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三十一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安老爷子十八年前住在半山别墅, 如今住在江苑,总是和陆见晏同住一个社区。咳, 安老爷子可以对灯发誓, 他真不是故意选择住在陆见晏附近的, 只是每座城市条件好、有底蕴的高档富人区就那么几个,再加上世家爱扎堆的这个特性,撞上的几率自然很大。

    虽然安老爷子的日常是捡瓶子, 但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多么会委屈自己的人, 在加上任务者的积分是可以十分低廉的兑换他们所在世界的流通货币,安老爷子那一向是能用最好的,就坚决不用次一等的。

    当然, 用好东西的前提是这东西环保。在安老爷子的人生信条里, 首当其冲的就是绿色环保,好比杜绝一切野生珍稀动物的皮毛, 也好比大部分时候他也拒绝使用会给地球增加过多负担的机器, 去超市自带布包,可以走路解决的路程就不爱开能源车,甚至连出门吃饭都会随身携带一双自己专属的消毒筷。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 这就只是家里老人抠门的表现,但只有了解安老爷子的人才会知道, 他真不是为了省钱, 他除了钱,就什么都没有了好吗!

    安老爷子的住宅装潢也充分体现了环保这一特性,运用了各种可以降解的材料, 环保涂漆,最主要的是审美还不错,整个家都给人一种舒服大气的温馨感。房间里还放了不少相框,有男有女,但基本都是朝气蓬勃的青少年。据安老爷子介绍,那些都是他的孩子。

    药无患心想着,看来安老爷子曾经的任务经历也是十分丰富呢。

    “都是这个世界资助的。”安老爷子真的很有钱,也很闲,在捡瓶子之余,便喜欢无偿的资助一些心性好又有能力的孤儿,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一张他们的照片留念,并在心里悄悄的把他们称呼为他的孩子。

    安老爷子一直找不到可以把“自己的孩子”炫耀给别人的机会,毕竟他没办法给别人解释这些年岁跨度极大的孤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年纪最大的一批孤儿如今和安老爷子的外表都差不多大了。

    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让安老爷子等来了主动送上门的药无患。

    药无患:“……”

    苦听了“我的孩子有多棒棒”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后,药无患的脑袋都要大了。怎么形容他的那种无聊好呢?他连安老爷子的家大约有多大平米,都差不多心算出了结果。

    由于是一个人住,安老爷子的住房面积并没有陆见晏的那么夸张。

    “晏晏的房子也是一种投资手段,谢谢。”药无患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有哪怕一丝一毫想说陆见晏不好的打算。

    安老爷子充满无辜的炸了眨眼,他根本就没说话啊。

    药无患也是见好就收,并没有不依不饶。

    然后,陆见晏的微信就到了。是的,一早上就这样过去了,药无患听了一肚子安老爷子的孩子,却还没有进入正题。也是挺心酸的。

    “陆见晏?”安老爷子主动转移了话题。也就只有陆见晏,可以让药无患在做任何事情的第一时间不问缘由的停下,只为回复对方的信息了。

    药无患觉得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痛快的承认了:“他让我带他向你问好,顺便问一下在咱们回来之前的那晚的细节,以及希望你能记得和他的约定。”

    安老爷子长叹一声,低头看了眼手中握着的青色瓷茶杯,新茶浮动,香气袅袅。该来的还是会来,躲也躲不掉,他知道陆见晏想问什么,但他其实也未必能够给出陆见晏答案,不过他还是会依约与陆见晏见一面谈一谈的。

    至于绑架案发生那晚发生了什么……:“我以为你比我更清楚。”

    是的,药无患应该是比所有人都知道的多的那个。

    早在陆见晏吻上药小患掌心的那一刻,药大患的记忆其实就已经觉醒了。不是单纯的谁取代了谁,而是大小患彻底变成了一个人,拥有着共同的记忆和情感。陆见晏使他变得完整,不是一句感性的形容,而是再贴合不过的事实描述。

    但是,药大患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陆见晏,他成功的伪装成了还是个傻白甜的自己,这当然并不只是为了再讨个亲亲那么简单。

    药无患更多的是为了混淆陆见晏,让陆见晏下意识的觉得人畜无害的药小患做不了什么。

    虽然提早和年幼的自己合二为一并不在药无患的计划里,但伪装成年幼的自己却是他早就有此打算的。在药无患和陆见晏谈合作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陆见晏对“杀死任务者”表现出了过于强烈的不喜,药无患不想和陆见晏发生正面冲突,就只能想办法换个角度各取所需了。

    反正药无患是一定会杀死任务者的,区别只在于会不会让陆见晏知道。

    陆见晏其实应该相信他自己最初的感觉的,而不是被药小患所迷惑,药无患就是killer。吞噬者是第一代真正穷凶极恶的killer,药无患得到了吞噬者的能力后,因为种种原因吧,最终也走上了斩杀任务者的道路。

    后面的发展和药无患预想的差不多,李老师害他们被抓,安老爷子出手相救,在三人翻窗离开的最混乱时期,药无患悍然出手,用能力悄无声息的杀死了李老师,并得到了李老师的能力。

    刚得到能力时,必然是痛苦的,被陆见晏误解成了药无患这是犯病了。

    待黑人妹子送药无患去找医生看病的时候,药无患凭借惊人的意志和长期磨合能力的经验,终于解除了李老师的能力,帮助大家回到了正常的时间线。

    故事其实很简单,但不能被陆见晏知道的部分却有很多,应该说大多都不能让陆见晏知道。

    药无患倒是并不意外安老爷子会知道,作为任务者中的老油条,安老爷子肯定是藏着一些底牌的,他不可能看不出端倪。所以,一回来,药无患就趁着陆见晏忙碌的时候,独自上门拜访了安老爷子。

    俗称,串口供。

    “我是希望能和您交流一下,有关于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药无患说的还算礼貌,“不知您的系统对此……”

    “我的系统已经去世了。”安老爷子说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始终是淡淡的,也不知道是真的无所谓,还是不想表现出那份压抑许久的悲伤。宿主和系统的关系是多样化的,有李老师和他的系统那种互坑的,也有相伴多年早已经与家人无异的。安老爷子和他的环保系统属于哪种,目前还未可知。

    “去世?”终于也有药无患不知道的事情了,系统还能去世?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说法?一般不都是退役或者坏掉重新换一个吗?

    系统也会生病和死亡,这是安老爷子从他的系统身上学来的。

    至于没有系统的安老爷子是怎么在这些世界纵横的,那就是安老爷子自己的事情了,药无患无意深究,也不想闹的大家不愉快。他快速进入了正题:“我有自己的渠道,很清楚李老师身上的原主已经死了,我并没有骗您……”

    “我知道。我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任务,被任务者穿越的原主是死是活,我还是有办法分辨的。”安老爷子打断了药无患,“如果你是要对我解释你为什么要杀了李老师,那大可不必,我属于不听理由派。做了就是做了,我没兴趣对你说教,也一般不会干涉你。”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独属于安老爷子的老年人想法,他早已经没有曾经那样的锐意进取了。从他一意孤行的选择用老人的外表执行任务开始,他的心就已经苍老了。

    “只是,”安老爷子又补充了一句,”若有一日你踩到了我的底线,也请不要怪我翻脸无情。”

    明明此前还是很平和的一场谈话,却伴随着安老爷子的最后一句,让整个谈判桌上的气氛陡然而变。

    药无患临危不惧,表情还是那么游刃有余。他甚至没问安老爷子的底线是什么,因为他也只会去做他想做的事情,谁也阻拦不了!如果两者有冲突,那必然是化解不开的,到时候也不过是各凭本事罢了。

    两两对峙,互不相让。

    最后还是安老爷子重新露出了一个满是皱纹的笑容,才缓解了气氛:“你很好。”

    怎么个好法,安老爷子并没有说,他只是低头喝了口浓茶,舒缓了一下身心,然后才不紧不慢继续道:“大概是人老了,也容易心软,我对其他任务者确实有点香火情,但仅限于勤勤恳恳、老老实实完成任务的任务者。至于李老师那样的,我能做的极限也不过是克制自己不亲手结果了他。”

    在和李老师谈过话的当天,安老爷子就设法让老友拿到了李老师的资料,死在李老师在手上的原主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几乎可以说是十死无生。

    药无患和陆见晏都知道的,任务者登出后,任务者能不能活是个概率学。有些直接死了,大部分会变成植物人,只有少数能活下来。这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和规律的,陆见晏不知道,药无患没说过他知不知道,但安老爷子肯定是知道一些的。

    就安老爷子总结的规律,原主存活的可能性和任务者使用能力的多寡是直接挂钩的。

    不管是哪个世界,都要遵守能量守恒,有得到就一定会有付出。陆见晏仅仅是适应一个【真实之眼】就用了差不多六、七年的时间,药无患哪怕跨越多回时间,至今也还有些不良于行,需要轮椅代步。那些任务者穿越的原主也是对能力有排斥的普通人,没道理任务者可以肆意的借用他们的身体使用能力,对吧?

    而且,任务者使用能力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好像也没有人深究过?

    “就我所知,能力使用的越多,对原主的损害就越大。”安老爷子把这个规律告诉了药无患。李老师的能力那么强大,又十分依赖,频繁使用,他穿越的原主能活下来才有鬼。

    更不用说李老师这回的穿越对象是他自主选择的,而不是系统随机的。

    任务者穿越,无外乎三个渠道,一,系统随机;二,自己选择;三,原创出一个全新的黑户。

    系统随机安排的话,身份往往是不能确定的,但系统会尽可能的选择某个意外死亡的角色,先通过能量治好那具已经是空壳的身体,再安排任务者穿越。

    但如果是任务者自己有针对性的选择某个角色,那么那个原主已经意外死亡的可能性就很小了。任务者依旧穿越到了对方身上,也就意味着是一种变相的、鸠占鹊巢式的掠夺。这种情况下,原主往往就沉睡在自己的身体里,只有任务者走了,他们才会醒来。

    可他们醒来后需要面对的是怎么一个身体情况,和怎么样一个复杂的人生改变,这就有很大的赌性了。

    像李老师和陈医生这种频繁使用能力的人,简直堪称原主杀手。

    陈医生比李老师稍好一点的是,他穿越的都是已经死了的人,并不存在再把原主杀死一遍的情况。

    安老爷子在看过李老师的种种过往后,就基本已经没把李老师看做是活人了。只是,说他伪善好了,明知道如此,他也还是无法亲自对同为任务者的李老师下手,他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私下处刑的□□者。因为这一刻也许他还是正义的伙伴,下一刻他就有可能会因为自己的武断而背负一生的愧疚。

    不过,若有别人要对李老师出手,安老爷子也不会阻拦,甚至会力所能及的帮一把,因为这是李老师和他的系统早该付出的代价。

    “您早就知道我是……?”

    “我猜的,看来是我猜对了”安老爷子毕竟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多少对这些比较重要的“剧情角色”还是有了解的,他没有把话完全说开,只是心照不宣的点到即止。

    若安老爷子什么都不知道,他也就不会那么恰到好处的封闭了李老师的系统了。

    最后的结果也不出所料,李老师和他的系统都在那晚死了,能力不翼而飞。

    “我得到了,能力的名字挺有趣,叫【神笔马良】。”既然安老爷子如此坦诚,药无患也就没有隐瞒,“我只对杀过人的任务者动手,不管对方的能力有多好用,只要他不犯戒,我就会克制自己。这点请您放心。”

    安老爷子点点头,没说信,也没说不信,毕竟药无患的那个病可不是说克制就能克制的住的。

    终日与魔鬼为伴,早晚你自己也会成为魔鬼。

    没有什么威逼,药无患对安老爷子就直接进入了利诱的环节,他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如果日后您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尽力。我得到的能力很多都还蛮有用的。但只有一次机会。”

    “我会考虑。”安老爷子没有把话说死,因为……他确实心里有一个遗憾。不过他需要好好观察、考虑一下,是否该相信药无患,眼前这个白发白眸的病弱青年,他的危险程度可比陆见晏预料的要危险的多。陆见晏有小时候的情谊,和药无患合作到也不怕什么,安老爷子却没有那个自信,说不定哪天他就被卖了。

    “那么,陆见晏会听到的是?”药无患主动起了个头。

    “据我推论,那晚我虽然封闭了李老师的系统,但他应该还是找到了办法自杀,去了下一个世界。我们赶去的时候,李老师已经死了,他走之前,解除了他的能力,大家一起回到了正常的历史线上。”安老爷子如是说。

    药无患终于满意的笑了:“谢谢。”

    安老爷子却并没有觉得轻松,对于欺骗陆见晏,他还是有点心理压力的:“我只是说了一个推论而已。”

    药无患在告辞离开前,还对安老爷子说了句:“恕我直言,您和其他任务者真的不太一样。”

    “像我一样的任务者还有很多。”安老爷子想要对药无患的三观做出最后的抢救。

    药无患冷哼了一声,根本不信:“是吗?真可惜啊,我一个都没遇到。”一上来就是吞噬者那么刺激的,其后的也没有好多少,他们给药无患造成了最直观强烈的恶劣印象。

    “真正埋头做任务的,又怎么可能无故去撩你或者陆见晏呢?”安老爷子提出了一个新颖的思考角度。好比他,之前躲着陆见晏还来不及。这些“剧情人物”就像是一柄双刃剑,吸引着无知的任务者灯蛾扑火,却也让稍微有点理智的老牌任务者讳莫如深,“这个世界毕竟还是聪明人和正常人居多的,极品只是少数,而少数的极品自然会做些愚蠢的极品事。”

    药无患在转动轮椅离开前,背对着安老爷子道:“真希望这样的聪明人能多一点。”

    ……

    与此同时的陆见晏的顶层公寓里,陆见晏还是先他姐一步,赶回了公寓,可惜,他姐在上飞机之前就知道陆见晏去了公司。

    叛徒不是楼等闲,而是丽姐。

    对于自家大少爷明明才晕过去,却不肯在家好好休息,非要去上班的举动,丽姐是发自内心的不赞同的。可她也了解陆见晏的性格,无论她说什么都是改变不了的,所以她就毫不犹豫的“出卖”了陆见晏。

    当然,丽姐也就仅仅是在这种涉及到身体健康的事情上会稍微的自作主张一下,剩下的时候她都是忠诚于陆见晏一人的,哪怕是陆姐姐也无法从她口中知道有关于陆见晏的事情。

    吴郡陆氏的班底全部只属于陆见晏,就像是河内陆氏全部属于陆见慈一样,他们不会无故互相对立,却也没有那么水乳交融。

    长大后的陆姐姐真的和陆妈妈很像,哪怕她们并没有血缘。一身漂亮干练的高定正装,一丝不苟盘起来的栗色长发,两鬓是特意烫卷了的刘海,事业女性的强大气场扑面而来,甚至由于时尚界最近又开始流行复古的风潮,陆姐姐如今也脚蹬了一双白□□跟,简直就像是从陆见晏十八年前的记忆里走出来的陆妈妈。

    陆姐姐凶巴巴的吼陆见晏的样子,也像极了陆妈妈。

    “陆见晏,才几天不见啊,你就长本事了是吗?”

    “晕倒了还能去上班,把你牛逼坏了吧?!”

    “你是不是觉得没了你,地球都不能转了?”

    “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上天呢!”

    “你再多狡辩一个字,我就给妈妈打电话!”

    最后的威胁是最厉害的杀手锏,面对话少的姐姐突然画风一转劈头盖脸的责备,陆见晏也就只剩下了乖乖听训的份儿。呃,躺在床上听。

    陆姐姐责备归责备,但也是因为出于关心和爱,她就差把陆见晏当玻璃娃娃供起来了。

    “医生怎么说?去医院检查了吗?有没有什么脑震荡之类的后遗症?”陆姐姐说话就像是机关枪,不说则已,一说那就是扫射。

    不过,陆姐姐其实也就是说一说,她心里对此早已经有了一套主意,不管陆见晏说什么,她都还是会按照她心里打算好的继续做下去的。好比重新给陆见晏里里外外的检查一下身体,重点是做个针对头部的检查,她根本不相信她弟弟好好的会无端忽然晕倒,这里面肯定有事!

    陆姐姐甚至已经分别和楼等闲、药无患、第五奕约好了私下见面的时间,准备多角度、全方面的了解一下被隐藏起来的信息。

    陆见晏只有闭嘴躺在床上养身体的权利。

    “那姐夫怎么办?”这是陆见晏最后的挣扎。他姐这些年是越长越心硬如铁,如今唯一还能牵动她情绪的,也就是陆家的四口人以及孤儿出身的未婚夫了。

    陆姐姐不明所以:“他什么怎么办?老老实实在b市待着等我呗。”

    陆见晏总觉得他姐要是个男的,一定会是个极其沙文主义的直男癌,她只希望她的爱人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给她做做饭啊,收拾收拾家啊,偶尔逛个街、美美容、做做瑜伽什么的,她很乐意养着他,只要他能乖乖听说、孝顺父母。

    陆爸爸和陆妈妈对陆姐姐的未婚夫最大的不满就是,他们家女儿找的应该是结婚对象,而不是保姆!

    但陆姐姐就好花瓶小白脸这一口,陆爸爸和陆妈妈也不好表现的太过棒打鸳鸯。

    “没了你,你那菟丝花能活?”陆见晏盖着被子,在床上哼哼唧唧。大概是刚刚从小时候回来,他多少还是受了点小孩子的脾气影响。他对他姐的未婚夫一向是不假辞色的,总觉得那家伙很虚伪。

    陆姐姐环胸,明明很想教训弟弟的,但最终却还是在想到这嘴欠的家伙昨晚才晕过去一次,而放了他一马。只是抬手,轻轻的在弟弟额头上弹了一下,以示警戒:“他是你姐夫。”

    “你们还没扯证。”哪怕扯了,还有离婚的可能呢。

    “好了,这话我只说一次,你和爸妈还有贱贱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永远都是,没有任何人能超过你们在我心里的地位。所以,能请你高抬贵手,不要再和你姐夫吃醋了吗?”

    “谁、谁吃醋了!”陆见晏话说的都有点不利索了,就像是当年的陆贱贱一样,陆见晏从感官上就很难接受这些外来者。

    陆姐姐呵呵一笑:“你和贱贱否认时的表情如出一辙。”

    陆见晏愤愤,果然事情又坏在了陆贱贱那个小婊砸的身上,好气哦,不想保持微笑!

    在陆见晏生气的时候,陆姐姐已经迅速交接了陆见晏在分公司里的工作,并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替弟弟工作的模式。这就是她特意飞来s市的目的,弟弟刚到分公司不久,正是积累期,一步都不能错。但陆见晏的身体也很重要。于是,陆姐姐就有了这个暗中帮弟弟处理工作的想法,她不会现身,一切对外说的还是陆见晏的决策。

    “那你的工作怎么办?”

    “当然是一起做啊。”陆姐姐不假思索,顶多是累一点,倒也不至于扛不住。

    陆见晏想要抗议,可惜抗议无效。连晚上收拾家、换家具的工作,都是陆姐姐和陆见晏一起完成的。陆姐姐知道弟弟的心理疾病,倒也没有特意强制的把这个也抢过去做了,但她还是全程陪同,生怕陆见晏累倒。

    有了陆姐姐的牵制,陆见晏自然也就在短时间内没办法去见到安老爷子了,哪怕他们只有几栋楼的相隔。

    药无患自以为高枕无忧。

    但安老爷子是个人,有思想有腿的人,陆见晏不能见他,他可要来见陆见晏啊。趁着陆姐姐有工作必须亲自出门去处理,安老爷子到了陆见晏的家,对他把一切和盘托出。

    是的,和盘托出。

    思来想去,安老爷子还是觉得他不应该为虎作伥的欺骗陆见晏,陆见晏需要知道药无患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这样才能做出最符合他心愿的选择。

    简单来说,药无患玩脱了。

    作者有话要说:  要开防盗功能啦~从明天中午开始。

    晋江这边的规定是,v了五章之后就可以开防盗了。蠢作者觉得五章有点少,就自主挪到了v后七天。

    初始设定的买v比例会是最低的一档,毕竟章节数本身就不多,但过段时间就会适当的调整一下了,不过比例也不会很高就是了。

    但防盗肯定是会开的。

    不服不辩。

    以上。

    ps:最后的最后,亲们粽子节节快乐啊(づ ̄3 ̄)づ╭?~避免咸甜大战,就不说什么粽子最好了!

    北方的药小患:白粽蘸白糖!

    南方的楼哥:你怎么这么异端!必然是我海鲜粽独领风骚啊!

    国外的第五:……你们能不能说点大众款?红枣粽啊,蛋黄粽什么的。

    南北混血(什么鬼)的陆见晏:都不错。

    药大患:愚蠢的凡人啊,肉才是最好吃的!不服不辩!

    哪个肉,大家自己意会=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