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五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药无患也重生了?!

    “你果然有小时候的记忆。”药无患其实也算是在诈陆见晏,之前只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如今搭配上陆见晏见鬼的表情,才变成了百分百。所以,他也没打什么哑谜,可以说是相当开门见山的揭开了谜底。

    药无患用手撑着椅面,利索的跳上了陆见晏床头的椅子,那是陆妈妈晚上给陆见晏讲睡前故事时用来坐的,后来忘记放回原位,正好便宜了药无患。

    在椅子上坐稳后,药无患的视线正好与坐起来的陆见晏持平。

    陆见晏看着眼前穿了身恐龙睡衣的药无患,本来挺紧绷的神经,多少还是不可避免的放松了些。讲道理,谁会提防一个爱穿恐龙睡衣、上椅子还需要蹦的存在?哪怕他的眼神再凶狠也没用。

    “我不能出现很长时间,白天是小时候的我在主导,我只能晚上出来一会儿。咱们长话短说。”虽然这么说着,但药无患看上去却一点都不着急,语调依旧是那么四平八稳,不紧不慢,仿佛时刻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带着礼貌的傲慢,他介绍说,“我当时就住在你的楼下。”

    “啊,是你!”那个开着派克峰的杀马特,咳,不对,是病患。这么想来,白头发+病弱这么明显的标识,连续多次看见,陆见晏本就不该再做他想。

    “我刚好在国内养病——”

    陆见晏没听说过malkavian会导致患者不良于行,不过,谁知道呢,就像是药无患银烟色的眼睛一样,都是独属于药无患的比较特殊的病理变化。

    “——你出事时,我就在你家门口,你们派对的声音太大了。”

    “抱歉。”陆见晏面露赧色,这确实是他考虑不周,哪怕隔音做的再好的房子,也阻挡不了楼等闲选的那些根本不是演唱而是用力嘶吼的夜店品味。

    药无患摇摇头,明显不准备就此事多说什么。

    “等等,出事?我出了什么事?”陆见晏终于反应过来要关心一下当时的他自己了。

    “你突然晕过去了。”药无患简单复述了一下他看到的场景。

    门打开后,屋内一片混乱,有哭的,有叫的,就是没有干正事打电话给医生的。嘈杂的音乐已经被关上了,但人人的脸上还都带着惊恐的余韵。光着个大脑袋的楼等闲,则正脸红脖子粗的揪着陈医生的领子,冲动的质问他对自己的朋友做了什么。

    陈医生其实也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全部积分一夜之间清零,能力暴走成了个废人,连自杀再次穿越到其他世界的能量都不够。

    最主要的是,陈医生根本不知道陆见晏这个任务目标为什么突然晕了。

    突变就发生在一瞬,某个早在一旁伺机而动的任务者,从人群里迅速窜出,把一管不知名的液体迅速注射进了陈医生的体能。陈医生的能力二次暴走,那个任务者也趁机启动了自己的能力。

    一阵白光过后,就是如今的局面了,陆见晏和药无患都回到了小时候,却有着长大后的记忆。

    陆见晏的眼睛不可避免的收缩了一下:“你知道任务者?”

    “我不仅知道,还碰巧得到了某个任务者的有趣能力。”长大后的药无患习惯性的挂着笑容,却没有半点温度,嘲讽的意味居多,“这个能力还蛮有用的,如果你愿意与我合作,我可以帮你也得到一个。那个陈医生的怎么样?无限时间回溯,强迫症的福音。”

    “合作什么?”陆见晏狐疑的打量着药无患,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信他。

    “当然是回到我们所在的时间,你不会以为我们真的重生了吧?”药无患似笑非笑,看上去特别的欠揍。明明大部分作品里,总是保持微笑面瘫脸的人,至少给人的第一印象会不错,温润如玉啊什么的,但药无患的笑却完全不会,嘲讽力max。

    陆见晏一直以来的违和感,在这一刻终于有了更加合理的解释,他们其实并没有重生。

    “但我们现在所作的每一件事,也是有可能影响到未来的。【时间回溯】是陈医生的能力,但他的能力还不足以回溯到他还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前。”药无患进一步的解释了一下如今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有另外一个任务者参合了进来,他算是陈医生的竞争者。”

    “他的能力是什么?”陆见晏追问。

    药无患却并没有回答,像极了一个故意吊着读者胃口的悬疑小说家,也像是一个待价而沽的功利商人,他再一次对陆见晏提出了最开始的建议:“和我合作,你就能知道全部。”

    “我凭什么相信你?”在药无患直来直去的影响下,陆见晏也问的很直白,因为很显然的,跟药无患兜圈子毫无意义。但目前全凭的都是药无患的一张嘴在说,谁能保证药无患不是那个半路杀出来的新的任务者?

    “凭你能分辨出谁是任务者,谁不是。据我观察,你能看破每一个别有用心的任务者。”事实上,药无患留心注意陆见晏有一段时间了,“为了表达诚意,我可以先说一部分我掌握的能力——我能知道任何一个我接触过的、并明确知道对方就是任务者的任务者的所在地点。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我想,我就可以知道。”

    他们彼此的能力简直就是天生为了对方而存在的,陆见晏能分辨,药无患能追踪,他们合在一起就是再便利不过的任务者躲避神器。

    “为什么是我?”

    陆见晏这个问题问的自然不是药无患为什么选择他,而是药无患怎么发现他知道这些的,并就此敢相信他,主动来寻求合作。

    “因为你救过我,加上今天,就是第三次了。”

    陆见晏没有着急开口,而是消化了一下药无患透露的意思,他小时候应该也遇到过今天白天在幼儿园的那一处,并因为种种原因也像今天一样,挡下了那些意图不满的药家保镖带走药无患。可惜,他不记得了。

    陆见晏之前经历过的记忆清除也不是没有起到作用的,只是忘记的比较少,并且还模模糊糊有些依稀的印象。

    当药无患提起这段的时候,陆见晏的记忆就也随之一点点的复苏了。

    陆见晏确实遇到过药无患。

    “看来你想起来了,那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药无患的头突然剧烈的疼痛了一下,他猛地弯腰,双手抱头,豆大的汗顷刻而出,本就过于苍白的脸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他的声音还在极力保持着平静,不要颤抖,“小时候的我要觉醒了。明晚见。最后一句,虽然迟到了这么多年——谢谢你当年救了我。”

    药无患在稍微不那么痛了之后,就趁着夜色离开了,天知道他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走的。

    陆见晏被搅乱了一池春水,彻底睡不着了。只有一米一的他,笔直笔直的躺在儿童床上,被蜘蛛侠被子紧紧包裹,仰望着熟悉的蓝色天花板,画着各种q版的超级英雄,超人、蝙蝠侠等;床尾摆满了各种毛绒玩具,毫无例外的,都是各种正版的超级英雄手办,连在这个时候其实还没有红起来的复联全员都有。他们总能在陆见晏小时候感到害怕的时候,给予他无限的勇气和力量。

    长大后的陆见晏已经不会再害怕那些了,无论是床底下伸出来的手,还是躲在衣柜里的大怪兽,但让他焦虑的东西还是有很多,好比无孔不入的任务者和他们的系统。这是哪怕超级英雄也拯救不了的心理疾病。

    索性,陆见晏也就不睡了,不断在脑海里思索起药无患带来的庞大信息量。在药无患说完之后,就帮助陆见晏找回了很多他以前失去的记忆。

    格局因此一下子被打开,思路也顺了。

    故事还要从头讲起。

    药无患小时候的这段回忆其实挺简单的,无外乎就是围绕着药无患展开的一系列绑架。是的,一系列。

    想要绑架有钱人家小孩的罪犯,远比一般人想象的多,好人最吃亏的就是他们总容易低估坏人所能展现出来的恶。好比药无患这次,绑架见怪不怪,但绑架的设计能曲折复杂到这种程度的也是不多见的。

    有好几伙人都想要绑架药无患,并神奇的选择了同一天,和陆见晏曾经看过的一部犯罪喜剧类电影有点类似,几伙人选择了同一天抢劫银行。

    绑架药无患的这些歹徒的流程大体上是这样的:

    第一伙人,说是“伙”,其实就是个体经营,小本生意。也就是那个把药无患从送错学校的司机,他故意送错孩子,并没有想要伤害药无患的意思,甚至不想药无患知道这是一次绑架。他只是想打个时间差,和药家勒索一笔小钱钱,拯救自己重病的女儿。

    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司机从一开始就被人利用了,在送错药无患后,就被躲在后面的螳螂果断干掉,最先出局。

    第二伙人,便是以板寸头保镖为代表的属于三爷爷的人。他们其实就是被强行组合起来的杂牌军,各自先在黑市接单,然后才被整合在了一起,受雇于药家分家的三老爷。三老爷也没打算伤害药无患,毕竟他和药无患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他只是想用药无患来勒索一下主家,帮他的败家子儿子还一笔至今不敢上报的天价赌债。

    第三伙人,这个就比较致命了。板寸头保镖也是他们的人,却不是核心成员,只是个卧底的探子。这么说吧,板寸头拿了两份工资,却干着同样一个活儿。只不过板寸头真正隶属于的是第三伙人,有组织有纪律的国际雇佣兵——犬牙。

    由队长从不知名的渠道接的单,任务十分明确:撕票,嫁祸,让药家内乱。

    说到这里,其实一般人也已经能够看出来了,不管有几伙人要绑架药无患,从头到尾都是犬牙计划好的,这个坑早在三老爷的儿子欠下赌债开始就埋下了。

    等三老爷为了独子动了歪心思,板寸头就假意接单,混入了三老爷的绑架团队里。

    与此同时,犬牙还鼓动了单干的司机,潜移默化着让他生出了铤而走险的歹心,把药家事后调查起来的方向在最初就搞得乱七八糟。

    今天下午的那一幕,也不过是犬牙为了暴露板寸头身后的三老爷而故意做出来的,先打草惊蛇,才好让药家增加保护药无患的力度。药家在国内的势力才初步建立,并不完善,增加人手其实反而是增加了风险,足够让板寸头联合真正潜入药家的犬牙成员浑水摸鱼,神不知鬼不觉的绑架走药无患,然后撕票。

    计划环环相扣,毕竟是专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