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三十八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见晏当场就想掉头而走, 用随便什么临时有事的理由来打发王子期。

    但在最后一刻,陆见晏的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强势上线。他不能走, 因为走了也毫无卵用, 不仅容易崩了任务者对他人设的认知, 招来更多的麻烦;还容易给王子期更多接触他的理由, 这次有事见不了,那就下一次嘛,实在不行还有下下次,甚至是利用他姐来邀请他,只要王家还屹立不倒, 他就不可能彻底躲开王子期。

    这位可比王主厨麻烦的多。

    既然逃不掉, 那就还是挺身面对吧。

    随着女侍者侧身缓缓拉开了推拉的两扇格栅门,屋内充满11区风情的异国情调就终于完全的展现在了陆见晏眼前。米色加白色的传统主色调装潢,和风御守、名家书画,简约又不失禅意,整个房间的几何立体感极强。正对面便是另外一扇推拉门,挂着浆糊时代的风铃, 随着微风发出夏天的声音, 那之外便是一个和风的小庭院了,像是把一个偌大的中式院子凝缩成了一个微型景观, 满满当当,郁郁葱葱。

    而偌大的房间里,却只在正中间摆着一张原木色的茶桌, 小桌的两旁摆着两个面对面的卡座,统一的绣球花靠垫,一个上面已经坐了人,另外一个自然是留给陆见晏的。

    在门被女侍者打开的时候,那人就已经朝陆见晏看了过来。正是陆见晏印象里的王子期,病弱版。

    王子期的面容不是很出色的那一挂,中等偏上吧,胜在受过良好的教育,气质极佳,给人一种很安静的感觉。他穿了身休闲西装,与整体环境好像恰到好处的融为了一体。

    打破这种和谐的,是王子期奇奇怪怪的说话语调,即便他已经在极力学习正常人的说话方式,但幼年的失聪还是让他在长年累月后,一点点的有别于了旁人,声调高低起伏不定,断句断的让人生无可恋:“你好,我是,王子期,你,就是晏晏吧?小时候我,还见过你。”

    从植物人状态里醒来,也并没能改变王子期听不见的过往。

    陆见晏早有准备,他掏出了手机,快速打好,展示给了王子期看,一行冷冰冰的文字:【我更习惯不熟悉的人叫我陆总。】

    比文字更冷的是陆见晏的表情,他几步上前,坐到了王子期的对面。11区的料理确实不错,就是就餐环境很让人不适,简直是上辈子和大长腿有仇的设计。陆见晏不喜欢跪坐,也不喜欢盘腿坐,但茶桌和卡座就那么大,让陆见晏的一双腿感觉总是无处安放。

    面对陆见晏仿佛不近人情的冷漠,王子期稍微有些错愕,但还是很快就重新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在女侍者关上门离开后,王子期已经进入了公事公办的态度,对于陌生人之间该注意的疏远,把握的十分到位。

    “你,可以不用手机,我有办法听,得到。”

    陆见晏挑眉,不明白王子期这是要搞哪一套,但还是试探性的开了口:“高科技吗?”

    然后,那个陆见晏之前在门口听到的系统声音就开口了,它对王子期说:【陆见晏问你,这是高科技吗?】

    王子期面色平静,仿佛根本没有谁对他说过话,只是卡顿了一下后,便对陆见晏点点头:“是的,高科技。”

    陆见晏:……还有这种操作?拿高等位面的系统当翻译机,确实是够高科技的了。

    陆见晏在好奇王子期不走寻常路的使用方式的同时,也在疑惑王子期为什么不趁机和系统兑换一些能改善他身体的道具。哪怕爱一行干一行,要演好原主,也完全可以在治好后假装失聪嘛。何必如此自虐?

    “不知道王先生找我来,所为何事?”陆见晏开门见山。他的时间很宝贵,并不想留给任务者浪费。

    王子期假装沉思,实则是在和系统对话,陆见晏太过直白,和他设想的不太一样。

    王子期:【怎么办?他根本没有给咱们客套的时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系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没想到陆见晏比资料里还要冷漠。】

    王子期不满意了:【晏晏并不冷漠,他只是不善言辞。】

    系统:【……你这是什么见鬼的理论?】

    王子期:【见慈告诉我的啊!见慈是不会骗我的。小时候我去陆家,一开始晏晏对我也是这样的,后来熟悉了就好了,还会对我笑呢,特别可爱。如今只是被时间冲淡了关系,会好起来的。】

    系统:【你高兴就好。】

    陆见晏暗暗挑眉,这是怎么回事?王子期怎么感觉还是和他姐很熟的样子?那种话语背后透露出的亲近,不是一个仅仅有了王子期的记忆的任务者所能表现出来的。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王子期是原装货?他从一开始就是任务者?

    为什么最近遇到的两个疑似任务者的人都这么奇怪?

    虽然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但多年的经验让陆见晏深谙敌不动我不动的道理,比耐心,输的一定是任务者!

    系统:【跳过前面的试探,直接问吧,陆见晏和陆见慈一样,看来都不怎么喜欢废话。】

    王子期得到了提示,下定决心后就重新抬头,看向了陆见晏,动作始终不紧不慢,如诗如画。虽然气质安静,却总有种力量蕴含在王子期的眼中。这是一个即便失聪,也能为王家获取大量利润的合格继承人,他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温和无害。

    “是这样的,你姐姐最近有些担心你,但不敢和你说,所以,我来,问问。”

    哦豁,果然还是利用他姐当借口。陆见晏的神色一暗,决定教对方重新做人,不知道他的底线就是他的家人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最近一切都好。如果你知道要问这种废话,那我想我们就很没有必要谈下去了。”

    【不可以!】系统急了。

    王子期懂唇语,但陆见晏说的太快,他还是不太能够贴合语境猜到陆见晏在说什么,只大约知道陆见晏不想谈了。说实话,他也觉得自己这么问有点莫名其妙,哪怕他和陆见慈关系好,也没道理私下里这么接触陆见慈的弟弟,可是……

    【快想办法!你不想知道你在沉睡这段时都变成谁了吗?】系统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刺激王子期,【只有找到我的宿主,你才有可能找回记忆!】

    陆见晏很努力的才控制住了自己的微表情不出现重大的变化,没有睁大眼睛,又或者长大嘴巴。但系统这话里的信息量确实有点大啊,什么叫找到我的宿主?意思是这个系统不是王子期的?系统不是和任务者的灵魂绑定吗?这样都可以丢的?

    然后,结合系统一开始的另外一句“你不想知道你沉睡时变成谁了?”,陆见晏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在王子期车祸后,意外的灵魂离体,和某个任务者共用了另外一个身体。如今王子期醒来,失去了那几年的记忆,却带走了任务者的系统。

    王子期想要找回记忆,系统想找到宿主。但是不对啊,听系统这话的意思,它也不知道王子期之前变成了谁?它怎么能不知道王子期变成了谁?

    系统又开了口:【抱歉,我刚刚的语气有点烦躁,我不是要威胁你。】

    王子期也没生气,他的脾气看上去真的不错:【我知道,你也是着急。你之前的宿主一定是个很好的人,让你这么担心他。】

    【才、才没有!那就是个蠢货,又怂又没用。】系统就这样和王子期唠起了家常,【现在指不定在哪里抱头痛哭呢,只会哭,哪怕知道要找咱们俩,也肯定是找不到的。只能咱们努力一下了,争取在他哭死之前,找到他。】

    可以说是很没有把陆见晏这个大活人放在放在眼里了。

    幸好,陆见晏也挺想听他们唠的,这能帮助他获取他想要的信息,顺便了解一下始末,分析一下眼前这个情况的真假。

    陆见晏不会很快就完全相信王子期和这个系统,也始终留着一份警惕,但至少他对王子期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知道他拥有【看见一切真实】这个能力的,只有安老爷子和药无患,还有那个拜托安老爷子给了他这个礼物的人。他们应该都不会对外随便透露。王子期和系统也就没必要在他听不见的时候,还演戏给他听。

    王子期忍笑:【那你为什么还要那么着急的找他?】

    系统嘴硬:【除了他,我没别的选择了啊。你又不想当我的新宿主。虽然我很嫌弃他没错,但暂时还能凑合。毕竟这才是他的第一个实习期任务,着急忙慌选错选项,跳过新手培训和优待,意外进入这个高难度的世界,也不是他想的……】

    在穿成还是个小孩子的王子期后,宿主就知道了他这样有可能会导致王子期在他离开后死亡或者变成植物人,然后,宿主就死活不干的要离开,想把身体还给王子期。

    可这是宿主的第一个任务,没有积分,换不了商城里的任何道具,一年内又也不能选择放弃任务。它劝宿主先用着王子期的身体做任务,等能脱离了再想办法保护王子期,谁知道那个总爱哭唧唧的宿主却难得聪明了一回,知道他没有积分根本帮不了王子期,非要现在就唤醒王子期,还要把自己唯一拥有的能力送给王子期当赔偿。

    然后,王子期就醒了,却因为得到能力,而失去了听力。宿主也因为王子期这个正主醒来,被压制在了王子期的身体沉睡。系统为了保护他们俩,彻底没了能量,也跟着休眠了。

    等重新积蓄多年,系统才醒了,想帮助宿主换个身体,结果……

    带着王子期一起穿了。

    这简直是系统的从业生涯之耻!后来发生了啥,王子期不记得了,系统则因为二次休眠也没有记录。两人只知道,醒来后,宿主没了,他们又重新回到了王子期的身体里。

    短短十几年,能跌宕起伏、命途多舛成这样,也是系统所绝对想不到的。

    唯一值得清醒的是,王子期真心是个没什么攻击性的人,当年没有在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后就弄死宿主和系统,如今在知道是他们搞的他失去了听力并且没办法修复后,也最终还是选择坦然的面对了这一事实,并没有太过责怪他们俩。

    陆见晏在听完系统这一连串的过往后,只想发自内心的问一句,你和你宿主是霉神附体吗?

    不过,面对一个全新的高科技,完全不会操作,一通乱搞的情况,还真的是有可能出现啊。陆见晏想起了当年第一次接触电脑和3d网游的自己。

    回忆完往昔,系统又总结了一下:【最后还把自己的系统搞丢了,我的宿主真是棒棒的!】

    虽然陆见晏很同情这仨,但他还是理智的远离了王子期。虽然王子期没说他得到的能力具体是什么,但陆见晏是可以通过王子期以往的经历猜得到的——通过触碰,感知别人的真实想法。又或者说是听到别人的心声。

    据说王子期之前在商场上能够那么往无不利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好像总能知道别人是不是在对他撒谎。

    陆见晏不知道王子期到底是只能判断别人是否撒谎,而是能听到此时此刻对方心里想什么,但他至少结合记忆和系统透露的,推断出了王子期能力发动的前提是需要肢体触碰。

    接下来,陆见晏和王子期就这样不尴不尬的又聊了下去,一个在很努力的想要通过打听陆见晏身边有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人,而找到那个有可能也会傻乎乎的想要通过陆见晏找到自己的系统的宿主;一个则在很努力的想要假装没有发现的把自己最近身边的事情都透露给对方。

    陆见晏也挺想找到这位宿主的,毕竟他没有系统,还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如果他突发奇想伪装成土著攻略陆见晏,虽然陆见晏最后肯定还是会发现马脚,但前期多少还是会搭进去一些感情,很不划算。

    王子期和系统一边试探陆见晏,一边还在互相讨论。

    王子期想直接告诉陆见晏真相:【晏晏总是被这么攻略,你不觉得很不公平吗?必须要让他有个防范!】

    系统很冷静:【你告诉他,他也防不住,总不能拒绝所有追求他的人。】

    王子期早有准备:【我看到你的商城里有发现任务者方面的道具。】

    系统还是那么一沉不变的死脑筋:【没有积分,我也无法给你。】

    王子期只能换一种说辞:【总会有办法的。而且,你想,只有把这一切告诉了晏晏,他才有可能更好更快的帮你找到你的宿主啊。】

    系统狐疑:【你怎么确定陆见晏会帮忙?】有此一问,就证明它心动了。

    王子期:【因为晏晏是个好孩子啊,内冷外热。如果这件事情只有他能做到,他一定会一边冷着脸说‘你是在道德绑架吗?我凭什么帮你啊’,一边又很尽心的帮忙的。他就是这样的性格,陆家人都是这样的性格。特别可爱。】

    系统:【= =你知道的一定是个假陆见晏!】

    陆见晏在一边听的蛮high的,一直没提醒王子期他“沉思”的时间有点久,因为他此时此刻只管住自己的嘴巴就已经很费劲儿了,他差直接对这俩说,请说出你们的故事,不着急,慢慢来,我可以有一下午的时间!

    “抱歉,一不小心,想得入神了。”王子期对陆见晏充满歉意的笑了笑。

    “没关系。”陆见晏摇摇头,尽量让自己的态度有所变化,又变化的不那么明显。

    两个小时匆匆而过,系统有关于宿主的查找任务还在原地踏步,王子期却看上去心情很好,并且有越来越好的架势。

    陆见晏和系统都不知道王子期在傻乐什么。

    陆见晏没发问,系统倒是直接问了。

    王子期喜滋滋的说:【你看吧,我就说了,熟悉之后晏晏的就态度好了,晏晏果然是个好孩子啊。说实话,一开始我还有点担心他讨厌我呢。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他会讨厌我,幸好是白担心了。】

    系统:【……】

    王子期还不死心:【所以,你该相信晏晏的,也该相信我,把这件事情告诉晏晏,他会帮我们的。】

    说实话,被这么一遍遍的夸是“好孩子”,让陆见晏有点适应不良,但他也很感谢王子期对他的照顾之情。

    然后,推拉门就再一次被从外面打开了,本应该远在b市的陆姐姐出现在了门口,依旧是她惯例爱穿的简洁职业的打扮,上面白色绸缎衬衣,下面藕粉色阔腿裤,头发被高高束起,露出一张雕塑般比例完美的容颜。

    陆见晏和王子期都被打了措手不及。

    陆见晏的表现是继续面无表情,好像一点都没有慌张,但放在腿上的手却不自觉的收紧了,他姐的情绪好像不太好啊。

    王子期比陆见晏更夸张,本来刚刚还有点温和的表情,在陆姐姐进来的那一刻,就全部紧绷了起来,好像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很卖力的艹一个“我很强势、我很强大、我很厉害的”的霸道总裁人设,就和变了个人似的。

    系统却看热闹还嫌事不大似的,加了一句:【你女神好像有点不开心啊。】

    王子期更紧张了,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汗珠而下。

    陆见晏在王子期和他姐姐之间隐晦的看了一个来回,然后就懂了,看来王子期这是对他姐姐有那么点小苗头啊。啧啧,一醒来就搞事情,有前途,他欣赏他!可惜,王子期对于信息收集的能力有待加强啊,陆见晏心道,我姐喜欢的是菟丝花,你越表现的厉害,她就越不可能喜欢你啊。

    王子期却在这个错误的人设道路上一意孤行,越走越远,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认准了要艹这种霸道总裁人设才有用。

    他冷着脸,挺直腰板坐在那里的样子,和陆家姐弟如出一辙,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就是一家三口呢。

    陆姐姐对于这样的王子期适应良好,走进来后,就让侍者给加了个卡座,正坐在两人中间。

    “怎么都哑巴了?继续啊。”陆姐姐一听到陆见晏和王子期莫名其妙的见面后,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她不知道他们之间为什么要见面,又或者准备发生什么谈话,但她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的!她一边说,一边还对王子期打了手语。

    这回王子期没再说什么高科技的鬼话了,他好像很高兴能和陆姐姐这样直接交流,只有他们彼此说着一样的语言的感觉。

    “我们已经说完了。”陆见晏赶忙解释。

    【我们刚刚就已经结束了。】王子期也用手语回复陆姐姐。

    陆姐姐蹙眉,看向王子期:“能说话就说话,我看不懂你的手语。”

    王子期的明明气势是有的,但却还是在陆姐姐开口时,莫名的矮了一截,依旧一本正经,但谁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委屈:“我说话,不好听。”

    王子期不是不知道他说话与常人是有区别的,可是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他并不惧怕这种不同,因为现代社会不是小学,没有人敢当着面嘲笑王家的继承人。可陆见慈是不同的,他想在陆见慈面前表现的尽可能的完美,有一点不好都不想。

    陆姐姐却不这么觉得,她当年那么辛苦的一点点比着口型教王子期重新说话,可不是为了有天看着王子期用手语的!

    语调奇怪又怎么样?不会断句又如何?王子期在陆见慈心里从始至终都是个正常人。

    “那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陆见晏和王子期默契的看了眼彼此,一同决定隐瞒陆姐姐,绝口不提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只是生拉硬扯了一套理由。好比王家最近以旗下全息网游公司的名称,冠名赞助了一个国际美食比赛。

    “我想请,陆总,来当评委。”王子期咬牙努力想要让自己说话显得更加正常,可惜收效甚微,有系统的帮助也没用,习惯成自然的嘴巴的反应总比大脑快。

    陆姐姐明显不信,她看向右手边的弟弟:“你什么时候对美食感兴趣了?”

    陆见晏只能硬着头皮说:“就最近,受楼小胖的影响。楼小胖想吃出亚洲,我正好做个顺水人情。”

    “对,对,”王子期生怕陆见慈生气,“我邀请,陆总和楼总。”

    陆姐姐不知道在想什么,表情莫测,倒也没忘一直贴心的给王子期打手语当翻译,在王子期面前,她这样几乎已经成为本能的习惯性动作了。他的世界是安静的,而她不介意就这么陪着他。

    “不介意也邀请我吧?”陆姐姐这样道。

    “啊?”陆见晏&王子期,这、这个发展不太对啊。

    陆姐姐似笑非笑的看着一左一右两个家伙,明知道他们有猫腻,正心虚着呢,却故意说:“我也对美食挺好奇的,我前不久才辞了一个厨子,正在物色新人选。”

    陆见晏默默在心里同情了一把王主厨,他就这么从前男友变成了前厨子。

    “可以可以可以。”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王子期是巴不得能和陆姐姐多相处的。

    荒野孤狼的气质秒变哈士奇。陆见晏忽然发现,也许王子期这么反差萌的追下去,他还真的有可能会和陆姐姐成一对。真不知道是谁给王子期的错觉,让他以为他能在陆姐姐面前艹好一个霸道总裁的人设。

    陆见晏一看时间,分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已经快要到了,他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

    “那我先走了?”

    陆姐姐挥挥手,决定先集中对付王子期,然后再问陆见晏。

    回到办公室后,陆见晏并没有开始工作,而是给药无患打了个电话,表示有事和他商量。他虽然很相信自己对王子期的判断,但以防万一嘛,还是想找药无患给他再分析一下。顺便从陆见晏身边的人里排查一下那个丢了系统的宿主。

    陆见晏的本意是提前下班去找药无患的,但是药无患却说他正好在陆见晏的公司附近办事,于是就变成了陆见晏在办公室里等待药无患。

    等待的闲暇中,陆见晏默默登录了一个员工小号,窥起了员工小群里的屏。

    恩,作为一个老板,陆见晏自然有他知道员工动向的渠道,当然,最初这个小号的建立只是为了预防任务者的。如今嘛,陆见晏用来当八卦消息的来源了。只要员工没有说什么很过分的话,他都是会假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的。

    如今在上班时间,但小群里的活跃人士还是很多的。这点上陆见晏也没什么意见,劳逸结合,只要能完成当天的工作不出错,是他不会关心对方是何时完成的。

    大概是来的时间不对,陆见晏预想中的八卦没看到,只看到了哭天喊地的刷屏。

    ——为什么外卖店关了?

    ——是外卖店老板遇到什么事情了吗?qaq

    ——啊啊啊,想吃!

    这个外卖店很显然说的就是王主厨那个了,虽然王主厨没在出现在陆见晏眼前,他的店还是继续维持了下去的。算是任务者里难得的有始有终。说起来,这个王主厨不会就是那个丢了系统的宿主吧?他之前和陆姐姐交往时,那个性格真的……挺像的,又怂,又爱哭,还很没用!

    没等陆见晏再打听到什么,就见小群里的动向变了。

    ——我天!老板娘又来了!

    陆见晏:谁?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药无患:我啊,我啊,我是老板娘!

    陆见晏:……你对这个头衔很开心哦?

    药无患:对啊!身份很重要!上下自己知道就行!

    ps:起晚了qaq还作死的修改了一下剧情,错字大概有点多,见谅,我会尽快修改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