创意。不过,我想你会放心这个设计师的。我觉得他是不同的。”

    挑起的眼角里充满了狡黠。

    陆见晏这才低头重新仔细看了一遍设计师的名片,黑底白字,上面只有一个英文名、一个联系方式和一个微信号,反复检查才会发现,这些对着的正是药无患。

    “!!!”陆见晏再一次刷新了对药无患的认识。

    药无患耸肩,表现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我妈总说敏感的人适合搞艺术,我大概还算符合这个要求?”药妈妈这是客气的一种说法,药无患发病起来那不叫敏感,而应该叫神经质。

    但是吧,他的气质确实和艺术咖蛮搭的。如果现在告诉陆见晏,墙上的那些现代画都是药无患画的,陆见晏也不会太过意外的。

    仔细想想,若不是药无患亲自设计,也不可能会如此的贴合陆见晏的想法,就仿佛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他早该想到的。

    “谢谢。”除了这苍白的两个字以外,陆见晏实在是找不到更合适的表达了。当知道有一个人会如此为另外一个人费心的时候,当事人的那种幸福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陆见晏的脑海和心田炸开,五颜六色的绚烂着。

    “与其道谢,不如给点实质的表示。”药无患可不是那种做好事不求回报的雷锋叔叔。

    “好比?”陆见晏哭笑不得,但他确实更加放松了。

    药无患深吸一口气,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好比我想在你家有个主卧。”他已经做好了被陆见晏拒绝、并笑着说只是开个玩笑的准备。

    但陆见晏却毫不犹豫的就痛快点头答应了:“可以,我一个,你一个,很公平。”

    药无患:“……”看见我微笑的样子了吗?除此之外,我找不到话了!!!

    那边楼等闲正躺在长条沙发上,闭目养神,明明很困了,却反而就是睡不着,他只能硬生生的挺尸,试图挽留那一丝丝的睡意。第五奕则已经缓过来了,此时正随意的趴在懒人沙发上,四仰八叉的划着ipad,一点都没把自己当外人。

    两人进来时,楼光头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无比亢奋的冲了过来,直奔陆见晏……手中的手机盒。悬屏手机啊啊啊,他真的马上就要得到了啊啊啊!

    然后,最后一个“啊”字被粉色给吓的差点失声。

    药无患默默在空中公放了他的手机屏幕,争取做到了把“想不到吧!.jpg”的表情,让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看到了。

    陆见晏理直气壮:“只有这款了。”

    楼等闲的困意彻底被意外与刺激给消除了,他表示他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好骗的胖子了,他怒指陆见晏和药无患手上的黑白情侣款:“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陆见晏一本正看:“先到先得。”

    “那他呢?!”楼等闲指着由药无患正递给第五奕的手机。这种时候肯定不能落下第五奕的,对方得到了一个基佬紫。

    基佬紫也比少女粉好啊!你们咋不给我一个彩虹独角兽呢?那岂不是更“惊喜”!

    陆见晏诚恳表示:“我一定给王子期提这个意见,让他们重视起来。”

    楼等闲:“……”他只能转而看向第五奕,想和他换一换。

    第五奕食指晃着手环,回了楼等闲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妖孽样子,威胁意味十足,有本事你就来啊。

    惹不起,惹不起。最后只能是楼等闲含泪认下了这个粉色小公举的手机。这货想开的也很快,不一会儿就重新嘚瑟了起来。粉色怎么了?粉色也很好看啊!最主要的是,现在全国99.999%的人都还没有呢,他已经提前拿到并用上了!

    赶紧着发一波朋友圈,微博也要来一发。还不能太嘚瑟,要低调的表示,哎呀,朋友非要送我,我都有手机了,但也不能不给朋友面子,我就姑且用一下吧。

    然后,全国人民及楼等闲的狐朋狗友,就都有幸意识到,楼家的这位二代是越来越gay了。

    时刻暗中观察的楼爹已经不想管这个孽障了。

    楼妈倒是依旧老神在在,一边敷面膜,一边还有心情问儿子这个手机好不好用啊,能斗地主、玩消消乐吗?能玩将来她也买一个。

    不得不说,楼哥作为一个世家子能如此接地气,和他妈是脱不了关系的。

    药无患家照顾他的佣人有很多,从医护人员到家政厨子,就陪着药无患住在江苑这里,随叫随到。不过,等晚饭做好之后,药无患就让这些人先离开了。他在附近还有一套户型小一些的房子,专供保镖轮班时休息,佣人们偶尔也会去那边聚在一起放松一下。时刻住在雇主家里,就像是时刻在上班一样,太不人道了。

    等家里没了外人,一直憋着不能说话的楼等闲才解了禁,他神神秘秘的凑在桌子上,一边剥小龙虾一边重复了一遍他上午的话:“你们知道我们昨晚后来又遇见了什么吗?”

    今晚的主题就是吃小龙虾这个最没有尊严的外来物种。

    也不知道楼家请来的那位星级大厨在听说今晚的菜单是小龙虾,不是龙虾时的心情是何等的复杂。但对方还是照做了,并且做的很好吃。整了一个特别高大上的圆形大拼盘,像披萨一样的分隔开,每一格都放着一种味道的小龙虾,从最经典的麻辣、蒜蓉、十三香,再到比较特色的冰镇、咖喱、秘制啤香,应有尽有,色彩不一,还冒着清凉的雾气。

    大家都是同辈,也不需要和谁客气,楼等闲已经带着塑料手套开始了,咔哧咔哧。又到了吃小龙虾的季节,尽量可能的多吃,就是对小龙虾老师最基本的尊敬!

    陆见晏平静的看着楼等闲,眼里却有着被吊胃口的不爽,有本事开口你倒是有本事说下去啊!

    还是第五奕比较贴心,主动补上了,一边剥一边说回忆,他们之所以这么晚才回市里,是因为昨天晚上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

    话说楼等闲一个肾机解决了虫子危机,大家浑然不知他们到底在怎么样的生死边缘走了一圈,连莫名其妙当了救世主的楼等闲也并不知道他竟然干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只是兴奋的和第五奕商量着要早点回酒店休息,好第二天一早就回去拿他的悬屏手机。

    结果,没等在山上安营扎寨的游客们离开,他们就被围住了。

    有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也有穿着奇奇怪怪、古香古色袍子的人。第五奕眼神好,对楼等闲解释说,那些貌似cosplay的人里有和尚也有道士,几乎人人都带着法器,严阵以待,估计是拍电影的。

    “结果并不是!”楼等闲在吃小龙虾的空挡插嘴剧透。

    第五奕很不高兴:“要不你来讲,要不就只吃不哔哔,ok?”

    楼等闲很想说,我就不,我就哔哔,但是他怂啊,最终也没敢这么硬气的正面肛。只是连小龙虾的头也不放过的嘬的津津有味,用声音稍稍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

    第五奕的故事继续。

    好吧,也没啥好继续的了,都被楼等闲一句话给剧透完了。那些人不是什么拍戏的,而是有正儿八经出身门派出身的异能人士,可追溯到很早以前的朝代。那些警察也不是一般的警察,而是特警、特种兵和名为九组的特殊部门。据说是接到可靠消息,来处理一桩重大威胁。

    重大威胁是啥,肯定不能说,只是需要在场的众人配合,以及保密。

    陆见晏看着如今正大大咧咧一边吃一边说这事的两人,完全没感觉到丝毫的保密。但这就是特权阶级的圈子,很多所谓的保密,只是大家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但该知道的还是都会知道。楼等闲和第五奕也有分寸,知道该对什么人说而不用担心引起社会恐慌。

    陆见晏与药无患默默对视了一眼,看来这次的事情闹的很大啊,就是不知道和任务者有没有关系。

    办事人员上前看到母虫被一个水果手机排死时的表情,让第五奕和楼等闲可以说是毕生难忘了。办事人员一言难尽的招手,一堆人乌泱泱的都围了过来,然后就是同样的表情了。

    当听说是楼等闲做的时候,楼等闲和同行的第五奕就被带去单独谈话了。

    据说搜查队不放心,带着各位大师们在山里搜查了一夜,但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游客们也把他们知道的都说了,手机里、照相机里拍摄的东西也都一一进行了检查,还有对他们的社交网络进行了核实,证明没有东西外流,这才放大家离开。当然,为了安抚,还给了相应的补偿,所有人都表示不会乱说,其实要说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楼等闲和第五奕是唯二被留下的人,被反反复复的询问了他们有关于楼等闲拍死母虫的场景。

    还有人在旁边碎碎念,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就能这么容易呢?这不科学啊。

    楼等闲当时已经被问的很烦躁了,一直不让人睡觉,脾气自然不好,他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你一个搞算命的,还好意思说我不科学?不就是打死几个虫子吗?怎么了?保护动物还是濒危动物?赔钱行吗?也没个标识,我哪里知道啊。那虫子要攻击旁边的妹子欸,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不救她怎么办?靠你们这些总是来晚的人吗?你再哔哔信不信老子削死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虽然这最后的一句是纨绔子弟最标准、最讨人嫌的句式,但它真的管用啊。

    本来楼等闲和第五奕是不想摆出身份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给家里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还不如就被当个普通游客,老老实实配合调查,交代完事情也就能回去了。

    谁知道事情这么严重,没完没了,楼等闲终于忍不住了。

    楼家在c国也是出了名的大世家,更不用说还有第五奕这个给国家刚刚贡献了新能源的归国华裔,几个电话过去,两人的待遇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直接和负责人对话,本来根本不可能和他们说的、含含糊糊的事情,终于也知道了更多的内部消息。

    好比楼家在九组竟然有人,这是楼等闲都不知道的事情,负责人刚巧和楼家有些牵扯,只不过关系不深,要不然也不会认不出楼等闲。但毕竟也算自己人,说的就更多了。

    那种母虫是一种很危险的生物,和流星没啥关系,就是赶巧会在这晚从地下爬出来。据说可以寄生在人体内,引发种种疾病。虽然负责人没怎么解释到底有多可怕,但楼等闲和第五奕好歹也是看过末世片的人,对这种虫族的设定还是有所耳闻的。

    “所以说,我一不小心拯救了个世界呗?”楼等闲立刻抖了起来。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毕竟谁也不知道母虫会引发多大的麻烦。我们也不能确定那就是母虫。”按理来说母虫的生命力是十分顽强的,还很敏捷,根本不可能是普通人就可以干的过的。被弄伤感染寄生才是唯一的结局。

    但楼等闲就是把这个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我别跟我扯犊子,我就问你,我拯救了世界,是不是应该有个表彰啥的?我也不缺钱,不稀罕什么奖励,但奖状总该有吧?”

    负责人被楼等闲这个不要脸的劲儿给怼的说不出来话。

    第五奕还在旁边帮腔:“对啊,对啊,你们不敢肯定它能引起多大麻烦,那就是薛定谔的猫,也许很麻烦,也许不麻烦。但事情我们已经做了,你们怎么着也得有点表示吧?”

    被这两人这么一胡搅蛮缠,负责人也没心思再了解情况了,反正也了解不出更多的东西了,只求赶紧着把这两位祖宗给糊弄走。

    楼等闲和第五奕走前还特意留了联系方式,那边是想有事再联系,这边是揪着表彰的事情不放。

    这中间其实还有个小插曲。

    “有个老道非要说和我有缘,夸我骨骼惊奇,要收我为徒,你说有意思不?”楼等闲的桌前已经是满满的小龙虾残骸了,塑料手套换了一副又一副,“哎,没想到我这么优秀,已经尽力在低调了,还是被人在人群中一眼就给发现了。”

    陆见晏看了一眼楼等闲那标志性的大光头,觉得不发现他其实挺难的。

    “我怀疑那些人是修士。”第五奕比楼等闲的脑洞还大。

    楼等闲诧异:“你在国外还看修真小说?”

    “怎么不看?很多人都看的好吧,你之前没看那个新闻?国外小伙沉迷修仙,戒掉了大-麻。”

    文化输出就是这么可怕!

    “能飞天遁地?”陆见晏也来了兴趣。

    第五奕遗憾的摇了摇头:“顶多是后天武者,连先天都没有,没那么玄幻,我觉得更类似于武侠。”

    陆见晏和药无患放心了,还在正常人范畴就好。

    重点是母虫有可能引发的可怕危机,世界末日说不定真的会来。陆见晏想起了安老爷子告诉过他的他未来的几种可能,末世便是其中之一。

    楼等闲继续狂吃,顺便开玩笑说:“那咱们是不是该屯粮?”

    陆见晏与楼等闲几乎是同时想到,是啊!屯粮!不是他们屯,而是肯定有人屯,他们说不定能追着这条线找到安老爷子!

    第五奕没心没肺的笑了:“那你应该答应那老道的收徒啊,没有空间异能,屯粮顶个蛋用。”

    “不不不,不要,虽然我是ed,但我有一颗觉得自己早晚会好的心。我才不要出家,吃斋念道。”

    在楼等闲和第五奕没有发现的时候,他们的手环内侧也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他们的名字,和一个特殊的花纹。

    药无患的这个能力肯定不可能是单单的刻字这么简单,虽然他一开始确实只是拿来当刻字的玩了,但如今总算派上了用场。

    吃完饭,楼等闲和第五奕就直接睡在了药无患的家,药无患则和陆见晏回了楼上。等没有人后,第五奕这才谨慎的问了楼等闲有关于手环内侧刻字的事情。

    楼等闲稀里糊涂的:“应该是一开始就有的吧?嘿嘿,还是晏晏够意思,我名字的定制款!”

    第五奕却不这么觉得,他的记忆很好,并且对自己一向很有信心,他记得没有,就绝对不应该有。他赶忙登录了自己的朋友圈和微博,仔仔细细比对了一下楼等闲之前拍的照片……还真特么的有楼等闲的名字。

    “难道真的是我记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奉孝兮”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云臻”亲又扔了3个地雷

    感谢“檐雨声声”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柠檬桉”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