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三十七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楼等闲:试啥?

    第五奕:试试就试试!

    虽然第五奕很想这么说, 但是他并没有。因为大家都知道的,这只是个开车的玩笑,真要做了, 以后就尴尬了。

    第五奕重新离开了药无患的身边, 退到了自己一开始在的地方。

    一个矩形的池子, 如今正好一人盘踞一角, 陆见晏与药无患在较短的边线距离上,遥遥相对着楼等闲与第五奕。水池的窗外便是度假村的绝佳风景,哪怕如今已经夜幕低垂,还有璀璨的群星和树影婆娑可以欣赏。

    不知道谁用遥控器打开了挂在墙壁上的电视,无所事事的四人就这样无可无不可的看了那么几眼。

    正在播放的是s市当地电视台的一个半娱乐性质的新闻节目。

    从时政动态到金融巨子再到娱乐圈八卦, 无所不包, 巧的是,此时看新闻的四个人里面三个都有幸出镜。

    陆家和第五家有关于海上新能源的合作问题终于摆在了台面上,最近频繁出现在了不少节目里。但如今这档明摆着是娱乐性质更多些的,哪怕没有陆家和第五家的允许,他们并不能公开过多的暴露陆见晏和第五奕的身份信息,但擦边球还是可以打一下的嘛, 好比通过女主持人之口, 花痴一下两位主事的总裁多么年轻、多么俊美、多么多金。

    楼等闲上新闻的原因,自然只可能是和娱乐圈相关, 之前那个已经准备另攀高枝、差点就出卖了他,被他和第五奕及时止损的小男星所在的组合正面临解散,而那个小男星是组合成员里在网上被骂最多的那个, 因为传出了他包养又被抛弃的丑闻。楼等闲就是那个金主。

    这当然不是楼等闲做的,事实上,他早已经把对方抛过脑后了。如今的局面只是墙倒众人推的落井下石罢了,也有楼等闲的竞争对手在故意煽风点火,虽然报道里对谁包养了小男星进行了打码,但那码薄的和裸-奔也没什么区别。

    “这是要搞死我啊。”楼等闲嘴上这么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完全的不以为意。

    第五奕哈哈一笑,举起手中的香槟与之碰杯:“你玩小明星玩的很狠的消息大概要传遍宇内了。”

    楼等闲一手搭在池边,一手把酒一饮而尽,爽!

    新闻持续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都是些对于陆见晏等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闻的老消息,甚至还有不少以讹传讹的虚假部分,没谁会去当真。

    泡的差不多了,晚上的活动也就到此为止了。

    陆见晏最先出来,下半身围了个浴巾,上半身还裸着,就走到了放着防滑垫的台阶边,先小心翼翼的把药无患给扶了出来。

    虽然陆见晏没照顾过病人,但他至少有过小时候照顾弟弟的经验,再加上为人细心,做这一切还是很得心应手的。通过触碰,陆见晏发现不管恒温水池里的水有多热,药无患始终是浑身冰凉的,犹如瓷器般没有属于自己的温度。

    “需要我帮你擦一下吗?”陆见晏帮药无患穿的自然不是随便一裹了事的浴巾,而是能包住整体的浴衣,快速吸干了药无患身上的水珠。陆见晏说的擦一下不是身体,而是头发。

    药无患却摇头拒绝了,他不介意一直示弱让陆见晏在意他、注意他,但他会在意陆见晏以为他真的很弱。

    又在客厅消磨了一会儿时间,四人就在道了声晚安后,各回各屋了。洗漱完,躺上床后,四人却都默契的再一次玩起了游戏。看到另外三人在线时,也都没觉得意外。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现代的“晚安”就是“好了,你可以跪安了,不要打扰朕躺着玩手机”。

    这晚的楼等闲有点奇怪,状态超神,佛挡杀佛,魔挡杀魔,从游戏黑洞一下就越级成了所有人的爸爸,为团队赢下了一把把的荣誉。

    第五奕私聊了一下楼等闲:【手这么热?打鸡血了?】

    手热,一个游戏黑称,指代某人玩游戏的时候状态极好。

    【滚蛋!老子还喝了肾宝呢!】楼等闲整个人都特别的燥。

    第五奕对着手机投去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说的好像喝了之后你就能干什么似的。】

    楼等闲很生气,这是连陆见晏都不会和他开的玩笑,但是没等他真气起来,他就又猛然想起来对面这位和他一个毛病,第五奕这不是在嘲讽,而是在自嘲啊。好吧,他原谅他了。

    然后,楼等闲就没再回复了。

    因为他直接来敲响了第五奕的房门,大概是准备真人pk。

    第五奕本来特别不想下去开门的,但在看到手机上来自楼等闲硕大的红字信息【开门!!!!!】后,还是鬼使神差的爬了起来。

    一手握着门把,一手扶着门框,与楼等闲对视:“怎么?”

    “你、你怎么没穿衣服!”楼等闲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眼睛,他是鼓起了很大勇气才过来的,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这么劲爆的画面,瞬间就泄了气。

    第五奕习惯性的勾唇反问:“我在我的房间,为什么要穿衣服?”

    楼等闲越是害羞,第五奕撩骚的毛病就越爱调戏他,他把门完全敞来,大咧咧的站在一边,问:“你到底要不要进来?”

    “你把衣服穿上!”楼等闲还在死死的捂着自己的眼睛。那么大一个块头,还有个锃光瓦亮的大脑门,却像个小姑娘似的用两手捂着眼睛。说实话,有点恶心啊,恶心萌。

    “我就不!”第五奕是个大概会把“不要脸”刻在墓志铭上的人。

    天就这么被聊死了。

    楼等闲被噎的有点难受,于是他骨子里和第五奕相似的那点不要脸的特质就也发作了。他放下了手,并用一种纨绔准备当街强抢良家妇女的眼神,朝着第五奕的下三路来回的看了个遛够:“你不穿我也要进来!”

    然后,就真的进来了。

    一个径直躺回了床上,终于知道用被子盖住了有伤风化的地方;一个没了刚刚那点无所畏惧的勇气,再一次变得怂怂的、局促不安的坐到了房间化妆桌前的长凳上。别墅内的房间都是按照考虑有女客入住的标准装修的,哪怕第五奕一行四个大老爷们,也不影响他们的房间里都有放着半面水银镜子的化妆桌。

    第五奕半瘫在床上,头依着柔软的床头,仿佛天生没有骨头,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懒洋洋的:“你到底来干嘛的?夜袭?”

    他可没空陪他猜猜猜。

    “我……”“就……”“你……”

    一口气连换了个三个开头,楼等闲仍然没能说出他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吧,他这个人反射弧有点长,晚上在水池里泡着的时候,他根本没反应过来陆见晏三人开了怎么样的一个车,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戏已经散了,没能给他机会,让他表达一下他其实也很想试一试的心情。

    但凡有一点机会,楼等闲都想试一试。没办法,让一个男人意识到他不行,真的是一件特别痛苦又伤自尊,并且羞于启齿的事情。这是烙印在dna里的本能,谁也没辙。

    哪怕楼等闲行了之后未必会真的有多么滥情、多么日天日地,但在不行的时候,他却还是一定会特别在意这件事情,并且会觉得别人都在意。楼等闲一直很想改变这种局面。虽然陆见晏当时更多的只是灵光乍现的开玩笑,但谁说玩笑就一定不是真的呢?

    “你这个反射弧确实有点长啊,楼公公。”第五奕绷着一双笔直的大长腿,似笑非笑的看着就坐在他眼前,主动送上门的一口大白肉。

    楼等闲也不甘示弱,挺胸回看:“那奕公公您的意思呢?”

    第五奕冲楼等闲勾了勾手,虽然他其实根本没有性-经验,却依旧可以不科学的恍若一个人体荷尔蒙机,无时无刻不再散发着妖孽的气息。

    “那就来啊。”

    第五奕虽然看上去有点阴柔,但其实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张狂性格,特别玩的开,要不是有个困扰他多年的ed,他估计早不知道已经浪到什么程度了。所以他没什么障碍的就在楼等闲试探性的走过来时,一个猛虎扑食,把楼等闲压在了身下。灵巧的单手探入了楼等闲的睡裤,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小楼等闲,并礼貌的和它打了个招呼。

    大楼等闲的反射弧还是那么长,措手不及就在被人捏住了命根子,彻底石化。

    但奇迹就这样发生了,第五奕哪怕做到了这一步,也并没有全身开始泛起那种红到不正常的颜色,楼等闲也没有,禁锢在他们身上的魔咒仿佛真的被如此轻易的打破了。

    一上一下的两个人,都露出了见鬼的表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楼等闲也伸手抓住了小第五奕,依旧没事。虽然会有点小小的害羞和尴尬,但那却不是病,而是第一次摸到别人的正常反应。

    接下来呢?该做什么?两个初哥傻了眼。

    总不能是吻对方吧?唾液交换,有点恶心诶。

    “要不,动一动?”楼等闲提了个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第五奕没说话,只是再一次笑了,眼眸波光流转,妖气丛生,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对于这个提议的赞同,动一动就动一动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个ed悲愤的发现他们又被老天玩了。虽然他们并不会再全身通红,但也就是仅此而已了,硬撸不起也很悲伤啊,比左手摸右手还是冷漠。不管两人怎么不甘心的变换手速、姿势尝试,都是一样的结果——他们对彼此硬不起来。

    这特么的就很尴尬了。

    十五分钟后,认命的两人,肩并着肩,腿碰着腿,并排躺在一张大床上,一人抽了一支忧伤的烟。在烟雾缭绕里,决定封印今晚的黑历史。

    “我想报复社会。”楼等闲说。

    “好巧,我也想。”第五奕说。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那就去他玛德!

    两公公干脆就这样抱在一起睡了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看来他们注定只能当一对好基友了。并同时在心里庆幸,幸好激动的时候没有吻在一起,要不然就更尴尬了。

    第二天,当陆见晏看到这俩从一个房间里出来时,眉毛都没挑一下。他心知肚明,果然是不甘心的去试了啊。

    不过从看他们的脸色上来看,应该是没有成功。

    陆见晏很有朋友爱的在心里默默为他们点了一排蜡,药无患点了另外一排,并和陆见晏悄声咬耳朵道:“我会替他们找到解决办法的,你不用担心。”

    陆见晏有点意外,药无患会帮第五奕,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malkavian这个折磨人的病,只要是被药无患认准是朋友的人,药无患肯定都会尽心尽力、掏心掏肺,不管是对陆见晏还是第五奕。但是,楼等闲?

    哪怕楼等闲和第五奕的症状一样,也并不代表着药无患就该无偿的帮助楼等闲,他没那个义务。但他还是主动揽下了这个责任,为什么呢?因为他是陆见晏的好友啊。

    “对啊,当然是因为你。”药无患一眼就看穿了陆见晏当下的想法,也很直接的承认了。他不是什么好人,他做这一切肯定是求回报的。

    “我该说谢谢吗?”陆见晏揉了揉凑过来的药无患的头,这是他面对长大后的药无患,第一次主动的亲近。

    “你该亲亲我。”药无患仰头,看着陆见晏,并不打算掩饰他对这种肢体接触的向往。

    陆见晏挑眉:“我以为你已经治好了。”在小时候第二次吻过手心之后,陆见晏以为药无患的这种渴望就该到此为止了。正常情况下不都这样吗?在被满足后,故事结束。

    “好不了。”也永远不会满足。

    药无患就是这么一个贪心的人,与他的病无关,他就是会不断的渴望得到,哪怕得到后还是依旧会想要一直得到。

    “咳。”坐在餐桌对面的楼等闲终于不得不出声了,赶在这俩脉脉深情的都快要把孩子生出来之前,当一回棒打鸳鸯的王母。

    “卧室就在走廊尽头左转,谢谢。”第五奕眯眼而笑。

    这当然是没什么营养的玩笑,就像陆见晏之前打趣第五奕和楼等闲,在第五奕看来陆见晏和药无患也是这样,所有人都是这么觉得的。

    被这么一打岔,陆见晏也就忘记了一开始对药无患的愧疚。直至回到空旷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家里时,他才反应过来,药无患的贴心不只贴心在他连药无患都要管,而是他哪怕管了也不想陆见晏因此而补偿他什么。

    既窝心又温暖,还有更多的愧疚。

    如果他们能像安老爷子说的那样最后发展成官配,一定会很幸福吧。

    可惜,陆见晏真的没办法爱上别人,他不想让药无患陷入那样的无望里。幸好,现在的药无患也还没有爱上他,只是因为malkavian作祟,要比正常朋友之间的相处更加依赖他一点,他同样依赖第五奕,一切都还来得及。

    ……

    陆见晏再一次忙了起来。

    虽然分公司和第五家的合作才刚刚签下不久,但由于之前的开采已经开始了,其他合伙人都希望陆氏能尽快投人投钱的投入其中,陆见晏白天的工作时间就都废寝忘食的扑在了这个大项目上。

    未来的可观利润,只有真的变成了股东们手里实实在在的钱时,才会彻底巩固陆见晏在公司的地位。

    至于晚上的私人时间,陆见晏也是不够用的。

    一方面,陆见晏要考虑如何把握他和药无患之间的友情尺度。另外一方面,陆见晏要纠结弟弟马上就要高考了,他是不是应该给贱贱同学打个电话,鼓励一下,支持一下,可万一他打过去不仅没有起到加油的目的,而是起了反效果,那怎么办?

    第三是……陆见晏最近玩游戏玩的有点走火入魔。幸好,他还有另外三个难兄难弟,好歹他白天还能克制的去上班,另外三个游手好闲人士那就真的是恨不能全天都挂在网上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药无患推荐的小说有些真的有点好看啊!陆见晏对同性恋小说的接受度是很高的,毕竟大环境就是如此,大家需要考虑的是爱不爱这个人,而不是这人的性别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或者不一样。

    爱情就应该如此简单。

    在每天忙碌的时候,抽空看个小甜饼,会让陆见晏整个人都变得开心起来。他知道故事是假的,甚至很多有关于各专业领域的描述到处都是bug,特别是商战这一块。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故事是个好故事就足够了啊,他就是抱着要去看故事的目的去看的呀,又不是为了感悟真实。一本书能让他感觉到开心,亦或者感到难过,只要能调动起他的情绪,他就会觉得这是一本很成功的小说了。

    那么问题来了,药无患是怎么做到的呢?那么一副破烂身体,又是打游戏,又是看小说,还要参与家族事物,甚至有空去追查安老爷子,他果然是活在小说里的霸道总裁啊。

    药无患:“因为我有任务者的能力啊。”我有能力我骄傲。

    陆见晏打死不想承认,他突然有点羡慕。

    药无患:“要不要我也给你弄一个?”他还在不遗余力的想要安利陆见晏加入他邪恶的小组织。

    陆见晏却很清醒,立刻谢绝了:“不用了。”得到能力的办法目前还是陆见晏所无法接受的。

    值得庆幸的是,最近王主厨好像消停了,专心致志参加起了美食比赛。那是个国际性质的项目,如果能有幸闯入决赛,便可以代表c国与其他国家的名厨一较高下,据说会有好多国家转播,若能抓住机会,全球扬名也不过就在分分钟。

    对于王主厨和王子期过去的调查资料,也终于送到了陆见晏的手上。当然,这牛皮纸袋里的资料肯定没有电影里演的那么详细的,并不能精确到调查出对方每天每时每刻都做了什么。毕竟是对过去的调查,没有人可以未卜先知的留下所有影像资料给侦探机会返回头去查找。

    陆见晏要的也不是这种资料,他只是想看一下王主厨和王子期的大略人生轨迹,推断一下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王主厨的过去很简单,孤儿出身,没什么本事,遇到他姐,被包养,专心给他姐当起了洗衣做饭的小白脸,性格有点软弱。但据她姐说,对方菜做的确实很好吃,还拿过证书。这和后面王主厨离开他姐,去当了咖啡厅的主厨、又参加了美食比赛是没什么冲突的。

    可问题就在这里,若王主厨从始至终都是这样的人,那只能说明他要么就没被任务者穿过,要么就是他其实早就被穿越了。

    这个早,又能早到什么时候呢?他接近他姐是不是也有什么目的呢?

    想到这里,陆见晏的心坠了一下。他不想他的家人再被卷入到这种破事里了。他都已经主动离开他们了,还不够吗?

    然后就是王子期了。

    在王子期的履历里有两个奇怪的点,一是他小学六年级时遇到的莫名其妙的意外,导致他听不见声音,却查不到病因。这点和陆见晏小时候的病有点相似,怎么都查不出来原因,但就是病了。两人唯一的不同是陆见晏的“病”好了也就好了,其实没有付出什么代价,但王子期这个却像是把自己的听觉支付了出去。

    那么,王子期因此能得到什么呢?能力吗?他为什么会得到?并且,如果王子期也是付出了代价才得到的能力,那就说明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啊。

    王子期的另外一个奇怪的点,就是他几年前的车祸和如今的意外醒来了。据资料上来看,清醒过来的王子期并没有发生什么性格上的较大变化,也没有狗血失忆,他就是他,仿佛始终都是他。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

    王主厨和王子期都很像是任务者,但又都很不像是。这真的太奇怪了,陆见晏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还有一个问题让陆见晏始终想不通,王主厨在王子期醒来之前,为什么要私下里秘密见王子期的妈妈呢?甚至可以说是在王主厨见过王妈妈后,王子期就醒了。

    陆姐姐当时听到这件事时还没有很在意,可回去之后就和王主厨分手,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最后就是王子期突然要见陆见晏了,不先要求见他姐姐,而是见他,怎么想都很不可思议吧?他们之间有过什么交集吗?

    还是说,王子期想要和他说什么?

    最终一切问题的源头,还是追溯到了陆见晏应该去见见王子期,哪怕很忙,也还是要抽出时间。

    于是,在高考的前两天,在陆贱贱就要配着白装去面对高考这头猛兽的时候,陆见晏答应了王子期,给了他午休见面的时间。

    【你只有两个小时。】

    【足够了!】

    这个消息对话简单又疑问重重。

    陆见晏和王子期约的是分公司对面新开的一家11区料理,就在一楼,布置是一间一间可以随意坐下的榻榻米包房,墙面是用纸做的推拉门,隔音效果不太好,但十分方便王子期的身体,很少会有让他感到需要谁来帮忙的地方。

    尽可能的不让别人尴尬,这是陆见晏从小受到的教育,虽然他经常会故意反其道行之,但那是单纯的针对先要攻略他的任务者,在没有证实一个人对他怀揣着什么奇怪的目的时,陆见晏一般是不会那么做的。

    这天,陆见晏下班下的有点晚,被一些事情耽误了,不过还是在约定的时间范围内,进入了料理店。

    在穿着和服的女侍者的带领下,陆见晏心无旁骛的穿过了长长的房间,走到了王子期事先预约的那间,用俳句命名。

    不等女侍者敲门,陆见晏就知道里面肯定是有人的,因为他听到了女侍者听不到的两个声音。

    一个忐忑不安的系统声在问:【陆见晏真的会来吗?】

    一个很没有自信的回答:【我也不知道。但他既然答应了,应该不会出尔反尔吧?】

    陆见晏:特么的又是一个任务者!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陆见晏看了不少纯爱小说,愕然发现,他和药无患之间也特么是个套路梗。

    先是童年绑架,再莫名其妙的被喜欢,又黑化,下一步是不是要囚禁play了?

    对不起了,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本文完——

    药无患:???

    一开始只是想找个猎杀任务者的搭档——后来重新经历了小时候,因为本身的病,而开始精神上有点依赖陆见晏,目前还只是想单纯的交个朋友,还是因为病作祟,控制不住占有欲,总想要自己和陆见晏的友谊在别人眼中是特别的——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发展什么,就被定性为套路的药无患。

    他确实是黑的没错,但针对的是杀死原主的任务者啊;不是针对陆见晏感情上的黑化啊qaq

    陆爸爸,再爱我一次!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何墨穸”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1个地雷和1个手榴弹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w等号w”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黛千秋”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永い宸”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草木”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