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九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如此看来, 没有药大患,剧情的进度好像就只剩下了卡住一途。

    因为显而易见的,一方面,陆见晏并不相信药小患的操作, 另外一方面, 陆见晏也不想“死”在药小患眼前,给他留下心理阴影。他是说,他总不能一边指责李老师这么做不对, 一边又觉得关键时刻“被逼无奈”就可以自己上了,对吧?那就太伪善无耻了。

    陆见晏宁可拼着被李老师发现端倪, 也不愿意给药小患留下什么狗血的惨痛回忆。因为如果真的做了,哪怕事后解释这一切都是假的, 也无法抹消药无患在信以为真那一刻所受到的伤害。

    所以,还是只能放弃了。

    虽然很遗憾, 可, 这才是正确的选择。陆见晏这样对自己道。

    药小患此时正像个祸国殃民的佞臣般,苦苦撺掇“皇上”陆见晏逃跑。那张精致的小脸好像在说, 敌军都快打进紫禁城了,咱们得赶紧跑啊,陛下,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

    李老师则正在和系统歇斯底里的又喊又叫,他已经被不按常理出牌的黑人妹子和黑化了的药无患给彻底整治怕了。他要离开这里,不, 他必须离开这个世界!他不要做什么见鬼的任务了,他要放弃任务,尽快脱离这里,再不回来!这个世界根本不正常!

    系统却并不想就此放弃,明明他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它不耐烦的对李老师道:【你就不能多忍一下吗?疼一下会死?你们人类怎么这么矫情?】

    机器自然是很难理解**上的疼痛是怎么一回事的。

    李老师还在鬼哭狼嚎,他已经听不进去太多话了。

    系统却自我做主,切断了从这一刻开始有关于李老师的全部录音记录。上面为了保证攻略过程中没有什么违规操作,对所有任务者和系统是进行了全程录音的。但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录音也仅仅是录音,并不会有谁全程听下去,只有一个关键词抓取,好比如果李老师多次崩溃的大喊他要放弃任务、脱离世界,次数一多,上面就会有所警戒,而系统没有完成宿主所愿的话,就会被发现。

    还有一种录音会被听取的情况,那就是在出事后,才会有人专门返回头去调取某段来听一下进行调查。

    换言之,只要李老师顺利完成任务,离开这个世界,并且不进行投诉的话,系统这样直接切断了宿主录音的违规操作便不会被发现。事实上,李老师至今都不知道他还有投诉系统的权利,系统也不打算让他知道。

    在做完这一切后,系统说的话就更加大胆了:【我早就告诉过你,药无患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谁让你不听我的呢?】

    【我推他的时候,你也没阻止啊!】李老师和系统再一次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开始互相指责。

    陆见晏被他们吵的脑神经都要疼了,这种狗咬狗一嘴毛的情况,真的很可笑。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推动剧情的人物终于出现了。

    随着卡塔一声,偏厅本应该被锁死了的窗户,就自动打开了。镂空雕花的窗户被从外面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半扇,两扇。

    有什么东西要进来了!

    先是两个呈现了完美抛物线的空瓶子,落在地上上跳了两跳,声音清脆突兀,却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再是一个在摔下时会发出沉重闷声的软垫,一看就很软;最后才是一个身手……不那么矫健的人,正在努力扒着窗框,想要翻进来,但是动作迟缓又僵硬,翻个窗至少翻了有好几分钟,还哆哆嗦嗦的,中间有两次差一点就滑倒了。要多废柴有多废柴,要多神奇有多神奇。

    反正就是整个人的画风都不太对路。

    来人都不需要露脸,只看那扔进来的空瓶,以及撑在窗框上皮肤松弛的仿佛能再扯张皮出来的手,就已经足够所有人分辨出他的身份——安老爷子。

    正常的历史线上,也是安老爷子在最后一刻杀出。不过,那次早在陆见晏拉着药无患往陆家跑的时候,安老爷子就已经现身,吸引了大部分真.穷凶极恶的绑匪的注意。有了这样的牵制,陆见晏方才能带着药无患安然无恙的逃回了陆家。

    当下,安老爷子终于艰难的翻了进来,并细心的重新关上了窗户,等他在窗下的软垫上坐稳时,陆见晏的记忆也终于完整了。

    一如药大患所说,陆见晏确实是有能力的,只是得到的过程他自己不记得了。就在陆小晏和药小患差点被绑架的那天,陆见晏和药无患逃出生天,在陆家住下后,稍晚的时候便有人踏月而来,似梦非梦,声音缥缈,说要送陆小晏一个礼物。

    毫无疑问的,这个送礼的人就是安老爷子,送完礼物之后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连同有关于他和礼物的这段记忆也一并被隐藏到了陆见晏的大脑深处。

    陆见晏其实本应该是被彻底消除掉这段记忆的,奈何礼物已经送出,哪怕只能发挥最基本的作用,也足够陆见晏日后翻找回这段记忆了。

    当时陆见晏的能力真的很微弱,所以时至今日,他也无法把所有的细节全部想起来,只是模模糊糊的有个大体的印象:

    他躺在床上,仰望着笑的满脸褶子的老爷子,不解的问他:“你为什么要送给我礼物?”

    安老爷子是这么回答的:“我也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你就把我当做一个送快递的吧,哎,这年头快递小哥也不挣钱了,都改行当外卖小哥了,——”

    这位老爷子总是这么的不拘一格,一如他做任务的方式,放荡不羁爱瞎搞。在大部分任务者都为了追求捷径、高积分的潮流下,安老爷子却更喜欢勤勤恳恳、按部就班的做任务,哪怕积分低一点,慢一点,也无所谓,反正他是在按照要求完成任务,既寻常又不寻常。他说的话也总是天马行空,让人哭笑不得。但在话语背后却有着一如他内心的柔软。

    “——我可以对你保证,你会需要这份礼物的,甚至会喜欢它。”

    此后种种也证明了,喜欢不喜欢不一定,但陆见晏确实很需要这份礼物。

    在上中学的时候,陆见晏的礼物才彻底觉醒,此前各种检查不出来的病症不过是身体在缓慢的自我调整,用以让他在未来能不受伤害的彻底接受这份礼物。礼物的名字叫【真实之眼】,能力如名字,可以看破一切真实。

    好吧,也不是所有真实,而是可以看破一切寄托于系统之上而得到的外力,不管是任务者和系统的对话、还是积分兑换的道具,又或者是任务者从系统那里得到的稀奇古怪的能力,都在看破的范畴内。

    可以这么说,有了这个能力,便再不会有任何一个系统or任务者可以轻易愚弄了陆见晏。

    也是陆见晏运气好,针对他的第一次攻略始自于他上学的时候,正好赶在了他能力觉醒的时候。识破了想要“同窗变基友”的骗局,并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的成为了不少任务者攻略之道上的终结者。

    【真实之眼】不是最好的能力,却是最适合陆见晏的,为他避免了不少可以遇见的杯具。

    安老爷子就是这么一个做好事不爱留名的雷锋爷爷,和其他妖艳贱货的任务者一点都不一样。

    也因此,其实安老爷子从一开始就知道眼前的陆见晏并不是真正的孩子,他一直在竭力避免和陆见晏对上,甚至以为这次的绑架都不需要他来插手。结果,李老师太过热爱作死,安老爷子在暗中观察许久,还是决定现身,并做好了要对陆见晏据实以告的准备。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老爷子没有说的很直白,陆见晏却听懂了,不是【现在】,看来安老爷子这是找到回到真正的历史线上的办法了啊。也对,都是多年的任务者,谁还玩不过个谁?就冲安老爷子那个让人很有安全感的大爷外表,陆见晏就总是不自觉的觉得姜还是老的辣。

    既然如此,那李老师就没用了。

    陆见晏一脸惊喜,决定不再忍耐。他此时正紧紧的拉着药无患的手,生怕药无患又在他注意不到的地方被欺负了。刚刚在草坪上的事情也算是给了陆见晏一个深刻教训,他没有想到李老师可以那么下作,但那并不能成为他没保护好药无患的理由。

    陆见晏对安老爷子道:“您说的很对,我们走吧。”

    说完,一行三人就真的准备原路离开了。这个原路自然是安老爷子进来的路线,他很贴心的先侦查了一下窗外的情况,然后再次把软垫扔了出去。人老了,骨头脆,总要对自己好一点。

    安老爷子到没急着自己先出去,而是伸出手,问陆见晏和药无患:“你们俩谁先?”

    李老师还等着被解救呢,却发现现实和他想的根本不一样,安老爷子一点同胞爱都没有,他只准备带着孩子走。李老师急了,赶忙出声:“唔唔唔……”

    哦,对了,他出不了声。

    陆见晏从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走到李老师眼前,明明需要仰头看着李老师,却偏偏看出了高高在上的俯视感,他说:“你想说什么?带上你?我以为你很享受留下来。毕竟你可是不惜推倒无患也要留下来啊,我自然会成全你。”

    “!!!”如果说李老师刚刚还是感觉到绝望,那他此时此刻的心才算是彻底堕入了地狱。

    李老师感觉的他脖子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连最简单的呼吸凑成为了一种奢侈。

    系统也尖叫了一声:【陆见晏都知道了?不不不,怎么可能,他还是个孩子?!啊啊啊,真不愧是我的男神!】也不知道它到底在激动,还是在花痴。

    陆见晏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李老师,声音没有半点起伏:“我当然知道,因为我都看到了。”

    还有什么会被让一个自以为自己演技极佳的人发现他从头到尾不过是被人当了猴戏看,还要折磨他的呢?

    比起**上的折磨,陆见晏明显更喜欢精神攻击。

    安老爷子站在一边,不准备对陆见晏的举动发表任何意见,毕竟先撩者贱,虽然他和李老师才是一样的任务者,但他对李老师的很多举动也不甚赞同,甚至在他好心提醒后还被那样对待,他也有点被冒犯了的不满。有些人,就是欠收拾!

    安老爷子对李老师摇了摇头:“你这都是干了什么事情啊。别怪我不顾同乡之宜,不愿救你,但你也该受点教训了。”

    说完,安老爷子的手一挥,不知道做了什么,李老师系统的声音就在下一刻戛然而止了。

    陆见晏这才想起来另外一个事情,他好像从未听到过安老爷子和他的系统对话,也不知道安老爷子的系统是怎么样一个性格。想必能和安老爷子搭档的系统,应该也不会太坏吧?好歹是环保系统。至少应该不会比李老师的这个助人系统更烂。

    “我暂时性的封闭了你的系统,让你不得随意登出离开,也没办法再使用能力,好好体会一下正常人的生活吧,毕竟你曾经也不过就是个正常人。到了时间,系统会自动恢复的。我已经提前看过了,这附近应该没有killer出没。你的性命无虞,只是小惩大诫。”安老爷子说完,便没再看李老师如何,或求饶,或咒骂,或怨毒,他都无所谓。因为他只做了他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安老爷子最先帮助陆见晏出去,手臂的力气有些虚,但准头不错,让陆见晏正好倒在了垫子上,并没有遭什么罪。

    然后,安老爷子又把药无患递给了陆见晏。陆见晏虽然是个小孩子,手上没什么劲儿,但还是尽可能的想要帮助药无患出来。

    在被抱起的过程中,药无患一直都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看着李老师,犹如在看一个死人,银烟色的眼睛里有着药小患绝对不会拥有的冷酷与嘲讽。他看着李老师的眼神从不解到忽然想到了什么再到拼命的想要呼救的恐惧,就像是享受着一场完美的交响乐。如今高-潮终于就要来临了,他仅仅只需要轻轻抬手,对李老师说最后一句再见。

    来世再见!

    未知的恐怖力量已经聚集在了李老师的周围,正如饥饿的野兽,一点点的靠近、逗弄着它们最后的晚餐。

    药无患却像是对此全然未知的稚童,在被送下去后,就耍赖似的黏在了陆见晏身上。

    反正他现在是药小患,丢的是药小患的脸,全无心理压力,他再一次说了他之前的台词:“我摔倒了,要晏晏亲亲才能起来!”

    陆见晏无奈极了,却还是敷衍的给了药小患一个吻,还想着幸好没再犯病,这孩子的心还是蛮大的嘛。

    安老爷子是最后一个离开偏厅的,他回头看了眼不知道为什么抖的特别厉害的李老师,不是很懂李老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还要给自己加戏。都告诉他了,没什么危险,只是惩罚他一下,不管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心软的。

    看着李老师到了这种时候还在想着卖弄那些雕虫小技,老油条的安老爷子就送上了最后一击:“我之前是不是没和你说过?我这个人呢,最讨厌两件事,第一,看见强者欺负弱者;第二,看见晚辈在前辈面前自以为是。”

    李老师也不知道该说是不是天赋异禀,全中。

    安老爷子留下最后一句“你自求多福吧”和一个不那么潇洒的背影,彻底离开了李老师的视线。

    当窗户关上的那一刻,一声被白色布子阻挡住的压抑痛苦,才从李老师的嘴中传出。他从未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他会死,那种传说中被撕裂灵魂的彻底死亡,再不会有下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任何未来,只有一片无尽的黑暗。

    他曾经有多么自得于这种愚弄她人、自我牺牲式的投机取巧,此时此刻就有多么后悔。

    可惜,为时已晚。

    闷哼之后,偏厅中再无活人。

    本来在外面跑的好好的药无患,也突然没由来的一个踉跄,整个人再次朝着草坪扑了过去。哪怕有陆见晏拉着,药无患还是摔到了,也不知道他今天和这个地方是多有缘。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全部朝着药无患扑了过来,不管不顾的钻入了他的身体,带来了常人所无法承受的痛苦。幸好,药无患已经承受过好多次了,并没有真的无法应对,只是有些痛苦而已。

    “无患?”陆见晏立时就慌了。

    还是安老爷子靠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适合药无患的药。普通的红色药片肯定已经不管用了,直接越过橙色,换成了黄色。

    可是喂进去之后,也并没能减轻药无患一丝一毫的痛苦。白色的头发被打湿,贴在了额头之上。

    安老爷子在一边看的着急,索性一手一个的夹起两个孩子,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在黑暗中拔足狂奔。他还以为这次的绑架也是真的,只一心想玩命的远离这些恐怖的雇佣兵。再强的任务者,也怕枪啊,谢谢。

    不管药无患到底怎么了,他们都应该先以跑到更为安全的陆家为第一己任!

    奔跑中,陆见晏终于智商回笼,对安老爷子道:“不用跑啊,药家都是在演戏。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折腾?直接回到正常的时间线上,不好吗?”

    安老爷子一个紧急刹车,什么?演戏?这回玩的有点大啊。不过,更让安老爷子注意的是:“你能回去?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说?”

    陆见晏:……哈?“我以为你能回去。”

    安老爷子还是那么一张仙风道骨、特别靠谱的脸:“并不能啊。”

    有些人吧,具有一个神奇的属性——帅不过三秒。安老爷子正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系统以前总爱和他拌嘴,称他为宿主之耻。但哪怕他这么笨,那么不堪造就,那么打死也不走捷径了,他的系统却从未想过要放弃他。

    药无患闭着眼,仿佛在忍耐着什么,他不敢睁开眼,因为那双眼睛里藏着太多不能说的东西。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安老爷子抱着药无患,放下了陆见晏,顺便笨手笨脚的给孩子擦汗。

    “从正门回去!”陆见晏冷静的做出了判断。他至今还以为药无患是犯病了,自然要做的是先给药无患治病,带他去拥有最多治疗器材的药家无疑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当群演们看到陆见晏等人二度“自投罗网”的时候都快诧异死了,这到底是个什么见鬼的节目?

    黑珍珠妹子却在第一时间冲出,接过了安老爷子手上的药无患,朝着一楼的医疗室跑去。专业的医生已经就位。

    药家在暗中导演这一切的负责人站了出来,对众人表示要提前收工了。

    陆见晏身边则有另外的暗中的药家保镖保护,他们虽然不知道安老爷子这个意外是从哪里蹦跶出来的,但也没有多问。

    安老爷子在陆见晏耳边道:“接下来呢?”他真心就是个只会捡瓶子的孤寡老头啊,并不能日天日地。

    啊,擦,他忘记拿走他的瓶子了!来的路上好不容易才捡了两个!

    陆见晏虽然很想去看药无患,但他去了也并没有什么用,还不如继续研究如何让李老师放他们回去,这样也算是快速略过了药无患的痛苦期。

    “去找李老师!不管用什么方式,让他结束他的能力!”意外太多,计划只能作罢,还是改用最直接的吧。

    陆见晏已经顾不上其他,只想药无患赶紧好起来了。

    “你能让真正的原主回来吗?或者知道什么办法?”陆见晏一边走,一边还不忘问安老爷子。

    安老爷子却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陆见晏,原主其实早就已经死了。

    随着偏厅大门的打开,一道强光照亮了所有人的眼,陆见晏抬手想要挡住也是徒劳,下意识的就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当陆见晏再次醒来时,他已经回到了他在s市的复式顶层。

    陆见晏一眨不眨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属于成年人的手,他不自觉的再一次捏了捏虎口,好疼。他真的回来了!为什么?!

    “你再掐下去,小心伯母以为你压力太大,又开始自虐了。”

    一个戏谑的声音从陆见晏的头顶响起。

    陆见晏立刻进入了戒备的状态,他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这种“惊喜”,他的房间里应该只有他一个人才对!

    抬眼看去,熟悉的白头发首先映入了眼帘,然后便是那双看上去有点吓人的双眼。白发白眸,如此独特,只可能是药无患,长大后的药无患。这一回,药无患已经不需要轮椅了,一双大长腿,挺拔笔直,他正站在陆见晏的床前,双手插兜,似笑非笑。

    当药无患与陆见晏的眼睛对上时,他的表情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变化,春风化雨,万物消融。

    床上床下,陆见晏和药无患之间却像是隔着时光,在泛黄的记忆中,药小患一点点的与药大患重叠在了一起。只一眼,就仿佛经历了药无患的整个成长。

    小天使是他,凶残的猛兽也是他。

    他说:“你是不是也要亲亲才肯起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楚昭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白羽浅浅”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小竹子fox”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我已”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果子蓝”亲每天都会有的地雷

    感谢“枝夏”亲又扔了3个地雷

    感谢“沉谙”亲又扔了2个地雷

    感谢“matsuriko”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朝作者的菊花裏輕輕地”亲又扔了1个地雷

    感谢“cc”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番茄”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檐雨声声”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草纸往作者菊花里”亲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