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三十四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家的无良兄姊做表情包做到废寝忘食, 差点走火入魔。如今正做到一张陆姐姐偷拍的陆弟弟的照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拍到的,显得莫名的邪魅狂狷, 被陆见晏配了一句——这鱼塘, 我陆日天承包了!

    然后,陆日天的视频申请就到了。

    真是一个不禁念叨的家伙啊。陆见晏如是感慨。然后就贴心的坐回了一边, 假装他并不存在,把独处的空间留给了姐姐和弟弟。

    陆弟弟打来电话没什么别的目的, 就只是想单纯问一下他姐准备给他带回什么礼物。

    “礼物?”陆姐姐皱眉,这不年不节的, 也没到陆见柬的生日, 要什么礼物?

    “我战胜高考的礼物啊!”陆弟弟特别的大言不惭, 明明休学一年, 都快从学渣变成学酥了, 却还保持着蜜汁自信, 总觉得哪怕自己一模二模的成绩都是倒数,三模也未必有多好,但他高考一定可以一鸣惊人, 逆袭状元。

    真.高考状元的陆姐姐&陆见晏:呵。

    如今离高考还有两个多月,陆姐姐虽然很清楚陆弟弟到底是个什么底子, 但也不想过于打击陆弟弟, 只能皮笑肉不笑的说:“等你成绩下来,给你一次刷我信用卡的机会。”

    这话潜藏的意思就是,刷多大都可以, 只要你能考好。

    “直接给钱多俗气啊!”陆弟弟看上去真的是信心满满,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我的意思呢,咳,这不姐你现在正好在国外出差嘛……”

    陆姐姐不能对家里人说她来看陆见晏了,毕竟陆见晏不痛不痒的,陆姐姐突然要来看他,傻子都能猜出来这里有问题。陆姐姐对家里人的说法是去国外出差,作为一个常年的空中飞人,陆家人对此都没有什么怀疑,也并不会去细究陆姐姐到底要去国外忙什么。

    没等陆姐姐接话,陆弟弟就怪叫了一声:“啊,姐,你住的这个酒店的品味怎么那么像哥家的装潢?”

    陆姐姐十分冷静,面不改色反问:“是吗?”

    问题重新抛回了陆弟弟身上,这个傻家伙果然顺着思路想了下去:“是啊!真的很像的!大概是最近又重新开始流行这种极简主义了吧?哎,你可千万别跟哥学啊,咱们家有那么一座移动制冷机就够了,你要是也来,我怕我活不过下个冬天。”

    陆见晏在心里冷笑,下个冬天?你能不能活过这个春天还不一定呢!

    “你没事了吧?”陆姐姐虽然更喜欢陆见晏,但对小弟弟也多少是有些感情的,至少在他作死而不自知的时候,她会隐晦的想要救他一把。

    “别啊,姐,我还没说完呢。”作为最小的那个,陆弟弟虽然说是在严格管教下长大的,但性格里还是难免带着在幸福家庭里成长出的老幺才会有的……专注搞事的特性,肆无忌惮又无所畏惧,“你敢说你不觉得哥越来越冰山了?这样很容易没朋友的。你记得多关心他一下啊。我,咳,你懂的。”

    因为大家心知肚明的某件已经变成禁忌的尴尬事,短时间内,陆见晏和陆贱贱大概都是没有勇气面对彼此的。

    陆姐姐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就在旁边听的津津有味的大弟,心想着,我可以假装我不懂吗?

    陆见晏倒是接受良好,大概是因为又重新经历了一遍陆贱贱人生最蠢的婴幼儿时期,“襁褓中婴儿可以理所当然的在公开场合屎尿屁的勇气”遮过了一切,在这样有味道的回忆里,陆见晏曾经对陆弟弟有再多的尴尬,如今也只剩下了搞笑。

    陆姐姐见陆见晏一切正常,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可惜,气松的有点早。

    热衷于搞事的陆弟弟又道:“我不管,我要礼物!你给我买rd团队最新研制的四轴无人机,我就告诉你一个有关于姐夫的秘密!”

    陆姐姐好不容易摆脱了两个弟弟之间的修罗场,又马不停蹄的要开始面对自己和未婚夫的修罗场了:“什么秘密?”

    陆弟弟小心翼翼的试探:“那无人机……?”

    “你先说!”

    陆弟弟不再卖关子,好爽直言:“我前段时间,在某个上午,于金港湾那边的咖啡厅,看见姐夫竟然和一个富婆在做那样的事!”

    陆见晏的眼睛陡然睁大,他是不是不应该在这里,而应该在车底?!

    陆姐姐却很理智,不屑的撇了眼手机屏幕里又重新染回了一头黄毛的幼弟,啊,还是之前他抽风的时候的黑发看上去清爽啊,如今怎么又染回去了,他以为是变色龙吗!中二期莫名其妙叛逆染发,然后又莫名其妙染回黑色,如今又变得五彩缤纷了!

    “我觉得我可以推荐你去ux的新闻部上班了。”陆姐姐如是评价自己的弟弟。

    如果陆姐姐的未婚夫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陆姐姐的事情,那么此时此刻就不是陆弟弟如此悠闲的给她打电话了,而是爸妈愤怒的和她说,她弟弟因为殴打她的未婚夫被带进了局子。对于弟弟肯定会为自己打抱不平的这点自信,陆姐姐还是有的。

    而既然陆弟弟没有打她的未婚夫,只是想要用情报换点小钱钱,那就足以说明这里面并没有什么苟且。

    雨滴落在青青草地什么的bgm可以歇歇了。

    “切,”陆弟弟不甘心的撅起嘴,本以为这么说能吓的他姐变脸呢,结果毫无卵用,那么聪明要做什么啊!会显得他很傻诶,“好啦,姐夫没让你头顶变成一片草原,恭喜。”对此,其实陆见柬也挺意外的,他甚至对这个娘们兮兮的姐夫有了一些改观,“他在和王家的人接触,王家你知道吗?东海王氏的那个王家,最近在搞全息网游的那个王家,我记得你和他们家那个植物人还当过同学?”

    陆姐姐没说话,只是在思索她未婚夫一个一贫如洗的孤儿,和王家有什么可联系的。虽然她未婚夫也姓王,但王是大姓,这也没什么巧不巧的说法。

    “你说姐夫会不会是什么狗血的王家主家的沧海遗珠啊。”陆贱贱凑近手机屏幕,神秘兮兮的做出了大胆的假设,接下来就是小心的求证了。

    “主家?”陆姐姐和陆见晏都抓到了这段话里的重点,陆贱贱怎么这么肯定是主家有问题?

    “和姐夫见面的就是王子期他妈啊!”

    什么鬼?!

    不等陆贱贱继续发挥他天马行空的十八线电视剧的想象力,陆姐姐已经粗暴的打断了他,只用一个问题:“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天是周三吧?你不在学校好好复习,去金港湾做什么?”

    金港湾是个b市最近兴起的一个购物中心,十分先进现代化,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去那里。

    “你怎么知道?!”陆弟弟一脸诧异,算是不打自招,然后就做贼心虚的挂了电话。

    这让陆姐姐和陆见晏不免再一次担忧起了自家弟弟的智商,这种时候编不出合理的理由,就该主动认错,争取减刑,再不济也该求陆姐姐保密,逃避顶个毛线用?!

    姐弟俩相识而望,从对方的眼中解读出了一样的默契,这就给妈妈给告状!

    用新制作好的表情包,两人愉快的用陆姐姐的微信,给陆妈妈发了一条消息:【偷偷告诉你哦.jpg,你儿子又双叒叕逃课啦。】

    陆妈妈几乎是秒回:【等我去收拾他!】

    陆姐姐用事实告诉了陆弟弟,想用消息威胁自己的姐姐买礼物,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不仅没门,还会招致暴风雨般的报复!

    陆姐姐、陆见晏和陆弟弟之间的感人亲情,基本只能靠这样的“互相伤害”来维系。

    等轻松解决掉不堪一击的陆弟弟,陆姐姐和陆见晏一起在心里拍拍手,重新变回了他们应有的人设。

    陆见晏主动对姐姐开口:“你要不要回去看看情况?”

    看的当然不是陆弟弟,而是莫名其妙和东海王家有了联系了王姓姐夫。

    陆姐姐想起了周三那天来自未婚夫的诡异电话,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如今前后一联系,那完全就是对方在试探她什么时候回去啊,他好安排时间持续和王家人见面。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陆姐姐很不喜欢这种有什么事情脱离了她掌控的感觉,特别是她身边的人,稍微有一点不按照她安排好的正常轨迹走下去,她都会觉得受不了。

    掌控欲极强,既是陆姐姐作为河内陆氏继承人的优点,也是她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缺点,没几个人真心能受得了被她那样从头管到尾,也就只有她的家人可以包容她了。她本以为她的未婚夫也会成为这样一个例外,但是如今现实却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在陪你住几天再走。”哪怕如此了,陆姐姐依旧没有慌。在心里想清楚她回去后要做什么后,她就快速冷静了下来,高度理智的分清了轻重缓急,准备按部就班。

    重中之重的自然是弟弟的身体,其他的都要往后排。

    在陆弟弟扔下炸弹就跑的一周后,陆姐姐再三确定了陆见晏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这才坐上了回b市的飞机,始终保持着她从小培养的大家气度,却暗中带着那么一丝腾腾杀气。

    陆姐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她的枕边人有事瞒着她,不管是什么事。

    这就是陆爸爸和陆妈妈不太赞成陆姐姐这段婚姻的主要原因,他们总觉得陆姐姐不是在谈恋爱,而是在养宠物。最主要的是,那方竟然也甘愿当她的宠物,怎么想这都不是一段健康的情感关系啊!

    真正的感情不应该是谁从属于谁,在心灵上人人都应该是平等的,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互相深爱。

    陆姐姐走后,陆见晏很是花费了一段时间才重新适应了忙碌的生活,在这个生活里还偶尔会穿插烦人的邻居,折腾的好友,以及好友随身携带的另外一个新晋友人。

    生活就是一场大戏,哪怕没有任务者,陆见晏也始终不得安宁。

    陆见晏都没怎么仔细打听这些人的事情,消息还是源源不断的传入了他的耳朵里,好比药无患并没有通过业主大会找到安老爷子的破绽;也好比楼等闲收拾了那个打算在另攀高枝前出卖他有ed(勃-起障碍)消息的小明星,第五奕全程参与,出了不少骚点子,和楼等闲狼狈为奸,默契异常。

    最后,就是陆姐姐了。

    她和她未婚夫就这样突兀的分手了,没有一丝准备,也没有任何解释。

    两人低调的订婚,低调的解除婚约,前后不过几个月,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陆姐姐还有过这么一段感情经历。

    到底发生了什么,陆姐姐甚至没有对家人里谈及,哪怕是对陆见晏。看上去,陆姐姐的精神倒是蛮好的,没有半点受到情伤的感觉,是真的没有,不是在强颜欢笑。这就是陆姐姐了,做什么都很果断,喜欢的时候全身心的投入,不喜欢了也会果断抽身。

    果然还是爱的不够深啊,陆见晏是这么觉得的。

    因为一个李老师,仿佛整个未来的走向都不一样了。在时间走到陈医生最后第一次【时间回溯】的正常点上时,没有任务者的童话度假期也终于告破。

    那是在一个宁静的午后,午休时间。

    陆见晏没有了掌握未来的优势,但还是已经牢牢的把分公司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上,凭借着和第五家谈成了有关于又一个海上新能源联合开发的重大项目,陆见晏为分公司拿下了一笔未来会十分可观的利润。用实力告诉所有人,为什么他会成为吴郡陆氏的继承人。

    以及,是的,吴郡陆氏的公司的主要业务便是新能源。

    这年头什么才是来钱最快的合法产业?不是医药,不是银行,更不是娱乐圈,而是掌握能源的寡头。

    用安老爷子的理解来说就是,这个世界上谁最土豪?中东卖石油的大白袍子们啊。

    陆见晏所在的世界没有煤炭、石油等能源,但有一种取而代之的被定义为“新能源”的能源,比石油、煤炭都要清洁,污染小,最主要的是,陆见晏所在的国家的地下和领海里,到处都储存着产量惊人的新能源,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能源这种东西,大头肯定是掌握在国家手上的,但也有私人介入合作,这个“私人”并不是单单的某个企业,而是老牌世家。甚至可以这么说,新能源便是保证这些老牌世家能一直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底牌之一。

    前段时间,才准备把家族中心移回国的第五家,据说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储存丰富的大型海上新能源。第五家和药家有姻亲,肯定会带上药家,但更多的还是愿意拿出来与国家合作,表达他们回国的诚意。而有关于新能源的开采,国家也不可能只和第五家、药家这种始终带着国外势力的影子的家族合作,肯定要有个深受国家信赖的老牌势力牵头。

    听到风声的世家就没有谁会想要放过这块就在嘴边的蛋糕的,陆家也是其中之一。

    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在吴郡陆氏掌管内的新能源公司,也就是s市最大的分公司,出现了动荡。

    本来板上钉钉的由竞标名额,生生给错过了。

    两陆震怒。

    陆见晏临危受命,到s市对分公司进行整顿和清洗。但错过就是错过了,再不甘心也没有办法,这也是他们以前疏忽而造成的锅,早发现早治疗,壮士割腕,尤不晚。

    陆见晏凭借着重回两个月半的优势,知道了那个海上新能源比第五家预计的还要大,第五家的手上因此又多了一个推荐名额。本应该的历史发展是,第五家实在是选不出来合适的合作伙伴,决定放手让国内的世家公平竞争,第五家好再赚一笔。

    陆见晏一开始的打算是提前准备,等到了时间大家都被打个措手不及的时候,他们好趁机谋划一二。也就是之前回到小时候时,药无患口中的那个陆家和第五家的“小小”合作。当然真的是“小小”合作,因为他们连合作都谈不上,只是一个互相试探的接触。回来后,因为有药无患的推荐,陆见晏提前认识了第五家这次实际上站出来主持项目的第五奕,后续也就有了超过陆见晏预期的美好发展。

    虽然哪怕没有药无患,陆见晏也有自信在提前掌握了信息、准备两个半月后,成功竞标。但毕竟也许会有意外出现,这样能直接成为合作者,自然更加万无一失。陆见晏对药无患还是很感激的,也算是侧面证实了安老爷子的话不是空穴来风,两人合则心想事成。

    对于和药无患合作,其实已经是肯定的了,陆见晏没有摊开说,只是在想着怎么才能发展成友谊线,而不是其他什么奇奇怪怪的……官方cp。

    和第五家谈成了这样的合作,帮助陆见晏在陆家的名声又更近了一步,他算是在s市勉强站稳了脚跟,圈子里没有谁还会不知道这个暗中就吃下了合作了陆见晏。不管身份多高,年纪多大,都是要叹上一句后生可畏的。

    成功的合作给陆见晏注入了信心和愉悦。然后,他内心里那个名字叫懒惰的情绪,便再一次悄悄冒头,只敢在午后稍稍敢放松一下。

    然后,就放松出了事情。

    陆见晏当时正在卡座里一本正经的组队玩手游,小队五人,三个陆见晏都见过真人,一个叫药无患,一个叫第五奕,一个叫楼等闲。友谊嘛,如果不能出去找小姐姐、小哥哥开车,自然只能找人组团开黑了。

    五个人里,楼等闲最菜,专坑队友。

    就在陆见晏暗搓搓的和药无患单独商量,要不要t掉楼等闲这个天线宝宝的时候,他的手机被喜闻乐见的泼了咖啡。

    啊,这熟悉的玛丽苏套路。

    虽然没有听到系统的声音,但作为一个常年容易被泼咖啡的倒霉总裁,陆见晏对于这种事情早已经屡见不鲜,并形成了一系列的应对经验。

    对那个慌乱想要道歉的人,陆见晏只有三句话:“我手机防水,不用担心。我的衬衣会有助理重新买一件,不需要你赔。如果你觉得我这是在看不起你,那么,我会把衬衣的折旧价格和我助理的微信号写在纸上,你可以随时把赔偿红包给她,谢谢。”

    对方一愣,大概没想到陆见晏会比他更懂套路。

    陆见晏终于不紧不慢的抬头,在他看到那人的模样时,他也愣住了,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王姓的姐夫,不对,是前姐夫。

    不在b市好好待着,来s市做什么?!

    “晏晏。”王姐夫也是一脸意外,眼睛里的情绪却很沉静,他的气质果然变得更讨厌了。

    如果说以前陆见晏对这位姐夫还多多少少有一些好感,那么此时此刻,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他已经彻底只剩下了不喜了。以前陆见晏就觉得对方虚虚实实的让他看不清楚,如今更加证明了这点,对方身上只剩下了挥之不去的虚伪,一点点可爱的优点都烟消云散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对方很想和陆见晏叙旧,但陆见晏很不想。

    可对方已经自来熟的坐到了对面,絮絮叨叨了起来,把自己的情况可以说是十分详细的介绍了一下。自从他和陆姐姐和平分手之后,他就来了s市工作。他觉得他以前的状态不对,他不是谁的附庸,他需要自己打拼,他如今就在这家咖啡厅里当主厨。

    陆见晏在心理道,哦,王主厨啊。千里迢迢能从后厨“一不小心”洒了杯咖啡在他的手机上,可以,这很主厨。

    王主厨还在说着,他可以在他权限范围内的给陆见晏上一道免费的自创菜尝尝。

    陆见晏并不想吃,也没什么负担的就直接拒绝了。

    “求你了,就当是帮我尝尝,看在以往的情分上——”

    陆见晏一脸莫名其妙,我们以往有什么情分?我巴不得你和我姐分手,你打死不分,如今终于被我姐想通踹了的情分?!

    “——而且你不是也要等你的助理给你拿衬衣嘛。”

    陆见晏用事实告诉了对方一个真理,衬衣被洒了咖啡又能如何?又不是给了□□,三分钟不换就会七窍流血而死,也不是这咖啡上有什么结界,让他只能被困在椅子上不动。

    结账,起身,去咖啡店对面的品牌店,换一身衬衣,前后不超过五分钟。

    陆见晏到底是有多死板,才一定会因此深深的记住谁,或者必须需要谁来给他解决窘境?一个咖啡渍而已,能有多窘?连路都不会走了?连衣服都不会自己买了?

    最重要的,哪怕穿着有咖啡渍的衬衣,他也依旧是最帅的总裁,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  注:有关于新能源的一切都是我扯淡的,请勿较真,也请勿当真。爱你萌。

    ***

    从安老爷子逃跑之后,就正式进入第二单元的内容了。

    第二单元的主要人物:攻,受,陆姐姐,王子期,以及王厨子,还有暂不公开的其他人物。

    ***

    第二单元的套路,与其说是快穿文有的套路,不如说一直以来都有的套路——退婚流or分手流。

    a穿成一个被退婚or被分手的倒霉人士,他的前任不是白富美就是高富帅;他要报复前任的理由之一,往往就是前任和他分手了(exm?);

    他报复前任的手段……种马流喜欢把前任白富美刻画成拜金女,等自己功成名就后,娶七个八个更好的白富美来让前任悔不当初;

    纯爱这边的套路是,把前任高富帅刻画成渣男,然后主角和前任的大哥、小叔、亲爹在一起,让“渣”前任痛不欲生;

    快穿文里,有些则是,明明是个同性恋的主角,被异性恋的某女抛弃,然后一定会和某女强势的大哥、小叔、亲爹在一起,并且让某女被家人厌弃。(讲真,这是个什么道理?上位者和自己家人在一起十几二十年,就因为莫名其妙喜欢上了主角,便对以前怎么看都好的家人,变成了怎么看都讨厌?脑子呢?)

    套路感言:被抛弃了又怎样?说要做一家人,就一定会做一家人!

    ***

    第二单元就是这些套路的杂糅啦,(很重要)【顺便还有作者的一些脑洞大的其他设定,暂不剧透。】(很重要)

    故事从王厨子的角度来说就是:他被陆姐姐那个“拜金女”抛弃了,他本“不想报复的”,只是离开了伤心地,却在异地“巧遇”了陆家本应该继承全部财产但被陆姐姐阻击没能继承的,“落难”但有才华的长子陆见晏,两人一拍即合,从合作伙伴到互生情愫。陆见晏终于认清了姐姐的“真面目”,决定和前任姐夫在一起。

    陆见晏:滚!!!!!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藝射日”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7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雾十家的枝夏”亲又扔了1个火箭炮,实在是破费了,抱拳。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包子是炮灰”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小嘛小二阳”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kanidown”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云臻”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