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回到现实】阵线联盟结成后, 当晚便召开了第一次作战会议, 会长及副会长均有出席, 与会人员共……2人。

    就如何对付李老师, 会长和副会长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药副会长提出了最简单粗暴又直观的办法——杀死李老师,得到他的能力,消除改写命运的效果,一起回到正常的时间线上。

    简称杀人夺宝, 实乃居家旅行、充当反派的不二良方。

    陆会长对此很有意见, 提出了诸多想要修改的地方,好比:“我们不能在系统面前暴露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你明白吗?否则我们会被清除记忆, 我不敢保证清除之后你和我会变成什么样。但我可以保证, 只要有一丝不对,那些时刻与上面联系着的系统就能把报告送上去。”

    以系统的速度, 在他们联手杀死李老师之前,就足够它往上面来来回回汇报个五回合了。

    药无患当初之所以能安然无恙得到任务者的能力,显然是对方在打算做坏事的时候, 想办法屏蔽了系统,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反而被药无患给干掉了。

    在没掌握屏蔽系统的有效办法前,他们不可能再次效仿药无患之前的大开大合。

    “我不是没有试图反抗过这个只能躺平任攻略的生活的……”陆见晏说的真情实感, 在他觉得最孤独的时候,他甚至想过利用陆家的影响力,干脆放手一搏的对全世界公开这个秘密。他想让大家像那些任务者做过的一样, 反过来把任务者当成一幕戏来看。

    陆见晏也差点就这么做了,结果就是他现在连回忆属于自己小时候的真实记忆,都需要一个特定的触发点。

    “所以你就妥协了?”药无患大有你要是敢说是我就敢瞧不起你的意思藏在话语的背后。

    “怎么不可能?绝不!”陆见晏之所以会耐着心思和任务者周旋,就是在试图寻找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曾经,陆见晏只是想摆脱这些任务者,但是从药无患的过去里,他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他一定要让任务者彻底滚出他的世界!

    毕竟,他可是从小就立志要当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的男人啊!

    “那你有头绪了吗?”哪怕药无患没说,他的眼神也出卖了他对陆见晏这种顽强不息的斗争精神的欣赏。到了最后也决不放弃,这是闪耀了药无患整个童年的信念!

    而没有当年陆见晏对药无患的影响,药无患也未必能在长大后战胜那个想取代他的任务者。

    “有个初步的设想。”陆见晏谦逊道,“不过,我想这并不是重点,我们可以回去之后再慢慢详谈。”

    药无患恍然:“意思就是这次的行动是我的试用期咯?合格才能继续,不合格干完这一票咱们就一拍两散?”

    陆见晏单手抵唇,轻咳了一声,被这么直白的说中目的让他有点尴尬,但这种情绪很快就过去了,他也对着药无患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我们最初谈的合作就是一起回到现实,后续就是下一个合作了。好吧,抱歉,我有点强词夺理了,事实是,因为一些原因,我有很严重的信任危机,希望你能够理解。这与你本身的能力和性格无关,是我自己的心理问题。”

    因为和弟弟的尴尬事,陆见晏甚至连家人都没那么信任了,明明他那么想要信任他们的。

    药无患平静的接受了。在陆见晏以为自己要为此付出很多口舌和道歉的时候,药无患却很轻易的说:“我理解你。”

    陆见晏不知道药无患是真的理解,还是在说客套话,但他多少是因为药无患这样的痛快而有更深的愧疚的,他想要表达出更多的诚意,至少是在齐心合力摆脱如今情况的方面,他是诚心合作的。

    “我还知道一个消息,据说有个专门猎杀任务者、代号为killer的危险分子也在这个世界流窜,系统那边始终找不到人。这个猎杀不是普通的杀死,而是彻底的杀死,任务者再没有办法前往下一个任务世界。我怀疑当初想取代你的那个任务者就是killer,但也有可能不是,甚至还有可能会出现模仿犯罪的killer二代,我们最好注意一下。”陆见晏尽可能的和药无患共享了自己所知的情报,也算是对药无患是不是killer的最后一次试探。

    药无患直言:“我觉得他应该构不成威胁。”

    “怎么说?”陆见晏皱眉,很敏锐的直击问题的核心,“你是killer?”

    本来陆见晏只是随口一问的,并没有指望能借此得到真正的答案,但是药无患却点头承认了:“是的,我应该是。”

    陆见晏:“!!!!”

    药无患:^^

    陆见晏:“???”

    药无患:^^

    在彼此的表情快速变化了一个轮回后,陆见晏终于开口道:“……你介意解释一下什么叫‘应该是’吗?”

    “有吞噬能力的任务者应该就是初代killer,他引诱任务者来到这个世界,然后杀人夺宝。我反过来吞噬了他,继承了他的一切,包括他之前吞噬的那些能力。这样说来的话,那我应该就是killer二代吧。当然啦,也不排除我怀疑错了,那个任务者并不是killer的情况。”

    药无患总是这么的不按照常理出牌,让陆见晏很难招架。他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却独独没有一种是药无患直接承认了之后他该怎么办。

    药无患反而像是来了什么劲头,继续冷静的分析了起来:“我是killer的可能性大概有百分之六十吧,另外百分之四十是有更穷凶极恶、不择手段的危险分子在流窜。但是哪怕百分之四十的猜测成立,我也依旧觉得我们不需要惧怕他,毕竟就你所言,killer只猎杀任务者,坏的任务者。如果我们遇到他,说不定还能利用他来对付任务者呢。”

    陆见晏对此就没有药无患这么乐观了:“不,他的手段听起来凶残极了。”

    “你怎么知道killer杀的那些任务者,不是因为任务者已经事先杀了killer身边的人呢?我是说假设。”药无患天生就有犯罪的天赋,思考角度一直都坚定不移的站在变态犯罪者一边。

    陆见晏无法说服药无患,但药无患也无法说服陆见晏。

    陆见晏不是那种单纯一味的同情弱者、不管对错的圣父,他骨子里也有一种侵略的兽性,主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只是不主张过度的报复。就好比对方只是骂了你一句,你就把他砍死了,这个就很没有道理了。但如果对方杀死了你的亲朋,法律又无法制裁的话,那就有理由杀回去了,当然,仅限于杀了谋杀犯,而不是迁怒谋杀犯的孩子什么的。

    “冤有头债有主,罪不及家人。”药无患用一句话概括了陆见晏的想法。

    陆见晏看着眼前这个白头发的家伙,发现他好像确实理解他。

    “所以,在我们不知道那百分之四十的可能性的killer的故事前,我们并不能判断他到底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药无患进一步诡辩道。

    最好的结果还是之前吞噬了药无患的人就是killer,如果不是,再看吧。

    两人继续起了之前的话题:“我们不能直接杀了李老师,因为杀了李老师,还意味着任务者会强行登出,真正的李老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药无患垂头,在一片阴影中沉思许久,小扇子一样的白色睫毛异常显眼。当他重新抬起时,恰有一阵微风从阳台上打开的窗户里吹来,吹散了屋内沉重的气氛,吹醒了大家的脑子。药无患最终还是接受了陆见晏的意见:“我还有一个办法,只是比较麻烦。”

    “你说。”

    “我有个能力,可以强迫任务者登出。任务者之间也有竞争,这个能力是任务者专门用来对付任务者的,直接作用于灵魂。这种方式比任务者完成任务自动脱离对原主的影响要少一些,我也不知道原理,只是对比过数据。如果说任务者自动脱离,原主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五十,那么我这个能力可以把这个可能性降低到百分之三十。”

    “你刚刚为什么不说?”这不是很好吗?陆见晏一直想求的就是让原主回来,不管原主是怎么样一个人,那都是他的身体,他的生活,没道理要让给别人。

    “但这个能力有一个很大的限制,只有在任务者动用能力的时候,我才能够用。”

    也就是说这是个被动技能。

    “我们要设个套,逼着李老师不得不使用能力。”只要抓住李老师使用能力最初那一刻的波动,药无患就可以实现反杀。

    “鉴于我目前的特殊情况,这个反杀的限制条件还必须被限定在晚上。”药大患能出现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多了,但还是离不开金乌西沉后的范畴。白天只能是由小天使药来支配身体,事实上,一直是药小患主动性反而更大些,毕竟这段历史属于他。

    “我们最近刚好有个由头。”陆见晏笑了。

    药无患也心照不宣的笑了。

    ——历史上的那场绑架。既然李老师那么想来一次绑架,那就如他所愿好了,在绑架的时候,造成陆见晏的意外“死亡”,李老师绝对会进行命运的再再再次修改。

    当然,这个绑架不可能是真绑架。

    药无患轻描淡写的表示:“忽悠我爸妈同意来一场绑架演习好了。”

    “你二爷爷那边?”陆见晏之前都忘记问了。毕竟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些事情是已经解决过的。

    “已经解决了。”药无患又不是傻逼,不会在明知道有隐患的情况下还装逼不去处理,他一向是主张把一切危险都掐灭在萌芽状态的。药家外表看上去还和过去一样,实则内紧外松,早已经翻天覆地。不管是二爷爷还是犬牙雇佣团,都已经被秘密控制在了国外,想要飞回c国靠近药无患,都需要至少十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反正我是无法理解那种明知道真实的绑架有危险,还偏偏要将计就计送人头的做法的。既然有钱有人,而且本身就是演戏,那为什么不从头开始演,非要暗藏凶险,导致结局的时候害死自己人才追悔莫及?”药无患吐槽的很狠。

    “是的,是的,警匪电视剧里类似的反转,总让我觉得是作者为了营造反转,而刻意生拼硬凑的结果。”陆见晏也立刻跟上了药无患的思路。特别是那种除了老大以外,好像全是卧底的警匪剧,简直是为了反转而反转。‘想不到吧,我是卧底!’、‘哈哈哈哈哈,傻了吧,我也是!’,最后排查一圈,组织成员不是fbi的卧底,就是cia的卧底,最次也是警方卧底……你们真是好棒棒哦,要不要举高高?

    “安排你的‘死亡’,身边不都是自己人,也不太可能成功。”药无患补充。都是自己人了,绑架事件自然也就可以控制在晚上这个区间了。

    万事俱备,只欠……

    陆见晏:“你还没问我演技怎么样。”

    “哦,对,你演技怎么样?需要临时抱佛脚的培训一下吗?”药无患适当的关心了一下自己的搭档。

    陆见晏反问:“在你的理解里,我是怎么和任务者周旋这么多年的?”

    药无患:“……”既然没问题,那你还问个鬼啊!

    “只是想提醒你,做人要严谨。”陆见晏如是说。

    “你就是强迫症而已。”药无患一针见血,因为他自己也有强迫症,一眼就看穿了陆见晏。两人都有病,就不要装什么正常人了。

    “啊,这都被你发现了。”陆见晏连表示惊讶的敷衍表情都懒得做,标点符号都仿佛充满了嘲讽。

    至于药怎么说服药爸药妈,这就不关陆见晏什么事情了。一如药无患到底是怎么说服他父母去怀疑二爷爷、进而顺藤摸瓜找到犬牙雇佣团的,陆见晏也都没有表示出一丝一毫的好奇。他真的很缺乏正常人该有的好奇心。

    在药家加紧准备的时候,陆见晏的幼童生活还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好比在第二天一早,在和药小患一起去上幼儿园的路上,主动亲了一口药小患。穿了一件粉红色衬衫的小白毛,脸上的表情分分钟红过了他的衬衫,如血玉般好看。

    接下来的一整天,药小患都保持了极度兴奋的状态,吃药什么的常态就不说了,对依然光着个脑袋的楼小胖都投过去了难得的好脸色,逢人就说:“晏晏今天亲我啦!”恨不能昭告天下,最好把这句话铭记在所有人的心上。

    x年o月h日,晏晏亲我了,我也亲过晏晏了,我不管,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算结婚了!不行,我要叉会儿腰,可把我牛逼坏了.jpg。

    陆见晏:突然好后悔是怎么回事。是我的错觉吗?药小患好像是芝麻馅的。

    陆妈妈和药妈妈在当他晚上知道这件事时,还煞有介事的起哄,啊呀,这就结婚了吗?要摆酒吗?要去哪里度蜜月呀?妈妈还没有给改口费呢。

    然后,两位太太演兴大发,一口一个亲家的叫了起来,还兴致勃勃的讨论起了将来是要个孙子好还是要个孙女好,要不一男一女吧,凑个“好”。

    陆爸爸:……

    药爸爸:……

    一天不见,这个家是疯了吧?!

    咳。

    插曲不提,说回正事。

    为了取信于李老师,每周陆见晏都会坚持去看心理医生。对陆妈妈的解释则是为了鼓励小伙伴药无患不要害怕看医生。

    陆妈妈戏谑的眼神分分钟跟上:“晏晏已经回保护媳妇了呀?好棒!”

    “……”该谢谢妈妈坚定不移的觉得自己在这段“感情关系”里是占主导地位的那一个吗?不对不对,“我们只是朋友!”

    “好吧,那晏晏也很厉害呢!”陆妈妈虽然知道了儿子其实没有什么心理问题,但在对待孩子的教育上,还是尽可能的做出了一些改变的,她甚至私下里还和丈夫开了好几回特别严肃正经的育儿研讨会,生怕自己把孩子教歪了,“你和患患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陆见晏:“???”患患是个什么鬼?为什么不直接叫病病。说实话,晚上的药大患在某一瞬间表现出来的气场,时常让陆见晏觉得他有病,蛇精病的病。

    真的,严肃讲,药无患算是陆见晏见过最蛇精的一个了,大部分任务者都比不上。没什么原因,就是一种直觉,他疯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药无患:请问你又好到了哪里去?一个房间只肯摆一张床先生?

    很快的,“陆见晏所见过的最蛇精病”这一殊荣,就从药大患转移到了陆姐姐陆见慈身上。

    前面介绍过了,陆见慈小朋友比陆见晏大四五岁,在本应该上四年级的年纪,已经跳级念到了六年级,过了这个暑假,她就要成名一个光荣的中学生了。

    在中学这个特殊的学生阶段,最盛产什么?

    想必大家都能叫出那个辉煌而璀璨的名字——中二病。

    大概是陆家的风水有问题,子女辈,从不爱废话的陆姐姐,到被迫冰山的陆见晏,再到作天作地的陆弟弟,都曾经或者正在饱受中二病这个顽疾的困扰。

    中二病也分很多种,传染源不一,陆姐姐的引路人就是宅舞。

    是的,宅舞。一项源自于11区,一般以acg相关音乐伴舞,觉得有趣就在家里自娱自乐跳起来的舞蹈。

    别人是因为喜欢二次元,进而开始跳宅舞,陆姐姐比较特别,她是因为喜欢看小姐姐跳宅舞,进而才开始了解起了二次元文化。

    据陆姐姐长大后自己所言,她觉得在房间里跟着小姐姐跳舞,是个很不错的减压方式。她甚至还拍过穿lolita装的舞蹈视频,当然啦,是戴着口罩、不太容易让人认出她是谁的那种。再加上后来陆姐姐早早退圈,江湖只留下了有关于她网名的传说,并没有和她的现实身份联系在一起。

    陆姐姐从小就兴趣爱好广泛,学了很多高逼格的东西陶冶情操,舞蹈便是其中之一。再加上她做什么都一定要做到最好的完美主义,导致她录制的舞蹈视频风格多变,又功底深厚,充分展现了力与美的结合,在网上十分受欢迎。

    在这个电脑还没有被手机完全取代的时代,陆姐姐已经是acg圈子里最早一批的大前辈了。

    当然,长大后,这些都被陆姐姐封印在了纸箱里,精简的归类为了黑历史。

    解释这么多,是为了说明一件事……陆见晏突然想起来,在陆姐姐对宅舞最狂热的一段时期,她也曾忽悠着陆见晏给她的视频里当过伴舞。

    如今陆见晏要面对的就是这次伴舞的邀请。

    陆姐姐从小就不怎么爱说话,上小学的时候也仅仅是相对能说一点,平时看上去还是冷冰冰的,很不好接触。哪怕热爱lo装,走的也是哥特lo风,黑红色为主,点缀蔷薇、十字架等元素,本身走的就是高冷路线,和陆姐姐的气质简直不谋而合。

    但是讲道理,在家里这么穿,又是蕾丝又是裙撑的,真的很违和啊啊啊!

    好吧,也、也算可爱啦。

    陆见晏已经好多年都没见过这样一本正经冒傻气的姐姐了,他甚至有股冲动,想给他姐姐买个魔法棒,助她成为马猴烧酒(魔法少女)。

    长大后的陆姐姐,一直被“长姊+继承人”的责任所牢牢束缚,没有人逼她这么做,是她自己觉得她应该这么做。高标准,严要求的结果就是,她总觉得她有义务在她所能承受的学习范围内,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保护父母,保护弟弟,保护这个家。

    年纪小些的陆姐姐,还没有完全觉醒这部分的想法,至少她还保留着她的兴趣爱好,不管她的兴趣在陆见晏这个外行看来有多荒唐,陆见晏都想支持她。

    说的文艺点就是,陆见晏总希望姐姐的童年能保持的更久一点,别那么迅速的长大,别彻底没了快乐。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陆见晏要把自己豁出去。

    面对姐姐的伴舞邀请,重来一次的陆见晏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拒绝,他把两臂悬在胸前,交叉,比了一个大大的x,绝不可能,没得商量,不会有人在同一个地方犯第二回错误的,不会有人!

    然后,陆姐姐就露出了“我就是来问问,你要是不答应,那我明天就再来一遍的”执着。

    陆姐姐不会用姐姐的身份强迫弟弟做什么,但她却也不会轻言放弃。好吧,这是比较好听的说法,不那么好听的就是,在陆姐姐的性格里其实一直都是有一点死板的程序化的。就像她觉得她是继承人,所以她就必须强大起来保护家人一样,在很多事情上她都是这般,认准了就不会回头,只肯坚持一套原则,说一不二。

    陆爸爸时常自我反省,是不是他的教育哪里出了问题,要不然为什么他的大女儿和大儿子都表现的像是机器人一样?

    这天,药大患再次准点夜袭。在陆见晏正慢慢重新变得空旷起来的房间里,两个好病友并排坐在陆见晏的创伤闲聊了起来。是的,药无患也终于得寸进尺的从坐在冷硬的椅子上发展到了柔软的床上。

    作为唯二有成年人记忆的五头身,他们之间能交流的日常还是蛮多的,他们也迫切的需要互相吐槽一下,来缓解这种一夜变小的压力。

    聊着聊着,两人就说起了有关于宅舞视频的这件事情。

    药无患一反常态,对此事表现出了强烈的关注和支持,他甚至都没有掩饰,在吃了一片随身携带的红色小药片后,就直接对陆见晏道:“以搭档和合作伙伴的身份,我强烈建议你去,一定要去。”

    “为什么?”陆见晏不能理解这和他们的合作有什么关系。

    “历史的蝴蝶效应啊。”药无患大言不惭,一脸的正义凌然,仿佛他的出发点就是这么的大公无私,“谁也不知道你不拍这段视频会引发什么,我们目前最大的目标就是尽快回去,能不改变自然还是不要改变的太大为好。”

    陆见晏瞅了一眼身边依旧穿着绿色恐龙睡衣,抱着缀满三角形装饰尾巴的小白毛:“你都快把你家的历史改成平行世界了,你真好意思说我?”

    “我可以保证我们家最后还是会去国外发展。”药无患的自信来源于他父母对他无条件的溺爱,独生子女就是这么爽。

    多子家庭的陆见晏只能散发着嫉妒光波而无可奈何。

    “跳舞的又不是你,你当然可以说的很轻松了,你见过那视频长什么样嘛?!”陆见晏干脆耍起了赖。他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么任性的想法,大概是因为和药无患有着共同对付任务者的特殊经历吧,他们也算是这个世界上唯二能够真正理解彼此的存在。陆见晏不自觉的就对药无患放松了戒备,多多少少显露了一部分真正的性格。

    那段视频简直是陆见晏维持总裁包袱道路上最大的“不堪回首”和“休要再提”,有机会改变他怎么可能错失良机?!

    “我多少知道一点。”药无患用再严肃不过的语气道,“它在某个特殊群体的受欢迎程度,会惊掉你的下巴。”

    “……某个特殊群体?”陆见晏皱眉,这个说法很有歧义啊,虽然他很不想往糟糕的方向想,但是,他已经想了。

    “你知道你姐姐的那些舞蹈动作,手上的动作其实都是手语吗?”药无患进一步解释。

    “恩?”陆见晏一愣。

    每一个看上去活泼可爱的动作,都在传达着一定的手语信息,没什么特别深远的意义,或者了不起的改变,只是把手语动作串联成了流畅的舞蹈动作,看上去美观又大气。内容也很简单,反反复复只有一个意思:我觉得跳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所以想要把它和你分享,不管是跳的好看还是笨拙,也不管是熟练或者生疏,亦或者是能不能听见音乐,只要你努力保持笑容,那跳舞就会变成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视频里,陆小晏穿着可爱的衣服,卷卷的发梢,跟着姐姐一起跳舞的动作却像是一只小鸭子,一看就是初学者,跌跌撞撞,跟不上节奏。但陆小晏却跳的很认真、很卖力。每每在跌倒后,都会趁着姐姐没有注意到悄悄爬起,一边傻乎乎的取笑自己,一边继续尽量跟上每个节拍。

    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陆见晏这样,反正哪怕他跳的乱七八糟,但只要音乐一响,他就会很快乐。

    这是一种哪怕你只能待在家里,也可以让自己快乐起来的活动。你跳起来的时候,就是你最快乐的时候。

    一开始视频吸引来的只是陆姐姐的粉丝,和觉得陆小晏可爱的人,其实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直至后来一个聋哑人妹子无意中看到,把视频分享到了她所在的一个极其特殊的互助小组,这才在某个陆见晏和陆姐姐所从未想过的群体引起了地震般的传播量。

    从聋哑圈到残疾圈,视频里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笑着爬起来的孩子,就像是自带一种诡异的魔力,让你哪怕在情绪最低潮的时候,都不自觉的被洗涤了心灵。

    只要你想快乐,你一定可以找到快乐的方式。

    很少有人知道视频里的姐弟俩是谁,但这段视频真的让很多特殊群体里的患者感受到了治愈。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一次很小的无心之举,能够带来怎么样的影响。也许那件事在自己看来很蠢,但在别人看来却会有不一样的解读。

    于是最终陆见晏把心一横,还是遵从了历史。

    顶着尴尬到爆炸的心情,陆见晏还是让这个宅舞视频按照历史正常发展的进行了下去。哪怕这会再一次成为他的“黑历史”。

    陆见晏本来还很担心自己如今知道这些后,无法再次表现出曾经那段视频里的简单与发自肺腑,后来他才发现……他想的有点多。没有舞蹈天分就是没有天分,不管他到底几岁,也不管他重没重生,他跳舞的动作都傻极了,并不会因为重新变小就惊艳众人。左右脚互搏是常态,还成功的做到了没有一个动作能踩在节奏上。

    陆见晏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是他的笑容够不够灿烂,幸好,回到小时候已经很多天了,足够陆见晏适应幼龄的自己有多活泼。

    又一晚,药大患来,和陆见晏说的还是有关于视频的事情,提点了陆见晏不少。

    “你到底是从哪儿知道这个视频的存在的?”陆见晏没什么好奇心,但对于别人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事总是会变得异常敏感,非常想知道情报来源。

    药无患打趣:“反正我没在你家安过摄像头。”

    “我知道。”陆见晏早就已经自查过n回了好吗?在这方面,他对于自己的反侦察能力还是有些信心的,毕竟他专门去学过,保证能做到不让自己被监视。但这并不影响陆见晏脑补,算是一种控制不住的精神类自虐。

    就在陆见晏以为楼等闲肯定不会回答,他自己也很清楚他确实是在强人所难,哪怕是合作伙伴,这样的问题也有些过分了的时候,药无患却妥协了。

    仔细想来,药无患虽然看上去蛇精病了一点,但其实他几乎从未真正做过什么让陆见晏为难的事情,甚至很多事情发展到最后,妥协的肯定是药无患。

    到底是为什么呢?因为药无患其实有一颗比他的外表要温柔的多的心?

    “我必须依靠轮椅生活后,也被医生推荐看过那段视频,很多次。”残疾圈嘛,自然也包括需要长期依赖轮椅行走的药无患。

    “抱歉,在拿到视频之前,明明有过约定的,不去人肉视频里的姐弟是谁。但我没有控制住,因为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很熟悉,我们应该认识。事实也证明了,我们果然认识。”药无患对陆见晏的接触和了解就像是北极的冰川,骤然看上去只有一小块,实则海平面下隐藏着连巨轮都能撞沉的强大一面。

    他们之间兜兜转转的缘分,比他们以为的要多的多。

    陆见晏先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消化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你!”

    药无患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陆见晏,他其实一直都觉得他的眼睛有点吓人,对于外人,他当然不介意吓唬吓唬对方,但如果是对着陆见晏,他既舍不得又害怕看到陆见晏害怕他。但他没有办法挡住自己的眼睛,所以只能用一种尽可能平静的态度去面对陆见晏,希望能借此表现出自己的无害,不具侵略性。

    幸好陆见晏懂了——

    “你喜欢我姐?!”陆见晏一脸惊悚。

    ——懂个pi啊!

    陆见晏在在自己把自己吓了个半死后,就怀揣着那颗饱经沧桑的小心脏对合作伙伴道:“我和你讲,我姐已经有未婚夫了,你没戏了,放弃吧。真不是我骗你,她和她未婚夫感情还蛮好的,虽然我觉得那就是个吃软饭的吧,但谁让我姐喜欢呢。她就喜欢那种依附她而生的菟丝花,她负责赚钱养家,对方负责貌美如花,最好还能孝顺父母,每天做好饭等她回家。”

    药无患还真不知道陆姐姐已经订婚了。陆家对这事的三缄其口,要么是真的低调,要么就是真的不太赞同。光听陆见晏对对方的描述,药无患就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你姐为什么不干脆找个女的结婚?”药无患提出了个更加可行的建议。

    “大概是没遇到喜欢的吧。”陆见晏道。全球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已经很多年了,大部分人都已经消除了一男一女才算谈恋爱的狭隘择偶观。

    “她不就喜欢那些条件吗?”药无患不是很能理解。

    “这一切条件的背后,还需要一个更加重要的感情基础啊。”她姐喜欢的是人,又不是对方能不能勤俭持家这个条件。陆见晏给了药无患一个你怎么这么庸俗的鄙视眼神。别看他姐那样,她也是很重感情的好吗?!

    “那你姐为什么喜欢你准姐夫?”药无患虚心求教,顺便默默祈祷,希望陆家姐弟的喜好别太相似。

    “因为颜好啊。”陆见晏不假思索。所以他说了,准姐夫就是个标准的小白脸,而她姐就是suger mommy。

    药无患:还真是个让人无法辩驳的爱情理由呢。

    “放心好了,”药无患对陆见晏保证道,“我绝对不可能喜欢上你姐的。”

    “为什么?!”陆见晏反而不高兴了,“我姐在该读大学的年纪,就已经硕士毕业了;她未来会成为河内陆氏板上钉钉的继承人,掌控陆家的集团;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还允文允武,又有情调,你对她有什么不满?为什么不喜欢他?!”

    在陆.姐控.见晏眼中,除了他妈,就没有比他姐更好的女人了,全世界都配不上他姐,但全世界都应该喜欢他姐!

    “因为我是个纯gay。”

    “哦。”陆见晏秒懂,这同样是个让人无法辩驳的理由。虽然双性恋大行其道,但纯粹的异性恋or同性恋也不是没有。连陆见晏这有的无性恋都已经不那么少见了。

    药无患等了许久都没等到陆见晏继续问下去,好比,他喜欢谁什么的。

    但是,陆见晏对别人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好奇心,不涉及到他和他家人,他为什么要管别人晚上和谁谁在一张床上呢?

    最后,陆见晏突发奇想:“你要不要来和我一起跳舞?”

    药大患当然是拒绝的。这次打死都不可能妥协了。要丢人就请陆见晏一个去丢人吧,他就不奉陪了。

    但是,第二天,陆见晏再次发出邀请时,药小患就痛快的答应了。

    药小患,专业出卖自己二十年,你值得拥有。=v=

    药大患:……个小叛徒!

    请动药小患老师友情参演的薪酬很低,堪称物美价廉,一周一个吻,不能只亲额头,也要偶尔亲亲脸颊,换他亲陆见晏也可以,但那就要加价变成两个吻了。

    自小就展露了奸商天赋的药小患的算盘打的噼啪响,从一开始的他亲陆见晏,再到陆见晏主动亲他,终于慢慢进化成了有规律的亲吻。虽然周期比较长,但是没关系,早晚会缩短的!像他之前,午睡也只能和晏晏一起坐着看书,如今已经能够搂在一起睡觉了,这就是惯性的力量啊!

    自认为已经拳打楼小胖,脚踢陆贱贱,成为陆见晏心尖第一人的药小患,最近很是膨胀。

    作者有话要说:  万字的大章,彻底被榨干了,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