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四十四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面对戛然而止、只剩忙音的手机, 陆见晏并没有急, 因为一个楼等闲的电话倒下去,还有另外一个第五奕的手机是畅通的。

    把电话打给第五奕,很快就被接通了。只不过说话的还是楼等闲, 他啥事儿没有,当然,第五奕也是。

    楼等闲对着电话解释了一下他刚刚突然断了手机的原因:“说来有点小尴尬……”

    不是楼等闲的尴尬, 而是第五奕的。这事儿大概真的戳到了爆点,都能听到旁边第五奕恼羞成怒的吼声:“我的问题, 你替我尴尬什么?你这样解释只会更尴尬啊混蛋!”

    一向妖孽闲散的第五奕,很少会有这么失态的时候。

    陆见晏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好奇与期待。

    可惜,楼哥实在是不会讲故事, 平铺直叙,索然无味,还好信息量足够大,可以一听。

    天不怕地不怕的第五奕同学,其实无比的害怕虫子, 小到蚂蚁, 大到天牛, 就没有他不害怕的昆虫。而大部分的妹子,也大多都有这类的昆虫恐惧症。

    换言之, 刚刚那此起彼伏的尖叫,其实就只是因为虫子而已。

    在流星雨之后,山顶的泥土里、石缝中就突然钻出来了很多奇形怪状的昆虫, 密密麻麻的都是脚,还围着一个长得最恶心、最大的、身下有个肉瘤的虫子,好似在守护什么。据楼第五奕事后分析,那个被围的应该是类似于蜂后的角色,当时正在产卵,虚弱中带着几分嚣张,急迫里还不失一丝稳重。

    要不然也不会选择这么一个地点公开生孩子,四周都是围观的吃瓜群众。

    一看这母虫就很着急,但却对人类有恃无恐。

    也确实没啥可怕的,这些没用的凡人就只会叫,谁也不敢靠近,给了母虫足够悠闲的生产时间,不知道的还以为人类是在故意围观母虫生育呢。

    虫子这类生物呢,有个糟糕的习性,大多喜欢一边生产一边吃东西。

    就在母虫稍稍缓过来劲儿,朝着某个妹子飞扑过去的时候,第五奕终于绷不住喊了那一声“卧槽,什么东西,这么恶心”,也就是陆见晏电话里听到的那声。第五奕没想到这虫子还会飞,那么多复眼,看的他都快要得密集恐惧症了,也难为他在黑夜里能看到的如此清晰。

    傻大胆楼等闲当时啥也没想,头脑一热,操着手机就冲了上去,然后便准确无误的把母虫拍落于碎石之上。

    母虫在空中有过一个不是很自然的短暂停滞,仿佛不是不想反抗楼等闲,而是反抗不了,但谁也不曾发现这个小细节,包括楼等闲自己。反正,母虫就这样死了,死的很憋屈,死的也很干脆,绿色的汁液四溅,而楼等闲手中不那么耐摔的水果手机,也是当场裂屏,粘了很多绿色的东西,说不上来谁更惨一点。

    手机的通话必然是断了的,手机也不能要了,楼等闲那个气啊。

    跺了几脚发泄发泄,然后那些在母虫死了之后仿佛时间失去了战斗力的虫子,就都分分钟就义在了楼等闲的大脚之下,堪称生命不可承受之痛。一个家族的覆灭,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毕竟这个从地底突然冒出来的虫子家族还并不庞大。

    等陆见晏给第五奕的手机打过来电话时,楼等闲这个夜里最闪亮的大光头,已经是妹子们的新晋男神了。高高大大,一身肌肉,一看就很有安全感!

    妹子们对楼等闲那是各种嘘寒问暖,递水擦手,连陆见晏的电话都是第五奕给他送到耳朵边的,被伺候的别提多舒坦了。夜里清爽的山风一吹,搭配上天空中偶尔还有的星星点点的流星当背景,美到不可思议。

    “你和药无患不来,真的亏了,我和你们说。就是可怜了我的手机qaq”楼等闲乱没有英雄形象的还在碎碎念着他的水果手机。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陆见晏无奈的安慰了一下这个傻大个。

    楼等闲语气一喜:“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个,咳,不是,我听说咱姐姐最近和王家的继承人走的挺近啊?”

    闻弦歌而知雅意,都不需要楼等闲继续说下去,陆见晏就明白了楼等闲的意思。

    王家最近准备配套全息舱,先一步推出来一款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悬屏手机。

    悬屏手机,顾名思义,手机屏幕是可以投影在空中供人操作的,未来的科技感十足。有点类似于陆见晏在全息舱里接到陆姐姐电话时的方式,只是具现化了。先导宣传片流出来之后,已经不知道在网上轰动了多少回了,人人都很向往拥抱这份未来。

    楼等闲也眼馋,和可以跟一块手表似的戴在手上的悬屏手机比,水果手机就是个渣啊渣。

    可惜,王家这个走在时代前沿的悬屏手机,预计要在九月份才能上市,如今还在流水线上生产呢。

    不过,样机是肯定已经出来了的,就像是王家投入的全息游戏一样,会提前送一部分给合作伙伴与潜在客户,也是借他们的影响力进行宣传。

    楼家和王家完全没有交集,楼等闲以前再眼馋,也只能干等着。

    但吴郡陆氏和东海王氏就不同了,吴郡和东海郡,在古时候就是相连的两个行政单位,作为从这里走出去的两个名门望族,吴郡陆家和东海王家总是或多或少的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

    在前几十年吴郡陆氏式微的时候,东海王氏还曾给过陆家的外祖父一些帮助,正是因为有这个渊源,陆见晏当初才不得不给主动邀约他的王子期一个面子。不过,缘分大概就是这么神奇,王子期和代表了吴郡陆的陆见晏,由于年龄差的关系,其实是比较生疏的,反倒是和代表了河内陆的陆姐姐青梅竹马。但二陆早已经合二为一了,和谁熟都是一样的。

    王子期没醒来之前,楼等闲是不会那么脸大的,非要为难自己的好友,去和不太熟悉的王家求手机的。等王子期醒来,依旧表现的和陆姐姐关系很好之后,楼等闲的心思这才活络了起来。

    “我出钱!并且保证不会在上市之前,把手机随随便便借给别人。顶多是在网上发个照片秀一下。”技术这种东西还是要防一下的,虽然王家敢这么早的送手机,就证明了他们并不惧怕他们的技术会提前被人攻克。但楼等闲还是很上道的不想让陆见晏难做。

    陆见晏看了眼今天下午刚刚被王子期送到他家,他和他姐都还没来得及更换的悬屏手机,痛快的点了点头。

    药无患哼哧哼哧的在一边环胸喘着粗气,表达了他的不开心。不为难楼等闲个百八十遍,怎么就能如此轻易的给他手机?!

    不等药无患进一步表达自己的不满,就听陆见晏一脸正气的对楼等闲说:“钱就不用了,就是手环的颜色没得挑。”

    “没得挑就不挑啊!”楼等闲毫不犹豫的迈进了陆见晏的坑里,还在开开心心的给陆见晏数钱。

    王家对这次采用了新技术的悬屏手机很有信心,从一开始就准备了很多外观上的花样,供不同的人选择,据说日后还会推出有别于手环的款式。

    不过如今就只有跟手表似的手环,只能在颜色和质地上做文章,好比粉嫩嫩的少女心手环,点缀着各种桃心。

    一看就是萌妹子首选。

    王子期很大方的送来了十台,各种颜色都有,有送给陆氏姐弟的意思,也有让他们送亲朋好友的意思。陆爸陆妈陆贱贱肯定都得有,对吧?剩下的谁还没有一两个朋友?十台都不一定够。当然,陆家也不会白白占王家的便宜,会在其他方面隐晦的投桃报李,礼尚往来。

    这些赠送的悬屏手机里面,只有唯一的一款粉色。很显然是为王子期准备这些的助理自作聪明加上的,以为陆姐姐这样的女性肯定会喜欢。

    但是,女生就必须喜欢粉色or男生才不会喜欢粉色只有娘娘腔喜欢,这本身就是一种偏见。

    陆姐姐可以说是陆见晏见过的最没有少女心的人,别看她平时化妆工作一样没落下,可她那么做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不是什么女为悦己者容,她只是单纯的觉得,啊,老娘这样真是美美哒。

    从陆姐姐小时候玩lo装都是哥特lo就能看出来,她对粉色并不偏爱。

    本来陆见晏还在发愁这唯一的一个粉色会不会放在家里落灰,如今,可不就有人撞上来了嘛。

    陆见晏几步走到放手机的台子上,找到了那个连手机盒都粉的让人浑身颤抖的手机,拿出来在手上把玩,顺便对楼等闲再次强调:“不管是什么颜色都不退不换。”

    “一定一定!”楼等闲陷入了马上就要有悬屏手机,可以好好的在朋友圈炫耀一波的兴奋里,并没能注意到陆见晏语言里的陷阱。

    “那我等你回来。”陆见晏对明天已经充满了期待。

    挂了电话,陆见晏就把粉的不忍直视的手环又赶快重新放回了盒子里,准备明早让丽姐给盒子再扎上一个蝴蝶结缎带。楼等闲看到的时候,一定又意外,又惊喜。

    走回药无患身边之前,陆见晏还不忘随手拿了个漆光白色的款式,准备送给药无患。他觉得再没有比这款更衬药无患头发和眼睛颜色的了,都是乍一看低调,近瞅才能看到流光溢彩的闷骚色。

    药无患同学目前的状态,就好像回到了药小患时期,不,说他六岁都是高看他了,撑死了三岁,不能更多了。他仿佛生活不能自理一样,早早的就把自己的小细胳膊,虚虚弱弱的朝着陆见晏伸了出去。一双大眼睛里忽闪忽闪的透露出兴奋的信息——我要你给我戴!

    陆见晏很无奈,都没说要送给你啊,怎么这么自觉?

    然后,陆见晏便以伺候祖宗的虔诚之心,小心翼翼的帮药大爷换了手机卡,复制了药无患旧手机上的各种重要信息,然后这才把白色的手环戴到了药大爷桡骨骨节十分突出分明的手腕上。

    这还不算完,必须配一句赞美:“真好看,特别适合你。”

    药无患这才心满意足……

    ……怎么可能。

    对于药无患来说,他永远都是不会被满足的,就像是饕餮巨兽,你对他多少好,他都能吃得下,并且津津有味的问,还有没有了?你还能不能对我更好一点了?

    “你准备用哪个?”药无患跃跃欲试的看着陆见晏。

    陆见晏立刻贴心表示:“你替我选一个吧,你眼光好。”

    “有黑色的吗?就我这种钢琴键的黑色。”药无患一看就是个很有想法的人,问完还不忘又问,“如果有的话,有几个呢?”

    “和你的一样,是唯一的一个。”其实还有一组黑白色,不过是哑光软款,和前些年流行的保健运动手环似的,并不算很得陆见晏的心。他更喜欢这种有质感的、手表一样的款式,刚好,药无患也是这么想的。

    “那就这个了!我给你戴!”

    陆见晏不厌其烦的起身,折返,找到了被堆在最下面的亮黑色,然后交到了药无患的手上,很明智的决定不反问药无患——你有给我戴上的力气,刚刚为什么不自己戴?

    药无患躺在治疗仪上,在给为了方便让他佩戴,而特意单膝跪下的陆见晏戴手机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好像求婚现场啊,交换戒指什么。为了这个脑洞,药无患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他一定是哪里坏掉了!药无患这么想到,因为他竟然会觉得如果真是如此,他一定会超开心。

    交换完手机,陆见晏自己操作着把旧手机的信息换到了新手机上面。

    然后,陆见晏便在漆黑的手机链表内侧,摸到了一排本不应该存在的花式字体,银白色的反差纹路,简单大方的文字设计,陆&药,季夏夜。

    季夏是六月在古时的雅称,如今已经很少会有人这么用了,除了因循守旧的世家子。他们从小就总要被迫的学习一些小时候觉得很没用,长大了之后会发现更没用的东西。但正是那些对历史底蕴的见识与耳濡目染,成就了他们的气质,成就了他们的今天。

    陆见晏幼时,他满头银发的外祖母,就总爱抱着他,在吴郡的仿汉老宅的廊下,拿着一本竖排的线装书,在他耳边轻声念着:“季夏之月,招摇指未……”

    其实这句翻译出来的话,是没什么意义的,可陆见晏就是觉得外祖母念的很好听,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韵味,充满了水乡女子的温柔。

    药无患的白色手环内侧,也有了一行类似的黑字,药&陆,丙戌年。

    丙戌年是天干地支中的顺位23,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年份。丙者,炳也,万物皆炳燃着,见而光明;戌:灭也,万物灭尽。又是光明,又是毁灭。如果翻译成大白话的话,比较好理解的大概就是,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陆见晏和药无患就在丙戌年重逢了。

    仿佛冥冥中早已经注定了安老爷子对陆见晏说的那句话,你和药无患的未来可以很好,也可以很糟。

    不闯一闯,谁也不知道到最后揭开骰盅时,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结局。

    但陆见晏可以肯定一点,他倾身,握住药无患冰凉的手,在他耳边道:“你下次再敢把能力用在这种完全没有必要的地方,就自生自灭,懂?”

    在拿到悬屏手机时,陆见晏可以发誓手环内侧是什么都没有的,但它们如今却有了,很显然是药无患的能力。

    这位大爷债多不怕压,脸色再次苍白了一二分,仿佛都能看到他青色的血管了,却还能笑的出来,因为他觉得很值得。

    这还是它们第一次交换什么东西呢!幼儿园时期那个有关于宇宙的手工课作品不算,不管那玩意价值几何,也不管是不是两人合作制作,都只有一个,虽然也有纪念价值,但却肯定不如现在这样。它们一人一个,只属于彼此。

    药无患特别(厚)心(脸)大(皮)的不惧陆见晏的威胁,只是趁势用微凉的唇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灵活的亲到了陆见晏的脸颊上:“你晚上会一直陪着我吗?”

    恩,能住在陆见晏家已经没办法满足药无患这个小妖精了,他想和陆见晏住在一起!

    陆见晏可不管着药无患的得寸进尺,他送了他六字真言:“你做梦比较快。”

    药无患立刻耍赖一样的躺在了治疗仪上,可怜兮兮的看着陆见晏,银烟色的眼睛说来就来的蒙上了一层水汽:“晏晏,我难受。”

    哪怕明知道对方演戏的可能更大些,但陆见晏还是紧张的握住了他的手:“别怕,我在呢。”

    “那你会陪我吗?”

    “会啊。”

    然后,这一陪就陪到了第二天天亮,和陆见晏一起过夜成就,达成√。

    一夜未睡的陆见晏,不顾药无患的阻拦,还是坚持和他姐一起出了门。他姐去找王子期,他去公司,永攀“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的最高境界。

    陆见晏这一天都挺忙的,除了工作以外,需要他操心的事情还有很多。

    好比,定时给药无患打电话,询问他的身体恢复状况,顺便再安慰数分钟。药无患一直在说一个人在家好寂寞、好害怕,但却打死不肯要别人来照顾他,也不肯回自己的家。

    陆见晏只能一遍遍的在电话里告诉药无患,我还有多久多久就能回家了,跟个整点报时的定时器似的。

    悬屏手机利用了一种陆见晏也不知道的高科技技术,可以保证只有带着手机的人,才能听到手机那头的声音,不管周围环境多么嘈杂,那声音都仿佛就近在耳边。当然,也可以选择公放模式,十分贴心又好用。

    进来进行工作报告的特助妹子,虽然听不见药无患的话,却听得见陆见晏的,她看他的眼神都是“总裁您怎么能真的沦陷在药无患那个小妖精身上,您真的没救了”的恨铁不成钢。

    药奸妃迷惑主上的都市传说再一次传遍了分公司上上下下,这妖精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

    午休的时候,陆见晏就像是赶场子一样,去特意听了一回壁角。听的当然是王主厨的,就在王主厨的隔壁。虽然这样略显猥琐,但陆见晏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只有他能听到系统对话的声音,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陆见晏才能安心。

    虽然叶南保证了不会对王主厨说任何一个字,但陆见晏还是不太相信他,不是不相信他的人品,是不相信他的智商。

    昨天昏迷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王主厨肯定是很想知道的,想方设法也要知道。叶南能不能瞒住他呢?这势必要打个问号。

    还没进入隔壁,陆见晏就听到了王主厨暂居的酒店式公寓里,传来了一阵又一阵持续性的哭声,别提多……烦人了。

    叶南:【嘤嘤嘤。】

    王主厨:【艹,大哥你都快哭一上午了,咱们能不能歇会儿?】

    叶南抽抽噎噎:【但、但我真的不能告诉你那天发生了什么啊前辈,我不想骗你,但也要遵守信用。我只能说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别的你问我多少遍,我都是这个回答,真的很对不起,前辈。】

    王主厨算是怕了他了,只能道:【……行行行,别哭了,我不问了,行了吧?】

    叶南并没有怎么为难自己的智商,去编造一个多么精妙绝伦的谎言,他只是实话实说,我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但我就不能告诉你。

    咬死了这一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问就哭,往死里哭,只有哭。

    王主厨未免遭受精神折磨,只能偃旗息鼓。

    也算是叶南的一种大智若愚吧。

    王主厨也没往陆见晏有问题的方面想,毕竟在他的认知里,陆见晏就是小世界的一个主角而已。王主厨觉得这应该是和叶南的系统有关,那个丢了自己的宿主又玩神秘的家伙,实在是欠投诉!但是,叶南这个包子又那么纵容自己的系统,不想叶南和他的系统闹僵的王主厨,只能暂时就这样了。

    王主厨:【好了,咱们赶紧着收拾东西,准备下个月出国培训吧,下下个月就要录节目了,也没空关注其他的。】

    叶南破涕而笑:【恩恩,为了厨神之路,前辈,fighting!】

    自打卸下了不用攻略陆见晏,不“报复”陆见慈的心病之后,这对任务者就自顾自的玩的挺happy的。

    陆见晏终于稍稍放下了一些心,不再去关注他们,甚至不介意暗地里帮王主厨一把,助他早日当上厨神,离开这个世界,把身体留给叶南。

    回到办公室后,陆妈妈的电话就到了。

    陆妈妈经常会给儿子打电话,发微信,语气却再没有了陆见晏更加习惯的那种冷硬,反而柔和了不少。这也是受到陆见晏之前改变了一些过去的影响,陆妈妈生怕再次刺激的儿子出现什么心理问题。

    陆见晏趁机开始旁敲侧击,想问问他妈对他姐的恋爱状态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想法。

    陆家爸妈当初不赞助陆姐姐和还是“王主厨”的王子期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当时的王子期有没有钱,有没有能力,他们家根本不需要联姻,也不会卖女求荣。

    换言之就是,陆家爸妈只是单纯的觉得陆姐姐和王子期的相处有问题。而这个问题,并不会随着王子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就改变。王子期改变的只是社会地位,而不是内在的性格,以及和陆姐姐的相处模式。

    但偏偏最后的这些才是陆爸爸和陆妈妈真正关注的,这决定了陆姐姐和王子期后面的感情之路会不会顺畅。

    虽然陆爸爸和陆妈妈不会反对女儿的感情,但真心喜欢王子期这个女婿,和只是凑合,那情况肯定是不一样的。好比得知陆姐姐和“王主厨”分手,按理来说父母是劝和不劝分的,至少会问一下情况。但陆爸爸和陆妈妈却差点要高兴的放鞭炮庆祝,不要说调解了,恨不能自家女儿这辈子都不要再去见那个小宠物。

    陆见晏当年也不是很赞成他姐姐和“王主厨”在一起,因为他觉得“王主厨”很虚伪。不过如今想想,那应该是王子期失忆导致的。他内心对自己身份的定位,和王主厨的现实生活存在极大反差,王子期不显得奇怪那才是不可能的。

    他姐能在王子期换了身体之后还找到他,可见是真爱了,陆见晏不可能再对王子期横挑鼻子竖挑眼。他只求他姐姐开心。

    可陆见晏对王子期的认可,并不代表什么。

    陆家爸妈依旧还是有可能会觉得陆姐姐和这个“第二任”男朋友的相处有问题。可惜,陆姐姐看样子还没有发现这点,只能由陆见晏这个弟弟多操心。

    陆妈妈第一次知道他儿子原来还可以这么八卦的,他什么时候关心起家人的感情生活了?不过,陆妈妈还是很乐意多和儿子沟通的,只要能多说话,管他说的是什么呢:“我们也不是反对你姐姐找那个菟丝花,只是觉得他们那种类似于金主包养的关系不稳定。早晚会分手,你看,这不就验证了嘛。”

    陆爸爸和陆妈妈见惯了圈子里的这种事情,那哪里是正经的谈恋爱,就是养宠物嘛,在互相不能尊重、信任的基础上,再好的感情也肯定会出现问题。

    陆见晏若有所思,他姐姐强势惯了,但王子期也不是个任由人拿捏的软柿子,深爱的时候可以忍,可一旦忍过了某个极限,那就是种种的旧事重提,裂痕无限扩大了。陆见晏虚心受教,准备听完之后和他姐姐转达一下。

    一直说到陆见晏下午快要开始上班,话题还没完,陆见晏只能用陆贱贱转移了一下话题。

    果然,陆贱贱如今就是陆家的冷场王,不需要他出面,只需要提一下他光辉的名字,大家就都会无话可说了。

    还是陆见晏硬聊了几句,好比有关于陆贱贱的高考分数和报考志愿。

    今年b市的高考分数是24号下来,眼瞅着就差一天了,陆贱贱据说还在潇洒,也不知道他怎么能这么盲目自大。陆见晏选了几所很不错的国外的学校,很想和陆贱贱商量一下,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摁着他老老实实的看资料。

    “等他看到现实,受到打击就好了。”陆妈妈对小儿子也是头疼的厉害。

    这家伙对自己的能力总是缺乏一定正确的认知,日天日地,无比自信,明明是个学渣,却还在做着高考逆袭的美梦。并且信心满满的和陆妈妈打了赌,如果他能考到状元,他就要在大学附近租房子住,要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要养宠物!

    “听听,都不说考多好了,人家一心奔着状元去呢。状元是那么好考的吗?”

    “确实蛮好考的。”陆见晏实事求是,他们家三个孩子,他和他姐都是状元,他姐还是跳级生,当年被各种报道大肆宣扬了一番。

    陆妈妈被噎了一下,不知道大儿子这是在抽什么风,怎么也对陆贱贱有了信心。

    不是陆见晏对陆贱贱有信心,而是陆贱贱被人穿过,而陆贱贱又全盘接手了那个任务者的记忆,指不定任务者真的给陆贱贱留了什么杀手锏。搭配陆贱贱这段时间的表现,陆见晏总觉得这是个套,他英明一世的妈要上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早些年末世文还流行的时候,我就想写个这样一开头在造成末日的原因还弱小的时候,就被意外弄死了的故事。想想就很酸爽啊=v=

    如今终于实现了,嘿嘿。

    采访一下,一不小心当了回拯救世界的英雄的楼等闲:“你对此有什么感想吗?”

    楼等闲:“???末日boss在哪里?打死它,能掉落ed恢复包吗?不能就别哔哔!”

    从下立志要当拯救世界的无名英雄的陆见晏:到底谁是主角!

    霸王票: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扔的地雷,共4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何墨穸”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3个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奉孝兮”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沉谙”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云臻”亲又扔了4个地雷

    感谢“三十七度咖啡”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卡莎喵”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阿喀琉克”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雪兔”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