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四十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药无患积极询问陆见晏, 你想怎么收拾王主厨。

    陆见晏却回了他一个困惑不解的眼神:“我为什么要收拾王主厨?”

    药无患一怔, 用了整整三秒的消化时间。他很努力的在理解陆见晏的话了, 但最终还是没能破译成功。

    因为陆见晏的意思就是他所言的字面意思, 他不准备动手收拾王主厨。

    本来已经厌屋及乌的药无患,在酝酿起对王主厨最大的负面情绪后,不得不像是一个被扎破的气球, 瞬间就干瘪了下去。

    药无患抱着他的专属小杯子,不甘心的摩擦着那个大写的花式y,做最后的挣扎:“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陆见晏当然生气啊,他都快气死了好吗, 如果王主厨那个神脑回路在他眼前, 他肯定不会克制自己, 他一定会动手打他的。

    “对啊对啊,他那么对你姐,实在是太可恶了。”药无患赶忙锲而不舍的煽风点火,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真的是个佞臣或者妖妃在撺掇皇上的现场。药无患在不顾一切的挑起陆见晏的火气, 但并不是为了让陆见晏失去分寸, 只是希望能拉陆见晏和他踏上同一艘战船, 成为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

    陆见晏一直没给药无患一个真正的搭档名分,这让他心里很是不安。但是他又不敢直接去要, 因为他怕他开口的结果是两人干脆一拍两散。

    于是就只能搞些歪门邪道了。当然, 为陆姐姐出气也是药无患的目的之一,陆见晏的姐姐就是他姐姐!

    “所以……”药无患一点点的诱导,摩拳擦掌的等着陆见晏开口, 他好“仗义相助”。

    陆见晏猛地回头,近到不能再近的看着药无患,好像已经把药无患的算盘看了个一清二楚,也好像只是药无患想多了。在药无患忐忑够了之后,陆见晏才一脸理所当然的说:“所以我们就更应该等着看我姐自己亲手抽回去了啊!如果我越俎代庖,岂不是故意让她失去了很多乐趣?我和我姐又没仇。”

    仇恨这种东西,当然还是自己动手更解恨。

    在力所不逮的时候求助于他人也没什么不好的,但终归大部分人还是会觉得能自己上就自己上的,甚至哪怕请了外援,最终下手的那致命一刀也肯定还是需要自己亲自捅。

    “而且,帮助别人报仇也要按照基本法呀,对吧?在不知道真正的局面时,就贸然插手别人的仇怨,最大的可能不是报仇雪恨,而是帮亲不帮理的瞎搞一通。”陆见晏这话说的仿佛意有所指,但是在药无患沉下眼睛里的情绪时,陆见晏却话锋一转的说,“如果王主厨是任务者,那他此时此刻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情况。他想替原主向我姐姐‘报仇’,却连我姐为什么分手都没有搞懂。”

    很多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邪恶,有的只是众说纷纭的罗生门。看事情的角度不同,知道事情的渠道不同,得出的结果往往都会不太一样。

    陆见晏不会让别人插手他的恩怨情仇,他也不会随随便便去插手别人的。

    因为按照陆家人的脑回路来说就是,找别人替自己报仇,就是变相的说明自己的无能;陆见晏在陆姐姐没有求助前提供帮助,那不是好意,而是看不起他姐姐的能力。

    果然,在陆见晏还没带着药无患去体验全息网游之前,就已经收到了陆姐姐的人介入王主厨危机的消息。陆姐姐那边的反应总是这么快速。

    王主厨的算盘打的很好,想学着诸多网上的成功案例,先利用不管青红皂白的转发来造一波网络舆论,然后再迎合如今大众对反转与反套路的倾向来个咸鱼翻身。彻底打响自己名声的同时,还能暗搓搓的引导大家去怀疑陆姐姐这个家族很有能量的前女友是不是涉及其中。

    计划看着挺长,但其实反转也不过就在一瞬间,前前后后不会超过四十八小时,上午被大爷大妈们围堵,下午网上就会陆陆续续有辟谣的声音了,明天就会成为一个社会广泛讨论的现象。

    这些都是系统可以帮忙引导的。

    可惜,四十八小时对于陆姐姐这种有手段的人来说,还是太长了,她根本不会给王主厨反转的机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不过是纸老虎。

    “既然他那么想要出名,那就成全他吧。”陆姐姐是这么对她的手下吩咐的。

    陆姐姐毕竟在商场侵-淫了这么多年,不管是在纸媒还是新媒体方面,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人脉以及早已经成熟的公关团队。这事甚至都不需要陆姐姐或者陆家亲自出面,几个电话过去,王主厨自导自演的造假新闻就登上了当天下午的热门头条。

    抢在王主厨曝光所谓的“真相”之前,他们先一步替他说出了真正的真相,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陆姐姐和王子期还没叙完旧,王主厨的事情便已经在网上铺天盖地、人人喊打了,大家好像都很容易的就接受了这是王主厨宣传自己小店的新颖方式,并且觉得他脑子有坑。

    陆见慈看了眼自己手上开始疯狂闪烁的来电,那面锲而不舍的挂了又打,打了又挂。在晾的对方差不多之后,她才对王子期打着手语并配以口型的表示:“看来今天只能到这里了,我那边还有点事,我们过两天再谈?”

    “过两天见。”王子期被陆姐姐收拾的够呛,不过依旧在很努力的艹着自己的总裁人设不崩。

    陆见慈微微弯唇,勾起了一个应该是笑着的弧度,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起身拥抱了一下王子期后,便告辞离开了11区的料理店。出门,上车,在白色私家车的真皮座椅上坐定后,陆见慈终于不慌不忙的接起了电话。

    “是你做的吧?”王主厨的声音瞬间响起,大到仿佛都能从听筒里露出来,带着少许的虚张声势。

    陆见慈不紧不慢的按动扶手上的按钮,关上了她和前排司机、助理之间的黑幕,然后才优雅的开口:“这只是个警告,如果你再不老实,就别怪我不顾昔日的情面。”

    王主厨都快要被气疯了。陆见慈之前的手段,哪里就顾过情面了?!他在临时躲着的旅馆里来回踱步,甚至来不及看到镜中自己慌张的样子,在气急败坏的眼睛里藏着一丝他都没有察觉到的恐惧。陆见慈太狠了,她对付人从来不爱搞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送的那一套。她属于杀鸡偏爱用宰牛刀的类型,不动则已,雷霆一击必会切中要害。

    这和王主厨想象里的陆见慈,差了至少十个陆见晏。她不是他曾经所在的世界里的那些女人,至少不是大多数。他从一开始就小看了她。

    “哦,对了,我送你的礼物,记得查收一下。”陆见慈友情提示。

    王主厨吓的在无人的房间里后退了一步,仿佛陆见慈就在他的身后,他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问:“什么礼物?”

    不等陆见慈回答,门铃就响了。

    陆见慈心满意足的想,恩,不错,时间卡的刚刚好,完美。

    王主厨小心翼翼的上前,通过门镜看到了外面,警察!他更慌了,他不是没有经历过更大的场面,但大多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被土著这么快的玩成这幅狼狈的模样,还是第一次。王主厨差点连手机都握了,尽量保持镇定的问陆见慈:“你到底想怎么样?!”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注意一下你和我说话的态度。”陆见慈的语调始终是那么平静,却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威胁。

    “请问,”王主厨想让自己变得能屈能伸,如果不那么咬牙切齿就更完美了,“您这是要做什么。”

    虽然这样说话的态度还是没有让陆见慈满意,但是聊胜于无吧,她说:“造谣不是小事,哪怕是造自己的谣。”

    警察已经上门,就是准备请王主厨去配合调查。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王主厨自以为和陆见慈怎么着也要斗个七八回才能见真章,却没想到第一次就要被陆见慈给摁的翻不了身。他对于她来说,就是蝼蚁,但是对付蝼蚁,她也不介意拿出十分的力量。

    “我说了,这只是个警告。”陆见慈笑了,她真要是想弄死他,可不会如此简单。

    “那能请他们回去了吗?”

    “不能。”陆见慈遗憾的摇了摇头,人总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代价,知道痛了才能学乖。而且,警察又不是陆家的,也不是陆见慈说请来就请来,说请走就请走的,这样浪费警力的事情,奉公守法好公民的陆家是不会做的。

    “我已经道歉了!”王主厨没想到陆见慈可以这么卑鄙。

    “我也接受了。”陆见慈转了转手上的黑色钢笔,一切都在她的掌握,她喜欢这种感觉,“下次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这不仅仅是**上的打击,也是一种精神上的先声夺人,法律不允许杀人,所以未免再没完没了的被小苍蝇打扰,陆见慈只能换个办法避免后患无穷了。

    王主厨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怕了,怕继续激怒陆见慈的代价。

    “没想到你能这么狠。”王主厨依靠着门慢慢倒下,坐在地毯上,看着门口的镜子中颓废的自己,自嘲的笑了笑,替原主问了一句,“在一起这么多年,你就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

    “我干什么要喜欢你?”陆见慈嗤笑,“我连你到底是谁都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

    陆见慈已经挂了电话,只要确认王主厨不会再给她添麻烦就好,她可没有那个好心去给别人答疑解惑。

    王主厨的事情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至少要面临十天的拘留。至于后续会不会记录在案,这个就要看他的表现了。陆见慈说这是一个警告就真的只是一个警告,她还算比较仁慈,并没有让人在网上曝光王主厨的容貌和基本信息,在他被逮捕的时候也没有通知媒体。

    唉,毕竟她是真的喜欢过那张脸的。

    ……

    陆姐姐在坐上返回b市的飞机之前,给陆见晏打了个电话。

    陆见晏当时正在全息版的星战中徜徉,一边指挥他旗下名为“大天使号”的战舰与药无患的“晏晏号”对战,一边接通了来自姐姐的视频。在接通的那一刻,陆见晏左上角的空气中,就凭空跳出来了一个视频对话框,屏幕里正是陆姐姐略显倦容的脸,荣光不再。

    “被你前任气的?”陆见晏诧异极了,这可不像他姐会做的事情,看来他姐曾经真的投入了不少的感情。

    陆姐姐冷哼了一声:“可能吗?”她明明是被自家弟弟和王子期气的。

    陆见晏皱眉,表示并不想背这个锅。他觉得他可无辜了,最近公司和家两点一线,再规矩不过。战舰外面的浩瀚宇宙中,时不时的就有陨石擦肩而过,衬的陆见晏的话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那你见王子期做什么?”陆姐姐对王子期的事情有着比以往更多的敏感。

    陆见慈为自己申辩:“是他主动提出来要见的我。”要搞事那也是王子期在搞事。

    陆姐姐挥挥手,把陆见晏准备的后续都让他自己憋回了肚子里。如果陆见晏真的不愿意见王子期,他有一万个理由推拒,最简单的一个就是找她处理,毕竟王子期是她的朋友。可是陆见晏没有,为什么呢?

    陆姐姐觉得她弟弟这肯定也是发现了什么,在试探王子期。所以她不得不警告他:“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好,懂?”

    陆姐姐并不想陆见晏卷进来。

    “yes,my queen!”陆见晏此时正穿着全息网游里模拟出来的战舰指挥服,白底金边,剪裁得体,很应景的就行了个军礼。陆公主已经要破茧成蝶变成陆女王了。

    战舰突然遭遇了一波强烈的重火力袭击,连余波的震动都模拟的十分形象,红色的警铃在整个指挥舱内忽闪开来。自动安全带已经把陆舰长系的结结实实,他一手冷静的发出指挥,一手想要关闭来自姐姐的通话。

    一看就没有认真反省。

    陆姐姐有点生气,但语气也仅仅是压低了一些:“等贱贱高考完我们再谈。”

    陆见晏这才收起了自己那点隐藏很深的漫不经心,他一开始觉得他和王子期是因为任务者才见的面,这已经不是陆姐姐的事情了,甚至也不是她能管的事情。但是,前后一联系陆姐姐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陆见晏这才愕然,他姐不会知道什么了吧?!

    也是啊,谁都不是傻子,虽然陆见晏是因为特殊的能力才早早发现了异常,但这些年发生在他身边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哪怕没有那个能力他也早晚会发现,他姐为什么不可以呢?

    “好,高考完再谈。帮我看一下贱贱的情况,如果他需要,就祝他考的全对,蒙的全会。”陆见晏不忘顺水推舟的解决了一件困扰他的大问题。既然不知道该怎么把握陆贱贱的高考心态,那就交给他姐机动吧,如果陆贱贱需要,那就转达,不需要就当他没有说过,也不会伤了彼此的感情。

    挂机前,陆姐姐说了最后一句:“谢谢你今天的提醒。”

    从始至终一直和陆见晏保持连线状态的药无患,在陆姐姐挂断电话后,终于像个不能见人的小三一样有了存在感:“你明明说过不插手的!”

    陆见晏很冷静的指挥主力绕道,表面上却还在假装战舰受创过重,正在抢修中。他和药无患道:“我说的是不出面收拾。”但提前通风报信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他姐今天的焦点都在他和王子期身上了,很显然是没有太多精力关注其他。甚至王主厨选择这个点临时发难,也有可能是已经提前打听好了陆见晏等人的动向,然后给陆姐姐通风报信,想来个调虎离山,打个时间差。

    陆见晏既然知道了,自然不可能让他姐姐输在起跑线上。

    虽然陆见晏对药无患说的义正言辞,可药无患还是觉得陆见晏这个理由不算特别能站得住脚,如果一定要解释陆见晏下午在办公室里的选择,很可能他是在防着他,或者说是他不想他介入!

    药无患的负面情绪开始有点控制不住了。

    然后,药无患过热的脑子,就被陆见晏大军的包抄,在更加猛烈的袭击回馈中,被彻底打清醒了。

    自安老爷子连夜跑路之后,药无患其实就一直在刻意避免和陆见晏彻底谈清楚。理由很简单,他偶尔也是会有自欺欺人的时候的,他总觉得只要他不说,就能假装裂痕不曾存在。陆见晏之前也乐于配合、耐心等待。

    只是如今随着更多任务者的出现,以及陆见晏自己不知名的心理变化,陆见晏终于还是决定不等了。图穷匕见。

    “晚上我去你家?”药无患试探道。

    “我等你。”陆见晏终于等到了满意的答案。

    战局最终以陆见晏压倒性的胜利告终,药无患垂头丧气的从全息舱里醒来,看到了隔壁一脸喜气的楼等闲,他一早就和陆见晏是队友,能从游戏黑洞变成连胜玩家,自然开心。第五奕看上去也挺轻松,因为他后面明智的叛变去陆见晏那边了。只有药无患输了个彻底。

    四个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是游戏宅的好基友,在玩完游戏又饱餐了一顿之后,就两两驱车,分道扬镳。

    陆见晏和药无患自然是要回家,被嘲笑为老年人生活。

    楼等闲和第五奕呼朋引伴、再续一摊,准备营造一种时刻和小哥哥、小姐姐们为爱鼓掌的气氛,被嘲笑为不自量力。

    等互相伤害了个够本之后,陆见晏已经推着药无患进了他家,一路上都是药无患在负责发微信打嘴炮,陆见晏口头指挥+贡献智慧。

    这天晚上丽姐没有来,陆见晏空旷到可以拍鬼片的家里就只有他和药无患,以及客厅中央唯一的黑色沙发。

    陆见晏很喜欢这种犹如孤岛一样的生活模式,四周空空如也,一目了然。他和他的家具独立在最中间,这样可以防止很多事情发生。寂寞是无能,孤独是选择。陆见晏不是没有能力让自己热闹起来,他只是更喜欢这样的只有他一个人。

    药无患就是这份孤独里唯一的不和谐音符,他打破了别样的整体感。轮椅突兀的恒古在沙发边上,虽然没让视觉感官上热闹多少,可至少让公寓里有了更多的烟火气息。

    陆见晏给药无患倒了杯水,自己则从冰箱里拿出了一桶冰激凌,坐在沙发上开心的吃了起来。

    相处时间久了,陆见晏也就没再继续端着他那些很没有必要的总裁包袱了。虽然还没有在药无患面前彻底做到随心所欲,可至少换成另外的任何一个人,陆见晏都不可能一边吃冰激凌一边和对方谈事情。

    药无患眼巴巴的看着陆见晏一口一口往自己嘴里送奶味浓郁的冰激凌,好像假的一样的眼珠子随着陆见晏的动作来来回回。可惜却始终没有等到陆见晏礼貌的问一句“你也要来点吗”,陆见晏贴心是贴心,但偶尔也有很教条的时候,好比他觉得药无患这个病不适合吃生冷的东西,那药无患这辈子就都要做好在陆见晏面前暂时告别生冷的准备。

    这样一个吃,一个看,十分钟就过去了。如果不是刚巧钟表整点打鸣,他们都不会发现他们竟然可以这么沉默又舒服的度过相处的时间。

    像是家人一样。

    吃到一半,陆见晏终于解了一路上的燥热,然后他就很节制的停下了进食的动作,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可以理解为这是陆见晏自制力的可怕,连自己都不放过;也可以理解成他在照顾好自己身体的可允许范围内,尽可能的吃到了最多他想要吃的东西。

    对于药无患来说,他理解的就是后面这种,晏晏果然特别可爱,做什么都可爱,又好看又可爱!

    陆见晏在把冰激凌放回冰箱后,回身对药无患打了个停止的手势。

    “卖萌是没用的。”陆见晏这么说。

    药无患歪头,眨眨眼,他天生就萌,并不需要卖。

    陆见晏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动作还是轻柔了些,他把伸手需要他抱的药无患抱了起来,放到了沙发上,然后坐到了药无患的身边,一起盖上了一条格子纹路的空调毯。这已经是陆见晏能允许的最近的身体接触,他把药无患白色丝滑的头发捋到了耳后,轻声道:“我们真的该谈谈了。”

    看来是逃不过了,药无患也放弃了他一直在效仿小时候的自己的伪装,用最接近真实的一面道:“你到底从安老头那里知道了多少?”

    陆见晏直言以对:“差不多是全部。除非有他也不知道的地方。”

    “我是killer。”药无患破罐子破摔。

    陆见晏的表情还是没有表情,但这也同时说明了他的态度是始终如一的,眼睛里还有着温柔的态度:“我知道,你是killer,二代。”

    “我杀了不只一个任务者。”

    陆见晏握住了药无患的手,好像在通过这种方式安慰他,又或者是控制着他的情绪暴走:“就我所知的,你杀了一开始要吞噬你的吞噬者,然后是李老师。你还曾想要杀死陈医生,安老爷子,以及不知道是不是任务者的王主厨。”

    药无患在一步步的失控,一如安老爷子曾经说过的,当杀人成为一种最快捷的解决办法的途径之后,你杀人的目标就未必能控制在一开始的那个范围内了。

    药无患看着陆见晏:“你不赞同我这么做。”

    陆见晏点点头,没准备说的有多么委婉:“是的,我不赞同,也不喜欢。”

    在药无患想要抽手离开时,陆见晏却死死的抓住了他,并不想就此放开两人之间的纽带。

    “我还骗了你。”药无患自虐一样,说了他其实也一直在自我反省的东西。他不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的,而是他明知道如此,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挽救他和陆见晏之间的关系。陆见晏此前的种种,其实就是在暗示药无患,这些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可药无患已经做了,他能怎么办呢?

    药无患抽动的更厉害了,他的力气比陆见晏想象中大的多,带着一种蓄力已旧的恐怖力量,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碰就碎的羸弱。

    陆见晏却也同样比他表现出来的要更有力气一点,大概是特殊能力的加持,陆见晏在“病”好后,身体素质就有了一个特别大的提升。就像是弹簧一样,当初压的越狠,后面就越会反弹。但这算是陆见晏的底牌之一,几乎很少会表现出来。他始终把自己控制在一个正常人的范围之内。

    药无患在这种时候应该是已经要失控了的,不说很没有风度的大喊大叫吧,至少不该如此冷静,仅仅是手上较劲儿。

    但药无患此时此刻确实是如此,连自己他都惊讶,malkavian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然后,药无患就跌入了陆见晏黑色的眼眸旋涡里。仔细看,陆见晏的眼睛并不是彻底的纯黑色,也没多少人的眼睛是漆黑的,总有巧克力色的部分,陆见晏亦是如此。带着苦涩,也带着回甘。他的手有力又坚定,还有身体的温暖。

    在药无患把一切摊开来之后,陆见晏笑着说:“你看,也没有多难的,对吧?我对搭档的要求真的很低的,只需要不要骗我。”

    “你还、还把我当搭档?”药无患银烟色的眼眸里有过一瞬的颤抖,然后便归于了平静,他对情绪的把控已经不是小时候了。

    “为什么不?”错过药无患这么一个双商在线还有各种能力的搭档,才是不理智的选择吧?陆见晏只是希望药无患能够清楚的知道他的底线,而不是打算摊开之后就大家各走一边。好吧,陆见晏曾经确实这么打算过,但人的想法是流动性的,总会变得。

    “你刚刚没听我说的吗?”药无患觉得陆见晏一定是受了王子期的传染,选择性失聪了。

    陆见晏捏了捏药无患的虎口,软软的,滑滑的,特别好摸:“我当然听了,我很高兴。”

    “我杀了任务者。”药无患不得不再次提醒。

    陆见晏也很耐心的回答:“我知道啊,你目前杀的都是法律无法判刑,已经杀过原主的任务者。”

    “我对没有这么做的任务者,也有杀意。”

    “我会尽量帮助你控制住自己的。”杀意算个啥?陆见晏以前被陆贱贱气狠的时候,他一分钟能想捅死他弟弟八百次。

    “我骗了你。”

    “我决定给你一个不再骗我的机会。”

    明明陆见晏才应该是固执己见、冷硬不好说话的那个,但最后善解人意的体贴类型也还是由陆见晏来出面兼任了。落地窗外是无边的夜色,公寓内却是再明亮不过的灯光。

    陆见晏和药无患之间存在着极大的分歧,但那并不能说陆见晏就完全是对的。他们本应该也许会在一次谈话后谈崩,势同水火。但陆见晏脑补了无数次这样的谈话,尝试了种种态度,演练了无数遍自己的脾气,最终才有了这一次的他。

    陆见晏不只一次的模拟过,如果他是药无患,他会做怎么。得了很难自控的malkavian,那就是个情感放大器;第一次就要面对吞噬者这样能把人黑化值拔升到最高的地狱模式,纵使艰难赢了,也疾病缠身,让本就不好的身体变得更加破败不堪;结果后面又陆陆续续遇到了各种神经病or脑残回路的任务者,还无人可以倾诉……换谁能比药无患做的更好呢?

    反正陆见晏自认为是做不到的:“你比我勇敢多了。”

    这一声很轻,却好像也很重,一击敲在药无患心中最外层的坚冰上,便敲出了裂痕,一点点的龟裂开来。

    药无患本来都做好和陆见晏因为理念不合大吵一架,甚至互相伤害的准备了,结果……药无患忽然发现,他果然是小说看的有点多,总是那么热爱狗血情节。幸好,他的现实并没有那么狗血。没什么是在大家互相有意时,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谈一谈所谈不开的。

    陆见晏主动的退让和赞美,让药无患本来就在嘴边的“如果我说我还是会继续杀任务者”给生生卡主了。

    药无患也开始试着理智的去考虑,他一定非要杀任务者才能解决问题吗?如果对方没有杀人的话,他也不是不可以退让的。

    这个世界本就没那么多非彼即此。

    想象中的怒吼没有出现,甩锅砸碗也没有出现,甚至连一点点冒火星的苗头都没有。有的只是彻底说开后的放松,以及将真实的自己彻底袒露后的互相理解。不用再担心每一次谎言背后的炸弹倒计时,也不用再害怕与对方从朋友转变成相爱相杀。

    当他是平静的时候,你也就不自觉的平静了下来。

    最后的最后,药无患说:“我一开始选择隐瞒你,还有一个理由。”

    那就是药无患知道,如果陆见晏清楚了李老师做了什么,那陆见晏一定也会赞同杀死李老师的计划,但药无患却并不想陆见晏背负这样杀人的罪恶。

    当药无患一点点诉说完他的心里话后,愣住的人就换成了陆见晏。

    虽然说是会理解药无患没错,但陆见晏其实多多少少还是带着一种他是对的,药无患是错的,他大度的原谅了药无患的心理。

    而那个觉得药无患不理解他的心结也始终不会解开。

    直至药无患坦白了最后的这个理由,他不是不了解陆见晏,而正是他太了解了,所以他才不想陆见晏参与。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人手染鲜血,就足够了。

    这样毫无准备的会心一击,往往才是最让人招架不住的。

    药无患就着与陆见晏拉着的手,一个猛地用力,将陆见晏搂入了自己的怀里。隔着一层薄薄的夏衣,感受着看上去瘦弱淡薄的身体里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拥抱没什么理由,想抱就抱了。

    一如深刻的感情并不一定非要用凶狠、浓烈来表达,也可以在脉脉温情中深入骨髓。无时无刻,每当你回忆起来时,都是对方在明亮的灯光的美好样子。清新隽永,如一首乡村音乐,简单,又不失节奏,还富有情感,舒服的抚过彼此的灵魂。

    “所以,我终于可以正式转正了?”药无患准备好的药片没有用到,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会如此高兴。

    “我想我也应该算是合格了。”陆见晏在药无患的耳边道。

    考验从一开始就该是互相的。

    好久好久之后,药无患终于再次开口:“说起来,你准备怎么一劳永逸的解决任务者?”

    药无患不信陆见晏就没有一点头绪,好歹是和对方作斗争了这么多年。

    既然是自己人了,陆见晏也就放开了说了:“对于这件事吧,我还真有一点不太成熟的小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  _(:3」∠)_本来要拆一下,先更六千字,明天再更另外三千字的,但总感觉再拆开,肯定又要被说了,所以就全部放上了,嘤嘤嘤。

    小剧场:

    药无患:第四十章咱们才确立真正的搭档关系,是不是有点慢热?

    陆见晏:好事多磨,总好过一开始急吼吼的开个快车,然后中途吵架,下车,再斗争,伤害,再上车重新开始的强。

    药无患:开快车?!tan90!不快!绝对不可能快!

    陆见晏:……= =

    霸王票: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沉谙”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chris”亲又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