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一直到第二周,李老师都再没有回来,他的孩子李响也在某天一并突兀的消失了,仿佛他们从未出现过,犹如把一副画里的某个角色彻底擦掉,谁都不记得了。

    以前陆见晏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哪怕不知道原理,也并不惊慌。

    陆见晏始终没有就合作的问题和药无患谈妥,他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一种第六感吧,总觉得药无大患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危险,危险的多。

    药无患暂时的耐心也还没有告罄,于是两人就这样白天一起上幼儿园,晚上偷偷见面的耗了下去。

    在频繁的来往里,帮助陆见晏顺利解开了又一个谜题:药无患到底是怎么偷溜进陆家的?

    回答:当然是因为有人帮他啊。

    药无患再神通广大,也只有六岁,就那短胳膊短腿还没有陆见晏高的体型,并不能日天日地。陆家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只凭借一条秘密通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如果真的这么容易被一个孩子来来回回混进来数次,那陆家的保镖团队就可以全体引咎辞职了。

    药无患主要倚仗的还是药家那头的专业人士接应,以及……两家父母的纵容。

    讲道理,药家父母因为儿子的病对他溺爱到不着边际,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陆爸陆妈?真的没开玩笑?陆见晏觉得受到了莫大的惊吓。陆爸爸还有可能,但是陆妈妈也参与进来简直无法想象啊。作为一个在妈妈的tough love(严厉的爱)下长大的儿子,陆见晏不得不抖m的说一句,此事必有蹊跷!

    有吗?

    当然有!

    自从上次陆见晏被幼儿园园长叫了家长,陆妈妈就一直格外注意大儿子的一举一动,小心翼翼的分析他的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个表情,并尽己所能的对儿子各种无底线的示好,还会不断的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过于严厉了。

    而这一切还要从陆妈妈到底为什么被叫家长说起。

    幼儿园园长给陆妈妈看了一段陆见晏“自虐”的视频,也就是陆见晏刚刚重生时,为了确认真实,而用力掐了自己的那一段。

    前面介绍过了,蒙特梭利幼儿园里遍地都是摄像头,寝室也不例外(只有卫生间和更衣室里是只在门口有摄像),尽职尽责的午休老师注意到了陆见晏不对,趁着园长要调楼等闲打架的视频,便也就提了一下陆见晏的异常,然后就看到了这段。

    这种事情在大人看来不可能就这一次。

    “晏晏在学校的表现是很正常的,我们为此特意调了之前他这些天的监控,均无异常。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给您拷贝一份。但我们相信这不是睡糊涂了的一次性反应,不可能只有这一次,如果是突发奇想,他不会做的如此流畅,如此的有目的性,又刚好是老师出去的时间。我找您来是希望能够了解一下,晏晏平时在家里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

    虽然园长没有直说,但其实陆妈妈心中也有了差不多的想法,陆见晏这种反应有点自虐倾向。

    陆妈妈仔仔细细在脑海里苦思冥想了一番,但还是摇摇头:“晏晏在家里和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至少在我看到的时候是这样。”

    “那家里或者他身边的朋友有没有什么变化呢?类似于和朋友吵架啊,家庭变故什么的。”

    陆妈妈蹙眉,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如果一定要说家里最近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就是她和丈夫生下了他们共同的孩子。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永远不能小看任何一次细枝末节的改变,会引起多大的后续。如果陆见晏知道只是他在重生时习惯性的掐了几下自己,他妈妈会担心到失常,他一定会很内疚的。可惜,他并不知道。

    陆妈妈很担心儿子的“自虐”问题,但她最担心的还是儿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出格行为,是家里多出来的陆弟弟造成的。

    按理来说,作为上面已经有一个姐姐的多子家庭成员,陆见晏对弟弟的排除应该不至于如此恐怖。但……

    陆家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们其实是个重组家庭。陆爸爸和陆妈妈在遇到彼此之前,均有一段不那么愉快的婚姻经历。这些往事帮助他们快速理解了彼此的痛苦,也促使他们建立了更加深厚的感情。但不管他们的二次婚姻有多么合适,他们都无法避免重组家庭所带来的种种问题。

    好比陆姐姐并不是陆妈妈所生,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和陆妈妈全无相似的原因,能像了才有鬼呢。

    有关于这件事,陆姐姐是明确知道的,比起她那个只因为嫌她哭闹,就不断给她喂安眠药的生母,她当然更喜欢万事以她为中心的陆妈妈。陆妈妈也因为陆姐姐遭遇的过去而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对她千依百顺。

    陆见晏也很清楚的知道这些,因为不管是家里的谁,都并没有隐瞒此事的意思,还是陆姐姐主动提出来的,在上小学的她已经通过电视看了不少狗血剧,总结出一个经验——不管是怎么样的戏剧冲突、狗血误会,归根到底不过一句话,所有人都不愿意好好说话。非要瞒着,直至瞒到更大的隐患爆发。

    陆姐姐一点都没有成为这样狗血缠身的主角的意愿,陆妈妈和陆爸爸自然是尊重陆姐姐的一切想法的。

    但也因此,从陆见晏的主观感受上来说,他很少能体会到来自长姊的感情威胁,哪怕陆妈妈明确的告知过儿子,如果陆姐姐足够优秀,得到了大部分董事和河内陆家的承认,那么陆姐姐就会成为毫无争议的继承人。

    比起血缘,陆家更看重的是能力。陆妈妈对此也投了赞成票。

    事实上,陆见晏一直觉得陆妈妈更加偏爱陆姐姐,因为她是她唯一的女儿。

    但陆见晏无论如何都不会对陆姐姐产生嫉妒,因为他出生时陆姐姐就已经存在了,她就像是爸妈之于陆见晏。

    陆弟弟就不同了,他是陆见晏生命里多出来的那个外来者、侵略者,他分走了父母和姐姐对陆见晏的关注,占用了本来家人可以带着陆见晏出去玩的时间,陆见晏甚至因为弟弟在睡觉都被嘱咐要小声一点。

    陆姐姐已经经历过一次小婴儿需要特殊照顾的阶段(陆见晏出生的时候),对此适应的很快,陆见晏就未必了,他甚至有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连姐姐都不站在他这边的“背叛”。

    哪怕陆妈妈已经尽可能的做到了一碗水端平,但谁知道她平时的某些举动会不会导致儿子误会?

    小孩子在不懂事的时候,总是很难理解父母的某些稍显强制的举动背后所代表的真正意义。

    幼儿园的园长还给了另外一个思路,那就是虽然陆爸爸和陆妈妈在怀第三胎之前,就已经征求过女儿和儿子的意见了,确定他们百分百的同意和接受,才开始了备孕与生子。但小孩子的情绪是很多变的,也许前一刻陆见晏还发自真心的想要有个弟弟陪他玩,但是下一刻他就不喜欢弟弟的哭闹了。

    甚至有可能,陆见晏之前同意要个弟弟,只是还处于懵懂的阶段,并没有真正理解了一个新生命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多大的麻烦和改变。

    “也许这些改变里有什么是晏晏所不喜欢的。可是他已经答应了你们会接受第三个孩子,这样前后的矛盾给晏晏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毕竟晏晏一直都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一方面他不想出尔反尔,可另外一方面他又真的不能接受,他始终无法调节好自我情绪,压抑着、压抑着就……boom。”

    园长是知道陆妈妈和陆爸爸二婚的事情的,当年陆姐姐也是在这所幼儿园毕业的,她那么幸福骄傲的对所有人说,她有了一个对她很好很好的新妈妈,童话故事书都是骗人的!并不是所有的继母都是恶毒的!

    陆妈妈本以为多对孩子表达一下爱意,大儿子就能够慢慢好起来。

    但是,在认识了药爸爸药妈妈后,陆妈妈才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有些孩子的心理问题其实是病理上的,直接作用于基因和神经,这并不是随随便便一句“你多看开点也就好了”所能解决的。说这种话的人其实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在确定药无患也无法给陆见晏带来更多的改变后,陆妈妈终于还是决定要带儿子去做心理咨询。

    找的心理医生正是一直给药无患做心理疏导的专家。

    药无患特殊的偏激决定了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要定期检查心理健康,以免他走向什么不可挽回的道路。药妈妈也是在经过各种努力寻找、对比了多年后,才确定了这位优秀的心理医生,对方和药家一起回了国。若不是有药妈妈的这个关系,对方都不太可能会特意抽出时间来给陆见晏做心理咨询。

    不过,最先和医生谈的,不是陆见晏,而是陆妈妈,她简单交代了一下他们家的情况。

    “听你的描述,确实是有一些小问题。”

    哪怕是性格大大咧咧的陆姐姐,都直白的表达过对家里新来的弟弟的一些不满,好比他总是哭啊,很吵闹,又或者觉得弟弟有点丑之类的。

    但这都是正常的多子家庭会面临的孩子之间的矛盾。

    反倒是像陆见晏这样,完全没有一句抱怨弟弟的话,才比较奇怪。陆妈妈就把陆见晏重生后的种种表现解读成了一直在苦苦压抑对弟弟的不满。

    如果陆见晏知道他就是这么被确定有心理问题的,他一定会说:不是不抱怨啊,是时间回溯之前已经抱怨过了!他不喜欢反反复复的抱怨,那是小孩子才会干的幼稚事。

    难道成熟也是错吗?!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明天就回家啦。

    飞机是下两点左右抵达,三、四点左右到家。

    所以,明天的更新要等蠢作者回家之后才能更了qaq

    希望亲亲们能够谅解。

    最晚晚上八点吧。

    以上。

    ps:今天没有小剧场_(:3)∠)_因为药大患对于这章没有戏份,有点小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