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在安老爷子把绑架案那晚的真相娓娓道来的过程中, 陆见晏全程都是“= =”这样的脸,但暗中储蓄的怒气值却是一路扬高, 朝着爆表的成就拔足狂奔, 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炸掉。

    陆见晏虽然能猜到长大后的药无患必然不会像他小时候那么小天使, 甚至很有可能对他还有所隐瞒, 但他没想到药无患竟然玩的这么大。安老爷子很多事情都说的有些模糊,因为他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可陆见晏结合和药无患的相处, 多少还是能推断出来的。

    好比,药无患在还没和陆见晏达成合作时, 就已经在筹划着阳奉阴违。

    这样刻意欺瞒都已经构不成最让陆见晏生气的点了,而是难道在药无患心中他就是那么一个不明事理的圣父吗?若药无患把李老师的所作所为直接对他讲出来, 他肯定会对后面的计划有不一样的想法。

    不仅不阻止, 还有可能出一份力。一如他之前说的, 在法律所不能制裁的时候,他也会赞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剑走偏锋。

    结果, 却被误会成了不管什么情况他都有可能要坚持圣父,这让陆见晏总觉得药无患一点都不了解他。

    而明明、明明在过去的某一瞬间, 他以为药无患是懂他的,他以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互相理解彼此的人。如今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屋内中央空调的温度调的有点低, 但再低也比不过陆见晏的心更凉。

    不管内心如何暗潮翻涌,陆见晏表面上还是维持了他经典的面瘫脸,好像不会被任何事物打倒。

    安老爷子在简明扼要的介绍完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却并没有就此打住, 仿佛那只是个开头的引子,接下来才是他的重点。

    “接下来的话会很长,有点话唠,希望你能见谅。”

    “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不是为了挑拨,也不是为了让你误会药无患。正相反,我希望你能在知道他的阴暗面后,再听听我对他其他方面的理解。”

    安老爷子心平气和的抛出了他的观点,一下子就抓住了陆见晏的注意和好奇。

    “首先,我告诉你这件事情的始末,是因为我觉得既然事情涉及到了你,那你便有知情权。”一切打着‘我都是为了你好’的名义进行隐瞒的行为,在安老爷子看来都不过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我满足,“但药无患希望我能帮他隐瞒,却并不是出于自私狭隘的理由。他只是怕给你造成不好的印象。换言之,你对他的看法对于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陆见晏并不觉得这就能够成为一个人任意欺瞒另外一个人的理由,但他也没有急着否定安老爷子,而是选择耐心的听了下去。

    有【首先】,自然还有【其次。】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药无患除了瞒着你这点以外,其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安老爷子觉得陆见晏应该也有着差不多的想法,李老师死有余辜,但真正的李老师的家人对此却一无所知,也做不了什么,但总有人要做什么的。刚巧,陆见晏和药无患也算是李老师攻略中的受害者,自然再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人选。

    “系统和它更上面的人,是不会管这种事情谁占了谁身体的事情的,毕竟这本身就是它们开发的穿越方式之一。若你闹大,最多也不过是罚任务者几个积分了事。但人命怎么能和积分等同呢?”

    安老爷子见多了任务者和小世界原主之间的不公平,肚子里不知道攒了多少的料。任务者也是从不同的小世界挑选出来的,可惜品行良莠不齐,好的很好,坏的却更坏。

    陆见晏终于开口,他的双手合十,仿佛在做着极大的挣扎和忍耐,他的声音有点干涩,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我没有指责这件事情的对错,我在意的是药无患的态度。他根本没有问过我是怎么想的。只是武断的把我归纳为了某种性格,然后便自顾自的开始了他孤胆英雄式的计划。”

    是他说的,希望他们能成为搭档!

    但是却连搭档之间最基本的诚意都没有!

    他不信他!

    “你又何尝彻底信了药无患呢?”安老爷子不是在指责陆见晏,也不是在为药无患辩护,只是实事求是,觉得这是人之常情。这便是他想对陆见晏说的第三点,“药无患其人,偏执成疾,病入膏肓,一念成魔,一念佛,他可以成为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也可以成为人人谈之色变的魔头。端看你怎么选择。”

    “我怎么选择?”陆见晏一愣,黑色的双眸里是满满的诧异,安老爷子这是说错主语了吗?

    安老爷子却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很清楚他在说什么:“在我知道的有关于他的未来里,无外乎便是这么两条路。”

    成,则天下安,败,则生灵涂炭。

    陆见晏没再莽莽撞撞的问“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因为他多多少已经有了猜测。

    “他是一把弑神刀,君便是他的安刀鞘。”安老爷子说话一会儿现代一会儿古代,不中不洋,略显古怪,但也好像没有那么难以理解。毕竟安老爷子在那么多个世界里穿梭过,有未来、有现代,自然也有古代,平日里普通人说话的口音都有可能会因为身边人的影响而变得不南不北,更不用说安老爷子这种了。

    极简设计的屋内随着安老爷子的话,陷入了一片沉默,表盘上的分钟慢条斯理的走过,始终是那么不紧不慢。

    陆见晏需要时间消化,安老爷子给足了他时间。

    当光感落地窗外面的阳光比之前升了不少后,陆见晏终于开口了,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在您知道的有关于我和药无患的故事里,我们是什么关系?”

    不可谓不一针见血。

    “我知道的有关于你们的故事有好几个版本,”安老爷子没有把话说死,因为也说不死。选择不同,结局自然也会不同,甚至因为这样那样的任务者的介入,这个世界未来的发展方向简直是变化莫测,从丧尸末日到大宇宙时代再到平平淡淡的现代生活,不一而足,都有可能。“但在所有的版本里,都有一个绝对的相同,那就是你对药无患的选择。”

    陆见晏双手更加紧握,给自己的压力也陡然增加。安老爷子这么说,总让他有一种自己的世界果然是一部小说的错觉,但他并不想成为某个小说家的脑洞产物。他只是他!

    安老爷子笑了,一边摇头一边道:“别误会,你是实实在在的人,不是哪个小说的主角。”

    任务者知道的所谓的故事,也不过是一段系统演算出来的极有可能会发生的未来而已。在安老爷子看来,没有所谓的绝对主角,只有能够影响历史车轮的人。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嘛。在时间的洪流里,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一个看似普通的决定,就会改变整个世界。

    好比若某个本应该开国的皇帝一念之差,选择了继续在庙里当和尚,又或者忠君爱国,自然也就不会有下一个赫赫威名的历史朝代了。

    在这人做出不同的选择后,世界接下来将会有怎么样的发展,谁也不敢肯定。

    “我有幸便是这样一个人?”陆见晏的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慢,因为他总觉得这个设定很杰克苏啊。哪怕他曾经幻想过要当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但真面对这样的可能时,他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踟蹰不已。

    安老爷子无情的打破了陆见晏的幻想:“药无患才是。”

    陆见晏是能够影响到药无患的那个人,他也就间接成为了最关键的人物。无数的任务者前仆后继的想要攻略陆见晏,便是他们没有办法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只知道陆见晏在未来有举足若轻的地位,却看不到是什么使得陆见晏拥有了这样的地位。

    好吧,安老爷子曾经也是这样的大俗人,只看得见“主角”,却看不到主角身边的种种诱因。无数次的血泪教训后,才有了如今的经验。不是睿智,只是经验。

    “就我所知的几个结局里,凡你选择和药无患绑定在一起,就没有不一帆风顺、心想事成的;而少数几个你和药无患分道扬镳的选择,无不都走向了最糟糕的be线。我不是想对你进行道德绑架,只是想告诉你,你确实有这个能力挽救药无患。当然,你不这么做,我也完全理解,你没有这个义务,你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说实话,陆见晏……挺想试试的。

    咳,大概就陆见晏一个人会这么想吧,从小在看超级英雄故事的时候,每当有角色抱怨,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要拥有这见鬼的超能力,为什么我要肩负责任时,陆见晏就会想,你不想,我想啊!给我啊!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变相的圣父情结,但如果有机会,陆见晏真的挺想当超级英雄的。付出常人所想象不到的辛苦与训练,去做一件对世界十分有意义的事情。

    人这一辈子,总有轰轰烈烈那么一回的,对吧?

    不需要谁知道,他自己觉得满足就好。

    不过,陆见晏并没有他的想法全部直白的告诉安老爷子,只是继续面无表情的咨询了下去。也不是安老爷子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他需要更多的信息来作证。

    好比……“你所谓的,我和药无患绑定在一起,是怎么个绑定法?”

    “咳,”安老爷子不适的在椅子上动了动,干瘪的嘴唇几度动作,又几度合上,过了好一会儿,他鼓足勇气才道,“情侣。”

    “哈?”陆见晏一愣,这是什么鬼?这难道是个童话故事吗?爱是厉害的魔法?不不不,他的世界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安老爷子也觉得很囧,但就他知道的就是如此:“用我们的话来说,你和药无患算是官方cp来着。”

    ——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知道原来我特么还有个官方cp!by:陆见晏。

    “就只有这一条路吗?”陆见晏不喜欢同性,当然,他也不喜欢异性。他觉得他应该属于无性恋,也就怪不得会有他选择不去当超级英雄的be可能了。也不是说不当超级英雄了,而是他大概不信什么用爱发电,想要换个思路自己闯出一条成功的路,但是失败了。

    安老爷子不安的搓了搓自己满是皱纹和老年斑的手,不确定的说:“也、也有一个世界是友情线,应该是友情线吧。”他有点不确定。

    “真的吗?”陆见晏重新看到了希望,“要怎么达成?”

    安老爷子在心里类比了一下,给出了一个总结,必须满足两个条件才能安抚住药无患:1,和陆见晏在一起,2,陆见晏活着。

    陆见晏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看来有个be线是他死了啊。

    “这些结局是都发生过,还是?”陆见晏平时也会看科幻小说,什么平行世界、多维世界,过去的我还是不是现在的我之类的,他也有偶尔没事干脑洞过。

    “是系统的推演。”并没有真实发生,只是就像是数学里的假设题一样,提前把有可能的结果列举了出来而已。

    陆见晏点点头,然后又追问了一些问题。

    安老爷子把他能说的都说了,没有半点隐瞒。

    两人一直说到了中午吃饭,陆见晏本想留安老爷子一起吃的,但安老爷子却拒绝了,据说他还有点事,必须赶回去了,要不然就要错过了。

    陆见晏自然也就不会再留,只是礼貌的送客。至于他到底会不会选择和药无患发展什么,陆见晏并没有说,他不想安老爷子觉得这是一个很草率、很容易做出的决定。

    结果,安老爷子走后没多久,陆见晏的米饭碗还没端起来呢,安老爷子就又返了回来。

    陆见晏默默的看了眼玄关鞋柜上的空瓶:“又忘记拿瓶子了吗?”

    安老爷子完全没有半点羞赧,大方的点了点头,扶着腰才弯下拿起了瓶子。人老了,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不便,可他就是喜欢这种苍老的感觉,他已经年轻了太多年了,只有老迈才会让他感觉到他还活着。

    “顺便我还有一件事情,觉得需要和你说一下。”安老爷子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您请。”陆见晏放下筷子,正襟危坐。

    安老爷子道:“我答应药无患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因为我怕我不答应,他会控制不住的当场杀我灭口。等他走了,我就来告诉了你。可我毕竟是毁了约,所以,我想进行一下补救。”

    “补救?”这怎么补?

    安老爷子默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折起来的纸,展开来后,就露出了里面硕大的字——我是药吹。

    陆见晏直接当机当场,药吹?

    “虽然他骗了你,这点很讨厌,但我依旧想要恳请你能原谅他这一回,给他一个机会,因为他真的是一个有可能会成长为很好很好的好人的人。”

    “他那么极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的病,他也不想变成那样的,可他是真的控制不住,但还在努力控制。也许只需要再耐心的等他一下,他就会变得更好。人无完人,就像是我也会出尔反尔,不遵守约定;药无患也有他不好的地方,但他有在努力改变。”

    “决定一个人是好是坏,更多的是取决于他的态度。”

    “很多人在经受过苦难后,不是废了,就是想要报社,当然也有少数会选择原谅,但我觉得最难的选择是因为经历过那些痛苦,而变得不想要让别人也遭受一遍。我不敢说我能百分百知道药无患为什么选择猎杀任务者,但我觉得这里面至少有一定的原因是他不想再有他这样的受害者出现。”

    “也许药无患阻止别人受害的手段极端了些,可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我不对任务者下手,是因为我怕这样的私刑会上瘾,怕未来的某天我变得面目全非,变成我最讨厌的样子。药无患那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可他还是这么做了,冒着会变成修罗的心,去修行修罗之道。虽千万人吾往矣。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勇敢。”

    “哪怕最后药无患还是会走上歪路,但他此前做过的种种好事,并不会因为他变坏了就一笔勾销。好事始终是好事。”

    “我们都见过幼年的药无患,也喜欢那个孩子。我始终相信,不论长大后的药无患变成了何种模样,那个小时候他的始终还在他的心里。不管藏的有多深,也一定会有人把他找出来的。我当不了这个人,但你可以。”

    “他信任你,喜欢你,甚至在精神上依赖你。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

    安老爷子不知道为什么,陆见晏却再清楚不过,因为那个印在掌心、仿佛至今还带着温度的吻。

    药无患说,那会持续给予他勇气。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喜欢太多了,才会在未来的某天变质成另外一种感情。但现在并没有,你们还只是朋友。那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让友谊不要变质,让你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有天你也会转变你的感情,到时候你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安老爷子很努力的把他对药无患最好的印象都说给了陆见晏听,有点凌乱,没有章法,还很啰嗦,大段大段的话,但确确实实当了一个合格的药吹。

    至少,本就有些心动的陆见晏,被吹的更加倾向于某种选择了。在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他想要努力一把。不扣任何帽子,忘记一切标签,只是单单纯纯的两个好友,当你有天发现你拥有拉你朋友一把、可以让他变得更好的能力时,你会选择不帮他吗?肯定不可能啊!

    ……

    与此同时的陆姐姐,在处理完事情回陆见晏家的路上,接到了来自未婚夫的电话:“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还不确定。”陆姐姐并没有解释她去了哪里,要去做什么,这是她一贯的行事风格。

    未婚夫也没有问陆姐姐是被什么耽误住了,只是例行进行了嘘寒问暖的关怀,以及撒娇想念,特别的娘。但陆姐姐就吃这一套,她喜欢这种被需要的感觉,仿佛没了她,对方就不能活。两人说了好一会儿才挂断了电话。

    陆姐姐心满意足,以为未婚夫打听他什么回来是希望她早些回去。

    但其实这样的打听还有一种可能。陆姐姐却拒绝去想。

    ……

    当天晚上,在陆姐姐睡下之后,陆见晏秘密见了药无患一面。

    黑灯瞎火的见面,本应该在有了小时候的基础后,很容易接受这样的谈话场景。但在经历过了白天的洗礼后,陆见晏还是不可避免的感觉到了一丝如坐针毡。

    如今在陆见晏眼前坐在轮椅上的,不再是小天使药,也不再是欠揍的药大患,而是……他的官方cp,他的官方cp,他的官方cp,啊啊啊,这世间为何会有这等邪物!正常的发展,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在最后才揭晓吗?这么早就揭露了,这倒霉作者根本是不打算设置什么悬疑了是吧?会不会写文!

    作者会不会写文,陆见晏无从得知,他只知道他本来对药无患升起的无限愤怒值早已无处安放了!只剩下了尴尬和慌张,愤怒是什么?能吃吗?

    见鬼的官方cp,是不是还要官方发糖啊擦!

    好死不死的,药无患正好从兜里掏出了一块柠檬糖,咔擦咔嚓的直接咬碎,牙口倍儿棒,贝齿留香!在发现陆见晏正用一脸难以言表的表情看着他的时候,他还特别主动的把装着柠檬糖的铁盒往陆见晏的眼前递了递,盒子上画了个带着怀表的兔子商标,有点像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那只,充满了梦幻感。

    陆见晏的表情更加一言难尽了。药无患好歹也是个二十好几,身高一米九的大小伙子了,随身怀揣着这么少女心的东西,真的合适吗?

    还是说每个蛇精病必然有一颗小公举的心?

    陆见晏最终还是婉拒了药无患的兔子柠檬糖,药无患无可无不可的收了回来,装起来之前又贪嘴的往自己嘴里扔了一块,咔擦咔嚓。夜深人静的房间里,药无患吃糖的声音变得异常明显。

    “你想找我说什么?”药无患吃完之后,仿佛浑身都带上了柠檬味,酸中带甜,还有点香。

    陆见晏正襟危坐在床边,与药无患面对面,几经心里建树,才终于沉淀下了情绪,一本正经的和药无患讨论起了正事:“陈医生被你控制起来了?”

    是的,陆见晏并没有坦白,因为他想保住安老爷子。

    药无患隐瞒他一次,他也隐瞒药无患一次,他们两清了。这一次谈合作,他会和药无患说清楚,如果药无患能不再骗他,那往事就只是往事,谁也不会再提起。

    “是的,他现在没有了积分,也没有了能力,系统沉睡,自杀也去不了下个世界,自然只能认怂,被我关起来。”在这件事情上,药无患并不打算隐瞒陆见晏什么。

    陆见晏在心里点了点头:“那你有什么打算吗?我是说对陈医生的。”

    “他的能力还挺有用的,他本身穿越的也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所以我想趁机多研究他一下。”

    “……研究?”

    “不会伤害到他的。”

    “你发誓?”

    “我……”

    “在你发誓前,我需要提醒你的是,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骗我了,因为我一向是用人不疑。我们是搭档,你说了,我就会信。但如果有天让我发现你骗了我,我一定不会原谅你。没了信任,又何谈合作呢,对吧?”

    药无患皱眉,银烟色的眼睛仿佛深了一层,他总觉得陆见晏这是话中有话。还是说,陆见晏也有未知的底牌,已经发现了李老师的端倪?

    亦或者陆见晏只是在诈他?

    ……

    从陆见晏家出来后,药无患就直奔了安老爷子家,说这里面没有这个老头捣鬼他都不会信!

    但是,等待药无患的却是人去楼空。

    安老爷子家早已经没了人,那些温馨的装潢还在,但孩子们的照片却不翼而飞。他对陆见晏说的怕赶不上什么,其实就是怕赶不上离开的飞机啊。

    在对陆见晏和盘托出时,安老爷子是怀揣着破釜沉舟之心的,换言之就是跑路。

    不过,思及安老爷子此前对陆见晏的避之不及,他这个跑路的想法指不定是什么时候生成的呢。安老爷子有很多手段,改名换姓不被发现,已经是基础中的基础了。

    不得不说,安老爷子一直在给陆见晏和药无患“惊喜”。在他们觉得所有任务者都不是什么好人的时候,安老爷子堪比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以捡瓶子的身姿差点闪瞎了陆见晏的眼;然后,他又在按照一般套路肯定会被药无患威逼利诱成功的时候,先虚以为蛇,再出其不意,临结尾时又小愧疚的药吹了一把;最后更是在很好的刷了一把成熟稳重老前辈的人设后,却滑不留手的说跑就跑,没有半点考虑过人设崩不崩的问题。

    在害怕药无患当场杀人灭口的时候假做同意,再告完密后逃跑,节奏把握的简直一流。但这种套路,总含着网游中常见的一丝淡淡的“猥琐流”操作啊。

    安老爷子不愧是纵横了无数世界的任务者,至少这种能屈能伸就是很多人不具备的韧性。

    但被坑的其实不只是药无患,还有陆见晏。他最想问的问题,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看样子安老爷子也知道陆见晏想问什么,却并不想回答。未免为难,便借着告发药无患隐瞒的东风,短暂的转移了陆见晏的注意力。等陆见晏想起来的时候,他没影了。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就是一个让你不断发现过去以为能和对方平等谈条件的自己就是个傻逼的套路。

    作者有话要说:  安老爷子:想不到吧=v=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还是能不见就不见了~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何墨穸”亲最近每天都会有的地雷,共2个

    感谢“枝夏”亲又扔了3个地雷

    感谢“檐雨声声”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朝作者的菊花裏輕輕地”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迷局”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草纸往作者菊花里”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伊莎”亲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猫团子”亲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那个柠檬”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茶叶的tea”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躺在地上喊666”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诶嘿嘿”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chris”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涅槃的凤爪”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