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四十一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见晏和药无患就这样正式组成了对付任务者的好搭档。看小说到网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 药无患的个性签名都是——从今天开始当正义的伙伴。

    尬到陆见晏都不想承认他们认识。

    但是事实上,暂时并没有什么任务者给他们收拾。

    陈医生的能力还没有恢复,李老师当初给他扎的那一针有点狠, 不仅让他的系统为了保护他而进入了休眠状态, 也让他变成了一个废人,如今依旧被药无患关在秘密的地方,进行各种试验和调查;

    丢了系统的那个怂包宿主也还没有找到, 找到了大概也构不成威胁;

    疑似任务者的王主厨……被陆姐姐收拾的差点生活不能自理, 自打从局子里出来之后就选择了夹起尾巴做人;

    安老爷子依旧处于人间蒸发、查无此人的状态。

    世界清闲的都快能淡出个鸟了。

    任由陆见晏有再多“不成熟的小计划”,没有任务者出现,也是毫无施展余地的。这就是陆见晏和药无患目前最为被动的地方了,他们和任务者幕后的势力没有任何直接的联系。

    其实以前任务者来的挺频繁的, 陆见晏平均三天就要怼一回人;后来任务者才渐渐少了,让陆见晏有了一定的休息期,但随之任务者的能力也有了质的飞跃;再后来就是如今这个样子了。用陆见晏所知的任务者等级来划分的话就是, 一开始攻略他的是新手实习生, 后来是低级和中级任务者混杂, 如今是中级和高级任务者混杂,也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个特级什么的。

    不过,中高级任务者也是良莠不齐, 有的纯粹就是能力好, 有的则是做的时间久了混上来的经验积分,好比陆见晏此前遇到过的李老师,和如今遇到的疑似任务者的王主厨。

    陆见晏在工作的空挡, 对陪他来工作的药无患道:“这波任务者不行啊。”

    是的,药无患自从和陆见晏绑定了正式的搭档关系之后,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名分一样,彻底做回了小时候,出入行程都和陆见晏保持着高度一致。

    不说咸鱼翻身吧,但至少也是咸鱼里最咸的那条了。

    秘书办的妹子对于药无患的出现,从一开始“!!!”样的震惊,到“???”样的他为什么又来了,最后成功过度到了“= =”样的习以为常,如果哪天药无患不出现在陆见晏身边,她们大概才会比较奇怪。

    给药无患准备的专属物也从一套,变成了好几套,方便随时换洗。美色误国啊美色误国。

    在此期间,陆贱贱的高考也终于结束了,从最后一场外文考试的考场迈出去的那一刻开始,陆贱贱就像是一只脱缰的那啥似的在b市上蹿下跳,张狂又嘚瑟。高考分数还没出来,他却仿佛已然把每天都当成了他已经当上了高考状元在庆祝,怼天怼地怼空气,竟然还敢叫嚣着要养只小动物。

    陆姐姐对大部分动物的毛发都过敏,所以陆家除了陆贱贱以外,再没敢养过任何物种的宠物。今后也不会养。

    陆贱贱这话的背后之意就是,他要搬出去住,比楼等闲还要更早的进入了叛逆期。

    陆姐姐连对陆贱贱冷笑都懒得笑了,只是私下里用陆贱贱运动会上疯跑的照片又做了个表情图——还有谁能阻止我.jpg,然后分享给了陆家除陆贱贱以外的全体成员。不是陆姐姐吹,她妈用这张表情包,斗图斗赢了药妈妈。

    然后,药无患也得到了这个表情图,天天拿来骚扰陆见晏。

    陆见晏却像个坐怀不乱的老和尚似的,在一边伏案工作,对来自药无患的微信提示不屑一顾。之所以能够分辨出来那是药无患无聊的微信,自然是因为陆见晏把药无患的微信提示设成了专属的特定铃声。

    药无患喜出望外,和第五奕炫耀:【我对他来说是最特别的!】

    第五奕隔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回:【那也有可能是说,他觉得你实在是太无聊了,为了不搭理你,才特意区分了一下。】

    药无患微微一笑,把第五奕拖进了黑名单十分钟,以示礼貌。

    陆见慈本来说好等陆贱贱高考一结束就来s市的,但是却被一桩意外绊住了脚,生生拖到了二十号,陆贱贱快要能够查高考分数线的时候,她才终于有了空闲。

    一下飞机,s市的热浪就伴随着潮湿的江风扑面而来。

    王子期殷勤接机,虽然他表面上依旧拽的二五八万似的,还戴了一副想让别人看不出他表情的墨镜,身后跟着分不清到底是特护还是特助的一应随行人员。这个逼装的还可以,气场十足,霸气侧漏,唯一的问题是……

    陆见慈把墨绿色的手拎包顺其自然的递给了王子期,挑眉,比着手语问道:“你不热吗?”

    三件套啊,我天。

    这种问题并不能打击到王子期,他打手语回复陆姐姐:“b市很热吗?”

    “b市是干蒸,这里是湿蒸,没多大区别。”都是现代城市热岛效应下的牺牲品,谁也不比谁好。

    结果,一上车,王子期就和虚脱了似的,出了一身汗,还非要逞强的不肯表现出来。他这个倒真的不是热的,而是累的。王子期刚刚从植物人的状态里醒来,身子骨不比药无患好多少,甚至有可能比坐在轮椅上的药无患还要差劲儿,但他偏偏要没事走两步,为了第一时间接到陆见慈,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陆见慈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却改变了行程,在把助理和秘书顺路送到酒店后,她没如约去陆见晏的公寓,而是礼貌的邀请王子期一起也去酒店上面坐坐。

    王子期自然是很想和陆见慈多相处的,没问原因,就再次逞强的跟着进了酒店。

    虽然没有提前预约,但陆见慈作为这家五星酒店的至尊vip,她的秘书还是很快就给她办理好了总统套间的入住。

    两人谁都没带下属,一起乘坐电梯去了顶层。一进去,在重新关上双扇门的瞬间,陆姐姐就把王子期给拦腰扛起,扔到了床上。全程不过一分钟,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的交流,但进展就是这么迅猛,仿佛已经听到了引擎发动的声音。

    王子期仰躺在柔软蓬松的床上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不是不想那啥,而是这个发展方向有点不对呀!最可怕的是,他竟然还对这样女上男下的体位有点小兴奋!

    陆见慈的手缓缓向上,直至覆盖住了王子期黑色的双眼,然后……并没有按常理出牌,只是直接起身离开了。

    她只是想让王子期好好休息一下。

    “……”这种淡淡的失落是怎么回事!

    陆见慈走到房门口时,又回身对上了王子期正怔怔看过来的迷茫小眼神,勾唇一笑,吐出了一句绝对不应该从一位淑女嘴里说出来的话:“下次再逞强,艹死你!”

    这一次陆见慈没有比手语,但无论是唇语还是系统的翻译,都让王子期准确无误的解读出了她的话。在王子期的脸升腾起夸张的羞赧时,他差一点就克制不住自己,本能的说一句,那你倒是来啊。仿佛她和他之间应该已经很习惯开这样尺度的玩笑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

    陆见慈目不斜视的路过客厅,拎起放在玄关柜子上的包包就直接走人了,走之前还不忘给王子期发了个微信:【乖乖等我回来。】

    她和王子期还有很多话要说。

    陆见慈的下一站毫无疑问的就是陆见晏的公寓了。

    这天是周六,陆见晏休息,在家;药无患……也在。

    药无患如今除了晚上不在这里睡以外,基本已经算是陆见晏公寓里除了陆见晏以外的第二个常住人口了,在这里消耗的时间比负责家政的丽姐都多,甚至有了自己专门的房间,还放了几套他常穿的衣服。在和陆见晏谈开的那天晚上,药无患甚至是直接在这里过夜的,在陆见晏十分清醒的情况下。

    药无患完成了堪称史诗级的不可能任务,被楼等闲瞻仰了数次,仿佛药无患随时都会被反悔的陆见晏谋杀。

    陆姐姐看到药无患从客房出来的时候,内心也是十分复杂的。有点弟控的嫉妒,更多的则是弟弟终于越来越像正常人的欣慰,都有朋友可以留宿了!治好心理疾病指日可待呀!

    陆见晏以为他姐姐一来,就要和他约谈人生理想,但他姐姐并不是这么想的,她表示她主要是来当嘉宾的。

    “什么?”

    反应了一下,陆见晏才想起来之前莫名其妙替他自己和楼等闲答应下来的给国际美食比赛当嘉宾的事情。陆姐姐当时也插了一脚,没想到她记到了现在。想不记也不行啊,宣传语都打出去了,很多本来并不准备转播的国家也买了转播权,冲的可不是一个美食比赛的名头。

    药无患又开始有小情绪了,为什么没有他!

    于是最终,当这个国际美食比赛的c国赛区进行到最后的决赛时,业余的嘉宾坐了一排,真正的美食评审却反而只有三个。当然,主要打分还是以这三位老师为主的,剩下的嘉宾纯粹就是来蹭吃蹭喝的,还美名其曰为美食投资人。

    这是节目组特意因地制宜增加的环节,对参赛的选手表示,如果这些有钱的大佬有意,那么哪怕他们没有得到第一,也可以分分钟得到一笔投资,走上人生巅峰。

    王主厨也杀入了决赛,并且凭借着大(厚)毅(脸)力(皮),选择了参加。

    这就是任务者的韧性了,哪怕被打落谷底,如今面对陆见慈腿都抖,但他还是来了。陆姐姐并没有公开他的照片资料,算是给他留了最后一丝颜面。而他也终于决定老老实实的走厨神路线,哪怕背负那么多骂名,哪怕评委大半和他有仇,他还是必须出现。

    胆小的声音正在后台给王主厨打气:【加油,加油,前辈,你是最棒的!】

    王主厨有点生气:【这会儿你倒是不怕了?!】

    怂包声音说:【陆见慈已经说了,以后只要咱们不搞事,她不会不念旧情的。我觉得她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既然如此,那还怕什么呢?而且,本来就是咱们不对嘛,做任务就要实实在在的做,总搞小动作,和作弊似的,这样不好。】

    王主厨被这个唐僧一样的家伙搞的彻底没了脾气。他自认为多年的任务老手,但是却因为看不起女人的习惯性歧视,在土著身上栽了个大跟头,最后竟然还是这个怂包说的对,在这个世界最好的策略还是老老实实做主线任务,其他支线就不要想了。这到底是怂包乱拳打死老师傅,还是傻人有傻福?

    【前、前辈?】

    【没事,还是要谢谢你,一直在提醒我要悬崖勒马。】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怂包没再说话,但肯定是很开心的,说不定脸都会羞红的那种,任务者中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奇妙的物种?

    杀入决赛的厨师就三个,都是c国籍,胜利者就可以代表c国迎战两个月后的世界其他名厨了。

    国际总决赛的举办地在米国,准备做成周播式的真人秀,一集淘汰一个,联播一个季度。

    本来这种分赛区的选拔在国际上应该是没有多大影响力的,虽然,咳,在c国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c国本身就是美食大国,吃货多,又因为节目主办方名气大,在c国有收视率市场是可以预料的,可最后的决赛却因为那一排嘉宾而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陆家是国际企业,虽然大本营在c国,可也一直是国际富豪榜上的常客,是新能源国际领域里的寡头,与数个国家都有合作。卖家市场,人人都要求着陆家。

    不过,真正让陆家被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因为陆见慈。

    长得好看,有钱,有能力,还年纪轻轻,只要她彻底接手河内陆氏,分分钟就能冲上女性富豪榜前三,如今是女继承人中的第一,无人能出其右。可想而知,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球不知道有多少人做梦都想要和她发展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但陆见慈一向比较低调,很少出现在公开场合,至今网上广泛流传的还是她博士毕业演讲时的照片和视频。

    这次答应当嘉宾,是陆见慈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出现在娱乐节目里。

    因为确认陆见慈会出席,国际美食比赛—c国赛区的决赛一下子就火了,等紧接着细扒了其他嘉宾的身份后,比赛现场的门票差点被黄牛炒上了天。没办法,来的非富即贵就不说了,还都长的十分出色,并且是未婚,这就不可能不引起大家骚动的心了。

    这哪里是美食比赛,根本就是世家继承者的聚会啊!莫名其妙的,感觉整个节目都变得高大上了起来。

    嘉宾会是一排的盛况,也是因为在听说陆见慈、陆见晏、药无患、第五奕、楼等闲会出席后,其他家族里的二代们也心动了。当然,到底他们自己心动,还是他们的老子娘想让他们来拉近关系,那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mo省航运大王的四小姐也赫然在列,录制开始前,还特意来问候了一下陆见晏的身体,他们之前在楼等闲为陆见晏举办的派对上有过不错的接触。

    药无患全程冷着脸,一点都不小天使。

    四小姐再八面玲珑,也实在是有点聊不下去了,只能匆匆败退,顺便反思,她什么时候得罪过药家的人?虽然药无患在明面上默默无闻,但在各个世家之中还是很有名的,因为他的病,也因为他父母对他近乎没有底线的溺爱。得罪谁都不可怕,唯独得罪这种他父母为了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根本不谈条件的人,才是真的要命,因为你的家族不会为了你拼到那个份儿上。

    苏影帝也是这次的嘉宾,是唯一一个娱乐圈的明星,与整体的画风都不太一样。但观众中冲着他来的人也不算少。他来的目的就很赤-裸了,趁机宣传一下新电影,这是药无患等人一致同意的,这次的节目肯定会火一段时间,不让自己人上让谁上?

    与其他继承者们同坐一排,谈笑风生,也从某个角度上拔高了苏影帝的逼格。

    继承者们因为楼等闲和第五奕对苏影帝的友好,自然也不好太不给面子。

    于是,场面一派其乐融融。

    嘉宾席本应该是离现场观众近一些的,但是……怕嘉宾们被明显心不在比赛上的观众生吞活剥了,节目组只能把嘉宾席安排的离比赛舞台更近。

    近到陆见晏足以听到王主厨脑海里的两个声音。

    饶是久经风浪如陆见晏者,遇到这么个情况,也是一言难尽的厉害。

    药无患小声的与陆见晏咬耳朵。他俩全程都在各种互动,大有要重点发展cp粉的架势。药无患问:“怎么了?那个王主厨还不老实?”

    陆见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不是老实不老实的问题,而是……

    王主厨脑海里有两个声音!

    一个在唱《中华小x家》的主题曲。

    一个配了《春-之灵》的bgm。

    斗的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陆见晏:“……”

    他设想过知道王主厨也是任务者时的数个场景,也想过王主厨这么一个人,应该会有怎么样一个系统。但在最大胆的想象里,也不可能想到会是猴子请来的两个逗比。

    给王主厨做菜时自带bgm就算了,还会吵架。

    好吧,也不能算是吵吧,毕竟有一个声音听起来怂的让人同情,根本吵不起来,只能算是各执己见。

    一个说:【小x家是美食之作的灵魂qaq】

    一个说:【春-药之灵才是美食漫画的扛鼎之作,前浪总会被后浪拍在沙滩上!】

    陆见晏突然有点理解王主厨当初为什么不愿意好好当个厨子,反而要搞事情了。他脑子里要是有这么两个没完没了的声音,他也不想做饭好吗!王主厨能维持表面上的一本正经,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次美食比赛的主题是请三位师傅做一桌美食。是的,一桌,十个菜,要荤素搭配,要凉有热,还要营养均衡,不忘汤品甜点。最坑爹的是有时间限制,还要能成为一套菜,有整体性。

    厨师们在比赛之前是都不能知道比赛题目的,这需要他们现场发挥,考验的是他们的临场应变能力。当然,他们每个人都配了帮厨,不至于真的太过为难。当比赛要求出现后,主厨就要和帮厨商量做什么和分配任务了。

    王主厨的脑子就像是联合国开会似的炸开了,他比别的对手多了两个声音,还特别有存在感,既多了出谋划策的人,也多了被烦死的危机。

    一个说:【满汉全席呀,前辈,小x家最后就是靠这个战胜黑暗料理界的!】

    系统说:【还黑暗料理界,我看你就像是对面派过来的!做创新菜,有特色!个人标签鲜明!我再来给你来一套春-药之灵里的动画效果,保证出彩。】

    有点怂的那个着急了:【这、这不是作弊吗?要实打实的呀!】

    急功近利的系统很生气:【让走厨神之路的是你,不让动用能力的也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陆见晏一开始以为那个胆小的叫的前辈是另外一个系统,可是又觉得关系不对,仔细衡量了一下,觉得对方叫的应该是王主厨。

    管王主厨叫前辈的人,自然只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任务者。

    陆见晏猛地一下子就往王子期的方向看了过去。王子期也来凑了回热闹当嘉宾,就坐在陆姐姐身边,有外人在时霸气一比,没人看的时候就和个小媳妇似的。

    药无患还在锲而不舍的私底下悄悄的用食指一点、一点的扣着陆见晏的手,等待陆见晏的回答,顺便怒刷存在感。这天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每个人都有戏与能力,快成群像戏了,药无患却只想当陆见晏故事里独一无二的主角。

    陆见晏终于小声的对药无患解释:“我觉得我找到王子期脑海那个系统丢了的宿主了。”

    如果那个胆小的声音是那个宿主的话,那一切就终于能够彻底说通。

    陆见晏捋了一个时间线出来,并给几个主要涉及的人员都找了个很好理解的代号,毕竟其实本身涉及其中的人就不多,三个人类,两个系统。

    当事人一,王子期。

    土著王子期在上小学六年级之前的夏天,被任务者a穿越了。a又怂又爱哭,但心地很好,是个还在实习期的新手,第一次执行任务,因为不会操作,意外穿到了还是个活人的王子期的身体里。当a得知他这样的穿越有可能会造成王子期的死亡后,就主动重新唤醒了王子期。

    根据法则,土著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对穿越到自己身体里的任务者和系统是有压制的,所以a陷入了沉睡。

    沉睡前,a还把自己唯一拥有的特殊能力给了王子期,作为他短暂穿越到王子期身体里的赔偿。没想到好心办坏事,土著不管怎么得到能力,都需要付出代价。王子期得到了倾听心声的能力,却永久的失去了听觉。

    所以,陆姐姐在跳级升到六年级时,才遇到了忽然失聪的土著王子期。

    很多年后,当土著王子期正常长大,任务者a的系统a也终于重新积攒够了能量,重新醒来,准备带着任务者a离开王子期的身体,找个死去的人借尸还魂。

    结果,因为意外,导致任务者a、系统a以及王子期的灵魂,一起穿越到了这个新的身体里,也就是王主厨的身体,王子期的身体没了灵魂变成了植物人。

    这个【意外】应该就是有另外一个任务者b,刚巧也准备进入1114小世界,在差不多的时间随机进入了某个已死的人的身体借尸还魂,结果因为是随机挑选,不幸和任务者a撞到了一起。大家都穿越进了王主厨的身体里。

    于是,此时此刻,王主厨的身体里就有了五个声音,一个土著王子期,两个任务者a和b,和他们各自的系统a和b。

    够开一桌麻将,还附赠一个裁判了。

    依旧是因为法则,在土著王子期意识清醒的情况下,他对任务者是有压制的,哪怕这个身体其实不是他的。

    所以,二次造成了只有王子期醒着,其他不管是任务者还是系统都歇菜了的局面。

    王子期也因为这个的多人灵魂相撞,而狗血的失忆了,以为自己就是王主厨,然后和陆姐姐相遇、相爱。相处了几年后,王子期的记忆终于一点点复苏,记起来他是王子期,便重新联系上了王家,也就是陆贱贱那次看到的,王主厨与王妈妈的私下见面。

    然后,王子期回到了自己真正的身体里。

    这里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有二,一,是王子期通过自己的努力,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二,是任务者bor系统b终于苏醒,毕竟作为老牌任务者,他们拥有的能量肯定要比身为新手的任务者aor系统a多很多,醒的也就比他们早,挤走了王子期。

    王子期回到了自己真正的身体里,但是又狗血的没有了穿越到王主厨期间那几年的记忆,只知道自己曾经穿越过,还附赠了一个系统a。

    王主厨的身体里则留下了任务者b和系统b,以及很没用的任务者a。他们此前一直被王子期压制,并不知道在王子期掌控身体期间发生了什么。一醒来,就直面了陆姐姐去分手的现场。

    或者是,陆姐姐一开始没准备分手,等发现如今掌控着王主厨身体的任务者b不是她喜欢的人了,她才选择了分手。

    再后面就是,失忆的王子期和系统a,邀约与陆见晏见面,希望能通过陆见晏找到丢了的任务者a。

    任务者a大概也很想找回自己的系统,可是并没有什么头绪。

    不得不说,这位怂包任务者a还真是幸运e的清新脱俗啊。不仅自己倒霉,连带着还唱衰了一群和他有关系的人。

    剩下的问题就是,陆姐姐到底还知道多少,以及怎么解决眼前这个宿主、系统乱配的局面。

    作者有话要说:  注*:春-药之灵,其实就是食戟之灵23333

    第二单元收个尾,就可以进入大家期待已久的,楼等闲的故事啦~\(≧▽≦)/~

    第三单元出场配角较多,记不住也没关系,反正也不重要【喂】,目前第三单元已经出场过的人物:楼等闲,第五奕,苏影帝,四小姐,曾出卖过楼等闲又因为时间回溯而被楼等闲提前修理了如今正身败名裂的某小男星。

    从这个人物配置上,想必大家已经看出来了,是的,第三单元是娱乐圈+末世【喂】

    咳,开个玩笑,没有末世,应该有的,但是被终结在故事的一开始了~\(≧▽≦)/~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霸气威武白银十”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21235146”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双眼皮姑娘”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竹禾小小”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鱼念”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云臻”扔了3个地雷和1个手榴弹

    感谢“奉孝兮”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