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见晏面对药无患无聊的玩笑, 只投去了淡淡的一瞥,然后就直接无视掉了。小时候陆见晏的情绪和表情还会相对多些, 如今是长大后的他, 拥有了正常肌肉记忆的身体对冷漠.jpg基本已经是本能了, 根本不会有多大的波动和回应。

    从床上坐起后,陆见晏并没有着急和药无患搭话,而是先自顾自的梳理了一下自己过于凌乱的大脑, 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如前言, 李老师的能力并不能真正的回到过去,陆见晏和药无患感受到的属于过去的部分,其实是陈医生能力暴走后的杰作。李老师实际上的能力只是直接改变某一设定。这听起来有点矛盾, 还很匪夷所思, 陆见晏此前始终搞不懂两者的区别。

    直至此时此刻,回到了正常的时间线上, 陆见晏才懂了, 无论听多少次,都不如亲自感受一回。

    就像是李老师从幼儿园老师直接变成心理医生那样,李老师的能力是一下子发生的, 从陆妈妈到李老师的同事安娜医生,都很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蒙特利梭幼儿园那边的人也仿佛他们的生命里从未有过李老师这样一个人存在。

    结果是在瞬间生成的, 并不需要谁去真的经历什么,他们就会这么以为了。

    就好像把左边的拼图,硬生生的摁进了右边, 稍作修改,老师成为老师的经历,就变成了成为心理医生的经历,人际关系也替换的十分简单粗暴。

    还不理解?

    这么说吧,假设a一生的轨迹本应该是1—1—1,李老师使用能力改变了一块,就变成了1—2—1。结果是不变的,只是记忆里的某个板块变了。

    而如果a因为1到2的改变对性格也造成了变化,那也只会在一夜之间让a改变,不会变动其他历史。哪怕记忆里a做的某事,并不符合他改变后的性格也是如此。对于知道没改变前的a是什么样的人来说,就会觉得这种改变充满了违和,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记忆。

    其实能做到这一步,就足以看出李老师所拥有的能力的强大了,也就怪不得他经历了好几个世界,反而一点成长都没有,只是变得更加依赖他的能力。

    不过,李老师的能力到底是怎么样的并不是重点,陆见晏更关心他和药无患造成了多少改变。

    静下心,仔细回想了一下,历史……基本和之前差不多。绑架事件之后,药无患犯病,药母忧心难眠,最终还是决定让药家主家撤出c国市场,重新搬回了米国。陆见晏这边也是一路正常的走过了他该经历的所有事情,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唯一改变的就是那场绑架,从真正的绑架变成了孩子自己本身很清楚的绑架演习。

    陆妈妈和陆爸爸后面也肯定是知道了的,但按照他们的性格来说,他们一定会惩罚陆见晏的先斩后奏的,但是记忆里却没有。因为李老师的能力只改变了绑架,此后就解除了。

    哪怕知道会是如此,陆见晏还是不得不感慨一句,竟然没有人觉得这不对。

    陆妈妈和药妈妈对于彼此的印象,也从只知道彼此名字的点头之交,变成了很好的朋友,即便在她们的记忆里她们并没有做过什么好友之间会做的事情,但在她们感情上她们就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哪怕多年未曾联系,那份情感也会在一夜之间骤然强烈。

    这也是李老师的能力之一了,他无法左右人物在历史线上具体会做的事情,却可以加强他们的感情。

    若李老师的计划成功,那么陆见晏这次一睁开眼,印象最深的就该是童年的绑架里有一人为他牺牲,另他万分懊恼、痛不欲生。那么接下来差不多就该是李老师用自己儿子李响的身份来时不时到陆见晏身边刷存在感了。

    不过,李老师的前缀计划并没有成功,也就不知道他到底是直接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是又在暗中计划着什么。

    目前敌明我暗,陆见晏也就只能推断到这一步了。

    至于药无患……

    李老师的能力解除对于不同的人会有一定上的时间差异,陆见晏是最晚醒来的,其他人最早的应该是陆妈妈和药妈妈,她们已经联系上了。

    两人约好了要一起去看今年米x的夏季时装周,更新一下自己的更衣室。说到更衣室,药妈妈还顺嘴说了一句,当年晏晏和无患的手工课作业还在她的玻璃展台上放着呢,他们当年走的很彻底,重要的东西一样都没有落下。陆妈妈开心的要了照片,准备改天和儿子“分享一下童年乐趣”,然后就感慨了句真是时光飞逝,两家都认识这么多年了。等等,两家的合作交流怎么这么少?不行,要加强一下!

    药妈妈:“我们家现在已经有部分产业放手让无患去做了。”

    陆妈妈:“我们家也是,见慈和晏晏都能独当一面了。”

    药妈妈:“诶?是不是孩子们不熟,才会合作越来越少啊?”

    陆妈妈:“有可能,毕竟他们玩的圈子不同,很少交流。”

    然后,两家的合作比较少的锅,就莫名其妙的扣在了两家的孩子身上。

    陆见晏:……

    药无患:……

    陆妈妈有点失落:“明明无患和晏晏小时候那么要好的,还相约要结婚呢。怎么长大了之后反而生疏了。”

    药妈妈:“对啊,对啊,我们连改口费都给过了。”

    陆见晏:不不不,完全没有!

    药妈妈:“不行,不能这样,一定要让他们亲近一下。说起来,我们家无患最近回国了啊,不过是在s市,我问问他好了,要是能去b市就好了。”

    陆妈妈:“无患在s市?不用来b市啊,你说巧不巧,晏晏最近刚刚去了s市那边的分公司,短期内都会在的。”

    药妈妈:“真的吗?啊,咱们之前好迷糊啊,都完全没有说起过呢。无患就住在江苑那边。”

    陆妈妈:“晏晏也在啊!”

    然后,两家妈妈就话赶话的一拍即合了。

    也就有了如今的场景,陆见晏一觉起来,药无患就站在他的床头,歪头,眨眼,卖萌卖的特别可耻。

    “今天是哪一天?”陆见晏的脑子还是有点乱。

    药无患面不改色:“陈医生能力回溯到两个半月的第一天。”

    陆见晏抱头□□:“又来?!”楼等闲那糟心的派对为什么要经历三次?!

    等等,药无患的这个身体是好了?

    药无患插兜,弓着腰,依在床头的墙边,痞子一样,反正无论如何都不肯好好站着。在陆见晏诧异的看过来时,药无患才露出一张“大爷您终于赏脸想到我了啊”的渴求临幸脸,白眉一挑,似笑非笑:“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陈医生的时间回溯不仅对我没用,还能促进我对能力的吸收。从只能躺着靠呼吸机,到可以做轮椅出门,再到能站起来,科技改变人类啊。”

    正说着呢,破坏气氛的人就敲门进来了。

    楼.光头.社会哥.等闲,手里推着的轮椅万分眼熟,肯定属于药无患。他一脸焦急:“诶,我说,你这个病人能不能自觉点?我问过第五奕了,你根本没好,谢谢。只是偶尔能站起来,别装大头蒜了啊,快坐回来!”

    一直在勉力支撑耍帅的药无患,瞪楼等闲的眼神都快冒出火了,噼里啪啦的那种!

    楼等闲根本不惧,虽然他小时候确实挺怕药无患的吧,但毕竟这么多年不见了,记忆早已经模糊,他对药无患更多的就是正常人对病人的怜悯:“我和你说啊,为什么幼儿园的时候你还能跑能跳,现在却要做轮椅了?就是你在国外作的,不好好听医嘱!如今回国了,有了你楼哥,可不能再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楼哥的话唠人设不蹦!对亲近的人,他总是这样。

    陆见晏坐在一边,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楼!等!闲!”谁给你的勇气随随便便进我的房间?哪怕是多年好友,陆见晏也根本忍不了好吗!

    “啊!”楼等闲被吓了一跳,特别夸张的退了两步,这才小心翼翼的招手,“啊,晏晏,你醒了?还难受吗?我去给你叫医生!”说完就想战略性的撤退了,连问一句“凭什么药无患可以在这里,我却不行”都不敢,特别的怂。

    药无患还在倔强的站立,打死不坐轮椅。他确实好了不少,但因为一些后来的原因,他还是没能好全,日常走路仍需要轮椅或者拐杖代步。

    “回来!”陆见晏叫住了楼等闲。

    陆见晏算是发现了,药无患嘴里就没一句实话,根本不能信。这要还是陈医生时间回溯的那天,他就把楼等闲的头拿下来当球踢!

    “到底怎么回事?”

    陆见晏问的很模糊,但楼等闲是谁啊?一个人能说出一个宇宙的神奇人物,当下就把始末里里外外、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由于时间太长,药无患最终还是屈辱的坐回了他的轮椅上,垂头、撇嘴的委屈侧颜,多少还是能看到昔日小天使药的影子的,引动了陆见晏的恻隐之心,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安慰之语。

    楼哥废话一箩筐,但陆见晏多年的经验还是帮助他快速提炼到了精华。

    这天并不是陈医生时间回溯、楼等闲要给陆见晏开接风派对那天,但虽不中亦不远矣,是派对上陆见晏莫名昏倒的第二天。

    陈医生能力暴走后彻底废了,连自杀保平安都做不到,已经被控制了起来,李老师却彻底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记忆里。

    药无患一如历史线上那样上楼来投诉,被好友第五奕推着上来的。结果门打开后,却面对的是晕倒的陆见晏。药无患及时控制住了局面,该让走的走,该控制的控制,叫来了自己家的私人医生查看陆见晏,照顾一夜,结果第二天陆见晏跟没事人一样的就醒来了。

    楼等闲能那么配合的听药无患的话,自然是因为他对于幼时记忆里的冰雪王子还有印象。

    虽然楼等闲不知道为什么和陆见晏那么好的药无患后来基本没消息了,但谁知道药无患和陆见晏私底下有没有联系呢?就像是他一样,大家去了不同的城市,天各一方,交流基本只能靠网络,得到的消息也肯定会有出入。

    至少就楼等闲的脑洞来看,药无患和陆见晏住上下楼这事不可能是巧合!两人肯定早就暗通曲款,有了一腿!

    楼等闲自以为自己做出了“真相只有一个”的名侦探风采。

    但在陆见晏看来,楼等闲却是“可达鸭眉头一皱,觉得此事并不简单”的表情。

    特别是在身高腿长的第五奕也来二楼的卧室凑热闹之后,陆见晏顿时懊悔起了他为什么会有楼等闲这么一个好友了。

    同样是朋友,怎么就他的朋友这么拿不出手呢?

    第五奕是个拥有一头长发的青年,穿着一身一般只有老年人才会喜欢的绸缎唐装,黑色为底,银色为纹,低调奢华。面容怎么形容好呢,一看就不是个好人。长眉细目,笑里带邪,妖孽的感觉扑面而来。这么说吧,gay里gay气的。但再gay,至少能看出第五奕身上那种精英范儿的气质,慵懒中不失一丝睿智,玩世不恭里带着扮猪吃虎的气场。

    与之形成惨烈对比的楼等闲,就是个纯二代了,大金链子钻石表,一天三顿小烧烤。再好看的外表都掩不住他的土豪气息,哪怕他真不是什么土豪,而是很有底蕴的楼家嫡子。

    楼家能有此子,上辈子也不知道是造了多少孽。

    流里流气的楼二代,此时正和人中龙凤的第五奕肩并肩,手碰手。身高上是第五奕更高一点,和陆见晏差不多,但体型健硕方面却是楼等闲更胜一筹,一看就特别凶残。两人虽然全无一点相似之处,却诡异的给人一种和谐之感。不是说他们关系很好、好似情侣的那种和谐,而是仿佛他们就是一个人、一个整体的那种和谐。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楼等闲和第五奕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呢?陆见晏可以保证,这俩没谁的爸爸或者祖上是隔壁老王,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家族。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不过,结合李老师的系统曾经透露出的信息,陆见晏在心里还是给第五奕的名字后面标注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叹号。有待深度挖掘。

    有外人进来了,陆见晏和药无患的对话自然也就没办法继续进行了。陆见晏把人都“请”了出去,洗漱一番后,与另外三人重聚于早餐桌前。依旧是追求极致简单的半开放式餐厅,黑色的桌子是那种再简单不过的四四方方的样式,除了桌面和桌腿,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有点影响食欲。

    不过,贴心的丽姐还是用精湛的手艺进行了力挽狂澜。她已经准备好了中西各不相同的早餐,均是色香味俱全,想吃什么有什么,终于让陆见晏把从楼等闲身上丢的脸又重新找回了一些。

    楼等闲风卷残云,第五奕慢条斯理,真的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

    陆见晏和药无患却是如出一辙的一板一眼,动作就像是被谁拿着尺子量过,从进食的速度到进食的分量,都有着极强的自律。

    食不言寝不语的一餐之后,四人差不多在同样的时间放下了手中的餐具。不过,其实吃的较快的楼等闲早就该吃完了,只是未免他先吃完给别人压力,在最后的时候,楼等闲基本就是在一小口一小口的磨蹭时间。真正的礼貌大概就是这样发自真心的贴心与温柔。

    陆见晏用雪白的餐巾压了压唇角,稍微闲聊了几句,就准备送客了。因为不像某些闲散人员,他今天还要去上班呢。

    是的,哪怕天塌了,也要先把今天的工作做完!

    第五奕私底下偷悄悄给楼等闲发微信,经过一晚上的革命友谊,两个骨子里臭味相投的家伙已经火速擦出了友谊的火花。说来也奇怪,明明他们见彼此第一眼的时候,对对方明明是相看两厌,恨不能二者只能活其一的,但是等药无患介入后,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帮助他们清醒了过来,改为恨不能好的同穿一条裤子了。人和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神奇。

    【你好基友一直这样吗?】第五奕问。

    楼等闲是个网瘾少年,回复速度很快,不解道:【一直哪儿样啊?】

    第五奕:【就这么热爱工作?昨晚上才晕过,今天就能准点起来去上班?自己家的公司?风雨无阻?神经真的没问题吗?】

    不等楼等闲回复,第五奕又补了一条:【不对,是身体真的没问题?】

    至于第五奕到底是想问神经还是身体,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但遮羞布还是要扯起来的。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放荡不羁。

    楼等闲没回,只是在心里道,他神经的地方你还没真见着呢。

    陆见晏一边穿西装外套,一边环视了一圈已经被收拾好的房间,对丽姐道:“晚上还要麻烦您了,多让老宅那边带点人过来。我会争取早些回来,里里外外,全部要重新收拾、家具都要更换一遍。”

    陆见晏的房子很大,但一般只有他一个人住,所以一周做一次总的大扫除就差不多了,平时每天早上需要象征性的收拾一下的地方并不多,丽姐一个人早上很快就能搞定。但若是像昨晚那样开了派对之后,整个家都要收拾,还要换家具的话,就需要很长的时间和更多的人手了,在这方面陆见晏是绝对要亲自监督着才能安心的。

    第五奕一愣,顿时不干了,怎么个意思?昨晚是他和楼等闲指挥人收拾的,本还觉得做了一回好事,等陆见晏醒来不说感激吧,但也不应该要重新收拾吧?是他有细菌还是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楼等闲这会儿终于回微信了:【多担待。他精神洁癖很严重,还在看医生。】

    一句话,赶在第五奕的怒火蹿起来之前,就又给浇灭了。作为药无患的好友,第五奕对心理疾病算是感触颇深的一类人,他没有什么心理问题,但对心理有问题的人的忍耐力却比常人要高的多。都是药无患调-教有功啊。一听说陆见晏有这方面的困扰,第五奕顿时也就没啥不满了。

    【怪不得陆见晏和药无患关系好,这就是两个病友之间的交流嘛!】第五奕的手速翻飞,明明是个唐装古典妖孽美男的画风,却生生被这种现代的高科技感给破坏了。

    特别是在陆见晏在和丽姐说完,又特意来和第五奕解释了一下自身的情况之后,第五奕那点不满甚至转变成了被十分给面子的小惊喜。

    陆家和第五家最近有些合作,第五奕对陆见晏的性格也是有所耳闻的,冷漠到冷酷的陆家长子,能耐心的和他解释……这哪里说的是话,根本是金子好吗?!他就想问问,整个圈子里,除了楼等闲和药无患,谁还有他如今和陆见晏说过的话多?谁能有他现在的待遇!没有了!一本满足!

    等陆见晏嘱咐完知乎,一行五人就离开了陆见晏的房子。

    丽姐要回老宅先去准备,药无患则要下楼回去休息,第五奕送自己的好友,楼等闲则跟上了新朋友准备多交流,只有陆见晏一人西装革履的赶赴公司。

    不多一分,不少一秒,陆见晏准时准点进了公司。在办公桌前刚刚坐定,就看到了两条消息提示。

    一条来自陆家姐姐:【我已上飞机,预计两个半小时后到达s市。】

    又是一个和时间线上的不同,陆见晏一脸惊愕,她姐突然来s市做什么?不是正和未婚夫在b市蜜里调油吗?!

    另外一条消息来自药无患的微信好友申请。简单明白了的一句申请理由——“我是药无患”。昵称就是“药”,头像则是证件照一般属于药无患的脸,背景应该是他的办公室,看上去正儿八经的还蛮像那么一回事的。陆见晏的微信很类似,陆见晏的昵称是“陆”,头像是他自己穿着衬衫、马甲、领带坐在办公桌前的照片,也被家里人无数次吐槽为证件照。

    没等陆见晏和药无患说什么,第五奕的好友申请也过来了,还顺便附赠一句:【你和药无患这是搞情侣头像啊?】

    陆见晏看着自己和药无患用默契都无法解释的头像,连领带和方巾颜色都很像,蜜汁沉默了整整五秒。

    然后,陆见晏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的是药无患,但接起来说话的声音却是第五奕,这货自来熟的套路和楼等闲是一样样的:“陆总,给个面子呗,通过一下我的微信好友啊!”

    第五奕是怎么有陆见晏微信号的也已经不言而喻了,楼等闲那个叛徒!

    不等陆见晏措辞说什么,手机就易主了,传来了药无患的声音,电话里的他更欠揍了,带着点不自觉的独占欲与霸道:“不要搭理无聊的人。你只需要回我微信就好。”

    这话的隐藏意思是,你怎么不理我的微信qaq

    陆见晏感觉槽多无口,但莫名的想起了药小患的包子脸,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句:“一会儿回啊。你先让楼小胖接一下电话。”

    “怎么了,晏晏?”楼等闲这个叫法是从小叫到大的,并不准备改变,无论陆见晏已经抗议了多少回。

    “我姐怎么来了?”

    “啊呀,我忘记告诉你了吗?”楼等闲在电话那头摸了摸他的光头,昨晚太混乱,他就给忘了,“你当时不是晕了嘛,我又不敢给你父母打电话,那多让人着急啊,对吧?可是不告诉一下你家里人又不行,我就打给了陆姐。”

    虽然楼等闲还记得早上在陆见晏醒来后告诉了陆姐姐,但陆见慈还是已经决定亲自飞过来照看一下自家弟弟了。她当初就不赞同让晏晏一个人去s市,明明是陆贱贱那小子抽风惹出来的祸,为什么最后却是要晏晏规避?换谁谁能高兴啊?要搞德国骨科的又不是晏晏。按陆见慈的想法,要送也该送陆贱贱,最好找个人电一下他过于发热的脑子!

    陆见晏不知道陆姐姐的一系列内心活动,只知道他姐要来了。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抓紧时间工作!必须赶在他姐来之前,能解决多少是多少,然后离开。

    要不然等他姐来了,看见他在办公室里废寝忘食,那他就摊上大事了。

    陆姐姐很照顾爱护弟弟,可以说是像□□一样把两个弟弟从小就纳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但她的性格其实也很霸道,说一不二。好比在生病这件事情上,陆姐姐那就是没的商量的,生病了就要好好休息,但凡被她发现弟弟们干了点别的什么,她就会生气。后果很严重,比陆妈妈生气还要夸张的那种生气。

    两个小时,陆见晏也仅仅是处理了一些紧急的文件,然后就破天荒的提前下班了。在秘书办的秘书们震惊的眼神中,陆见晏走的异常潇洒。

    小秘书不解:“这太阳也没从西边出来啊,太子爷怎么就下班了?”

    特助幽幽的道:“因为据说咱们太子爷昨晚晕倒了,公主殿下已经在飞过来的路上了。”

    秘书不禁感慨:“陆总这也太拼了!”晕倒了都能来上班吗?这是扛不住又回去了?

    特助:不,只是单纯的害怕被陆公主逮在公司而已。陆家姐弟不会因为财产撕逼,但却经常会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置气,好比当有人不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时,他是真的不能很懂这一家的脑回路。说好的豪门狗血恩怨内斗呢?!

    回去的路上,陆见晏才终于有空看药无患的微信:【我要去见安老爷子,你去吗?】

    陆见晏当然很想去,可是他去不了,他能不能赶在他姐来之前回家都是个问题!思量了一下,陆见晏回了一段语音过去:【你先替咱们俩去吧,问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你病了,我晕了,也就只有安老爷子知道最后哦到底发生了什么,好比李老师去了哪里。顺便帮我约一下安老爷子,我要和他私下见一面,希望他能守诺。】

    药无患几乎是秒回:【咱们?这么说我合格了?合作继续?】

    虽然药无患在最后很不给力的没有出现,一直被药小患压制,但陆见晏还是决定和药无患搭档了,毕竟药小患真的很可爱!长大后的药无患有点欠揍,但偶尔也有吃多了可爱多的小可爱的影子,暂时让陆见晏还是比较放心的:【具体合作细节,我们晚上详谈。】

    药无患:【合作愉快,搭档。】

    说完还不忘发了个可爱的兔子表情过去,和他小时候如出一辙。表情图上的文字也不知道是刻意找的还是自己添加的:我这么可爱,你怎么还不亲亲我?

    陆见晏:……

    锁了手机之后,药无患抬头,就重新对上了坐在他对面的安老爷子,此时两人已经在安老爷子的家里聊了有一阵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大家好,我是药无患的脸,他不要我了。[微笑.jpg]

    又ps:已经快八千字了,还是没能写完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明天继续了。剧情安排和话唠的有点超出预期了,跪求见谅_(:3」∠)_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枝夏”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何墨穸”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檐雨声声”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龙九你快看我”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黛千秋”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爱穿裙的猫”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皮皮蛤”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初霁”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