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一百一十五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为防盗章  夜晚, 药大患如期而至。&乐&文&小说 {www}.{}{}.{}趁着皎洁的月色, 药姓霸道豆丁开口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不亲亲他?”

    陆见晏蜜汁沉默了整整有五秒钟后,才找回了自己的嘴问:“谁?”

    “白天那个我!”药无患已经很自然的就假装起了没有被陆见晏戳穿过白天和夜晚的他其实会互相影响的这件事情。他理直气壮的把一切的锅都推给了药小患, 表示并不知道小时候的他为什么那么喜欢陆见晏, 他明明只是觉得彼此是比较适合的合作伙伴。

    陆见晏面露古怪, 语气慢吞,带着一丝不确定性:“你……很想我亲你?”

    “没有!”药大患死鸭子嘴硬。

    “你想我亲你,”当发现药无患的隐藏属性后,陆见晏就已经学会反着听药无患的话了,“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为什么吗?你有皮肤饥渴症?”

    陆见晏压根没有往药无患也许有可能喜欢他的那方面想。

    事实上, 也确实无关情爱。

    “是被逼无奈。”药无患的脸色比陆见晏还难看, 用色大胆的瞳孔里积蓄了不知道多少的怒气值,仅针对幼年的他自己, “你不满足他, 他就会一直和我闹。”药小患的不满足也会影响到药大患, 甚至是翻了倍,让药大患总在迫切的渴望什么, 觉得自己缺了什么。就像沙漠中的逆旅对水源的需求。不是他想陆见晏亲他,而是他需要陆见晏亲他。

    ——他怎么能不最喜欢他呢?他怎么能不亲亲他呢?他都忍耐了这么多天了!by:药小患。

    药无患抢在陆见晏开口前, 又补充了一句:“不是现在亲我,是白天亲他!算我欠你个人情,满足他一下。”

    药无患快被小时候的自己逼疯了, 还无法生自己的气, 因为他比谁都了解malkavian这种病症作用于心理时的无法自控。

    陆见晏忍俊不禁, 虽然还在竭力维持面瘫人设不崩,但总算是答应了亲一亲药小患的请求。

    陆见晏很不喜欢触碰别人,可也不是完全没有例外的,好比他今天就亲了陆妈妈,为了安慰妈妈,在回家后也亲了熟睡着的弟弟的额头。

    药小患全程围观,这大概就是导火索。

    然后,这两个达成合作意向的战略伙伴,终于开始讨论起了有关于合作的细节,好比怎么回到正常的时间线上,以及陆见晏对是否得到任务者能力的答复——不。

    陆见晏思量许久,也曾在午夜梦回渴望过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因为从那个坑了李老师的系统身上,陆见晏得到了一个启发,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得到能力的过程一定不会愉快。陆见晏怕自己付不起那个代价,他就是个普通人。

    “你早已经不普通了,你没感觉到吗?”药无患嗤笑着陆见晏的天真。

    陆见晏心下一惊,面上却不动神色,看来药无患知道的要比他想象的多,他甚至怀疑药无患掌握着的能力要比他主动交代出来的多的多:“怎么说?”

    “得到能力的过程确实不愉快,不断咳嗽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的身体在排斥这些外来的力量,唯有反反复复的折腾够了,身体适应了,‘病’才能好起来。”在药无患原本的计划里,就有等他的身体好了之后,去找陆见晏展开合作这一步,因为……“在我的调查里,你小时候也曾经有过一段和我类似的‘生病’经历。”

    药无患因为malkavian这个病症的特殊,掩盖了很多因为得到能力而不得不付出的身体代价。有时候连药无患都搞不清楚,他的种种病弱,到底是因为malkavian还是因为付出的代价。

    “这也许只是个巧合,并不能说明什么。”至少陆见晏就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力。

    “我们目前并没有回到过去,但正在命运被改写的过程里,所有东西都应该回到最原始的状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哪怕是拥有能力的我,也被压制了,所以我的身体不药而愈,并且长大后的意识只能在晚上出现。那么问题来了,你,又为什么能一直保持清醒呢?”

    因为这个问题,两人一起陷入了沉默。

    陆见晏也在想着,是啊 ,如果安老爷子一直存在,那么也就是说任务者并不是在他中学的时候才有的,而是他那个时候才发现了这个世界有任务者。巧的是,他小时候没由来的病,也正是在差不多的时间突兀的消失的。

    “在我看来,你的能力很强,比李老师陈医生的能力暴走还要强。”药无患终于说出了他找陆见晏合作的原因之一,是人就有慕强心里,他也不例外。

    不过,他们这个应该叫强强联合。

    “可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陆见晏皱眉,还是坚持自己是个普通人的人设。

    “那就等等看吧,时间会证明一切。”药无患其实已经有点明白陆见晏的能力是什么了,但还需要进一步的证实。

    陆见晏换了个话题:“介意先交待一下你的能力吗?你到底有多少能力?”

    “我有很多能力,”这一回,药无患终于坦诚了一些,“但大多都不是我夺过来的,应该算是继承,从一个接触过我的任务者那里。他想取代我,我不想被他取代,所以我杀了他,意外继承了他的遗产。”

    药无患说这话的时候,不管是脸上还是内心都毫无波动,不是在苦苦压抑,就是他已经对于这段往事麻木了。

    “由于继承的能力过多,我此前遭了很大的罪,一直没能磨合好。直至有了陈医生的出现,他的每一次回溯,对于我来说都算是缩短了磨合期。他的对我同样没有,反而是替我节省了不少受罪的时间。”

    “你所知道的得到任务者能力的办法,就是从那个想取代你的任务者那里得到的?”陆见晏其实更想问,那个被你杀死的任务者,不会就是killer吧?

    通过彻底杀死其他任务者、不需要再付出积分的代价,轻易得到更多的能力,确实比较像是李老师那类凉薄性格的任务者能干的出来的事情。而陆见晏所在的世界对于任务者来说,算是个比较偏僻的荒漠,这样困兽斗的同伴相残,只要掩饰得当,上面肯定很难找到真正的原因。谁会想到呢?killer不是土著异变,而是任务者的野心膨胀。

    药无患点了点头,但明显他并不想多说这段不那么愉快的往事。

    “在没有之前,我甚至只能躺在治疗器上,